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玄幻科幻新武侠

沧海 在线阅读

本书作者:凤歌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1414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8-03-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8-07-04 19:05:17
ISBN:9787536694965
下载统计:987
TAGS: 沧海 凤歌
沧海 在线阅读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三百年前,“西昆仑”梁萧携妻花晓霜远走大洋;二百年前,梁思禽只身返回中土,败群雄,夺元柄,复汉室,一华夏;也曾轰轰烈烈;但其后的“抑儒术,限皇权”却遭惨败,败走西域的梁思禽抱恨而死,临终前留下了西城八部和八幅祖师画像,“八图合一,天下无敌”的遗训,成为西城最大的秘密和动乱的根源。八图合一之后,到底会出现什么?财宝?武功?学问?神兵?二百年后,惊天的秘密徐徐揭开,绝代宗师、天才少年、六大劫奴、八部高手……各种人物,将要开始了一次谜团重重、壮丽惊险的远征。从《昆仑》发端,凤歌已构建了一个宏大的框架,名为“山海经系列”——“山”是《昆仑》,“海”是《沧海》。《沧海》是凤歌磨砺多年的又一鸿篇巨著。《沧海2》:百年前,“西昆仑”梁萧携妻花晓霜远走大洋;二百年前,梁思禽只身返回中土,败群雄,夺元柄,复汉室,一华夏;也曾轰轰烈烈;但其后的“抑儒术,限皇权”却遭惨败,败走西域的梁思禽抱恨而死,临终前留下了西城八部和八幅祖师画像,“八图合一,天下无敌”的遗训,成为西城最大的秘密和动乱的根源。八图合一之后,到底会出现什么?财宝?武功?学问?神兵?二百年后,惊天的秘密徐徐揭开,绝代宗师、天才少年、六大劫奴、八部高手……各种人物,将要开始了一次谜团重重、壮丽惊险的远征。鱼和尚以性命暂时压制了“黑天劫”的来临。沧海茫茫,大陆洪荒,陆渐返回中土,前往武林圣地“西城”破解自古罕有的迷局。陆在佛门高僧鱼和尚的帮助下,暂时摆脱宁的掌控,决意返回中土,寻找破解《黑天书》的法门。返归途中,陆无意间救出被诬囚禁的东岛少主谷缜,也因此惹来东岛高手的追杀。两人几经艰险,重逢于南京城中,此时姚晴盗得地部“祖师画像”,也从西城逃来此间,邂逅陆、谷二人。于是三人携手,与接连而至的八部高手、东岛五尊、四大倭寇斗智斗勇,经历了一路连番苦战。《沧海3》:谷缜奇冤未雪,线索却逐一断绝,而东岛五尊,西城八部高手已齐集中土:“补天劫手”初有小成,陆渐身负天劫再赴劫中之劫。

作者简介

  凤歌,原名向麒钢,生于夔州古城,游学天府之国,而今寄居江城武汉,编稿为生,常自恨才拙,笔耕五载,未敢疏懒,然仅得《昆仑》一部,《曼育王朝》半部,科幻短篇若干。负登天之志,乏兰台之才,虽信“天道酬勤”,惜乎知易行难,聊以自解而已。

目录

沧海Ⅰ
祖孙
水火
浮槎
黑天书
天神宗
桶狭间
故事
九变龙王
囚徒
逃亡
沧海Ⅱ
金龟
六朝金粉
风剌鳞
斗奴
玄瞳

情惑
脱身
迷宫
翻覆
沧海Ⅲ
失算
战书
不漏海眼
兄妹
绝望
同行
劫中劫
天生塔
北落师门
附录
沧海Ⅳ
北落师门(续)
心碎
博弈
第四律
六识
天柱
谷神
破壁
虎斗
洗冤
则神
回乡
婚变
沧海Ⅴ
婚变(续)
无能胜
人间世
兄弟
八图合一
鸳鸯阵
临江斗宝
周流六虚
决战
鱼水
王座
情义
沧海Ⅵ
论道灭神
龟铭
马影
鲸踪
猿斗尾
潜龙
远航

精彩书摘

  祖孙
  一枚铜钱,外圆内方,翻转落定,铜绿间透出嘉靖二字。
  掷钱的是一名账房,戴一顶破破烂兰四方巾,穿一袭青里泛白旧布袍,衣虽凋敝,人却丰神,双目如炬,盯着那枚铜钱沉吟,头顶古槐正茂,槐花点点,细白如星。
  几个闲汉在旁赌钱,一个老汉连输两铺,掉头笑道:“宁先生,这铜钱有什么好玩,还不如借给小老儿翻本。”
  那账房摇头道:“此乃卜卦,不是玩儿。”
  那老汉笑道:“你又欺姓陆的没见识,补褂子当用针线,哪用得着铜钱呢?”伸手便去拿钱,却被那宁先生拨开,冷冷道:“不是我欺你没见识,这卜卦是算命,可不是缝衣服。”
  那老汉道:“算命?那又算到什么了?”
  那宁先生道:“算到一个乾卦。”那老汉笑道:“钱卦?好啊,但凡沾到这个钱字,必是大富大贵的命了……”别的闲汉听到这话,纷纷笑起来:“陆大海你输疯了,一心只想到钱?”
  宁先生笑笑,道:“这话却也不差,虽说此乾非彼钱,但乾者天也,《易经》卦辞有云:‘乾,元亨利贞’,元亨利贞,也就是大富大贵的意思。这一卦,变爻落在初九:‘潜龙、勿用’,乃是阳气潜藏之势,便如神剑在鞘,光焰敛藏,不出则已,出则威服四方、荡平天下。”
  一干闲汉听得瞠目结舌,陆大海定一定神,道:“管他什么铜钱卦,元宝卦,这钱嘛,赢到手才算真的。”自褡裢中搜出两文钱,喝道,“爷爷豁出去了,都押小。”
  当庄的闲汉嘻嘻一笑,正要摇骰,陆大海却道:“且慢。”那庄家道:“怎么,怕了?”
  陆大海怒道:“放屁,爷爷怕谁?我一抬头,天也捅个窟窿,跺下脚,地也得抖三下,想当年我出海去流求、去扶桑、去高丽、去苏门答剌的时候,你小娃儿还在妈肚子里撒娇呢?”
  那庄家被一番抢白,脸胀通红,几欲发作,但想此老脾性虽坏,赌品却高,从不赊债,若是破了脸,没的断了一条财路,只得冷笑道:“陆大海你厉害,届时输了,别向我小娃儿借钱。”
  陆大海一听,顿觉后悔,但大话出口,便如覆水难收,无奈哼了一声。忽听宁先生问道:“老爷子出过海吗?”
  “干过好几年呢。”陆大海陡然来了精神,“只是后来闹起倭乱,海路受阻,赔光了本钱。好容易回到中土,朝廷又厉行海禁,杀了无数船家,剩下的船家,要么投奔倭寇,要么做了海贼。小老儿一无本钱,二来不想为贼为寇,只好当个穷打鱼的。不过俗话说得好,缩头乌龟命最长,想我那些同伴,要么被朝廷抄家杀头;要么被贼寇劫了,丢到海里喂鱼;算来几十个人,活到如今的,也只得小老儿我了。”
  宁先生叹道:“老爷子这话深合圣人‘无为保身’之道。竞利逐名,本是杀身之由,安贫乐道,方为远祸之法。”
  陆大海道:“宁先生你说的都是大道理,小老儿不懂。但先生会算命,不妨算算,小老儿这一铺是输是赢?”
  那宁先生将手中铜钱连撒六次,说道:“这次为坤卦?变爻在上六,爻辞曰:‘上六,龙战于野,其血玄黄’。”他见陆大海不解,便解释道,“这就是说,阴气一旦过于旺盛,势必威逼阳气,阴阳二气难免大战一场。只不过,自古阳者为君,阴者为臣,阴不胜阳,邪不压正,老爷子这一铺败多胜少,若宁某卦象无差,当败在六五之数。”
  陆大海听得惊疑,众闲汉却已嚷着下注,那庄家抓起竹筒一阵摇,骤然掀开,众人屏息一瞧,却是一个六点,两个五点,再大不过。众人无不吃惊,陆大海更是傻眼,那庄家一面收钱,一面笑道:“六五,六五,一六二五,宁先生真是铁口直断,哈哈,陆大海,还赌么?”
  陆大海一翻褡裢,却是空空,转头望去,那账房不知何时,青衫飘飘,去得远了,陆大海恨恨啐了一口:“晦气,这酸丁竟生了一张乌鸦嘴。”
  “你先别骂。”那庄家笑道,“这宁先生可惹不得。你说,姚家多大的家业?家里的金山银山,几个账房也算不清,谁又没挨过胭脂虎的嘴巴。可自从来了宁先生,那算盘上就似住了神仙,一个月不到,别的账房统统卷铺盖滚蛋。如今姚家流水般的银子,都从他十个指头上过去,丝毫也不差哩。你说,如此一来,姚大官人还不当他是宝贝?你敢骂他,当心胭脂虎听到,撕你的嘴?”
  众闲汉皆笑。陆大海却琢磨着如何向众人借钱翻本。这时间,远处鼓乐大作,众闲汉一听,鼓噪起来:“姚家的戏班来啦,去瞧,去瞧。”将赌具一卷,一哄而散。
  陆大海翻本无望,提起鱼篓,悻悻走了一程。俄尔云色转浓,东南风起。他多曾出海,善辨风色,急向一棵李子树下趋避,站立方定,大雨刷刷而至,在地面激起淡淡烟尘。
  雨正急,忽见一名灰衣汉子披发袖手,背负一个包裹,孤零零蹒跚而来,陆大海心热唤道:“朋友,紧走两步,来这里躲避。”
  那人闻如未闻,仍是不紧不慢,来到李子树前,却不躲藏。
  陆大海心中奇怪,那灰衣人猛然抬头,露出面目,只惊得陆大海倒退半步,只见来人两眼空洞,面目苍白浮肿,绝似一具水中浮尸,半分生气也无。
  那灰衣人一字一顿,嘶哑道:“姚家庄还远么?”
  陆大海暗忖这人不仅模样怪异,嗓子里也透出一丝鬼气,便答道:“往西去五里就是。”那人两眼一轮,似有锐芒闪过,忽又转身,蹒跚去了。
  陆大海呆望那人背影,蓦地惊觉,这人虽行走雨中,衣发鞋袜却是干爽挺刮,了无湿痕,再一定神,忽见他身后包裹之下,衣衫忽高忽低,如走龙蛇,但凡雨水滴落,转瞬无迹。陆大海惊得目定口呆,直待那灰衣人消失在风雨之中,也未还过神来。
  那雨本为阵雨,来去均快。不多时云开日出。陆大海抖去雨水,失魂落魄走了两步,蓦地想起一事,转身来到李子树下,攀住树干,哗啦啦摇下十几个又青又大的李子,塞入褡裢。
  收拾甫定,忽听咭的一笑,脆如莺啼。陆大海一惊转身,却见一名女郎,碧眼桃腮,雪肤绿发,竟是少有的西洋夷女。
  陆大海向日出海,也曾遇上几个夷女,但如此美貌者,却是头一次见过,但见那夷女容貌虽奇,却着一身江南时兴的红罗衣裙,怀抱一只波斯猫,通体赛雪,慵懒可爱。
  “老人家。”那女子一口官话清脆爽利,“你知道姚家庄么?”
  陆大海听得暗暗称奇,口中答道:“不远,往西五里。”
  那夷女笑道:“多谢。”一边说,一边轻抚那波斯猫的颈毛,那波斯猫侧头瞧了陆大海一眼,蓝幽幽的眼珠里,竟有几分阴鸷。
  陆大海没的心头一寒,却听那夷女吃吃笑道:“北落师门,别拧淘气。”说着伸手在猫儿颈上挠了挠,那猫儿吃痒缩身,耷下眼皮。陆大海心头那股寒气至此方散,惟觉心头迷糊。
  那夷女又笑了笑,道:“老人家,再给你提个醒,这路边的李子吃不得。”陆大海怪道:“怎么吃不得?”那夷女嘻笑不答,向西走去,她举步舒缓,落足之时,却在一丈之外。陆大海生恐眼花,揉眼再瞧时,那夷女竟已不见踪影。
  陆大海蓦地惊出一身冷汗:“乖乖,难道姓陆的流年不利,白日里遇上女鬼?”想到这里,心头大犯迷糊,不知为何,竟无法凝聚精神。
  如此恍恍忽忽走了一阵,穿过一条小道,暖风咸湿,阵阵吹来。陆大海举目望去,烟波浩荡,沧海无极,云垂天外,如龙饮水,不自禁心怀大旷,纵声长啸。
  啸声未绝,便听有人笑道:“爷爷回来了么?”
  陆大海一转眼,只见长沙远岸,危崖耸峙,崖上搭着一座茅屋,屋前一个布衣少年正修补渔网,见了他,放下活计,起身迎来。
  陆大海讪笑道:“渐儿,你好。”那少年十七八岁,肤色微黑,眉清目秀,闻言皱眉道:“我很好,爷爷这么客气,却有些不太好了。”陆大海被他盯着,如芒在背,浑不自在。
  那少年又道:“卖鱼的钱又输光了么?”
  “哪里话?”陆大海挣红了脸,“我换钱回家,走在路上,忽见有卖李子的,便给你买了几个解渴。”说着从褡裢里掏出一颗李子,塞在少年手里。那少年迟疑接过,咬了一口,但觉酸苦难言,几乎吐将出来。原来,那李树生在路边,无数行人经过,果实却丰硕如故,究其原由,皆因太过酸苦,以至于无人采摘,任其生长。
  陆大海目不转睛望着少年,见他眉头微皱,继而舒展开来,一颗心始才落地,只听那少年叹道:“这钱都换了李子么?”
  陆大海呵呵大笑,摸着少年后脑,说道:“我儿就是聪明,一猜便着。怎么样?李子好吃么?”
  那少年点头道:“这李子又大又甜,实在好吃,只是吃果子填不了肚子,下回有上好的糯米糕儿,你给我买两个?”
  陆大海一愣,强笑道:“不错,你瞧我这记性,兴头一来,钱都换了李子,竟忘了买米。”那少年默不作声,自去补网。
  陆大海袖手闲了半晌,忽听腹中雷鸣,望着满袋李子,不觉满口生津,心想孙儿说了这李子好吃,不妨吃两个充饥。当即掏出一个,刚塞入口,老脸便蹙成一团,忙将果肉吐了出了来。
  那少年听到动静,回头一看,失声笑起来。陆大海只恨入地无门,羞了时许,寻话道:“渐儿,钱的事咱们暂且不提,一提便觉俗气。却说今儿回家的时候,我遇见两件奇事,跟你说说。”那少年头也不抬,道:“这次是猩猩抢衣服,还是夜叉逼赌?”
  陆大海早年出海游历,见闻过许多珍怪方物,是以每次输光了钱,不免借些奇闻怪事来搪塞,譬如某次输光衣裤回来,便说猩猩模样像人,更爱穿人类衣裳,自己回家途中,遇上一群猩猩抢劫,不仅衣裤不保,钱也一并遗失了;要么便是路过海边,突然波分浪裂,跃出一只夜叉,一意逼赌,陆大海抗不过,只得慨然与之一博,那夜叉是妖非人,神通广大,自家输个精光,也是理所当然的了。除此之外,还有海鸥成群,啄光了换来的米面;蛟龙聚宝,专一偷人钱袋,拖到洞窟收藏。总而言之,也难为这老东西鬼话连篇、层出不穷了。
  故此听这少年一说,陆大海面皮微微发烫,幸喜肤色黝黑,盖住羞色,正想说那两件怪事,忽觉脑中空空,究竟何事,怎么也想不起来,苦思良久,忽地一拍额头,大叫道:“糟糕,爷爷年纪大了,好端端的事,怎么就想不起来了?”
  那少年又是吃惊,又是好笑,但这祖父生性无赖,他已见怪不怪,只一笑,并不放在心上。
  陆大海饥饿难忍,掀锅搜灶,粒米未见。忍不住道:“渐儿,没吃的么?”
  那少年道:“等你买米下锅呀!”陆大海一噎,支吾道:“有鱼么?”那少年道:“你不是卖了吗?”
  “你不用跟老子呕气。”陆大海恼羞成怒,“把网给我,我去捞两只鱼,好歹填饱肚皮。”
  那少年道:“你没瞧网被鱼钻破了吗,正补着呢?”陆大海无计可施,气哼哼踱了两步,忽而一拍手,笑道:“不打紧。我听镇上人说啦,今日是姚大官人的寿期。姚大官人大摆寿筵,咱们去道个贺,没准能赚一顿好的。”说到这里,仿佛寿筵上那些山海珍馐均是眼前之物,禁不住连吞口水。
  那少年摇头道:“姚家的人又凶又坏,从不正眼看人,他会让你入庄才怪。”
  陆大海道:“今时不同往日,只要老汉我说两句‘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再作两个揖,磕两个头,就算坐不上正席,得些残羹剩饭,也是好的。”
  “那不是做叫化子么?”那少年皱眉道,“我可不去。”
  陆大海怒道:“装什么假清高,你是太子爷吗,是公子哥吗?”一跌足,独自去了。
  那少年也不理他,埋头织网,待陆大海去远,方才放下渔网,自怀里取出一串用贝壳结成的项链,链上贝壳大小不一,有海螺,亦有扇贝,均被细细打磨,映日一照,珠光润泽,那少年瞧了半晌,从脚边取来一块白石,将一块略显粗糙的海螺,蘸了水,在石面上小心碾磨,不多时,额上便渗出细密的汗珠来。
  碾磨未毕,忽听扑翅之声,有人尖声叫道:“陆渐,陆渐。”那少年抬头望去,只见挂渔网的撑竿上停着一只白鹦鹉,生得素羽流辉,喙若涂丹,两眼有如黄玉点漆,一转之间,水光流动,灵意逼人。
  “练剑啦,练剑啦。”那白鹦鹉叫着飞出丈余,见少年不曾跟上,又停在一块礁石顶上,歪着头叫道,“陆渐,陆渐。”
  陆渐笑道:“傻鸟儿,别催啦。”将那贝壳项链对日照了照,露出一丝欢喜,然后起身走到屋后,在一块礁石下摸索片刻,抽出一口木剑,剑长三尺,多有缺痕,却是久经磨损的一样旧物。
  那白鹦鹉飞在前面引路,陆渐挂剑在腰,跟随在后,行了数里,遥见一座密林,含烟抱石,森秀浓郁。
  陆渐越是近那林子,越觉心头慌乱,步子不觉慢了下来。白鹦鹉嫌慢,歇在一棵树上,催促道:“陆渐,陆渐。”
  叫声才起,树林中白影晃动,闪出一名丫髻少女,生得肌肤胜雪,发如堆鸦,年未及笈,容貌已是极美,着一身白碾光绢珠绣金描挑线裙,束一条白玉镶翠彩凤文龙带,钗如天青而点碧,珥似流银而嵌珠,便是一双绣鞋,也是金缕银线,绕着五色牡丹,华贵难言。
  那白鹦鹉一扑翅,落在那少女肩头,佳禽美人,相映成趣。
  陆渐不觉面红心跳,支吾道:“小兰,你好。”那少女嘴角微翘,半笑半嗔:“才不好,等你老半天啦。你是不是不想见我,走得慢腾腾的,还要白珍珠催你?”
  陆渐急道:“哪里话,我,我做梦都想见你。”小兰含笑道:“当真?”
  “当真。”陆渐说着,低眼瞧着脚尖,不敢与那女子对视。
  “傻子。”小兰瞪他一眼,“还不进来?”
  二人来到林间空地,只见一株大槐树下倚了一口木剑,制式与陆渐的木剑相类,只是多出一条五色剑穗,剑旁搁了一个大红葫芦,油漆闪亮。
  小兰拿起葫芦,问道:“你渴不渴?”陆渐点头道:“有一点儿。”小兰撇嘴一笑,将葫芦递给他道:“给你。”
  陆渐接过,拔塞一尝,露出惊讶之色,小兰笑道:“怎么样,好不好喝?”陆渐怪道:“这水怎么甜咪咪、酸溜溜的,还有,还有一股香气,嗯,像是桃子,又像梨……”
  “傻子。”小兰拍手笑道,“这是桃儿膏和着 蜂蜜水兑的,自然是甜咪咪、酸溜溜的了。”陆渐脸一红,放下葫芦,道:“喝水就是喝水,还用这么多弯曲吗?”
  小兰啐了一口,骂道:“土包子,就知道喝清水,吃白饭。”陆渐微一犹豫,道:“小兰,我……我……”手伸到怀边,欲摸项链。
  不料小兰一整容色,拾起那口带穗木剑,淡然道:“废话少说,今天我学了几记新招。你瞧仔细了,千万别转眼睛。”当下摆出一个式子,左划三圈,右刺一剑,说道,“这一招叫偷鸡摸狗。”陆渐久未进食,气力虚弱,但为讨好这少女,强打精神,依法使了一遍。
  小兰又道,“再瞧这一招‘刺麻雀’。”说罢高高跃起,凌空刺出四剑,飘然落地,说道:“这一剑练得好,一纵之间,能刺一十六剑。”
  陆渐依样跳起,才刺一剑,第二剑尚未刺出,便已坠地,只羞得面红耳赤,偷眼望去,但见小兰撅着红馥馥的小嘴,杏眼里大有嘲意,不觉更是羞惭。
  却听小兰轻哼一声,说道:“陆渐,你怎么总是慢腾腾的。走路慢,使剑更慢,我早跟你说过了,这路剑法一定要快,快到斩断流水才能称好,像你这样,连一根牙签都斩不断呢!”
  陆渐着她一顿数落,唯有点头称是,却听小兰又道:“这些天你全无长进,再这样,怎么陪我练剑?”陆渐听得心急,脱口道:“我一定用心的。”
  小兰白他一眼,冷冷道:“也罢,我再相信你一次。”说完又演四招,分别为“蘑菇大树”、“吹风下雨”、“白马翻山”、“马毛鸟羽”,一招快似一招,陆渐忍着饥饿,凝神瞧罢,依样画葫芦,一一学来。 查看全部↓



下载地址

·上一图书:神仙公子1 下载
·下一图书:返回列表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