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诗歌词曲

安徽师范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收鉴赏丛书:中国古典诗词曲鉴赏 在线阅读

本书作者:赵其钧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358
出版社:黄山书社
出版时间:2006-11-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6-12-08 00:00:00
ISBN:9787807074618
下载统计:224
TAGS: 中国 诗词
安徽师范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收鉴赏丛书:中国古典诗词曲鉴赏 在线阅读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真正对作品有切实感触和领会的鉴赏并不容易,它诚然需求对文本以及作家经验、社会背景等的片面理解,但更需有一种美的感悟力,有一种对艺术作品情境的还原乃至再发明的才能。读闻一多对于《诗经》、对于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的阐释,就似乎被带到过后的情境之中,那是怎么一种感悟和美的发明力!好的鉴赏是历代文学流传中一种最踊跃的推进力。
赵其钧学生长期从事现代文学教学与钻研,从《诗》、《骚》到唐诗、宋词、元曲,涉猎既深,创获尤多。他的常识丰厚,视野广大,感触敏锐,又有很强的实践分析才能。面对作品,他深化出来了,与现代作家灵犀相通,把作品的意境和他的独到感触传达给读者。因此读其钧学生的鉴赏之作,总感觉是一次次被他带进了现代作家的艺术天地,心灵启动了,眼界关上了,审美的体验取得了,而鉴赏力也在人不知;鬼不觉中进步了。

目录


赠给贪吝者的歌——《诗经·唐风·山有枢》
偶尔与必定酿造的人生——蔡琰《悲愤诗》
用“外在的光辉”塑不朽的抽象——《白头吟》(汉乐府·本辞)
“筑怨兴徭九千里”的喜剧——陈琳《饮马长城窟行》
胜语妙在天然低婉源于深情——徐干《室思六首》(其三、其六)
历尽悲苦的欲望与劝诫——阮瑀《驾出北郭门行>
创始不是来自偶尔——左思《娇女诗》
抽象再造中的爱憎与事实意义——陶渊明《咏荆轲》
治“偏”之法在于“全”——陶渊明《责子》
囿于旧的艺术翻新——颜延之《秋胡行》
急觅则失味 细嚼方知妙——鲍照《代东门行》
似稚似老 亦物亦人——鲍照《梅花落》
事因情生 情事相融——鲍令晖《古意赠古人》
“情词宛转,浅语俱深”——何逊《与胡兴安夜别》
兴风狂啸亦回眸——何逊《见征人辨别》
“何之难摹,难其韵也——何逊《相送》
工整而不板滞 天然而不堆砌——江总《闺怨篇》
抒怀咏志为送别诗的一格——骆宾王《于易水送人一绝》
友谊自由调侃中——杜审言《赠苏绾书记》
情感乃风物的艺术灵魂——王勃《山中》
心知有限苦 日夜无计除——赵显宏〔黄钟·昼夜乐〕《冬》
不听方可喧扰 喧扰只有不听——李爱山〔双调·寿阳春〕《厌纷》
老的题材 新的灵感——无名氏〔中吕·四换头〕
选材独到 体现别致——无名氏〔中吕·四换头〕
编后琐言

精彩书摘

今人曾说过:“诗人之言,有余为实也。”那意思大略就是说诗是具备凝练、概括、夸大、委婉等特征,因而诗中言语的含义往往不能就字面讲死,讲“实”,所谓“说诗者不以辞害志”也。比方这首诗的三四两句,假如只了解为诗人在向咱们表达“此行”的目的,不是为了吴地的美味佳肴,而是要去观赏剡中的名山,那就不免太外表了,太“实”了。说“实”了,反而不实,由于真正的“入剡中”,那还是若干年当前的事了。那么它的含义到底是什么呢?要解答这个成绩,还得回到诗的第三句,从张翰所说的话来看,他是把“名爵”与“鲈鱼脍”(说得雅一点就是“适志”,说得明确一点就是“思乡”)统一起来,于是弃其前者,而就其后者(至于还有没有什么“见机而作”,远身避祸,那是他人预先的谈论,李诗不触及此意,能够不管)。那么李白呢?他对后者态度清朗——“此行不为鲈鱼脍”,对前者呢?诗中没有明说。可是,“秋下荆门”当前的所言、所行,就把这个成绩说得很分明了。第一,“此行”并没有“人剡中”,而是环游在江汉一带,寻觅机会,以求仕进;第二,他还明确地宣称:“大丈夫必有四方之志,乃仗剑去国,辞亲远游。”(《上安州裴长史书》)他还企求“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这种建功立业的宏愿、踊跃用世的肉体,不是和张翰的态度恰好相同吗?可见诗人此时对“名爵”和“鲈鱼脍”均一反张翰之意,只不过在诗中说一半留一半罢了。当然这也是“适志”,是“适”其辞亲远游、建功立业之志。诗的第四句又该怎么了解呢?饱览剡中的名山佳水固然也是诗人所向往的,早在他出蜀之前这种兴味就曾经透出来了,不过联络上一句来看,就不能仅仅局限于此了。
……

前言/序文

  最近,从事现代文学教学与钻研的几位师友聚会,钟振振学生提出:“咱们如今搞中国古典文学钻研,应该回归本位,落实到审美。”他说:“如今学界做了很多很有成效的工作,包括考证、整顿、微观的阐述,都是需求的,都是很重要的工作,但假如把这些工作以为是中国古典文学钻研的全副,那就可能不够完好,由于归根到底文学钻研的终极目的是要钻研它的审美,由于现代优秀作品自身是一个美的货色,咱们要把这些美的货色普及到全民族去,让大家都失去思维品德上的熏陶,失去审美上的愉悦,进步整个民族的文明档次。”钟学生还感叹:“如今很多博士、硕士写论文,文明背景论述、考证等等都不错,一关涉到文学审美方面,很好看到有很好的见地和感触。他把绝代才子当活体解剖了,没有把它当美人来观赏。”关于钟学生的话,我有同感。呈现钟学生所说的状况与一个期间文学钻研畛域鄙薄文学鉴赏的偏向无关,这是很不应该的。实际上在人类文学艺术流动中,鉴赏占有极重要的位置。作家的创作与承受者的观赏是相互依存的,没有创作进去的作品,当然谈不上观赏,但没有观赏,作品就是被闲置冷清的,价值就不能完成。此外,文学鉴赏关于作家来说,还能从人民群众和历代有见解的鉴赏中取得启示,总结创作经历,从而在更高层次的审美理想、审美趣味的指点下,进步本人的创作。创作与鉴赏之间的沟通,是人类文学艺术流动的主渠道,其余训诂、考证、背景论述和批判,是协助从事鉴赏,或是给鉴赏进行实践总结和晋升,反馈于创作的。
  真正对作品有切实感触和领会的鉴赏并不容易,它诚然需求对文本以及作家经验、社会背景等的片面理解,但更需有一种美的感悟力,有一种对艺术作品情境的还原乃至再发明的才能。读闻一多对于《诗经》、对于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的阐释,就似乎被带到过后的情境之中,那是怎么一种感悟和美的发明力!好的鉴赏是历代文学流传中一种最踊跃的推进力。
  赵其钧学生长期从事现代文学教学与钻研,从《诗》、《骚》到唐诗、宋词、元曲,涉猎既深,创获尤多。他的常识丰厚,视野广大,感触敏锐,又有很强的实践分析才能。 ↓



下载地址

支持国家打击网络盗版行动,本书被下架处理,.。 . . .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