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背电子书网 > 奇幻·玄幻 > 月之初 > 八十四 她?他?
听书 - 月之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八十四 她?他?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定下了穆恩大婚时间之后,方桌议会正式宣告结束,众人纷纷告辞离开,唯独利维亚桑和格鲁巴被穆恩留了下来。

生龙活虎的穆恩早就抹平了格鲁巴的愧疚,何况他给近卫‘沟通’来的三千多独角马很是给力,这反倒让穆恩心里有些不安,是不是利用人家有些过头了?

“长老。”

“穆恩,有事?”格鲁巴的手原本打算从它的地下专用通道缩回去,此时又‘坐’回了原位。

“您之前让我去远古之门看看,我去了。”

“我知道。”格鲁巴老手一红。

“长老别误会,并不是要责怪您,而是有些问题要同您商量。”穆恩说完之后,明显的感受到了来自一旁利维亚桑那炽热的目光,而格鲁巴也愣住,疑惑的看向穆恩,这种事,以前都是要放着利维亚桑的吧,怎么今天她还在就要跟自己讨论了?

“没事,我一会还有事跟她说。”穆恩补充道。

格鲁巴点头,不再纠结。

“我现在有些变化。”穆恩说完,当着二人的面,从虚空中抓出一把长弓。

二人表情各不相同,格鲁巴疑惑中带着凝重,而利维亚桑…狂热中带着贪婪,她感受到了穆恩伸手时的能量波动,那绝不是魔力,虽然隐约之中有一丝丝类似魔力性质的能量外泄,但整体的能量性质是利维亚桑不曾见到过的。

“空间魔法?”格鲁巴想了一下,问道。

“不知道。就莫名其妙的能感受到,能拿出来。那些钻探机,我也是这么带回来的。”

“除此之外呢?还有什么变化?”格鲁巴抖动了下身子,追问道。

“额…走吧。”穆恩想了想,光说也是说不清楚,于是向会议室外走去。只有让格鲁巴和利维亚桑亲眼看看了。

那天,不为人知的情况下,奎萨斯境内有一片密林被夷为平地。

而那天之后,奎萨斯魔研部长利维亚桑,几乎形影不离的跟在穆恩身旁。

穆恩之所以敢于把底牌给利维亚桑知道,主要是两方面的原因,第一个是老师莱维的暗示,老莱维明里暗里的表示利维亚桑这个人,很容易搞定。

第二个则是风蚀的话,准确的说是风蚀替斯多姆转达给穆恩的话,他说:“利维亚桑这个人的性格你掌握了之后,就可以用自己拴住她。”

整体来说让穆恩下定决心的还是斯多姆的话,利维亚桑这个人对新型力量的执着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而不管是兽人族的怒气技,还是血族的血魔法,都走不出以魔力为源泉的根本,兽人的怒气技也只是将怒意压缩转化为魔力而已。

但是穆恩那天同利维亚桑交手时不一样,穆恩自己自然说不出个所以然,但是作为前黑耀帝国魔学院院长,利维亚桑可以肯定穆恩的力量与魔力无关。而且她准确的给出了不同点。

魔法师也好,魔箭师也好,甚至其他种族的强者,其自身虽然可以储存魔力,但是程度有限!基本上是以自身魔力作为引子,引动世界中的元素以产生共鸣,进而形成各种魔法,技能。这也是为什么会有魔法环境一说,比如娜迦,他们离了水,来到比较干旱的陆地之后,本身强悍的水系魔法是没办法发挥全部实力的,因为干旱的地方契合他们本身魔力的水元素很少。

但是穆恩不同,他不需要引动这个世界的元素,他的技能完全是凭借自身的能量所激发,用利维亚桑的话说,就像穆恩体内有一个能量储存器,这个储存器可以吸收,储存能量,然后为穆恩所用。

这是两人在格鲁巴的旁观下,以弓对魔法互轰了十分钟,利维亚桑得出的结论。自然,利维亚桑是手下留情了的,再加上格鲁巴在一旁戒备,这才没有意外发生。

要知道,利维亚桑可以算是当前奎萨斯最高战力了,60级的骨舞也无法测出利维亚桑的等级,还是穆恩偷偷找了莱维之后,才勉强得到的概念,记得当时莱维摘下护目镜之后,淡淡地对穆恩说道:“按你们奎萨斯的标准…大概90级吧。”

穆恩想了一下,45级的乌索克是如何干掉诺莫瑞根那些30级的杂兵的,何止轻松两个字能形容的?如果再考虑到这种等级压制,等级越高所能造成的效果越强…感觉利维亚桑一个人就能搞定整个奎萨斯了--!

穆恩把这种担心对莱维说了之后,莱维也只是笑笑,还神秘兮兮的对穆恩说:“别担心。强归强,你又不是搞不定,要知道…人性都是有弱点的,至于她的,你懂得。”

于是穆恩带着忐忑的心情,拼了老命才没被利维亚桑的魔法轰成渣…也是挺难为他了。

在格鲁巴的见证下,那片被夷平的原密林的土地上,曾经有过这么一段对话。

“好了,我亲爱的院长,这就是我的一切了。如今你都知道了。然后呢,你打算怎么办?”

“精彩,太精彩了!这是门的力量?”利维亚桑紫色的面庞透着一样的红晕,且胸口起伏,呼吸急促,似乎在抑制某种…兴奋。

“我不知道。”

利维亚桑凝视穆恩许久,随后舔了下嘴唇说道:“请配合我的研究…”

“怎么个配合法?”穆恩觉得自己有点像小白鼠,很奇特。

利维亚桑提出的细节,这里就不再赘述了,总之不会比小白鼠的待遇好到哪去。

“我靠。这么夸张?那岂不是…相当于我把自己交给你了?”穆恩还沉浸在令人震惊的实验方法中。

“没错,所以相对应的,我也会把自己交给你?”

“嗯?”穆恩转头看向格鲁巴,没反应过来。“交给我?”

“没错,对等交换嘛。你把自己交给我,我自然也要同样做才行,对我身体没兴趣的话,只当成兵器我也没意见的,总之,你属于我,我属于你,就这么定了。”利维亚桑的话让穆恩实在有些应变不过来。他知道她对新型力量的执着和狂热,只是不知道竟然到了这种地步?!

而对于利维亚桑来说,这也算是半个无奈的选择。曾经的她,是个喜欢强者的强大魔法师,然而比她强的又有几个呢?这让她看谁都看不上眼,结果时间久了之后,陪伴着她的就只有对力量的执着和偏执。

这种偏执逐渐发展成了对新力量的渴望,既然传统魔力范畴找不到比自己强的人,那如果有新的力量源泉和模式呢?自己是否也能变得更强?这才让她在远古之门那里一待就是好多年,为的就是新的力量。

短短十分钟,穆恩展现给她的不光是被称作“气”的力量,还有他未来的可能性,格鲁巴肯定也发现了,穆恩的每一个技能,都会刺激他小腹附近的位置,由藏在其中的能量储存器中激发能量,完成技能的释放。这是多么神奇,独特的东西!

虽说现在的穆恩契合利维亚桑的一切渴望,力量模式也好,未来的个体强度也好,都是一个完美的研究对象,甚至未来的配偶,她还是选择了这种,平等交换的方式。为什么?按理说她可以轻易的毁灭现在的穆恩,但是她不可能下的去手。

她还可以将穆恩掳走!而所要面对的却是战争古树,帝国典狱长,黑耀大公爵的联手追杀…那种情况下,又如何能安下心来研究穆恩呢。

所以她选择了现在的方式,奎萨斯作为新生势力是不可能拒绝她的,即使从功利的角度上来说,有她在,奎萨斯相当于有了基础的面对高端力量的自保能力。

而她也能够安心的研究穆恩…某种意义上,算是双赢吧,如果排除利维亚桑对她自己身体的毫不在意这个事情来说的话。

之后穆恩也向格鲁巴和利维亚桑坦率承认,自己的力量跟门有关系,所以还要去接触更多的门才行。

格鲁巴找了片树叶出来,仔仔细细地把穆恩的情况记了上去,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并且相当期待穆恩之后的变化。而利维亚桑…她甚至问穆恩,要不要她带着他挨个门转一圈?

考虑到利维亚桑虽然强,却绝对不可能是无敌的,穆恩理智地拒绝了这个提议,而利维亚桑自己也想到了后果,万一遇到硬点子,岂不是自己和穆恩都要交代?人财两空说的大概就是这种情况了,于是也没再提。

奎萨斯最大的定时炸弹,看起来算是被安稳的解决了,只是苦了穆恩…不但要配合婚事的各种准备,还要扮演小白鼠…好在这个事情,他的内阁是知道的,否则奎萨斯可是要翻了天。

于内阁的反应相反的是,海蒂对利维亚桑的行为很是不满,这种不满逐渐转化为需要魔研部长亲自配合参谋部制定一系列的未来计划…这也让穆恩能有了一些喘息的机会,毕竟利维亚桑是有正职的,配合工作也是她属于穆恩的职责不是。

整个奎萨斯在方桌会议之后变得越发的繁忙,不光是各行政部门在为领主的大婚紧张紧凑的筹备,继往城中的所有居民也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某种兴奋之中。

穆恩.布莱克,那是所有领民都知道的著名未觉醒者,同时也是大公爵斯多姆.布莱克的儿子,更是他们的奎萨斯的领主,他们唯一的效忠对象。而这个人即将成婚!对象之中除了蒂法.影是传统暗精灵魔法师之外,骨舞总帅也是未觉醒者,艾玛和罗霞甚至是异族,仅仅就是这个信息也足以让奎萨斯的平民们欢欣鼓舞,尤其是那些异族们。

用每天都要见到的义务教育学院老师的话说,这代表的是一种态度,奎萨斯不光接受暗精灵未觉醒者,也不排斥任何异族,只要有心,有想法,有能力,都可以在奎萨斯找到一席之地。

另外,奎萨斯的繁忙并不单单因为穆恩的婚事,这只是一小部分,更多的则是莱维后来同穆恩商谈的,帝国议会的诚意。月神殿的祭司们说白了只是个添头,议会真正的诚意在于达纳苏斯某地的五十万未觉醒者。

即使继往城当时是按照百万人口的规模修建的,也没法掩饰现在城中各种配套设施不足,物资尤其是粮食供给堪堪能维持平衡的尴尬。这五十万人对穆恩来说是礼物,也是负担,这让新娘子之一,奎萨斯农业部长蒂法.影大人最近又掉了不少头发,而欧沃斯达克本就不多的两撮冲天头发,几乎掉光。

而与之相对的,则是近卫军中的气氛。那是一种,比较奇特的气氛。

某天被利维亚桑和内务部折腾不轻的穆恩跑到了近卫军大营,美其名曰加强领主与军队的互动,建立更深层的羁绊!其实就是为了躲开利维亚桑…他都是要结婚的人了,利维亚桑没事总盯着他的小腹…说是观察能量流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看的是小穆恩。

还有一次更夸张的,利维亚桑盯着盯着突然去脱穆恩的裤子,幸好是在没人的地方,否则咋说的清楚?面对穆恩的质问,而利维亚桑给出的回答让穆恩很是无语。

“我明显感受到你的储存器中循环加快,并且将能量供往全身,很明显跟你下面的小穆恩站起来有关系!”

当时穆恩差点跳起来跟利维亚桑决斗,考虑到打不过,还是算了。妈的,刚才想到艾玛会分叉的小舌头…又想到了她跟蒂法学的品箫绝活,是个男人都会有反应好吗?

不堪折磨的穆恩,这不是跑到了近卫军答应暂避来了。

“头子!”说话的是原破法者中队长,现任第二军团第三作战大队大队长,塞恩。

“怎么?听说你们的去支援牛头人了嘛。”两人勾肩搭背走进答应,随便找了个宿舍进去坐下,惊的其中的近卫一个一个全体肃立,敬礼不已。

“这不是轮休回来了么,就为了参加您的婚礼。”

“哦?我还以为是要来找我决斗的。”

“哈哈哈,咋可能!”塞恩一阵大笑,穆恩说的决斗,是最近近卫中比较流行的词儿,有一部分近卫因为总帅要嫁人了,还是不可阻挡的那种,号称要找穆恩决斗。而穆恩的死忠听到了他们的决斗宣言,则要跟他们决斗…

“那都是崽子们开玩笑的,还不是对头子和大姐大的祝福。”

“老子当然知道,我就不能开玩笑了?”

“能能能,当然能,说起来头子你可是有阵子没来看咱兄弟了。”

“这不忙着呢?你以为你们的铠甲哪来的?还不都是老子拼命弄回来的钻探机开的矿?”

“这倒是,别说,咱的随军军机监督可是没少宣传。”

“别扯,让我休息休息,最近整的我脑袋疼。”

“咋了?又被院长…”

“卧槽?这你都知道了?”

“啥?蒂法和艾玛夫人联合下的命令,将前魔学院院长利维亚桑被领主大人吸引而加入奎萨斯的消息大力宣传…”

穆恩仰天长叹…这他妈都是哪跟哪?

“行吧…就当老子我开了外挂,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吧。”想到了自己小白鼠一样的经历,穆恩又如何能捅破这个宣传背后的猫腻呢。

“得了,头子,我得走了。”塞恩起身,拍了拍屁股,“凯撒和总帅已经到前线布置了,总帅这次不直接指挥,咱们第二军团更得争口气才行。”

“独乱?”

“可不是嘛,没想到那小子还有这能耐,我得赶紧努力,万一将来头子还要组建第三军团呢?”塞恩说完,冲着穆恩猛眨眼,送了无数秋天的菠菜。

“滚吧滚吧。该安排的都安排了,别让我失望。”

塞恩收起玩笑表情,行了军礼之后快步离开。

穆恩叹了口气,找了个床铺躺下,静静望天。宿舍中几个近卫早已全身披甲,静守在一旁。

他和利维亚桑的事情,有些太突然,虽然现在两人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发生,但是之后,有些事情几乎是必然的,尤其那天利维亚桑提出,既然穆恩的“储存器”会因为小穆恩的站立而有反应,那如果进行交尾是否会得到穆恩的能量呢?然后差一点把穆恩给就地正法了。

虽然蒂法也好,艾玛也好,骨舞都不曾表示什么,这也更让穆恩觉得闹心。他闹心的不是什么男女关系,而是他自己,放在以前,他是绝对不会接受这种利益交换之下的男女关系的…但是现在,似乎没什么感觉。

内阁的三个女人肯定早就察觉自己变了,只是大家都没点破,同穆恩一样扮演着之前的自己,这样下去真的好么。如果罗霞在的话…穆恩说着,竟然从胸口处掏出了那命匣。

“我好像还是我。”穆恩将命匣举在眼前,喃喃自语。

“我好像又不是我。”

现在的穆恩,行为也好,想法也好,他自己也有所察觉,都渐渐地有了变化,变得更像门里影子所说的那个人。到底是自己接受了他,还是他吞噬了自己呢?

“不过为了你,是与不是都无所谓了。”

睡过去的穆恩闻道了一股奇特的香味,睁开眼睛之后却看到一个小美女坐在身旁。待到驱除朦胧,仔细再看,哪里是什么美女,却是海蒂坐在自己身边。

近卫们早就识相的到门外守卫,还不忘激活隔音结界…领主和总参谋官在一起,说啥都是秘密。至于说宿舍为啥会有隔音结界,据说是因为近卫中呼噜声是睡眠质量的最大杀手。

“我睡了多久?”穆恩坐起,伸了个懒腰。

“一个小时多点。”

“你咋找到这来的?”

海蒂没回答,因为这事不需要回答,继往城,近卫军大营中,不管是海蒂掌握的九处,还是她总参谋官的身份,都不可能不知道穆恩的位置。

“有事?”穆恩意识到之后,也没再追问,而是转了话题。

“主人不是一直有事情想问我?”海蒂说完,伸手整理了一下领口,带动着胸前一阵荡漾。

“哦,那个啊,就是好奇…”穆恩其实不在乎那个问题,因为并不会影响什么,想问也纯粹出于好奇。“你的胸…咋比蒂法还大了?别告诉是什么大祭司给你用的药。”穆恩见隔音结界激活,也就没多少顾忌。

“不是。”海蒂摇头,“之前骗了主人,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人嘛,总会有些无法开口的往事,倒是像我这样追着不放的比较要不得。”

“怎么会…只是怕说出来,主人会…”

“不要你?”

“…”海蒂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男是女。当年给主人看的,被蒂法夫人拍的,只是一部分…”

穆恩眨了眨眼,开动脑筋琢磨海蒂的话是啥意思。一部分?嗯,一部分,也就是说,海蒂给他看的男性特征器官只是他的一部分…那么肯定还有另一部分,结合他说不知道自己是男是女…

“还有…另一部分?”所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嘛…穆恩瞄到了海蒂胸前,一下子意识到了另一部分的意思。

“主人要看么?”海蒂站起身,双手扶在裤腰。

“别…”穆恩赶忙摆手,说道:“天生的?”

“我也不清楚…也许是吧,印象中小时候跟外公生活比较久,但是有想不起来都经历过什么。”

“你外公…?叫什么?”

“…不知道。”海蒂苦笑,“没人喊过外公的名字,我也都是外公外公的叫。”

穆恩点头,确实,谁在家没事喊自己老爹,斯多姆!喊自己老妈,艾丽珊的?还不都是爹,妈的叫。

“咳!话说…那个啥,你两种功能都有?”

“不是哦,好像…男性那方面,不太行,只能当摆设。”海蒂坐了回去,直白又有些不不好意思地说道。

穆恩抹了把脸…妈的,自己在这和海蒂讨论啥呢?总感觉有些少儿不宜。好像在哪里看到过类似的描述,一般会管拥有双重性征的人叫做扶她?还是扶他来着?

气氛一时尴尬…

“主人要不要确认一下…?”

“……”穆恩走过去拍了拍海蒂的肩,打开了门走了出去。离开的一瞬间,回头对海蒂说道:“之后有机会再说吧。”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