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社会

阴阳师·太极卷 下载

本书作者:[日] 梦枕貘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213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07-07-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7-01-03 00:00:00
ISBN:9787544237611
下载统计:301
TAGS: 太极
阴阳师·太极卷 下载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阴阳师》是梦枕貘最负盛名的作品,他以幽暗悠远的安全时代为背景,虚拟了一个神秘典雅的人鬼共处世界。自1988年《阴阳师》系列第一部出版以来,备受读者喜欢,迄今,在日本销量逾400万册,在我国台湾、香港地域和韩国,掀起一波波阴阳师热潮,经久不衰。本书简体中文版推出后,好评如潮,迅速登上各大滞销书榜,更被驰名学者陈平原传授誉为“低回婉转、余音绕梁”。千年之前的阴阳师安倍晴明和正直武士源博雅一跃成为亿万读者心中的超级偶像;《阴阳师》系列独具的“六朝风韵”,更代表了西方文明艺术的神髓,令人无比心驰憧憬。依据本作品改编的电影、电视剧、漫画虽数量不下几十部,却无一能实现对小说设想世界的超过。某夜,朝臣平实盛于外出后便不见踪影。与此同时,京城却传播怪病,患者每晚身材发热、疼痛不已,甚至收回如猿猴般的叫声。遍照寺僧侣夜晚诵经,却引来成千上百只奇特的金色小虫,即便捉入笼中,亦于凌晨隐没无踪。因而事而呈现在晴明宅邸的神秘少年,终究是何方神圣?而要与晴明分一杯羹的落拓老者,怀着何种神思?

作者简介

  梦枕貘
  1951年生。1973年毕业于东海大学文学部日本文学系。日本当代驰名作家。“貘”,指的是一种吃掉噩梦的奇兽,由于想写出梦普通的故事,所以取了这样一个笔名。
  《阴阳师》是梦枕貘最负盛名的作品,他以幽暗悠远的安全时代为背景,虚拟了一个神秘典雅的人鬼共处世界,自1988年《阴阳师》系列第一部出版以来,备受读者的喜欢,迄今,在日本销量逾400万册,在韩国以及我国台湾、香港地域,掀起一波波阴阳师热潮,经久不衰。
  本书简体中文版推出后,好评如潮,迅速登上各大滞销书榜,更被驰名学者陈平原传授誉为“低回婉转,余音绕梁”。千年之前的阴阳师安倍晴明和正直武士源博雅一跃成为亿万读者心中的超级偶像;《阴阳师》系列独具的“六朝风韵”,更代表了西方文明艺术的神髓,令人无比心驰憧憬。
  依据本作品改编的电影、电视剧、漫画虽数量不下几十部,却无一能实现对小说设想世界的超过。

精彩书评

  如此幽雅的庭院,还有作家散淡的笔墨,再配上客人公玉树临风的容颜以及隽永的言谈,活脱脱一种“六朝风韵”。 ——陈平原

目录

低回婉转,余音绕梁 (陈平原)
二百六十二只黄金虫
鬼小槌
枣和尚
东国人遇鬼

针魔童子
后记 晴明与博雅的风景
作者年表

精彩书摘

  文摘
  觉 一 蓝光在光明中忽闪。 萤火虫飞舞。 一只,两只。水池上方,萤光点点。 池面上飞舞的萤火虫不时向廊下飞来,在对饮的晴明和博雅平视的高度闪亮。
  “真是无从捉摸、转眼即逝啊,晴明。”
  博雅举杯欲饮,入迷地叹道。
  喝干杯中酒之后,博雅又冒出一句:
  “这萤火虫的生命,真是长久啊……”
  晴明红唇上带着一丝若隐若现的笑意,静静地饮酒,似听非听,似颔首又非颔首。
  “露子小姐说过,这萤火虫嘛,小时分的容貌与成虫大不相反,是栖身于水中,吃贝类长大的哩。”
  “……”
  “分开水飞到高空上,这样闪着光,充其量也就十天时间……”
  一盏灯火。
  灯光之中,放在木条地板上的酒壶映着火光,红红的。
  博雅拿过酒壶,给本人的杯子斟酒。
  他放下酒壶,又取杯在手,叹道:
  “越是无常之物,越是惹人怜爱……”
  二人的一旁,坐着身穿唐衣的蜜虫,她不时为空了的酒杯斟满酒,但晴明也好,博雅也好,简直都是自斟自饮。
  萤火虫在夜的光明中闪亮一下,随即消逝。
  用眼光捕获这转眼即逝的萤光飞舞的线路,这刚燃烧的萤光,却又出乎意料地在另一个中央闪亮了。
  夏日的鸣虫在草丛中从容地吟唱。
  “是心呢,还是魂呢……”
  博雅嘟哝道。
  “怎样啦?”
  晴明小声问博雅。
  “我想起来了,听说有位小姐把萤火虫比喻为魂,吟诵了和歌呢———”
  “哦?”
  “是这样的一首和歌———”
  博雅悄声吟诵他回想起来的那首和歌:
  池泽点点萤火虫
  应是我身之幽魂
  “听说是到贵船参拜时吟诵的。”
  “是参拜贵船,为一女子痴情而咏吧。贵船这中央,尽是些可怕的事件。”
  “不谈那种事啦,晴明……”
  “如同还有应对之作?”
  晴明像是没听见博雅的话似的,问道。
  “你很理解嘛,晴明。”
  博雅说着,又吟诵了应对之作:
  山林圣地伤神处
  魂魄出窍恰如萤
  “听说这位小姐吟诵和歌之后,不知从何处传来一个寂寞的声响,吟诵了这首和歌。”博雅说。
  “噢,就是和歌所说的那样子吧。”
  晴明望向博雅,说道。
  “‘和歌所说的那样子’是什么意思?”
  “不只是在深山老林,若在神圣之地思路纷纷,魂就会像萤火虫那样,脱离躯体,跑到身外去了。”
  “这是怎样回事,晴明?”
  “看样子,你还没有据说纪道孝小孩儿、橘秀时小孩儿的事啊?”
  “有啊。据说二位得了某种肉体上的疾病,那是怎样回事呢?”
  “觉嘛。”
  “觉?”
  “对。”
  “什么意思?”
  “属于唐土的妖魅一类吧。”
  “妖魅?”
  “噢,你听我说,博雅———”
  晴明说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把空杯放在木条地板上。
  “五天前……”晴明说,“最后出事的是源信好小孩儿和藤原恒亲小孩儿。”
  “最后?”
  “他们去了那所道观嘛。”
  二
  那所道观建于五条大路和六条大路的正两头。
  而他们两位返回那里———
  “为的是《白氏文集》呢。”晴明说。
  “《白氏文集》?”
  “没错。”
  晴明点拍板。
  《白氏文集》———即支出唐代大诗人白乐天诗作的书。
  说白了,就是诗集。
  “书中有一首《寻郭道士不遇》的诗……”
  “对、对。”
  博雅拍板。
  要想供职宫中,通读《白氏文集》,是任何人事先的必备功课。
  博雅当然也读过《白氏文集》。
  无妨说,白乐天的《琵琶行》、《长恨歌》等是跻身宫廷的根底教养。
  那首《寻郭道士不遇》,题意是某日白乐天往访郭道士,没有见到自己,只得前往。原诗如下:
  郡中乞假来相访,
  洞里朝元去不逢。
  看院只留双白鹤,
  入门唯见一青松。
  药炉有火丹应伏,
  云碓无人水自舂。
  欲问参同契中事,
  更期何日得沉着。
  “那首诗又怎样样呢?”
  “诗中所谓‘院’,是指道观……”
  道观———即道教的庙宇,道士在那里生存、修行。
  当晚,信好和恒亲二人在某处一边对饮,一边议论白乐天的诗。
  二人议论到这首《寻郭道士不遇》。
  与白乐天其余的诗作,例如《长恨歌》或《琵琶行》相比拟,这首诗并不特地有名。
  然而,很偶尔地,关于此作的诗意,二人居然各抒己见。
  白乐天往访郭道士寓居的道观时,郭道士终究在还是不在呢?
  “郭道士在道观里。”
  源信好持此意见。
  “不,他不在。”
  这是藤原恒亲的主张。
  过后,白乐天年约四十不足,官居江州司马。
  虽说是政府官员,却是闲职。
  “乞假———”
  也就是说,尽管从词意来看,是特意请了假前去拜见郭道士,但他有的是自在工夫,不用郑重其事地写成“乞假”。
  可是,返回道观一看,理当比政府官员闲暇的郭道士,却是繁忙得不见身影。
  所以,白乐天见不着郭道士,便回来了———为此,就作了这样一首诗。
  “明确吗?所谓‘药炉有火丹应伏’,不是说正要炼丹,正处于最繁忙的时分吗?比方说吧,恒亲,假设你正为做饭做预备,生起火,汲了水,预备就绪之际,你会外出吗?”
  “这不正是说,出了比这还重要的急事吗?”
  “恒亲,你这人不懂诗。”
  “你说什么?!”
  “郭道士兴许有事离座了,但还在道观之中。这一点白乐天当然明确。不过,虽说白乐天身居闲职,但本人在工作工夫来会道士,未免盲目羞愧,这才未见而返———不是吗?”
  “既然羞愧,为何还着意写上去?”
  “不正显示了白乐天大诗人的才气吗?”
  “这叫什么才气!”
  “羞愧之时,则直书羞愧之意,不是再失常不过的吗?上面写了‘更期何日得沉着’,这不是广大的情怀吗?他无意以超然之笔写本人坚信再会有期,骨子里却暗嘲本人的那副容貌,这些你都不明确吗———”
  谈着谈着,恒亲冒出一句:
  “不过话说回来,咱们京城内也有道观呢。”
  “什么道观?”
  “没错,不晓得那是不是真的道观,但在六条左近的马代小路上,一定有过一座大唐格调的青瓦顶大宅。”
  “噢。”
  “怎样样?要不咱们到那里走一趟?咱们在那里重开如今的争执,这才是风雅之道嘛。”
  “我想起来了,确实有过那样一所大宅院,但据说如今已无人寓居,旷废了。”
  “哦。”
  “我还想起一个说法:仿佛那道观里出了吉祥之物,所以人们都避而远之。”
  “避而远之不是很失常吗?既然无人寓居,旷废了,谁还特别去呢?”
  “可是……”
  “不用胆小,我可不是要你单独去哩。我是说,我去,所以你也去吧。”
  被恒亲说到这个份儿上,信好只好硬着头皮去了。
  “既然如此,走吧!”
  二人分乘两辆牛车,带着各自的随从,走夜路返回那所道观。
  到了一看,土墙已多处崩塌,外面夏草疯长。
  幸亏是个月明之夜,从朽坏的大门往里探看,隐约可见大唐格调道观的影子。
  信好也好恒亲也好,在乘车平稳至此的路途中,热乎劲已隐没不少。大话已说出,但即使是恒亲,事到现在,也没无情绪要在这旷废的道观里找个说法了。
  就这样算了,各自回家睡觉吧———真想这样说。
  然而,到现在,要从本人嘴里说出这句话,却使他颇犯迟疑。
  随从们也在场,就此走掉,体面上挂不住。
  这种事必为宫中人所传闻。
  去是去了,二人都是胆怯鬼,不曾入内即逃归———被这样传来传去,也真懊恼。
  真为难。
  信好也好,恒亲也好,都僵立门前。
  “你们出来看看外面的状况。”
  从随从里筛选二人,让他们手持火把进入门内。
  然而,总不见二人前往。
  一刻钟、两刻钟过来了,二人还是没有回来。
  在里面高声吆喝,也没有回音。
  原打算再派随从入内理解状况,但信好、恒亲带来的随从加起来,合共四人。由于已派两个随从入内,剩下的只有两人了。
  假如再派这两人入内理解状况,这里就只剩信好和恒亲两个了。
  随从不愿出来,两人勉强压服其中一名,许可找到先前那两名随从,就有贬责。
  但是,这名随从也是有去无回。
  剩下的三人一齐高声吆喝他的名字,但没有回应。
  正在惶恐无助之时,月已歪斜,西方的天空轻轻发亮了。
  到了晚上,周围亮堂起来了,派剩下的随从入内观察,发现先前入内的三人居然都安然无恙。
  听说,三人傻傻地站在庭院的草丛中。
  身上毫发无伤。
  只是,三人都像丢了魂,喊他们的名字,他们也如同不晓得那是本人的名字似的。
  “如同都变成了刚降生的赤子。”晴明说。
  “赤子?”博雅问。
  “就是说,除了‘是人’这个咒之外,任何咒都已从三人身上隐没了。”
  “又是咒?”
  “三人是饭来则张口,入厕则大小解,但不带他们如厕,他们随地就来……”
  “哎呀呀。”
  关于晴明所说的事件,博雅除了惊叹无话可说。
  “三人大略都被鬼摄走了魂吧……”
  “那———晴明,纪道孝小孩儿和橘秀时小孩儿,也都去那道观了?”
  “他们也去了。”
  “他们终究为何要做那样的事……”
  “他们从源信好小孩儿和藤原恒亲小孩儿那里据说这件事了嘛。”
  “然而,假如听了,就不该去了吧?明明据说了,为什么还要去呢?”
  “据说了这件事,道孝小孩儿和秀时小孩儿取笑了信好小孩儿和恒亲小孩儿一番。”
  “胆怯鬼。”
  秀时首先开腔。
  “没错。”
  道孝附和。
  “为什么不马上出来救人?假如去得早,说不定随从们就不至于那样子。”
  “你们在里头大惊失色、身子发抖,不断抖到了早上吧?”
  恒亲和信好被人说成这样,真实受不了。
  “哪有什么身子发抖!”
  “那种场所,任谁都一样。”
  “二位小孩儿假如在现场,一定也跟咱们如出一辙。”
  二人如此分辩道。
  “不,假如是咱们,哪会胆小到那种境地!”
  “没错。”
  “那么,二位无妨亲身试一试。”
  “对呀,就你们二位,去那道观试试,如何?”
  “怎样样,你们敢去吗?”
  信好和恒亲这么一说,道孝和秀时也不甘逞强:
  “敢去。”
  “嗯。”
  道孝和秀明也许可上去了。
  “后果就成了那个样子。”晴明说。
  “接上去,道孝小孩儿和秀时小孩儿就返回那所道观了?”
  “对。”
  晴明点拍板。

前言/序文

  奇幻文学:梦想的力气 平庸的人喜爱梦想,由于梦想能够让他不再平庸,伟大的人也喜爱梦想,由于梦想能够让他愈加伟大。
  奇幻文学中充溢了梦想——美好的空想、传奇的人物、新奇的情节、诡异的气氛和机智滑稽的言语。
  奇幻世界有本人的幅员、编年史和五花八门的种族,甚至有不同种族所应用的不同言语。兴许这所有纠缠在一同发作的故事都不是咱们这个世界上的,但咱们却能够在那不实在的世界中发现种种愈加冲动人心的实在。
  兴许咱们还需求超过事实的文字与故事来刺激身为一般人的一般,更需求设想的奇幻世界来找到人类微小的源初与盼望。
  让新经典文库奇幻馆,带你走进你儿时的床边故事,探究你梦中的绮丽世界,完成你童年的漂亮空想,追寻你心中的大英雄吧。
  新经典文库·奇幻馆 2005年1月 ↓



下载地址

支持国家打击网络盗版行动,本书被下架处理,如确需要请联系客服QQ。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这里给我发消息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