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阅读 > 美文 > 钱江晚报

钱江晚报

推荐人: 来源: 钱江晚报 时间: 2016-12-07 10:17

  编者按

  1969年年初,15岁的习近平来到黄土高原的延川县文安驿公社梁家河村,直到1975年10月离开。

  这七年,他在这片黄土地上同乡亲们打成一片,一起挑粪拉煤,一起拦河打坝,一起建沼气池,一起吃玉米“团子”。

  他后来深情地说:“七年上山下乡的艰苦生活对我的锻炼很大。最大的收获有两点:一是让我懂得了什么叫实际,什么叫实事求是,什么叫群众。这是让我获益终生的东西。二是培养了我的自信心。”

  本报从今天起,转发《学习时报》刊发的《“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访谈录》,敬请关注。

  采访对象:

  王宪平(小名:黑子),1951年10月出生,延川县文安驿镇梁家河村人,当年的返乡知青。1969年,他与村里人一起去文安驿公社把习近平等北京知青接回梁家河。1971年2月参加工作,曾担任延川县交警大队协理员,2013年4月退休。

  采访日期:

  2016年2月26日

  采访地点:

  陕西省延川县梁家河村委会

四十多年前,他第一次见到习近平

  采访组:四十多年前,从北京来了一批下乡知青。您和村里十几位社员从梁家河走到文安驿,把十五名知青接回村里,其中就有习近平。请您讲讲第一次见到他的情形。

  王宪平:他们是1969年1月16日到了我们文安驿公社(即今陕西省延安市延川县文安驿镇)的。我们大队(即现在的行政村)分到15个,其中4个女知青,11个男知青,包括近平。他瘦瘦高高的,当时我们都不知道他的名字。我们一起在公社吃了一顿饭,有大烩菜,有玉米团子。我们帮助知青搬行李箱,发现其中有两个箱子特别沉,一个老式的棕箱,还有一个皮箱,都很陈旧,看着也不起眼。我们都觉得奇怪,说:“咋这么沉呢?这是谁的箱子?”

  近平说:“这是我的箱子。”

  我们当时也不知道近平的名字,第一印象就是这个瘦高的后生有两个很沉的箱子。就这样,我们扛着行李,领着知青回到了村里。

  采访组:习近平和北京知青在村里安顿下来,您和村里的社员从什么时候开始和他们熟悉起来的?

  王宪平:一开始还是很陌生的,后来就逐渐熟悉了。我们梁家河这个小山沟,当时村里有二百多村民。北京知青从大城市来到这个偏远的小山沟,很不习惯这里的生活。我们村里的年轻后生,和北京知青年纪相仿,最先和他们熟络起来。我们住得很近,一起劳动,一起生活。通过一些日常小事的交往,近平他们就跟整个村子的社员熟悉起来了。

  采访组:后来你们和习近平熟悉了,知道他的箱子里面装的都是什么东西了吗?

  王宪平:全都是书。那个时候,近平十五六岁,我十七八岁,我们都是在上学的年纪就到农村来了,对知识非常渴求。那个年代,要想了解外面的世界,只有通过书籍,而当时的农村,书也很难找到。

  他热爱读书,“痴迷”读书,每时每刻都汲取知识。我经常到近平的窑洞去做客,也经常看他的书,这样一来二去,我们的共同话题也越来越多。他每天下地干活回来,吃完饭就看书,到了晚上,他就点一盏煤油灯看书。因为离得太近,煤油烟经常熏得他脸上、鼻子上都是黑的。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近平每天都要看到大半夜,困得不行了才睡觉。

  当年,我们点灯熬油,拉话,讲故事,讲笑话,有很多共同语言。村民之间在熟识的情况下习惯称呼小名。我因为皮肤黑,小名就叫“黑子”,近平一直叫我“黑子”。1970年9月的一天,我去近平住的窑洞拉话。他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笔记本说:“黑子,我送给你一个笔记本,你能看上不?”我说:“咋能看不上呢?你送给我,我就拿上。”我没舍得在这个笔记本上写字,一直都保存着。

  1971年1月,县里准备调我去关庄公社工作。2月的一天,我去近平的窑洞拉话,他当时已经知道我要去工作的消息。我们拉了一会儿话,他拿出一本《毛主席诗词》,在上面用钢笔写了“送黑子:工作纪念”,送给了我。直到现在,他从来不叫我的大名王宪平,都是叫我的小名“黑子”。

  采访组:您当时和习近平在一个生产队,平时也经常在一起劳动吧?

  王宪平:是的。那时候,根据实际情况,村里组织我们这些不擅长耕种的娃娃成立了一个基建队,这个基建队主要就是在山沟里边打坝(用土坝抬高山口,平整山谷里的土地,形成坝田),在山上修梯田,不干庄稼活。陕北山多地少,修建坝田和梯田能增加很多土地面积,能多打粮食。近平干活很卖力气,肯吃苦。他虽然在劳动技巧上和我们农民有差距,但他一点儿都不惜力,甚至比我们干活还拼命。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广 告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