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世界名著

诺桑觉寺 电子书

本书作者:[英] 简·奥斯汀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227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8-03-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8-07-04 19:06:10
ISBN:9787536690431
下载统计:218
TAGS: [英]简·奥斯汀
诺桑觉寺 电子书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凯瑟琳·莫兰在舞会上爱上了亨利·蒂尼。同时,她还碰到了另一位青年约翰·索普。索普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价,向亨利的父亲蒂尼将军谎报了莫兰家的财产,蒂尼将军信以为真,竭力怂恿儿子去追求凯瑟琳。后来,索普追求凯瑟琳的奢望破灭,便恼羞成怒,把以前吹捧莫兰家的话全盘推翻,说她家如何贫穷。蒂尼将军再次听信谗言,把凯瑟琳赶出了家门,并勒令儿子把她忘掉。但是两位青年恋人并没有屈服,他们经过一番周折,终于结为伉俪。

作者简介

简·奥斯汀,1775年12月16日出生于英格兰汉普郡斯蒂温顿村,长于英国南部有文化教养的牧师家庭,她的父亲乔治·奥斯汀系牛津大学毕业,兼任两个教区的主管牧师。有六个兄弟和一个姊姊,7岁时随著姊姊和表姊前往牛津求学,13岁开始尝试写作,21岁完成第一部小说。

麻乔志,北京大学教授,英语教育专家,曾主编过《最新高级英语词典》。主要译作有《诺桑觉寺》、《人本主义研究》、《“太阳神号”海上历险记》等。

精彩书摘

第一章

凡是在凯瑟琳?莫兰小时候见过她的人,都想不到她有当女主角的命。因为她的家庭出身,父母的性格,她的相貌和秉性都不配当女主角。她的父亲是牧师,长得从来也不能算英俊,虽然名字也叫理查,可是他既不贫寒,也不受人冷落,并且是个十分有声望的人,除了两份丰厚的牧师俸禄以外,他还有一笔相当可观的收入。他根本没有把女儿关在家里的习惯。她的母亲是个懂得持家待人的女人,脾气很好,尤其出色的是她的身体强壮。在凯瑟琳出世以前,她已经生过三个儿子,按理说,生了凯瑟琳,她就应该死去。不料她还是继续活下去,接连又生了六个小孩,并且眼看着儿女们在身边长大成人,自己也一直非常健康。一家人要是有十个小孩,只要个个长得五官完整、四肢齐全,大家就会说这是个美满的家庭。莫兰家的孩子也只有这一点值得称道,因为他们大都相貌平平。就说凯瑟琳吧,一直到了十几岁,她始终是几个孩子中间相貌最平凡的。她的身段瘦削而又不优美,皮肤枯黄没有血色,深色的头发又长又细,一脸硬相。她的相貌不过如此,她的智力似乎也不够做女主角。她对于男孩子的游戏样样都爱好,她非但不喜欢玩布娃娃,就连孩子们喜欢做的那些比较适合女主角身份的游戏:譬如养个睡鼠,喂个金丝雀,或是浇浇玫瑰花,她都觉得远不如打板球有意思。她也的确不喜欢庭园花草,偶尔摘几朵鲜花,多半也是为了淘气,至少别人会以为她是在淘气,因为她总是挑人家不准她碰的东西去碰。她就是这个脾气。说起她的资质,也同样的特别。不论什么事情,要是没人教,她怎么也弄不懂,学不会,有时候就是教了,她也不会,因为她往往心不在焉,有时候简直笨得转不过弯来。

前言/序言

《诺桑觉寺》是奥斯汀最早完成的一部小说,虽然当时《理智与情感》和《傲慢与偏见》已经开始动笔。卡桑德拉·奥斯汀的备忘录中曾这样记载,“《苏珊》(《诺桑觉寺》的原名)写于1798至1799年间。”当时,奥斯汀二十三四岁,住在儿时成长的地方,汉普郡斯蒂文顿教区的小村庄雷克托里。

这部小说的大部分故事,发生在度假胜地巴斯,1797年11月奥斯汀曾去过那里,与一对富裕的叔叔阿姨住在李一派洛茨。1799年5月,她与自己最富有的哥哥爱德华爵士住在那里的皇后广场。1801年,在父亲将斯蒂文顿教区交接给助理牧师——长子詹姆斯后,她与父母迁往巴斯,居于西德尼路四号。奥斯汀在巴斯居住的经历,大大丰富了这部三十章小说的前二十章,这些故事写到了附近的公共场所,街道小巷,那些步行或坐车很容易到达的地方。

1816年,奥斯汀为《诺桑觉寺》写过广告,广告中说到,“这本小说1803年完成,当时准备立即出版”,言下之意是对于这部书稿,至少他们在最后时刻,应该做些什么才是。1803年春天,伦敦的一个叫本杰明·克罗斯贝的书商付给奥斯汀的哥哥亨利十磅,买下小说书稿;他们为此书作了广告,但并未出版,也未解释是什么原因。六年后,奥斯汀以艾斯顿·丹尼斯夫人为笔名,给克罗斯贝写了一封强硬的信,要求解释原因,并称若小说原稿已经丢失,愿意再提供一个副本,同时威胁道,若克罗斯贝不合作的话,她将另寻东家。克罗斯贝的儿子回信道,倘若她真的将小说更换其主,他们将采取法律行动控告对方的出版社。他们认为最好的解决方法是将小说书稿“原价奉还”。

1805年,奥斯汀的父亲去世,其后的两年多,她的状况一直很动荡。1809年,她与母亲和姐姐最终在汉普郡的村庄乔顿定居下来,那个不大而美丽的地方是哥哥爱德华爵士的庄园。虽然她对出版商产生了失望,但她依然想认真地完成这部小说:希望能再拾起《苏珊》,将其润色修改,最终出版。但此时,她并未原价买回书稿,而是着力创作《理智与情感》(1811),之后又完成了《傲慢与偏见》(1813)。1815年12月,《爱玛》出版后,通过亨利,她买回了《苏珊》,1816年,她开始为此书的出版做准备。她更换了女主人公的名字,小说的名字也变为《凯瑟琳》,之后,为此书的出版写了一个简短广告。

1816年秋,奥斯汀因患肾病,身体状况恶化,于1817年7月18日离开人世。1817年3月13日,她给侄女范妮写信提到,“凯瑟琳小姐被搁到书架上了,不知何年何月方能下架。”小说被重命名为《诺桑觉寺》后,附上了她哥哥亨利写的一篇很重要的前言,于1817年12月末出版(首页标明的出版日期是1818年),作为四册本的前两部分,与《劝导》一起面世。这两部小说都未经过作者最终校阅;当然她也无法看到这一切了。从1809年的信中可看出,《苏珊》的手稿,长期保存在奥斯汀的手中,她给克罗斯贝先生的是第二个副本。1803年写完之后,其实她随时可以修改这部小说,但当时版权在克罗斯贝手中,所以她并不想这样做。买回手稿在法律上是必要的,但也是一笔不必要的花费,尤其是在她父亲去世后那几年,她的经济状况实在堪忧。同时,直到她的其他小说取得成功后,她也才有信心找到出版商,出版她的处女作。这就是1816年初之前的那段日子,她没有再次修改这部小说的理由吧。也许,她当时也没有时间和兴趣来做这个。

在研究奥斯汀的已成立的学说中,其中,索瑟姆曾讲过,他认为,很有可能是在1816年7月她完成《劝导》之后,对《苏珊》做了大量的修改。他指出书中对蒂尼上将作为一个消费主义者的全面而讽刺的描写,表现的是对1816年以来的战后时期的社会的一种担忧,这种社会担忧在当时很普遍。在简·奥斯汀的其他作品中,最接近索瑟姆观点的是《桑底顿》。《桑底顿》写于1817年1月到3月间,这部作品她只写了一些片断。但我们也知道,那年秋天,奥斯汀已经身患重病了。但也不排除另一种情况,因为在1800年之前以及1809年的时候,消费主义即是文学中流行的主题,也是当时普遍被谈论的一个社会话题。当然,这也有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小说的一些部分一直能敏感地把握流行的神经,这令奥斯汀对小说中很多不同的地方重新发生兴趣,结果不可避免地发现,有一些部分所描述的一切已经过时了。

尽管并未指出她现在交出的这部小说是与1803年的《苏珊》完全相同,奥斯汀在1816年的广告中曾承认,她并未像她自己和读者所期望的那样,对小说进行更新,使它更能确切反映当时社会的现状。(在《劝导》里,她勾勒出一幅完全不同的,非常时髦的巴斯社会风俗图,在那里,达官显贵们,私下来来往往,举办各种娱乐活动)。倘若她无法做一些实际的,商业性的改动,那么,有什么理由认定她对此做了微妙的文学修改呢?

大多数奥斯汀的评论家和编辑们,对于索瑟姆的观点持反对态度,他们认为1803年写完后,这部小说几乎没有经过什么新的改动。他们中的大多数认为,小说中,几乎并未参考当时发生的公共事件,很显然这个观点需要修正。另外一个说法也许更为站得住脚;小说参照的是1803年之前的那段时期,一些真实的事件,人物,以及当时的风土人情。

一浪漫的世界

因为有评论家怀疑,这本书前后联系并不紧密,他们曾肤浅地写过一些复杂理论,关于此书的修改,段落插入,以及模仿并合并了两种小说体(巴斯小说和哥特小说)。尽管19世纪,奥斯汀的大部分仰慕者很是喜欢《诺桑觉寺》,但后来的人也抱怨,这部小说突然从对巴斯的社会风俗的描写,转入到对诺桑觉寺的哥特式嘲讽中,有些唐突。他们申辩,在这部尽力向自然主义靠拢的小说中,这种哥特式的讽刺除了文中出现的那一处外,在其他的地方并未出现。大多数人认为,《诺桑觉寺》是少女时代的奥斯汀在早熟的青春期里写成的,所以,不比她年长时所创作的那些更为连续的自然成熟的杰作,如《曼斯菲尔德庄园》、《爱玛》和《劝导》。

正如《曼斯菲尔德庄园》中的范尼·普雷斯,《诺桑觉寺》中的凯瑟琳·莫兰最先被描写成一个孩子。范尼初次踏入成人世界后,脑海里的一系列变化,体现了奥斯汀日益成熟的写作技巧。而《诺桑觉寺》中,凯瑟琳的成长,则贯穿小说的整个篇幅,这点从她那跳跃的,天真而不够深刻的内心活动中可以看出来。同样,比起爱玛,以及《劝导》中的安妮·爱洛特,《诺桑觉寺》本身并不成熟,就如它的主人公一样。但是,奥斯汀六部小说的批评,过多地把重点放在了女主人公身上,就好像这些女主人公能代表读者的看法一样,似乎只有她们才能引导读者走入小说里的世界。

任何一个诋毁《傲慢与偏见》中的莫扎特式的优雅与热忱的倾向看上去都很可疑。《诺桑觉寺》,活泼轻快,充满青春气息,笔调温暖,大量依赖对话进行叙述,在这点上,比其他作品更为接近《傲慢与偏见》,但《诺桑觉寺》更为奇特,更具实验性,在故事的载体即小说这种形式上,更具创新性、挑战性。可以说,这是一部充满野心的,具有革新意义的作品,以知识分子式的揶揄来玩转小说。

奥斯汀能成长为一名作家,与她大量的阅读是分不开的,他们家共有七个孩子,对表演与朗读的热爱,为这个家庭带来很多欢乐。对奥斯汀家而言,阅读小说并不是一件私密的事,而是一项集体活动:大家都参与进来,一起讨论,表达各自的见解。《诺桑觉寺》中,主人公的童年是在教区度过的,里面同时也提到了各种各样的阅读,种类繁多,包括小说,严肃的非虚构作品,指南类用书,甚至是报纸(巴斯有三份报纸,均为周刊)。正如她小说里的人物,读过很多不同的史前史,她的读者也是这样的。奥斯汀是期望我们怀着相当丰富的常识,来阅读汶本部大量引经据典的作品的。 查看全部↓



下载地址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