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中国当代小说

独家披露:黑卷 电子书

本书作者:海岩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01-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7-04-20 00:00:00
ISBN:10614785
下载统计:733
TAGS: 海岩
独家披露:黑卷 电子书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独家披露·黑卷》性情鲁莽的发行员祝五一“劝降”了一个劫持人质的歹徒,成为报纸上的英雄。这只是一个误会,却使他取得了新的工作机会——他被中都时报社聘为记者。记者的天职是追随假相。身处复杂而多变的旧事圈,他要追随的第一个假相就是那歹徒的立功动机,鬼使神差地,他与女人质沈红叶萌生了恋情。但是,另一段感情也渐渐成熟,这感情来自他的共事方舟,也是他至亲姨妈的继女……

在旧事部主任萧原悉心造就下,祝五一逐步生长为一个刚正的记者。但他逐步发现,萧原让他追随的一个假相,竟然与他母亲20年前的死因无关。于是,在一连串疾风骤雨般的变故中,他得到了爱人,又取得了爱人,遭人陷害,又恢复洁白……最终,他实现了这个使命,却发现本人难以接受那样的终局……

这是一个对于命运和恋情的故事,纠结着亲情和恩仇,它的主题关乎救赎,救赎之道虽各有不同,决议命运的却往往只在那一霎时的抉择……。

本书以《中都时报》为平台,描摹了当今社会的复杂多变与斑驳陆离,展示了旧事记者这个群体为保护旧事实在而付出的不懈致力与忠实据守。

作者简介

海岩,生于1954年,湖南衡阳人。中共党员。1969年应征退伍,历任海军航空兵二十八团战士,北京市公安局干部,北京新华实业总公司治理处处长,昆仑饭店董事、副总经理,上海新锦江大酒店总经理,昆仑饭店总经理、董事长,锦江团体无限公司副总裁,锦江团体南方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中国游览饭店业协会会长,中国游览协会副会长,中国国有资产青年总裁协会副会长,中国青年钻研会常务理事。1988年退出中国作家协会。

著有长篇小说《便衣警察》、《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永不瞑目》、《你的生命如此多情》、《玉观音》、《拿什么解救你,我的爱人》、《河流如血》、《深牢大狱》、《五星大饭店》、《舞者》,小说集《死于青春》,图文语录集《煽》,《海岩室内设计》等。

目录

辞别

男孩怎能用女孩的卫生间

厌恶

既解肉体之渴,又解身材之渴

要找记者的人,通常不会轻易杀人

大难不死

不要湮没人才

我不搬碍你什么事

与你为敌

笑脸墙

1号接线员

疑点——感激信

你敢说真话吗

留神有人弄死你

不按摩到这儿干嘛来了

凭什么他嫖娼我买单

烂在肚子里

网络通缉令

她怎样可能失忆

人肉搜寻

网上谈话谁担任任

信息时代,最重要的是假相

你情愿救我吗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帮我把委屈洗清了

谁能证实你洁白

命案

我不想杀人,也不想被杀

孺子不可教也

百万富翁的摇篮

拉人头的技巧

卧室透春绿

你的记忆恢复了吗

你不会是卧底吧

表哥入会

两个月赚一百万

警察来了

朋友路宽

你捐多少

一般冤家关系

凌驾万物

没有血统,扯不上伦理

一条裤子的旧事价值

我还是回去当发行员吧

疑点——陪她去寄信的男人

夜袭钉子户

屁股决议脑袋

没有旧事,发明旧事也要做

你不义,别怪我不仁

给牛做个亲子鉴定

拔钉子

疑点——发家史

这怎样是广告呢,这是旧事啊

寻觅捐款人

这也是游戏吗

宽宏大量是她的业余

疑点——笔迹鉴定

四两肉

愿赌服输

人工呼吸

旧事公布会

寻觅“郑毅”

一对儿变态

善永远大于恶

精彩书摘

祝五一蹬着三轮车穿过大巷。一辆警车从他身后吼叫而过。他转过一个路口,见后方几辆警车堵住路面,很多人围在路线两旁驻足张望。

他停下车,猎奇地挤到戒备线前,向前观望,登时大吃一惊。只见一个黑衣女子倚在墙角,一只手紧紧勒着一个年老男子的颈部,另一只手握着尖刀,刀刃对准了她的喉头。歹徒十分缓和,汗流满面,持刀的手不住地颤抖。女人质表情苦楚。在他们对面,一个老警察审慎而迟缓地向前挪动。

歹徒大声喝道:“退后!”

老警察站住了,用磋商的口气说:“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们谈谈,好不好?”

歹徒大喊:“你给我退后!”

他使劲勒了一下女人质的脖子。女人质气味惊慌,有力挣扎。老警察赶紧后退两步:“好,我退后,你不要损伤人质!”

歹徒持续大喊:“快把记者叫来!”

“咱们曾经打电话告诉了记者,他们正在赶来的路上,你别焦急。你有什么要求,我们能够先谈谈。”

“我不跟你们谈,我只跟记者谈。快去叫记者!”

“你跟记者谈和跟咱们谈是一样的……”

歹徒粗犷打断:“你别废话!你给我听着,我再等五分钟,记者要是还不到,你们就悔恨去吧!你给我退上来!再退!”

老警察无法地后退。围观群众一阵动乱。警察们一边维持次序,一边缓和地凝视着现场。一个担任现场指挥的警长手持对讲机,正在低声部署。高处,两个狙击手已悄然就位,用瞄准镜对准了歹徒。



另一条马路上,梗塞的车辆排起了长龙。一辆中都时报的采访车身陷其中。方舟、萧原和韩振东坐在车里,表情着急却迫不得已。韩振东喃喃自语:“农民工讨薪?不对,讨薪都是爬塔吊,干吗劫持人质呀?”他扭头问萧原,“萧主任,您以为会是什么事呢?”

萧原不理他,只是着急地看着后方的路况。韩振东转头又问方舟:“方舟,要不咱俩赌一把,看看到底……”

方舟打断他:“你怎样什么都赌呀!也不分个时分!”

韩振东还想说什么,萧原突然启齿了:“韩振东,你上来看看怎样回事。”

“这还用看,塞车呗。”

“塞车我看不见吗,我让你看看后面到底出了什么事。”

萧原表情庄重语气坚定,韩振东只好关上车门,不情不愿公开车去了。不一会儿,韩振东回到车里,向萧原汇报状况:“两车剐蹭,谁也不肯让谁。等他们吵完了,那边是死人是击毙,预计也该散场了。”

萧原刚要启齿,方舟的手机响了。她接起来,有点腻烦地说:“五一,我如今很忙……什么?你在哪儿?哪个现场?你带相机了吗?好,你先帮咱们拍几张照片,拍分明点。”

方舟挂断电话,萧原立刻问道:“谁在现场?”

方舟说:“我表弟。”



祝五一挂了电话,奋力挤到戒备线前,举起相机对准了歹徒和女人质。人群涌动,镜头不稳,歹徒和女人质在取景框里晃来晃去。他按下快门,查看一下拍摄成果,并不称心,又举起相机持续拍摄。一个警察突然闯进取景框,指着他喊道:“别拍了。说你呢,别拍了!”

祝五一放下相机的霎时,发现警察身后的歹徒仿佛也在留意地看他。

在警察干涉下,围观群众纷繁后退。祝五一随着人群向后退去。他转过身,显露衣服反面的四个字 ——中都时报。他退了几步,转过身再次举起相机。晃来晃去的镜头里,歹徒突然伸出手,指着他大吼:“你,过去!”

围观群众一阵动乱。祝五一浑然不觉,他按下快门,而后抬头查看拍摄成果。

歹徒再次大吼:“那个记者,叫他过去!”

祝五一低头四顾,才发现一切人都在凝视着他。他呆呆地站着,手足无措,直到一个警察过去,把他带到警长身边。

警长低声问他:“你是中都时报的?”祝五一点拍板。警长面露欣慰,“太好了!心愿你帮助咱们,去跟歹徒谈谈。”

祝五一愣住了:“啊?”

“你别缓和,要找记者的人,通常不会轻易杀人,预计他是想申述什么事,所以风险不大。”

“可我不是……不是记者。”

警长指着他马甲上的“中都时报”字样:“你不是中都时报的吗?”

祝五一吞吞吐吐:“我是……我不是……”

“你是中都时报的不是?”警长打断他,祝五一拍板。警长说,“是就行,你下来就说你是中都时报的。”

围观群众突然一阵惊呼。祝五一和警长转头看去,歹徒勒紧了女人质的脖子,尖刀迫近。女人质白费地挣扎。一名警察手执扩音喇叭,大声劝告:“咱们正在请记者过去,你先把刀松开,咱们保障不开枪。你保障人质的平安,咱们就能保障你的平安!”

歹徒大喊:“我看到记者了!是你们把他拦住的。你们别拦着他,让他过去!”

警长看着祝五一,语速放慢:“你看,他曾经把你当成记者了,不会怀疑的。你下来就问他什么事,你听他说,他要求什么你先许可上去,只需他把人质放了,听明确了吗?”

祝五一下认识地点拍板。警长推着他向前,持续交代:“好!你缓缓走,从容!咱们保障你的平安,他只有一把刀,你别靠太近他就伤不着你!”

祝五一迈开步子,懵糊涂懂地向前走去。在他的身后,围观群众谈论纷繁:有人下来了!是个记者!不可能,这时分一定不让采访,一定是公安的便衣。

歹徒向走近的祝五一大声喝问:“你是记者,还是公安的便衣?”

祝五一鼓起勇气,指着胸口的“中都时报”字样:“你看,我是记者!”

歹徒把尖刀迫近女人质的脖子,作势割喉:“你别骗我!”

“我真是记者!你有什么话就跟我说,你先把人放了!”

“你过去,走近一点!快点!”

祝五一犹疑一下,疾速回头,想看看警长,但未看清。他持续向前走了几步,间隔歹徒大约还有三四米时,他站住了。他突然感到有些恍惚,身材轻轻摇摆。他稳固住了身材,抬起头直视歹徒。歹徒也直视着他,表情凶恶,眼光逼人。

这一刻,周围的声响似乎忽然放大。一片混混沌沌的杂音充溢耳鼓:围观者嗡嗡嗡的谈论声,远方此起彼伏的汽车喇叭声,左近一个修建工地上传来的嘭嘭嘭的汽锤声……

祝五一突然双耳失聪。他看到歹徒的嘴一张一合,声响却被四周的嘈杂吞没,只剩下一些断续不清的只言片语,好像若有若无的天外回声:“……旧事价值……报纸上……十几万……”

祝五一身材生硬,大汗淋漓,手足无措。歹徒终于中止张嘴,眼光狰狞地看着他。他刚想说点什么,歹徒的嘴又动起来了,声响依然连续不断:“……记住了吗……我马上投诚……”

投诚投诚投诚投诚……祝五一的耳鼓里一直重复着这两个字。他赶紧拍板,以示同意。

警察们紧紧地盯着他的背影,却听不见他们如何会谈。高处,狙击手的手指不离枪机,只等警长一声命令。警长面色严厉,眼睛一刻不眨地凝视着事态倒退。

在歹徒逼视下,祝五一终于拼命挤出一句完好的话:“好,你投诚,你把她放了,你要我怎么……都行!”

在他耳鼓里,他本人说的话也好像天外回声。

歹徒死死地盯着他,随后绽放一个奇怪的愁容。他还来不迭品尝这个愁容的含义,歹徒曾经把尖刀往地上一扔,双手举过了头顶。女人质软软地瘫倒在地上,警察们蜂拥而至。

祝五一呆呆地站着,他想要走开,却发现本人挪不动脚步,听觉却忽然恢复了失常,他听到身后传来警察的喊声:“请大家不要围观,都散开!”他回过头,看到警察正在遣散围观人群。不远处,刚刚赶到的萧原正在向一个警察讯问什么。方舟的眼光远远向他投来,说不清是诧异还是关注。这时他才发觉,冷汗曾经模糊了他的眼帘。

警察押着歹徒从他身旁走过。歹徒挣扎着回过头看他,再次向他绽放了一个奇怪的愁容。他呆呆地看着歹徒,猜不出那个愁容终究是淳朴,还是恶毒。

前言/序文






下载地址

支持国家打击网络盗版行动,本书被下架处理,如确需要请联系客服QQ: 279917085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这里给我发消息
·上一图书:忘不了的情缘 电子版
·下一图书:风和日丽 电子书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