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阅读 > 美文 > 极光下的秘密

极光下的秘密

推荐人: 来源: 我爱热可乐 时间: 2016-12-10 13:47

2016-12-08 14:02 | 豆瓣:他者others

点击? 他者公众号,阅读体验更好

芬兰北极圈里的灵力


极光下的秘密

木块燃烧的噼啪声在人声沉寂下来的每一个瞬间填满空隙。这声音里带有某种静默,某种属于这片森林的力量。我曾遇见一位萨米老妇,她告诉我,他们族人认为“火焰可堪永久凝视”。

我久久地看着这堆篝火,贪婪的听着它的响声——其中有种大自然的节奏,或许也与宇宙律动相契合。

一位现代萨满证实了这个说法。“凝视火焰是一种冥想方式。”他告诉我。

我又一次回到芬兰拉普兰(Lapland)。在这里,我被一次又一次地治愈。

文 | 吴一凡,图 | 吴一凡、 Pyh?、Kangasniemi

拉普兰整个区域涵盖瑞典、挪威、芬兰北部并向东延伸到俄罗斯科拉半岛,全部都在北极圈内。这个字的意思是“遥远的土地”。这是萨米人的地盘,萨米人身材矮小,拥有咖啡色的眼睛,是欧洲最后的原住民。

初雪

拉普兰的第一场雪落下以前,我就在Inari看到了极光,觉得自己运气极好。这真是游客心态。其实,极光和温度、降雪、极夜都并无关系,只要天气晴朗,天色够暗,磁暴够强,它就会出现。

Inari是芬兰拉普兰北部的中心城镇,围绕Inari湖居住的萨米人被称作Inari萨米,是萨米族人数最少的一支,仅有500人。他们有自己的语言,但如今仅有大约300人还在使用,被联合国认定为严重濒危的语言。他们的生活方式也与北方萨米人不同,后者是萨米族人数最多的一支。北方萨米人以游牧为生,跟随驯鹿迁徙,Inari萨米人则属渔猎部族,依Inari湖而居,渔产丰富,不需要依赖驯鹿。我想在这儿找到一户真正的Inari萨米人家。

“我可以带你去见见这里的Joik吟唱歌者,名叫Aslak。”我的向导Tarja笑眯眯地告诉我这个喜讯,“但他们不过渔猎生活了,也放牧驯鹿。”这样好坏相伴的现实似乎尚可接受。Wimme Saari现在是最有名的吟唱歌者,在世界音乐中占有一席之地,他的早期音乐颇为纯粹,近期作品则加入了许多电声元素。我深入当地想要一听的,当然是由这土地、森林、气温、湿度、气味等一切造就的旋律。

Joik(正确的发音是:优衣库)是萨米人独有的一种喉音吟唱。传说拉普兰地区的吟唱是由太阳之女带到人间的。太阳之女代表幸福和快乐,她自愿来到萨米人中间,教他们吟唱、跳舞、编织华裳。她也遭到恶人嫉妒,在受人陷害前,她唱了最后一曲挽歌,这也是萨米人心中最优美的吟唱。太阳之女死了,将旋律记在心里的萨米人将这些曲调代代传承,只要他们开始吟唱,内心便会感受到太阳的温暖,幸福和快乐也就与他们同在。


极光下的秘密

萨米插画师有关太阳之女的作品

拉普兰各地吟唱略有不同,但主题大多都关于自然或者人,歌词很少,通常只是为了解释歌唱的对象,多为其名字。吟唱者有时只在现场有陌生来客时才加入歌词,若是听众均为熟人,他们也就无须解释歌谣内容,世世代代,一切不言自明。对萨米人来说,吟唱并不是用歌谣去描述人或事物,“我们是用吟唱呼唤他们。”(We don’t joik about something or someone,we joik them.)他们相信在Joik某物或某人时,它/他们就会出现。

基督教传入拉普兰以前,吟唱歌者和萨满巫师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他们通过吟唱、敲鼓以达到狂喜状态,从而与祖先、神灵获得联结。16世纪传教士来到拉普兰,萨米语被禁,萨满鼓被烧,吟唱成了“靡靡之音”。将近半个世纪里,萨米人万物有灵的信仰受到全面压抑,孩子被送往远离父母的南方学习,以确保传统无法接续。然而真正拥有能量的人们仍然偷偷将Joik传给孩子,居然没有断代。同样流传下来的还有制作萨满鼓的手艺。现在在这片土地上,生活方式虽有所改变,但越来越多的萨米人正在重返自己的文化。年轻萨米人在学校同时学习芬兰语和萨米语,老一辈则可以前往萨米文化中心重新找回遗失的根。


极光下的秘密

萨米人古老的岩画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广 告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