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中国当代小说

清茗 电子书下载

本书作者:刘林风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366
出版社:敦煌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8-11-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8-03-13 00:00:00
ISBN:9787805879406
下载统计:479
TAGS: 刘林风
清茗 电子书下载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清朝康熙年间,一户庞姓人家避难至武夷山,茶商陈运德和方茗梅正暗中较量,一个传奇珍瓷把三家的命运纠结在了一起。庞家老二过继给陈运德为子,老大茂瑾在方家做事,方茗梅希望他做方家的女婿,成为自己的接班人,但是茂瑾最想娶的女人不是方家小姐方梓然而是陈家小姐陈盈天。
正直的茂瑾成为方茗梅最大的敌人,锒铛入狱,恋人远嫁。出狱后他在朋友的帮助下拥有了自己的茶行,靠着信誉和努力,成为武夷山最大的茶商,并做出了武夷名茶乌龙茶。乌龙茶引来了晋商、徽商和广东十三行商人,也吸引了欧美商人的目光。贸易繁荣的背后,罪恶的黑手悄悄伸向了风景如画的武夷山;困扰茂瑾的,还有对盈天和梓然的爱……
小说根据武夷山茶商世家的创业故事改编,借一段真实与虚构并存的武夷往事,展现武夷山水之奇秀,阐释武夷茶文化之清雅,讲述武夷“圆融”的精神境界,并在此基础上,还原那个处于剧烈变革时期的中国社会。

精彩书摘

第一章
凡是名山,都缺不了水,武夷山也不例外。一条崇阳溪从分水关附近淌出,在武夷山中逶迤南下,到了山外平川处和九曲溪交汇。九曲溪从北到南,不过二十里地,却蛇似的在武夷山中拐了九道弯,所谓九曲回肠,将几座峻秀无比的青山裹进自己柔滑的怀抱。顺着两条河走,武夷山景七七八八收入眼底。
山有仙名,而真正让一座山活起来的,却是水。就像一个人因为有了眼泪而变得生动一样,有了碧水的青山是湿润的,含着感情的,是一个谜团,是润泽着生灵的沃土。就连九曲溪边摆渡的老艄公都知道,武夷山里插根扁担都能长出竹笋来。所以,深山里往往藏着许多悠闲度日的百姓,无论魏晋,不知唐宋,虽不谙世事,却两眼清澈如九曲水。
大概是点染了山头绿树的颜色,闽北的水都清澈碧绿,所谓“碧水”。顺着水波向上望去,总有些姿态奇异的山头立在岸边,似人,似兽,似鸟,似虫,恍若群魔乱舞。更奇的是,这些山每座都是一块完整的赤色大石,如火烧云一般呼啦啦连绵开去,只在山顶密密麻麻地生着些绿树,青烟魔发,诡异莫名。所以,人称这里是“丹山”。先前,常有炼丹的、求仙的和尚道士慕名而来,看了武夷山水,竞觉得仙界不过如此,于是纷纷住下。所以,碧水丹山的武夷山虽然寂静,却不时传出些钟鼓之声,将偏安一隅的山峦点缀成了佛国仙境。
崇阳溪从分水关一路南下,出了武夷山,偶遇一处窄小的平缓之处。就在这片窄小的平地上,起了一座小城,名叫崇安。崇安自古就是武夷山下的第一城,小是小了,却背山面水,风景独好。
靠近崇阳溪的一面,有城门洞开,城门上是宽阔的城墙,隐约可见些历史的遗迹。遗迹固然沉默,深想却是触目惊心。例如那些凹凸不平的地面,乃是六十年前一场大乱留下的。那时,清兵刚刚入关,有个叫陈德容的盘踞崇安,和清兵对抗,最后终于因为粮草断绝,撤出城去。据说当时为了攻城,清兵用箭、用刀、用火、用水,几乎将城墙捣成蜂窝,还是未曾攻入。要不是城里没了粮食,那陈德容估计还要和清兵周旋下去。陈德容出了城,不曾罢休,而是带了些最忠心的弟兄一起进了武夷山。武夷山山高水深,进去几个人就跟往茶园里放进去几只蜜蜂一样,霎时没了踪影。清兵入了城,因为没有找到陈德容的尸首,还是心有余悸,认定他是藏到山里了。这样,一个在找,一个在躲。找也不是全力找,而是边找边防;躲也不是真的躲,一边躲还一边找机会出来骚扰骚扰。于是,陈德容和清兵又玩起了老鹰捉小鸡的游戏。直到有一天,清兵终于探出陈德容的残余就躲在山中虎啸岩下的一处崖缝里。那崖缝从里面看,大如厅堂,而从外面看,只是山石上一道不起眼的裂缝而已,所以从来没有人注意过。就是凭借此处天险,陈德容和清兵多周旋了两年。顺治七年,陈德容还是被清兵给剿了。据虎啸岩下天成禅院的老和尚讲,那一年,虎啸岩边的语儿泉淌出来的水都是红的。
进了崇安城,西边,有一处深宅大院,门户严整,似是官宦人家。其实,那门里的主人非官非宦,而是本城最大的茶商——方者仙。方者仙八十有余,已经有十几年不曾出门,只在家喝茶下棋,尽享天伦。方者仙还有一个爱好,就是搜集各种古玩茶盏,唐三彩的杯,宋钧瓷的盏,元的大青花,他都喜好。不过,崇安是小地方,虽自古产茶,但好茶大多流落山外,而喝得起好茶的人,也才用得着好器物,这些器物,也大多在山外。所以,方家虽然开着个自己的古玩店,专门给老爷子搜集各路古玩瓷器,可真正拿到手里的好物件并不多。方老爷子对此也不甚为意,对于他来说,古玩店本来就是个守株待兔的地方,兔子不来,你奈它何?活了八十多年了,早就看开了。
四月,天长。方者仙怀里抱着个匣子,在桂花树下坐着打盹。一只花猫在屋脊上逡巡片刻,旋即倏忽而去。老爷子被声音惊起,抬眼看,青白的天光从四季桂花的枝子里漏下来,一片恍惚。摸了摸,怀里的东西还在。他叹了口气,咳了两声,然后艰难地摆了摆身子,重新坐下来。
天井里响起男子的脚步声。方者仙的儿子方茗梅走过来,在父亲身边坐下。尽管已是四十多岁的人了,方茗梅在老爷子面前仍然有些拘谨。和身材魁梧的父亲比起来,他看上去有些单薄,人到中年,还没有发福的迹象。
“茗梅,又得进京了。东西都备好了吗?”方者仙道。
“备好了,十几船呢。”
“请镖了吗?”
“请了,南城鹿家镖局的。另外,一路上还有官军护着,应该不会有什么闪失。皇上对这批茶盯得很紧,今年茶园刚开采的时候,就叫人封了山,不到四月十八,其他茶商茶户都不得私自进山采摘。亏是去年咱那不知春得了头名,京里的三阿哥这才在皇上面前推为贡茶,要不然,咱们今年怕是也得等到官府开禁才能进山呢。”
“好,好,我都知道了,你去吧,路上仔细些。”方者仙说。
“哦,爹,我这一走,家里的事可就全靠您了。”
方茗梅刚要转身,忽然想起一事,面有难色地说:“爹,今儿陈运德要是再来找您下棋,您去还是不去?”
“去啊,怎么不去?”方者仙咧嘴一笑。
“爹,依我看您还是别去的好。陈家自去年斗茶赛上输给咱家之后,心里一直憋着口气呢。今年官里亲点了咱方家的茶,更把个陈运德气得病了三天。他这几日总找您来下棋,怕是找机会寻仇的吧。爹,您现在身子不好,若输了棋没地叫他羞辱,我看您还是在家喝茶为好。您要实在想下棋了就叫梓龙陪你杀两盘,这孩子也该在琴棋上下些工夫了,整日只知道混玩儿,不是个办法。”
“呵呵,你走吧你,梓龙好着呢。他要不想读书,就在我身边给我泡茶喝。陈运德来与不来,我心里自然有数。都八十多了,下棋还用你教吗?”老爷子说完,白了眼,不再理他。
“唉,爹,我劝您还是小心为是。”
“去吧去吧,你在家,孩子们都拘谨得不行。”方者仙说着,起身,抖搂了一下衣襟,转身朝后院走。
方茗梅无奈,掸了掸身上落的桂花,迟疑而去。
二进院里,十三岁的方梓龙拿着一柄木刀,正在那里演练“武功”。这“武功”是他才和学堂里一个同学学的,叫做“少林十八刀”,已经练了三天,也不知道有没有长进。“得找个人试试才行。”方梓龙想着,朝妹妹梓然的房间走去。
“梓龙,梓龙,你来。”听见爷爷叫,方梓龙转过身来。
“爷爷!”
“走,走,咱俩给关老爷烧香去。你爹要上路了,咱求关老爷保他平安。”
“哦。”方梓龙想了想,将刀撇在地下,想起妹妹来,于是问:“叫不叫梓然去?”
“不叫她,她是女的,关老爷喜欢男的。”
“好。”
第二天,也就是方茗梅临走前,张罗着给方者仙操办了八十四岁大寿。这一天,整个方宅上下吹吹打打,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方茗梅还特意从五夫请来了方家的老管家吴敬达。吴敬达十几年前告老,方家专门在五夫镇上给他买了一座宅院,为他颐养天年。现在,他也是八十多岁的老寿星了,耳朵聋,眼睛花,多喝了几杯之后,想起往昔和方老头一起创业的艰难,两人竟然抱头痛哭。
“唉,大好的日子,哭个什么。”方茗梅摇头叹息。
这时,一只黑猫蹲在方家对面的屋脊上,正虎视眈眈地朝老宅里看着。方茗梅觉得心里不是滋味,但又想不好哪里不对,只好一挥手,示意下人们去把那猫赶走。
四月二十六,方家十艘茶船准时出发。鹿家镖局派了最强壮的镖师严加护卫,不敢怠慢。茶船一路北上,到了这天晚上,便来到了武夷山和江西交界处的分水关。
2
这一年是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
分水关是武夷山进出江西的重要关口,也是连接闽赣两地的咽喉。早年,汉武开边,大批军队就是从这里的荒山中经过,从而深入武夷山腹地的。在武夷山漫长的历史中,分水关就是它微微开启的鼻息,为沉默的大山吐故纳新。
这里是分水关外的弹丸小镇。夜凉如水,小镇对面高耸的关门在月光下无言而立,注视着往来穿梭的车马。一只野狗轻轻叫了起来,小镇深处一个简陋的宅院里飘出幽幽烛火,映照出一个妇人姣好的面容。女人叫李梅英,丈夫庞文卿进京赶考,她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艰难度日。如今,春色烂漫,却还不见丈夫归来,李梅英抚摩着逐渐拢起的小腹,不觉焦急万分。
…… 查看全部↓



下载地址

抱歉,为支持国家打击网络盗版行动,本书被下架处理。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