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诗歌词曲

草叶集 电子版

本书作者:[美] 惠特曼(Whitman W.) 著,赵萝蕤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474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8-03-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8-07-04 19:06:27
ISBN:9787536689008
下载统计:425
TAGS: 草叶 [美]惠特曼(WhitmanW.)著 赵萝蕤
草叶集 电子版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草叶集(套装全2册)》是19世纪美国作家惠特曼的浪漫主义诗集,共收有诗歌三百余首,诗集得名于集中这样的一句诗:“哪里有土,哪里有水,哪里就长着草。”诗集中的诗歌便像是长满美国大地的芳草,生气蓬勃并散发着诱人的芳香。它们是世界闻名的佳作,开创了美国民族诗歌的新时代。作者在诗歌形式上有大胆的创新,创造了“自由体”的诗歌形式,打破了传统的诗歌格律,以断句作为韵律的基础,节奏自由奔放,汪洋恣肆,舒卷自如,具有一泻千里的气势和无所不包的容量。

作者简介

赵萝蕤(1912-1996),1935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后任教于燕京大学西语系。1948年在芝加哥大学获哲学博士学位。曾任北京大学英语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除了全译本《草叶集》,另有译作《荒原》、《哈依瓦撒之歌》、《黛茜·密勒》、《丛林猛兽》等。

目录

英文版导读
译本序
铭文
亚当的子孙
芦笛
候鸟
海流
在路边
鼓声哒哒
纪念林肯总统
秋天的溪流
神圣的死亡的低语
从正午到星光灿烂的夜晚
离别之歌
附编一 七十生涯
附编二 再见了,我的想象力
附编三 老年的回声
附录
惠特曼评论自己
惠特曼论林肯
《我自己的歌》译后记

精彩书摘

我歌唱“自己”①
我歌唱“自己”,一个单一的、脱离的人,然而也说出“民主”这个词,“全体”这个词。
我从头到脚歌唱生理学,值得献给诗神的不只是相貌或头脑,我是说整个结构的价值要大得多,女性和男性我同样歌唱。歌唱饱含热情、脉搏和力量的广阔“生活”,心情愉快,支持那些神圣法则指导下形成的、最自由的行动,我歌唱“现代人”。
1867
我默默沉思
在我默默沉思,回顾我的诗篇、反复思考、长时间逗留不去的时候,一个持怀疑态度的幽灵出现在我面前,美貌、长寿和权威都非比寻常,是古国诗人们的守护神,它那对火焰似的双眼朝我望着,用手指指着许多不朽的诗歌,声音里带着威胁,你歌唱的是什么?它说,你难道不知道对持久不衰的诗人们说来只有一个题材吗?
那就是战争的题材,各个战役的胜负,尽善尽美的战士们的成长。诚然如此,我随即回答,傲慢的阴魂,我也歌唱战争,而且比其他战争更加持久而伟大,它在我书中展开,命运常多变化,溃逃,前进又后退,胜利被推迟,有时又成败未卜。
(然而我认为最后结局是肯定或相当肯定的,)战场是这个世界,是为了生死存亡,为了“肉体”。也为了永生的“灵魂”,看哪,我也来到,唱着各个战役的颂歌,我的特殊任务是缔造勇敢的战士。

前言/序言

《草叶集》的第一版,于1855年7月4日开始正式出售,无论是外观还是内容,这部集子与后来的版本几乎没有任何相像之处。随着惠特曼一直有新作问世,不断添加新诗,它也越来越厚,越来越长。原版是一本薄薄的打字纸大小的对开本。用深绿色的布装订,书名几个字被压成金色,字体潦草;里面一共95页,页码标注的是Ⅳ至Ⅻ和19至95。在罗马数字页上是作品的导言,剩下的就是十二首诗作了。比起他的临终版或者称为最后一版的383页,这个初版真的是太薄了。第一首诗,后来称做《我自己的歌》,比其他十一首加起来都要长。书里没有目录,这些诗也都没有题目。
第一版的另一个特点是作者和出版人的名字——实际上是同一个人——从扉页上删掉了。取而代之的是扉页反面的一幅版画:三十多岁的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样子懒散,戴着一个宽边高顶的,似乎是黑色的帽子。“有些歪斜”,如画图者后来所形容,“感觉就像站在大帆船的桅杆下一样”。他的右手随意地放在屁股上,左手插在粗布裤兜里。没有穿外套,他的衬衫领部敞开,露出粗粗的脖子以及里面的看上去像是红色法兰绒质地的线衣。这是一副美国劳动者的形象,多少被认为是一个理想化了的人物。
虽然他的全名没有出现在扉页上,但是在第一版中却以不同的形式出现了两次。在版权页中,我们看到如下的写法:“根据1855年国会法案,沃尔特尔·惠特曼……”;在第29页,差不多在第一首长诗的中间,文字如下:“沃尔特·惠特曼,美国人,粗俗之人。”当这位遵纪守法的公民,甚至算得上是一介粗人,轻微地改动了他自己的名字,其原因无非是希望能拥有一个新的身份。读者可能推断出,在沃尔特尔·惠特曼(WalterWhitman)这个名字消失之前,他当过熟练的印刷工人。不人流的记者,然后是报纸编辑。而沃尔特·惠特曼确是一个工人,是这部杰作公认的作者——真正的主人翁。
在美国文学史上,至今还未有一部如此彻底的个人化的作品。惠特曼不仅选择理想化或戏剧化的自我作为全书的主题,他不仅创造了一种新的创作风格(他致力于创作,花了六七年的时间,将这一风格完美化),同时在这部书的创作中,他又成为诗人中的一个彻头彻尾的无产者。当1855年,这些诗的手稿准备就绪时,惠特曼的工程才刚刚开始。他亲自对这本书进行了设计,在布鲁克林的一家印刷铺印刷。他亲自打印了一些,但是也出了一些差错。他尽最大努力传播这部作品,而他的朋友弗拉奥斯对此也并不热心,后者擅长水疗和骨相学,而并不善于推销书。他为自己的作品作宣传,甚至自告奋勇对这部作品进行评论,写了三篇褒奖这部作品的评论。
虽然他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是卖出去的却并不多,除了一些专业领域的学者外,这部作品的第一版并未被多少人读到。如果不是因为一场幸运降临,人们很快就会将这位作者遗忘。其中的纸装的一本(不是用绿布的),邮到了爱默生那里,爱默生当时是美国文学界广受尊敬的人物,他也最有资格理解这位新生派诗人所写的一切。他写了一封衷心的充满感激的信。未经作者允许,这封信发表在《纽约论坛报》上,结果令美国文学界的小小共和国受到了震惊。除了几个极端的超验主义者如梭罗和奥尔科特外,几乎没多少人同意爱默生的观点。至少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惠特曼受到了广泛一致的谴责。
爱默生收到惠特曼寄赠的初版《草叶集》后,回信时这样说道:
《草叶集》是美国献给世界的最不同凡响的聪明和才智的结晶……你的思想自由而勇敢,使我向你欢呼……在你书中我发现题材的处理很大胆,这种手法令人欣慰,也只有广阔的感受能启示这种手法。它包含不可比拟的思想和无与伦比的表达方式。我祝贺你,开创了一项伟大的事业。
对于一个康克人来说,爱默生是感情用事了些,但他也尽力让他的措辞准确。后来,爱默生不同意惠特曼的行为,于是改变了“一项伟大事业”的说法。他不会也不可能感觉到大多数写于1855年之后的诗歌包含了“不可比拟的思想和无与伦比的表达方式”。但是,他对第一版的赞颂还并不够充分,这使得我自己也列举了一些尚不充分的声明,我认为,这些简单的事实,在很早之前就应该得到认可。
第一,这首开篇长诗,后来被误称为《我自己的歌》,是惠特曼最伟大的作品,也许也是他彻底实现自我的一部作品,是现代伟大诗歌之一。第二,第一版中的其他十一首诗歌,不在相同的水平线上,但不论怎样,都体现了惠特曼最为新鲜而粗犷的风格.至少其中的四首,《想一想时间》、《睡觉的人们》、《我歌唱那带电的肉体》、《有那么一个孩子出得门来》,都属于他最好的诗作之列。第三,第一版中《我自己的歌》的文字是最纯粹的,因为后来的很多订正对它的风格都是一种破坏,也掩盖了它的原意。同样,其他十一首诗作的大部分,最好的文本也是在第一版,尤其是《睡觉的人们》和《我歌唱那带电的肉体》。最后一点,第一版是一部前后统一的作品,不像后来的其他版本,对于惠特曼的成就,给予了一种不同的刻画。鉴于这么多年来,它只在小范围内流传,也许将其称为被埋葬的美国文学瑰宝,是最恰当不过了。
接下来是对以上这些观点的证明,并不是对每一点都进行分析,大部分都是与《我自己的歌》有关的话题。
……
我一直探讨的仅仅是《我自己的歌》中的一些修改,但是同样的阐述也适用于第一版中的其他十一首诗。因为这些诗并不是很重要,所以对于这些诗的修改看起来也不太具有争议性。《回答问题者之歌》通过删除一些乏味的诗行以及一个无力的结尾,从而在质量上有了提高,甚至可以说是很大的提高。《睡觉的人们》丢掉了一段(60-70行),这段以青春期的性为开头,以超现实主义为结尾。《我歌唱那带电的肉体》则添加了最后一部分,结果读来更像是一篇冗长的解剖学名录。
从另一方面讲,对于这些诗歌的修正,实际对原作是一种伤害,即使是那些看上去明智的修改也不例外。大多数都如泉涌般灵感进发时,同时挥笔写就的;只有两个例外是两首政治诗,《欧罗巴(合众国的第七十二和第七十三年)》写于1850年,是惠特曼在自由体上的第一次成功的试验。《我自己的歌》与那首极为夸张的《从鲍玛诺克出发》放在一起。这些划分,好似一个亲密家庭的兄弟们被派遣到不同的部队一样,结果是每一个都丧失了个性,最终无法为一个新的集体贡献出更多力量。而第一版,所有的一切都牢固地结合在一起,它最为充分地表达了惠特曼的个性,表达了他最新颖的思想和最粗放的语言,诗人在一种全新的体验中去遨游,从最为熟悉的人和物身上,发现了不可思议的奇迹,令我们读来大为震惊、兴奋,一如一个世纪之前的爱默生一样。
在研究惠特曼的专家中,我要特别感谢吉·威尔森·艾伦,他提供了很多有用的研究证据,还要感谢詹姆斯·E.米勒对《我自己的歌》的研究,虽然除了他的中心观点以外,其他所有的观点我都无法同意,但仍然要感谢他的研究。
马尔科姆·考利(MalcolmCowley)
王湾湾译 查看全部↓



下载地址

·上一图书: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PDF电子版
·下一图书:返回列表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