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中国当代小说

压寨夫人 电子版下载

本书作者:阿娜尔古丽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264
出版社:漓江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11-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8-06-30 21:31:45
ISBN:9787540753801
下载统计:731
TAGS: 压寨夫人 阿娜尔古丽
压寨夫人 电子版下载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压寨夫人》讲述了寨主高根生,迎娶江南富豪女儿许贞香做了压寨夫人,高根生抗争日军侵占山林而被抓,妹妹飞絮为救哥哥被迫委身汉奸。脱身后的高根生二次抗争失败,飞絮搂抱汉奸丈夫堕崖,高根生加入共产党从此失踪,经历了生死考验的许贞香,带着一群山林女子厉兵秣马固守家园。

贞香的丫头叶儿,不幸落入青楼并与高根生偶遇,叶儿奉命与日军高官野原一郎周旋,设法盗取密件后,联手地下党紫媚、国民党特务一点红炸掉日军军火库,随即与日本女杀手淳妤三方展开残酷厮杀。为追杀高根生日军再攻山寨,山寨女子们将日军引进山林,使其陷入重重机关。贞香此后杳无踪迹。

潜回婵娟阁的高根生与叶儿再会时,被一点红带领国民党兵伏击枪杀,随即紫媚与一点红玉石俱焚。奄奄一息的高根生在墓地被一个头戴面罩的怪女人救护,后又在国民党的大搜捕中再次被这位女子舍命相救,原来这就是跳崖未死却遭日军毁容的妹妹飞絮。最后高根生抱着飞絮尸体走向山寨,走向一直守候着山林的压寨夫人。

作者简介

阿娜尔古丽1981年出生,维吾尔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林业作协副主席,“中国夏衍电影学会”创作部主任,榕树下文学网站“状元阁”作家。在国内外报纸杂志发表作品400余万字,曾荣获维吾尔最高文学奖“汗腾格里文学奖”、美国费城“国际文学金手指奖”等奖项,先后出版中篇小说集《大山无语》、《小县愚人》,著有《压寨夫人》、《北漂,不能没有爱情》等多部长篇小说,长篇小说《红盖头》被改编成电视连续剧,并曾参与十余部影视剧的编创,以厚实的创作实绩和广泛的影响力,列为“中国十大实力派80后作家”。



目录

飞絮
贞香
叶儿
丁香
根生

精彩书摘

飞絮

我永远忘不了那个凶险的午夜,我和大哥睡得正香的时候,父亲从门外跌了进来,声音很大,如爆裂的气球一般。当时屋里一片漆黑,大哥慌乱地点着油灯,只见满身是血的父亲躺在门口。他的脸如一张白纸一样冰冷而肃杀,我和大哥扑倒在他的身上大哭起来,父亲指了指我,没说出一句话,手指轻轻地滑落下去,如一片飘零的秋叶一样苍白无力。他额上微微闪着的光泽犹如红与黑交织的梅花,散发出一股陌生的腥味,我不禁伸手触摸,温热的是血,那种腥味顿时弥漫在屋里的各个角落。

我深深地吸了几口浑浊的空气,从此这种腥气跟随我一生一世。

门外刮进一丝冷风,灯又灭了。屋内屋外的夜色交融在一起,无边无垠。夜冰凉冰凉,父亲的身体冰凉冰凉,一阵阵寒风向我袭来,大哥用双手抱住我的双肩,也抱住了这夜的恐惧和寂静。

兰姨赶来的时候,我们已经把父亲面孔上的血迹擦洗干净。兰姨揪扯着父亲胸前的衣裳,拼命地嚎叫,她的身体如死蛇一样缠绕在父亲的尸体上,仿佛要用尽全身的力气把父亲的灵魂从他的身体内彻底挤压出窍。父亲睁着双眼,他所有的牵挂全部凝结在呆滞而灰暗的瞳仁中。

夜更深了,夜猫子咕咕咕地嚣叫着,兰姨尖厉的哭声如箭一般射穿夜色直冲云霄。

这是1938年的事情,父亲的死是个永远的谜。多数人认为父亲是被偷伐者用猎枪打死的。也有人怀疑是管家周同干的,仅是怀疑而已。父亲是我们家族中的灯塔人物,使我们后人懂得即使在生命最绝望的时候,也不会有暗夜般的迷失。谁都没有回天之力让时光倒流,我们家族的辉煌顶峰随着父亲的尸体一起腐烂,留下的只有万亩古老的山林,这片古老的山林是高家几代人精神的全部依恋和情感堆积。

若干年后的一个朗朗晴日,在我走向死亡的一刹那,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夜,浓稠的血腥中,父亲苍白的手指如一片飘零的树叶向我召唤,我突然间感觉到死亡其实没有一点痛感。人嘛就是这样,来了又去了,而在来去之间,究竟得到多少?又失掉了多少?我们每个人都摆脱不了卢梭的命运,死亡也许意味着新生。

我还记得父亲出殡的那天,下了一场雪。洁白的雪花覆盖了纵横的阡陌,覆盖了沟岔、河流。吹唢呐的鼓胀起双腮,仰着头像是与天对话。漫天的雪花在他们悲怆的唢呐吹奏中悄然间变成千万只扑翅乱飞的白蝴蝶,把对父亲美好的祝福传递到世界各个角落。

树林中的每棵树,兰姨都让人系了白布。它们大多是父亲亲手种植的,算是父亲的儿女,算是父亲的至爱。父亲可以用生命去捍卫它们,在曲终人散的最后一刻,它们应该和我们一样向父亲的亡灵一并举哀。

在皑皑的白雪中,白茫茫的送葬队伍在白茫茫的树林里穿行,在大哥和兰姨杜鹃泣血般的哭唤声中,我的心只剩下一片白茫茫的雪原。我恨不得把自己变成一把锋利的剪刀,把遮天蔽目的浓厚云层剪成雪花,让那漫天乱舞的雪花封锁我未来的日子和所有的幻想。

父亲永久地去了,但我总是感觉到他并没有离开我们,也许他藏匿在一个看不见的角落中时时注视着我们,所以每次的祭奠仪式我都无比虔诚地跪拜着。

父亲死的时候我十一岁,十一岁以前所有的记忆是一片空白,可父亲的死是我记忆的初端。父亲下葬后的第二天是个晴天,太阳跃出树梢,晨鸟在树梢歌唱。冬天有着脱俗的美,那白茫茫的天地中偶尔点缀几嘟噜红玛瑙般的刺效果,更觉别具一格,淋漓尽致地表现着它那清淡纯洁的主调。但这一切都掩盖不住高府悲怆的气氛。

我和大哥梳洗完毕就被兰姨叫到客厅。兰姨身穿重孝,清丽得如一只白狐,虚弱的体质使那美丽平添了一点灰淡的妖媚之气。她的身后站着俯首帖耳的周管家。几天来的失声痛哭使她的脸略带浮肿,但嗓音却清脆有力。客厅的画梁间回旋着她袅袅的余音。

……

前言/序言

查看全部↓



下载地址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