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世界名著

世界文学名著典藏:父与子 版

本书作者:[俄罗斯] 伊凡·屠格涅夫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317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6-01-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7-03-31 00:00:00
ISBN:9787535419354
下载统计:963
TAGS: 典藏 文学名著 世界
世界文学名著典藏:父与子 版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世界文学名著典藏:父与子(全译本)》是丛书之一,随着一股馥郁的人文气味扑面而至,本套全译本世界文学名著典藏书籍,雍容华贵地款款而来,面对世界文学伟人的贵重遗产,让人禁不住顶礼膜拜;粗劣的封面绘画和纯欧式内芯插图,美观纯朴而又异样讲究,让人观之心喜、爱不释手;数十位我国资深翻译家和全国知名院校传授、博士,构建老本套书籍相对权威的译者队伍,让人摒气收声、肃然起敬;清爽隽永的文字,精雕细琢的言语,让人随之低吟浅唱、耐人寻味;……

  本套书为了更合乎古代读者的浏览要求和浏览习气,其中也不乏被市场认可、承受并失去学术上首肯的新概念名著。而且,编者还专门约请一批专家学者,在每本书中为读者开拓名家导读,与读者共品文学盛宴,在这趟欢快的名著之旅中作心与心的交汇、智慧与智慧的碰撞。毫无疑难,本套名著将更为独到粗浅地展示人类文明作品长廊中的经典画像,成为当之有愧的世界文学名著宝库中的绝美奇葩。

作者简介

  伊凡·谢尔盖耶维奇·屠格涅夫(1818~ 1883) ,俄国19世纪批评事实主义,出生于世袭贵族之家,1833年进莫斯科大学文学系,一年后转入彼得堡大学哲学系语文业余,毕业后到德国柏林大学攻读哲学、历史和希腊与拉丁文。

  1843年春,屠格涅夫宣布叙事长诗《巴拉莎》受别林斯基好评,二人建设深沉友情。

  1847~1851年,他在提高刊物《古代人》上宣布其成名作《猎人笔记》。以一个猎人在狩猎时所写的随笔方式呈现的,包括25个短篇故事,全书在刻画农村山川面貌、生存风俗、描写农民抽象的同时,粗浅揭发了地主外表上文化善良,实际上丑恶残忍的本色,充溢了对备受欺凌的休息人民的同情,写出了他们的聪慧智慧和良好道德。该作品反农奴制的偏向触怒了当局,当局以屠格涅夫宣布追悼果戈里文章违背审查条例为由,将其逮捕、流放。在扣留中他写了驰名的反农奴制的短篇小说《木木》。

  19世纪50至70年代是屠格涅夫创作的旺盛期间,他陆续宣布了长篇小说: 《罗亭》 (1856) 《贵族之家》 (1859) 《前夜》 (1860) 《父与子》 (1862) 《烟》 (1867) 《处女地》 (1859) 。其中《罗亭》是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塑造了继奥涅金、皮却林之后又一个“多余的人”抽象,所不同的是,罗亭死于1848年6月的巴黎巷战中。《父与子》是屠格涅夫的代表作。它反映了代表不同社会阶层力气的“父与子”的关系,刻画亲英派自在主义贵族代表基尔沙诺夫的“老朽”,塑造了一代新人代表——平民常识分子巴札罗夫。但巴札罗夫身上也充溢矛盾,他是旧制度的叛逆者,一个“虚无主义者”,否定所有旧传统、旧观点,他声称要战役,但却没有举动。小说问世后在文学界惹起猛烈争执。

  从60年代起,屠格涅夫大局部工夫在西欧渡过,结交了许多驰名作家、艺术家,如左拉、莫泊桑、都德、龚古尔等。参与了在巴黎举办的“国内文学大会”,被选为副主席(主席为维克多·雨果)。屠格涅夫对俄罗文雅学和欧洲文学的沟通交流起到了桥梁作用。

  屠格涅夫暮年还写过一些以《散文诗》 (1878—1882)为总题目的小型作品。这是他长期察看生存的效果。其中有的尽管带着乐观主义情绪,但大局部作品的基调是衰弱的。特地是《门槛》一篇,刻划了一个俄国女反动家的动人抽象。 《俄罗斯言语》则标明作者临终前不久对祖国和人民的美妙将来的坚决信念。

  屠格涅夫小说最明显的艺术特点是浓重的抒情格调。他以温情脉脉的笔调抒写男女客人公的喜剧命运,这种感伤情调是他的贵族自在主义和乐观主义思维的体现。他擅长体察大天然的纤细变动,并使之和人物的情绪溶为一体,往往带有迷惘纤弱的色彩。

  屠格涅夫的作品大略是最早被译成中文的本国作家作品之一。而他的散文诗又是他的作品中最早被译成中文的,时为1915年,由刘半农用白话翻译了四首散文诗 《乞食之兄》 (即起初译为 《乞丐》 ) 《地胡吞我之妻》 (即起初译为《玛莎》) 《可畏哉愚夫》起初译为《傻瓜》或《哲人》 《小丑》 《嫠妇与菜汁》 (即起初译为 《菜汤》 )。从此屠氏的作品大量传入中国,随同着新思潮一同倒退,成为对中国文学最有影响的本国作家之一。

目录

名家导读

1 初恋

2 阿霞

3 父与子

精彩书摘

  主人早已散去。钟已敲过十二点半。屋子里只剩下客人、谢尔盖·尼古拉耶维奇和弗拉基米尔·彼得罗维奇。

  客人按铃,嘱咐佣人拾掇餐桌。

  “那么,就这么说定了,”客人点上雪茄抽起来,把身子更深地堕入扶手椅内,“咱们每集体都要讲讲本人的初恋经验。您先讲,谢尔盖·尼古拉耶维奇。”

  谢尔盖·尼古拉耶维奇长得胖胖的,一张圆脸,淡色头发,他先瞅一眼客人,而后抬眼仰视天花板。

  “我没有初恋,”他末了说,“我间接从第二次恋爱开端。”

  “怎样会这样?”

  “是这样的。我第一次谋求一位十分可恶的小姐时,才18岁;可我在向她大献殷勤时,感觉这事并不新颖:和我起初追别的女人时的觉得一样。诚实说,我的初恋和最初一次恋爱是6岁左右爱上了本人的保姆;可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咱们之间的细节我早已遗忘,即便我还记得,谁又会感兴味呢?”

  “那怎样办?”客人启齿道,“我的初恋也没什么趣儿;在意识我如今的妻子——安娜·伊万诺夫娜之前,我谁也没爱过,咱们之间所有都很顺利;单方父亲保的媒,咱们很快便爱上了对方,不久就结婚了。我的故事三言两语就可说完。我得抵赖,学生们,我提出‘初恋’的话题,是心愿听听你们这些中年独身汉们的浅见。您难道不能给咱们说说您的趣闻,弗拉基米尔·彼得罗维奇?”

  “我的初恋的确有点不寻常。”弗拉基米尔·彼得罗维奇稍稍有点结巴地说。他40岁左右,一头黑发中依稀可见零星的白发。

  “噢!”客人和谢尔盖·尼古拉耶维奇同声道,“那更好……请讲吧。”

  “让我想想……哦不!我不打算讲;我不是讲故事的高手:要么讲得冗长单调,要么简短虚伪;假如你们答应,我把我记得的所有都写在小笔记本上,而后念给你们听。”

  冤家们后来不许可,而弗拉基米尔·彼得罗维奇执著己见。两周后他们又聚到一同,弗拉基米尔·彼得罗维奇亦如约而至。

  上面就是他笔记本里所记录的:

  那是在1833年的夏天。我那年16岁。

  我住在莫斯科,和父母在一同。他们在涅斯库奇内公园对面的卡卢日卡门左近租了栋别墅。我在预备升大学,可很懒散,也不忙。

  没人限度我的自在。我为所欲为,尤其是和我最初一个法国度庭老师离别当前,他一想到本人像个“炮弹”似的掉到俄国,就不难受,终日神色凶凶地在床上闲躺着。父亲待我和气又冷淡;母亲简直不留意我,虽然我是她的独生子:其余的烦心事把她给淹没了。我父亲还很年老英俊,和母亲结婚是有财可图;母亲比父亲大10岁。我母亲的日子过得比拟惨:她总是冲动不安,猜忌怄气——可又不在父亲背后表露进去;她十分怕他,而他总是那么严厉、淡漠、疏远……我没见过比他更镇定、自信和专断专行的人。

  我永远忘不了在别墅过的头几个礼拜。天气十分美妙;咱们是5月9号从城里搬到别墅的,那天正是圣-尼古拉日。我有时在别墅的花园里漫步,有时在涅斯库奇内公园晃荡,有时到城门外去走走;随身揣着本书——如凯达诺夫编著的教材,可我很少翻它,而是大声朗读脑海里记得的诗,我能背出不少;血在沸腾,心隐隐作痛——那么甘美而又可笑:我总在等待着什么,担忧着什么,而又对什么都惊讶,全身心肠预备迎接着什么;我想像着,这种空想总是疾速地萦绕着一些同样的货色,就像雨燕在晨光中绕着钟楼翱翔;我沉思,忧郁,甚至哭起来;可即便透过由吟唱而作的诗句,透过由日暮之美所惹起的泪水和忧伤,青春及沸腾的生命亦如春草一样疯长起来。

  我有一匹用来骑的小马,我经常本人给它备鞍,骑着它单独向远处奔驰,空想中本人成了中世纪比武中的骑士——风在我耳边如许欢快地歌唱!我抑或低头望望天空,把那璀璨的阳光和一片湛蓝映入我敞开的心扉。

  我还记得,那时女人的抽象,女人爱的幻影在我的脑海中还只是模模糊糊的;可我所思所感触到的所有中,已模摸糊糊透着一种从未体验过的,莫名甘美的女性抽象的预见,一种半朦胧、半羞怯的预见。

  这预见、这期盼渗透了我的全身:我呼吸着它,它存在于每一滴血里,流遍了我的每一根血管……它注定很快要完成。

  咱们的别墅是一栋带圆柱,木制的奢华宅子,有两个低矮的厢房;左厢房是个做便宜糊墙纸的小小作坊……我屡次到那儿去过,看那十多个瘦瘦的小男孩,他们头发乱蓬蓬的,衣着清淡腻的长袍,小脸枯瘦,不时地在压着印刷机矩形架的木杠杆上跳来跳去,借本人肥壮身材的分量,压印出糊墙纸的五彩花纹。右厢房还闲置着,待租。有一天——大略自5月9日又过了三周——这间厢房的护窗板开了,显露了女人的脸——有家人搬出去了。我记得那天午饭时,母亲问管家咱们的新街坊是谁,听到是扎谢金娜公爵夫人,她后来还不无敬意地说:“啊!公爵夫人……”可起初又补充道:“一定是位穷的。”

  “他们租了三辆马车来的,太太,”管家恭敬地上菜,说道,“他们本人连马车都没有,太太,家具也是最俭朴的。”

  “哦,”母亲道,“那还好些。”

  父亲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她便缄默不语了。

  ……

前言/序文




下载地址

抱歉,为支持国家打击网络盗版行动,本书被下架处理。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