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背电子书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将临 > 八十七
听书 - 宋末将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八十七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87冯一他们追出去三五里地才收住了脚,稀稀落落的押着几个山匪返回,再追下去就没人看守沿途逮到的俘虏,另外经过一番生死相搏也实在太累,追不动了。这时不得不感叹人在生死之间时所迸发出来的超强的意志力,那些同样是疲惫奔逃的山匪窜的却比兔子还快,一溜烟儿地跑没了影。

一番查看下来,自己这边的镖师死了三个,重伤两人,重伤的是江月石和小五,小五的胁骨被一枪戳断了,也算是挡下了枪尖,伤口虽不是很深,却不时咳血。除了靠后边儿的乌古伦和樊陀,几乎人人挂彩。商队的人呢?“早他娘没影儿了!”“狗日的,他们倒好?自己的货扔了就跑,老子凭啥拿命保这些杂碎的东西?”伙计们咒骂着。

每隔不远便有一两具山匪的尸首横卧在地。乌古伦木着脸,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右臂软绵绵的垂着,左手正费力地将一根麻布条打了一个死疙瘩,圈成套状,再把右手穿过绳套挎在脖子上。“咋的,伤着了?”旁边的田褚英见状忙去帮他,乌古伦一摆左手“没事,刚才射得急,拉伤脱了力。”

冯一看着地上死去的伙计,说不出此刻该高兴还是难过。环顾众人,多是兴奋的,他们死里逃生,还打赢了山匪,这时刚缓过劲儿,肆意的说笑发泄,夸张的表情和动作,排解着残存的惊惧。

有几个伙计正围殴着一堆蹲跪在地两手抱头的俘虏,其中一人不知是被打得厉害还是时才受的伤,嘴里往外不住吐着血。“差不多行了,别打了。”冯一吼了一嗓,那些伙计才渐渐停了手,骂骂咧咧地走开。

“他娘的,就是上次打劫我们的那伙人。”王胡子指着一人说道。被逮住的俘虏共七人,一个年轻的山匪摊坐在地,冯一对他有印象,就是中了他飞刀的那个。这小子功夫不错,跟冯一对了几招,可惜没料到冯一还有这么一手,可他还是躲过了第一刀。此时,他腿上的刀没了,被拨了出来,不知扔哪儿了,他二目茫然地盯着周围的人。

冯一看着他,心中一动,他叫上两个弟兄走上前“唉,你!”他用手指了一个跪在地上的山匪,“你出来,跟我走。”那山匪惊恐地望着冯一,弓着腰爬起来,“大爷,饶命啊!我可没伤人啦!”“闭嘴!”冯一一抬腿把他踹了个踉跄,“叫你走就跟着,多嘴便杀了。”那人颤抖着跟冯一和一个伙计往远处的树林里走,走了近三十步,来到一块大石头旁,冯一拨出刀子,一把抓过了那人的手压在了山石上,“老子只问一次,那个伤了腿的后生是谁?他是什么人?你若胡说一个字,我便削了你这只手,若再胡说就削那只!懂了吧?”那人吓得使劲儿点头,两条腿抖个不停。“你说过了,我再找别的人问,说得不一样,也要切你的手。”

“是少主!他是少主!是我们董家寨大当家的儿子。”那人忙不迭地说了出来,“另外那几个呢?都叫啥是干啥的?一个一个的指着,小声说,这次出来是谁领的头?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山寨在哪儿?还有多少人?有哪些人?一样样地慢慢儿说。记住!你若说得跟别人不一样,会咋地,自己想清楚。”

“我说!我全说实话!大爷你可要饶过我啊!”那人吐豆子一般,一五一十地说起来。冯一盯着那人的眼睛看了一会儿,然后收回了刀。这时乌古伦和樊陀也走了过来,他们又抓了一人来问,答案应该差不多,只是冯一记不住,但知道抓了个少寨主。

带走了山匪后,几人围在一起商量。“怕是得快走,谨防他们搬兵回来。”冯一道,几人皆点头。“董家寨离这儿不远,快的话一天一夜能打个来回。我们带着车走得慢,得赶紧动身。"

崇山峻岭间的小路,同样的蜿蜒和曲折,山道上走着冯一一行人,他们草草掩埋了三个同伴,带着伤员出发了。和来时的路不一样,他们在其中一个岔道上转弯走上了另外一条路,他们没有向北走那条回州城的路,而是拐向西北去往距离更远些的箩泉井,箩泉井虽是镇,但那地方产盐,商家大户不少,其繁华程度不亚于资阳县城。

冯一他们一番商量后,认为董家寨的山匪几乎可以确定会追过来的。不算伤的,山匪此次死了的就有十七八个,寻仇是一定的!这其中还包括他们的二当家胡二哥。另外还有这些俘虏,大当家的要坐稳那把椅子,便不会不管他手下的弟兄,不会听任他们被抓走而无动于衷,更何况这其中就有他的儿子董和,他的独子。

对于冯一来说,俘虏怎么办?杀了?还是放了?有用么?若是杀了,除了会结下死仇,没有任何用。而且这不符合江湖道义。再说没了俘虏谁来推车?车上除了钱财还坐着伤员。所以冯一他们要想的就是怎么样才能回得去?说起来他们可选择的路主要有这么几条:第一,继续赶往目的地,南边的富顺监,这条路最近,差不多一日便可到达。但这条路离董家寨更近,只消半日便到,而且先前逃掉的那些山匪应该已经跑回去报信儿了。往这个方向走,极有可能撞上。即便是错过了,可他们还得回去,还有受伤的弟兄得休养医治,在别人的地界呆着?此路不可行。第二条便是原路返回州城,此地回去要走上三天,就他们现下的情形,这个速度?被追上宰了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其他可走的地方都太远,而且路陡车也不好过,于是他们想到第三条道路,去箩泉井!得走上四天,但到了那儿安全可能就有了基本的保障,那里通水路,往下游坐船不出百里便可到达珠溪镇。

还能走路的山匪推着装货或者载了伤员的车子吃力地行进在中间,他们每人腰间栓着根麻绳,绳子的另一端系在独轮车上,周围有挎着刀的镖师跟着。

董家寨有山匪百余人,地处绍熙府境内的壶山,平日靠打劫过往的商队为主业。那寨子原来不叫董家寨,叫李家寨,是祖上传下来的基业,前两年被另一伙人给端了,改名儿叫董家寨。当今的寨主姓董名贵,他的儿叫董和,就是这个被伤了腿的年轻山匪。冯一单独找董和逼问过,这些被俘的山匪中只有他清楚长风镖局此番的出镖是怎么回事儿。拜州城里的同行所赐,是衡泰镖局给递的信儿。保的什么镖,去往何处,有多少人,什么时候出发给透得明明白白。州城里一大两小三家镖局达成了共识,先联手把他这个新来的搅混水的给灭了再说。

樊陀皱着眉头,“这么个走法,你说会不会被追上?应该猜不到我们走了这边儿吧?”他像是自言自语,其实他问的是一旁的江月石。疤脸的腿伤颇重,左腿裤管儿被麻布条扎紧,满是凝结的血污,肿得老粗。此时的他正紧闭双目坐在独轮车上被一个长得高大的山匪推着走。江月石闻言睁开一只眼瞅着樊陀,恶狠狠道“你是说老子拖累了你?那你还不快滚?”樊陀听了仙笑道“你娘的,说话比放屁臭。就这么随口一问,若真是被追上来,老子肯定得跑,未必还给你陪葬?”江月石听了,反倒咧嘴笑起来,头也不回的用手点着身后正废力推车已累得直喘粗气的高个儿山匪道“还不推快些,被追上来你以为就得救了?老子是跑不了,不过老子会先杀了你垫背,那还是搞得赢地!嘿嘿嘿!”“唉,霍老四不是先赶回州城报信儿去了么?你这丧鬼,咋尽说些晦气话。”樊陀撇嘴道。

他们一路紧赶慢赶,走得不快但也不敢久停,夜里只睡两个时辰便继续赶路,已行了两日,再有一日一夜的路程便能到达箩泉井。这其间他们也曾碰到过其他的商队,曾想着是否要结伴而行,相互有个照应。但江月石和冯一均认为不可行且无用,照应个屁。一是对方驮着货走得比他们还慢,二来也是更重要的一点是,山匪若追来,那必是为救人和寻仇而来的,要是看这边的商队人多,只须对和冯一他们同路的商队说上一句,此乃私家寻仇,不相干的各自闪远些便可。想来是不会有萍水相逢的商队,冒死来趟这浑水的。所以他们根本不停,加快赶路。

原创,版-权归慢手老张所有。公-众-号:宋末将临。已开始全本发布。

到第三日半夜的时候,除了守夜的,众人包括被俘的山匪,已顾不上潮湿和蚊虫叮咬,倒地便睡,个个睡得很死沉。朦胧间冯一感到胳膊一阵刺痛,他陡然便醒了。“有人来了。”一个黑影压低了声音,他知道那是乌古伦。“起来,都起来,噤声!”冯一和乌古伦爬上一块大石,只见远处的黑暗中一串光亮一闪一闪,那是火把!谁会在这荒郊野岭半夜赶路?“该来的始终要来。”一股悲凉自冯一的胸中升起。“快!把车往树林里藏,要快!”冯一略微一定神,便急道。这道边林木矮小,坡也有些陡,能不能藏得住?就在此时前边响起了呼喝声,来了!来人有暗哨走在了前边,在黑暗中已经发现了冯一他们。“看住俘虏,动就砍了他!”,“操家伙!”一片混乱。尖利刺耳的竹哨声骤然响起,向着暗夜穿刺划过,在空谷间回响不断。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