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背电子书网 > 奇幻·玄幻 > 月之初 > 八十三 方桌会议
听书 - 月之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八十三 方桌会议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穆恩自然不会把奎萨斯当成某个霓虹国,也就不会用什么经营之神---米太多了一同男人的活法,心法,干法去宣扬无量企业的价值观,他之所以看艾玛,仅仅是觉得艾玛最近变化有点大,跟蒂法都要成了沙雕二人组了。

“总结下来,就是乱呗?”穆恩想了下奎萨斯的现状,还有周边各势力的情况,一个头两个大。辛巴那个人,做事从来是有明确目的的,现在怒焰情况,穆恩虽然不知道他打得什么主意,但是这货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娜迦的事情实在是没办法,至少穆恩现在觉得,很大概率这帮软骨生物是为了找艾玛才上岸的。把艾玛交还过去?想都不用想,不可能。

黑耀…只能说暂时还算稳定,毕竟暴风领和父亲斯多姆的震慑力放在那。说来说去,千般复杂,还是得从基础建设一点一点来啊。

回程的路上穆恩也在不断接收奎萨斯这两个月的发展进展,临时沟通手段肯定不会描述的很详细。

而一个新生的势力,或者说组织,组织架构有些许混乱并且时常调整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这些人会聚在这的理由。

“近卫军呢?现在什么情况。”

“第一军团两万五千人,五个作战大队,由我统辖。第二军团五个作战大队,五个作战大队,暂由独乱统辖。两个军团合计五万人,预备兵员同等数量,强度略差。之前小白提出过她的族人也想参军,不过鉴于她们的身体素质等方面,我拒绝了。不过不排除可以组织起来用作他处。”骨舞说完,向小白的方向点了下头。

“对对对!头子,我的崽子们虽然本来就是红眼,但是军功啊,这玩意可以让他们更眼红,踏踏实实种地虽然也是个办法,也架不住有些有血性和想法的想往上爬嘛,不过我担心这帮崽子会膨胀,所以还有些犹豫。”军情九处待习惯了的小白,现在说起话来感觉全都是黑话。

“海蒂,交给你。”穆恩先把事情分派出去,然后对小白说道:“有这种想法很好啊,并不是什么坏事,至于说膨胀这事情嘛,只要心存信仰和畏惧,再加以适当的引导就行。”字越少事越大啊,暗精灵对月神的信仰都快玩完了,自己还在这跟兔人族扯信仰呢…感觉没啥说服力。

“粮食方面呢?”除了部队,吃的就是第一大问题啊,记得之前奎萨斯的粮产量刚好够当时的人口消耗,如今有凭空多了十万人出来,有点难啊。

只见作为农业部长的蒂法将刚丢进嘴里嚼了没多久的东西吐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然后开口说道:“粮食的话,大可放心,近卫军和领民的供给将会列入优先保障范畴,月冰的嫁接和杂交技术在格鲁巴长老的帮助下也趋近完善,而且刚才我和这位凯尔希科长聊了一下,他们侏儒的技术,我们也可以考虑重现并投入使用。”

“哦?说说。”穆恩听到蒂法的第一句话就比较放心了,虽然她比较二,但是办事还是很尽责靠谱的。

“领主老爷,是这样的。”凯尔希清了下嗓子,站在椅子上说道:“诺莫瑞根建立在地下,老爷您是知道的,曾经我们的粮食来源也是自己生产,当然了,我们会采取一些措施帮助作物生长,我们侏儒解放军的作物区就是参考了诺莫瑞根的生产区而建造的。”

“具体要怎么做?”凯尔希的话穆恩半懂不懂,他都没见过侏儒的作物区,怎么可能弄得明白。

“用我们侏儒的技术建造一个作物区就好,只是…”

“只是她们需要你的那个机甲,里面不是拷贝了诺莫瑞根的技术资料和各种蓝图么,她们需要里面的东西,才能有处着手。”穆恩还没开口问,蒂法便提凯尔希回答了。

“可以。”穆恩毫不犹豫地答应,说道:“之后你们制定个计划出来,我把机甲的使用权限转移到凯尔希那里,大工匠,可以么?”穆恩觉得,机甲里的东西很多都是诺莫瑞根的宝贝吧,还是要征求一下现在能代表侏儒的欧沃斯达克的意见。

而欧沃斯达克显然没有思想准备,刚被问及的时候有一个明显的发愣,随后赶忙说道:“没问题,但凭领主大人安排。”

至于一旁的凯尔希,张口预言,只是到底没有说出话来。她本来想问,就这么把侏儒们梦寐以求的机甲,尤其是里面诺莫瑞根的资料给了她们,就不怕她带着侏儒和机甲跑了?而之所以没问,是因为她突然觉得问这种问题是对穆恩的一种侮辱,也是对自己和侏儒的侮辱。

“我这一城二十几万人,再加上异族可是将近三十万人,口粮可就靠你们了。”穆恩嘴上这么说着,心里还有点惊诧,想当年旧继往城加一起也不过就一千多人的样子,这才多久?怎么就有了二十五万暗精灵,近五万各种异族?

“放心吧老爷!”凯尔希跳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以发明之神的名义,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看到凯尔希把小小的胸脯拍的嘭嘭响,穆恩甚至有些担心她把自己拍背过气去。

“说起来,你刚才嚼的是什么?”暂且说完正事,穆恩终于找到机会提出疑问。

“嗯?哦,你说那个啊。”蒂法得意的笑了,从兜里又掏出一块扁长的白色物体,说道:“记得咱们以前,起床的时候要嚼的含香草不?这是我根据那玩意发明的!你尝尝~~~”说罢,蒂法把白色物体从桌子上推向穆恩。

穆恩一脸的疑惑,担心那是不担心的,只是好奇这到底是个啥?把白色物体丢进嘴里之后,这东西口感初时有些硬,嚼过几次之后就变软了,而且有种甜甜的味道,再嚼下去也不会碎。

“口香糖?”穆恩不太确定的问蒂法。

“对!厉害吧!”蒂法相当得意,记得之前穆恩曾经跟她提过,艾丽珊的笔记上有过这么个东西,本来她是不在意的,这不是随着奎萨斯各项研究的进展,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么。

“哪来的糖?”穆恩的疑问正是关键,这地下世界—隐兰,至今为止糖这种东西或者说甜味都不曾单独存在过,而是依托于少数植物的果实存在。生产力的低下还有特殊环境的后果,导致这地下能结出甜味果实的植物少而又少,至于从中把糖提炼出来,更是想都别想。蒂法的这种口香糖,承载材料似乎是某种植物的叶子,但是在穆恩印象中,这植物绝对没有甜味。

“嘿嘿嘿!夸我!”蒂法如果有艾玛或者海蒂的尾巴,估计此时都能摇上天了。

看到穆恩一脸的坏笑,蒂法赶紧说道:“哎呀,其实过程很复杂,你只要知道,这是我和格鲁巴长老共同研究出来的就好。”蒂法自然不会告诉穆恩,她和格鲁巴在研究杂交月冰的时候,由于失败导致了爆炸,然后被崩了一嘴杂物的蒂法发现,嘴里竟然有东西是甜的!

要知道,黑耀果就是酸甜味的,作为魔法师,蒂法自然不会对这种味道陌生,于是蒂法着了魔似得反推之前的实验过程,终于还是被她找到了原因,钴蓝衫的树脂。

“果然我的蒂法很厉害!”穆恩比了个大拇指,眼角恰好看到艾玛一脸的不服又毫无办法的样子。

“确实,夫人相当厉害。”这个时候,巴洛萨开口说道:“我们已经将夫人的发明严格保密,并且借助这个叫‘糖’的东西,赚了不少钱。”

“……”穆恩差点笑出声来,因为巴洛萨说完,艾玛赶紧去翻她面前的小本本,然后之前脸上的不开心一下就没了。巴洛萨是内务部长,而财务部是巴洛萨,蒂法,骨舞,还有艾玛四人共同执掌。

“我只能说,干得漂亮!”

“少爷不用担心,制糖对钴蓝衫的伤害并不大,我们还借助公爵大人和九处的网络,将糖出口到周边势力,收益很可观。”巴洛萨看了下瓦瑞拉,瓦瑞拉犹豫了一下准备开口,却被海蒂抢了先。

“主人,说到这个。有个事情需要您做决定。”

看海蒂的样子,应该是打算帮瓦瑞拉或者军情九处来背锅了,就是不知道因为什么事。

得到穆恩示意的海蒂,继续说道:“之前九处意外的搞出了烟这个东西,主人知道的,跟利维亚桑院长之前用的那种轻剂量的不同,九处的烟很容易上瘾,而且比较难戒掉。”

“别看我!我可是戒了的!”蒂法发现穆恩看她,赶紧澄清。

“是的,夫人已经戒掉了。我要说的是…之后九处和蒂法夫人在烟的基础上,又研究出一种东西,有些…诡异。”

“怎么个诡异,说说。”

“吸食者会产生虚幻的,据说是一种飘飘然的感觉,精神容易亢奋,还有吸食者极度容易上瘾,而且极度难以戒掉,最关键的是,两次之后就会产生依赖性,如果不持续吸食,身体会发冷,无力,久了不吸食则会全身疼痛难忍。”

“…这玩意。”穆恩盯着蒂法还有格鲁巴的手…半晌没开口。

“是个意外…又不是我故意想要这个效果的。”蒂法低下头,小声嘟囔。

“干的漂亮!”穆恩突然双手拍向桌子,显得很高兴,继续说道:“保留制作方法,秘密生产,严禁奎萨斯任何人,或者有关的人接触。然后嘛…”穆恩看向海蒂和瓦瑞拉,说道:“先谨慎地,少量地,让其他势力的中层接触一下。看看效果。”

这玩意,不就是毒品么?艾丽珊的笔记上曾经记载过上古时期的一种药品,后来被暗精灵称作月癌的东西。

“哎呀,吓我一跳。”蒂法还以为穆恩会怪她,担心了好一阵,海蒂也是怕这个才组织瓦瑞拉说下去,而是他来提出。

“呵。正好大家都在这里,我有一句话。”穆恩稍作停顿,继而说道:“在座的只需要考虑一件事情,那就是做什么,如何做,对奎萨斯有利,仅此而已。至于手段嘛,呵,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当然了,格鲁巴长老。”

“嗯。”格鲁巴的手做了个点头的动作,等着穆恩接下来的话。

“您是我的教育部长,我也就直说了。我希望我们奎萨斯懂礼仪,知廉耻,这是在对待自己人的时候才用的上的,至于对外…在这隐兰难道不是拳头大才是硬道理么?而让拳头大的方法,多种多样,我并不排斥任何方法。”

“懂了。”作为战争古树的格鲁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古板,战争嘛,格鲁巴见得多了,而战争中,人性的丑陋那可是没有下限的。

会议室中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穆恩是在想,粮食和钱的问题,似乎都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解决了,至少不用太担心。那其他问题也就都是小问题了…

而其他人则是穆恩不说话,暂时也不好开口。

“老师。”穆恩知道莱维在此的目的,以他典狱长的身份,在自己这个小地方,出现在这种会议之中,自然不是什么串门这种理由。

“嗯,奎萨斯的状况我这几天已经弄清楚了。我等在这,也就是等你回来,要你一表态。”莱维代表的自然是达纳苏斯,是帝国议会,再往大了说,是黑耀帝国曾经的核心权力机构。

“其实父亲的态度,就是我的态度。不过我也明白,没有我亲口说话,你们谁也不放心。”穆恩无所谓的耸肩,说道:“但是嘛…老师您可是教过我,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免费的早餐和晚餐也是没有的!议会怎么说?”

表态什么的都是扯淡的,黑耀帝国的政治架构让各家族都是一种家族优先于帝国的教育模式,如今贵族阶层和帝国议会闹翻了,那跟他穆恩.布莱克有什么关系?!斯多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站在议会一边,但是想让穆恩出力,那就得说好处了。

不然呢?凭啥?情怀么?穆恩可是差点死在化蝶试炼中的。无数的未觉醒者可是死在了议会制定的制度下的。穆恩能懂议会的无奈,其他未觉醒者也懂?就算懂,就能释怀?懂和理解大多数时候,都是建立在被抛弃的不是自己的基础上的。

“月神殿祭司我已经带来了。”莱维先说了个让穆恩很无语的事情。

“说到这个,老师,咱们之前谈了那么久,那是多久前?两个多月?直到现在出事才把这帮祭司给我弄来?老师你不厚道啊。”穆恩一脸的嫌弃,早就提过这事了,结果莱维现在才搞定,嫌弃!

“小兔崽子。”莱维老大不满的拍了下桌子,结果把一旁的小白吓了好几跳,兔崽子?是在说她么?

“就该让斯多姆给你两巴掌。你知不知道月神殿是什么机构?你知不知道月神殿的祭司是干啥的?你问问你爹,他敢不敢随便就说,给他整两个祭司用用?”莱维火冒三丈,丝毫没有之前的学者风度。

“不就是侍奉月神的家伙么,有啥的。”

“我他妈!”莱维嗖的一下,将手中的书丢向穆恩,“还不就是?那你是啥?你是月神不?”

“我是!”穆恩傲然起身,说道:“我是月神的子民!”

“我拐杖呢?”莱维在椅子附近猛找,蒂法把拿着拐杖的手往身后躲去,然后递给艾玛,艾玛又用尾巴卷起,把那破拐杖藏在一旁。

“哎呀,好了好了,老师,我错了。”穆恩嬉皮笑脸地坐下,突然说道:“可是,之前老师您不是拍胸脯保证,给我整两个祭司来的嘛?”

说到这,莱维老脸一红,也没继续找他的拐杖了,“咳!我那不是高估了自己么。”

“……”众人一阵无语,这两个人到底谁比谁无耻,还真不好说。

“来了几个?”穆恩问一旁的海蒂。

“九个。”

“就九个?”

“?”莱维终于还是找到了她的拐杖,手一伸,艾玛差点被拐杖给带飞起来。“你个小兔崽子。你知不知道,月神殿一共就九个祭司?”

“不是!老师!你别生气,我刚才嘴秃噜皮了,我说的是竟然九个,说的太快听起来像就而已。”

“……你跟谁学的这么无耻?”

“我叫谁老师?”

“……”两个人瞪着彼此,眨了眨眼,场面一度尴尬。

最后还是穆恩先开口,说道:“他们咋突然全来了?”

“不知道!我之前用关系找到大祭司,做了半天工作都没搞定,前阵子人家突然找到议会,说同意我的请求,不是,我的要求。”

“妈的,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艾玛。”

“啊?”

“我发现了,这帮搞宗教的果然不能以常理对待。”穆恩望着天想了两秒,“我决定了,艾玛你再兼个宗教管理部长,给我看死他们,啥侍奉月神不月神的,但凡敢在我这里搞事情,管杀不管埋。”

“妥妥的。”艾玛甚至都没把这个当成个大事。

莱维此时心里有些犯嘀咕,这要是月神殿的祭司都死在这奎萨斯了,岂不是自己这个牵线的也会倒霉?虽说精灵王“沉睡”之后,月神殿影响力这些年逐渐下降,甚至都要没了,但是暗精灵的传统在那摆着呢,月神毕竟还是月神,月神殿的祭司自然不是什么小鱼小虾,随便弄死就完了的。

“穆恩…”

“老师放心吧,他们一定是战死的,不会死在我奎萨斯。”

“……”这货什么时候进化的如此无耻?真是自己教的?

“图灵。”

“诶,当家的。”

“我听说,你们蛮锤部族,善于驯养狮鹫来着?”

“是啊。确实如此。”

“那我咋没看你们骑狮鹫呢?”

“当家的?你咋了?我们只会驯养狮鹫,这不是隐兰没狮鹫么?我们骑啥?”

“……”图灵的话把穆恩顶的够呛。怪不得当初这帮货袭击暴风领的时候战斗力不咋强,合着是空骑兵转了步兵不适应?

“这次诺莫瑞根之行,我搞回来的那东西你看?”

“当家的!可了不得,那是黑铁矮人的东西吧?那玩意主要是运兵车,开矿能力倒是有些…不咋地。”

图灵再次把穆恩噎得无话可说,合着自己去诺莫瑞根忙活了那么久,主要目的都没达到?!

“不过呢。”图灵砸吧了一下大嘴,说道:“在他们把挖挖机造出来之前,倒是可以顶一阵子,这样咱们近卫军的装备也不用太愁。”图灵说的他们,指的是研发部的欧沃斯达克。

“同样的,领主老爷,我们需要您的机甲。”不等穆恩发问,欧沃斯达克便站起来说道。

之前穆恩已经定下来将机甲交由凯尔希的决定,这也使得他不需要费更多心思心机去说服穆恩。

“嗯,交给你们了。”穆恩说完,感觉很是欣慰,不管如何,这次诺莫瑞根之行,还是很有收获的,这些侏儒都是人才啊。

之后会上又安排了小白继续负责怒焰动向,圣光三人组巡查领地治安,乌索克联络安抚新近加入部族的任务之后。

事情就转移到了已经集体退到了怒焰外境边缘的三部牛头人身上。

虽然之前牛头人长老们提出了接触奎萨斯高层的想法,骨舞也切实亲自面见了他们,但是很明显的,这些所谓的长老对于后来穆恩提出让他们交出权力,光荣退休的意见并不接受。

尴尬的是怒焰已经将叛国的帽子扣过去了,辛巴的狮族联盟攻势时缓时紧,这就让虎族联盟更急切的想要得到其他牛头人部族的战力,对三部牛头人的进攻也就越发的凶猛。

牛头人长老会拒绝了奎萨斯的提议后,奎萨斯近卫军和军情九处同时全方位停止了对他们的援助,包括军事,情报,物资等等各方面,这让曾经一度认为牛头人部族可以轻易抵挡怒焰两方攻势的长老会认识到了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失去了近卫军的战略支撑,狮虎两族联盟可以轻松地以优势兵力包夹牛头人,防线被迫收缩的代价是产量区大幅缩小,而不善耕作的他们也无法组织兔人族在小白的号召下大面积向奎萨斯迁移。

最终,长老会被年轻的牛头人战士们软禁,三部族牛头人集体往奎萨斯方向撤退。此时九处特工说的,长老会只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就让无数牛头人流血的说法尤其有卖点。这也是为什么最后长老会被软禁的原因,除了这个说法,牛头人战士们找不到一个合理的理由来解释,长老会为什么决绝了奎萨斯的提议。

方桌回忆(穆恩对此次会议的称呼,桌子太方了,尖尖都能扎死人)上,与会人员详细的制定了即将出兵援助三部牛头人的近卫军数量,配置以及作战计划之后…

蒂法跳了出来,指着穆恩说道:“我可是把烟戒了的!那么,领主大人是不是该履行承诺了?”

怪不得蒂法在会议上限的亢奋异常,穆恩还以为她吸食了月癌呢。

“嘿嘿?什么承诺?”

“啥?你想不认账?”艾玛也跳了出来,两个人手挽手形成了难得一见的沙雕共同战线。

“狡诈的暗精灵。”蒂法愤愤地说道。

“老娘要结婚!”艾玛紧握小手,恶蛇咆哮。

“扑哧。”即使是骨舞,也忍不住笑。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