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社会

白牙 在线下载

本书作者:[英] 史密斯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399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08-06-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7-01-03 00:00:00
ISBN:9787544239875
下载统计:834
TAGS:
白牙 在线下载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白牙》世纪末。北伦敦。三个家庭。两代人。一出荒诞大戏。这里有世界上一切的肤色,以及红色的牙齿。毫无信奉的白人阿吉一辈子都靠掷硬币作决议,30年的婚姻忽然决裂,他杀得逞的他与牙买加黑人姑娘闪电般再入围城。他的二战战友萨曼德,一个孟加拉的穆斯林,出生高贵、教育良好,在英国却只能端盘子为生。萨马德的双胞胎长子被送回孟加拉,却倾心东方文化,比英国人还像英国人;次子从小在伦敦街头呼风唤雨,却对东方充溢怨恨,退出保守组织。阿吉的独生女儿艾丽怀孕了,却永远无从得知孩子的父亲是双胞胎中的何人。犹太青年乔舒华是艾丽的谋求者,他父亲、生物学家马库斯正字钻研一只令一切人抓狂的“将来鼠”。1992年12月31日,围绕这只鼠,各方汹涌激荡的权力终于侧面交锋,阿吉破天荒未掷硬币,便毅然作出了惊人抉择……

作者简介

  査蒂·史密斯(Zadie Smith 1975— )当代英国最具影响力的作家之一,奥兰治(Orange)奖得主,当选2003年英国驰名文学杂志《Granta》10年评比一次的“英国20位最佳青年作家”。在多族裔混居的北伦敦长大,父亲为英国白人,母亲带有牙买加黑人血缘。

  査蒂6岁就开端写诗,创作短篇小说。不过,她童年时的梦想并不是当作家,而是做跳踢踏舞的舞蹈家。

  中学时,査蒂仿佛不是那种有远大志向的好先生。她把绝大局部课余工夫都用在浏览和交友上,还抽过大麻。当她通知教师本人想请求剑桥时,教师间接通知她这想法太荒唐,太不切合实际。但是,她果然如愿来到了剑桥大学钻研英语文学。在剑桥国王学院,她终日沉迷在小说的世界里,从她喜欢的作家如福斯特、塞林格和冯内古特那里学习写作的技巧和审美情味。上高中和大学时,她还曾靠在酒吧做爵士乐歌手打工赚钱。

  在剑桥读书时,査蒂遇到了尼克?赖尔德。赖尔德过后正在研修诗歌并且编辑诗集。两人于2004年结婚。

  査蒂?史密斯是一位喜爱应战正统的共性作家。她的这一性情从年少时改名一事就已透出来。她原来叫Sadie,14岁时自作主张改成了Zadie,在英语中,S音更柔和,而Z音则嘹亮些,更有共性,也更有异国情调。

  当一切人都对査蒂的处女作《白牙》叫好的时分,有一集体却在“阴阳怪气”地说,这部作品出自少年轻成、故作姿势者之手,“书中一些片断如杂草丛生,不堪一读。”这集体就是査蒂?史密斯自己。她是本人最剧烈的批判家。她指出:“我怀着写一本巨著的微小野心,然而我不以为它就是那本巨著。”

  此外,媒体对《白牙》的过火反响也让她感觉难以接受。她说:“我心愿能够持续乘地铁,我心愿领有失常的生存。我不喜爱被人盯着看的觉得。”

  2002年,为了取得肉体上的喧扰,盛名之下的她抉择分开英国来到美国哈佛大学攻读硕士学位,持续从事写作。

  次要作品有:《白牙》(White Teeth)、《收集签名的人》(The Autograph Man)和《论美》(On Beauty),三部作品三次入围布克奖,并各自斩获诸多文学奖项。

精彩书评

  新千年第一部伟大小说!

  ——《旧金山纪事报》

  这位才华从横的细节巨匠,可谓后古代化的狄更斯。

  ——《华盛顿邮报》

  一部雄心勃勃的小说,涵盖了种族、历史、政治、文明、信奉与性等一切严重畛域。

  ——《纽约时报》

目录

阿吉

第一章 阿吉·琼斯的奇异再婚

第二章 出牙期的懊恼

第三章 两个家庭

第四章 三个就要入世

第五章 阿尔弗雷德·阿吉宝德·琼斯和萨马德·迈阿·伊克巴尔的牙根管

萨马德

第六章 萨马德·伊克巴尔面临的引诱

第七章 臼齿

第八章 有丝分裂

第九章 叛变!

第十章 曼加尔·潘迪的牙根管

艾丽

第十一章 艾丽·琼斯的不当教育

第十二章 犬齿:松土齿

第十三章 霍腾丝·鲍登的牙根管

第十四章 比英国人还像英国人

第十五章 夏尔芬主义对决鲍登主义

马吉德·迈勒特·马库斯

第十六章 马吉德·迈勒特·马库斯和姆布塔杀姆·伊克巴尔的归来

第十七章 危机说话和紧急战略

第十八章 历史的终结对决最初一个男人

第十九章 最终的空间

第二十章 老鼠与往事

精彩书摘

  阿吉

  第一章 阿吉·琼斯的奇异再婚

  拂晓伊始,世纪将尽,克里口伍德大巷。一九七五年一月一日六点二十七分,阿尔弗雷德-阿吉宝德·琼斯身穿灯芯绒衣裤,坐在充溢浓烟的骑士火枪手牌旅行车里,脸冲下扑在方向盘上,等待行将到来的审判不会太难接受。他的身材呈十字形,下巴松弛,双臂像腐化天使那样在两侧张开,兵役奖章(左手)和结婚证(右手)被揉成一团握在手心,他打定主见,要把谬误随身带进坟墓。绿色交通灯强劲的闪光映入眼中,是向右转的信号,但他已决意束之高阁。他甘愿赴死并已作好预备。他已抛了屡次硬币,信心坚持执行。他铁了心要寻死。实际上,这就是他的新年方案。

  不过,即便在呼吸时有时无、眼光逐步黯淡的时分,阿吉还是认识到,在他人看来,在克里口伍德这个中央他杀是个很奇怪的抉择。透过挡风玻璃第一个留意到他垂头弯腰姿态的人会感觉奇怪,整顿报告的警察会感觉奇怪,被叫来写上五十字报道的本地旧事记者会感觉奇怪,看报道的亲戚也会感觉奇怪。克里口伍德街夹在宏伟的、钢筋混凝土构造的电影院和宽阔的十字路口两头,它不是寻死的中央。它是用去路过的,人们来这里是为了经由A41号公路去别的中央。然而阿吉·琼斯不想死在心旷神怡的偏远林地,也不想死在长满了娇弱石楠花的悬岩绝壁。阿吉感觉,乡下人应该死在乡下,城里人应该死在城里,这才死得其所。活在哪里,就该死在哪里,这才是歪理。阿吉宝德理当死在这条污秽的城市街道上,这里就是他生命终结的中央。他活到四十七岁这把年岁,却落得个众叛亲离的下场,住在已开张的薯条店楼上的一居室公寓里。他不是那种善于缜密布置的人——写遗书、作葬礼布置——他不是那种喜爱想入非非的人。他要的只是一点点安静、一点点嘘嘘,只需能全神贯注就行。他要在纯正的安定和沉寂中实现这件事,就像教堂里空无一人的忏悔室,就像大脑中思维和言语之间的那个间隙。他要在商店开门前做好这件事。

  一群不知从何处飞来的鸽子从空中猛扑上去,一开端如同瞄准了阿吉的车顶,最初却美丽地转了一个大弯,像打棒球时投出的曲线球普通优雅地挪动着,下降在有名的清真肉店:侯赛因一以实玛利肉店。阿吉快死了,不可能收回很大声音,但当他看到走兽卸下重负、在白墙上留下紫色条纹时,他在心中暖和地浅笑着。他看着鸟儿在侯赛因一以实玛利肉店的檐槽上方伸长了头偷看;他看着鸟儿盯着宰杀了的鸡、牛、羊,它们迟缓而颠簸地滴血,它们就像大衣那样在店里到处挂着。不吉利,鸽子天性地觉得到了不吉利,所以它们飞过阿吉身旁而没有停留。阿吉并不晓得,虽然放在后座上的胡佛电动吸尘器管子正把尾气泵入他的肺里,但那天晚上他很侥幸,那层薄薄的侥幸之云好像清爽的露珠一样罩着他。就在他的认识处于半苏醒半模糊之时,行星的地位、天穹的音乐、中非灯蛾那半通明翅膀的拍击,还有那一大群拉屎的玩意儿,都已决议要给阿吉第二次机会。不知出于何种缘由,也不知是由身处何方何人下的

  决议,反正阿吉注定将活上来。

  侯赛因一以实玛利肉店的老板叫摩·侯赛因-以实玛利,一位身壮如牛的大汉,前额的头发动伏有致,向后拢成一把鸭尾巴。摩以为,在鸽子这个成绩上,你必需涉及本源:排泄物不是成绩,鸽子自身才是成绩。鸽屎不是屎(这是摩的咒语),鸽子才是屎。于是,在阿吉差点死掉的那个凌晨,在对侯赛因一以实玛利肉店而言的一个普一般通的凌晨,摩把他硕大的肚皮搁到窗台上,探出身子,挥动着切肉刀,想阻止纷繁掉落的紫色屎粒。

  “滚开!滚,你们这帮拉屎的杂种!啊呀!六只!”

  这差不多是在打板球——英国人的静止,但通过了移民的革新,六是一次抡击最多能打到的鸽子数量。

  “法林!”摩朝上面的街道喊着,气势汹汹地举着血淋淋的切肉刀,“你来,用棒子打,小伙子。预备好了吗?”

  在他下方的人行道上站着法林——个重大瘦削的印度小伙子,毕业于街角那所学校的他入错了行。这时,他仰起头,就像摩的问号上面那个无精打采的大黑点一样。他的义务是不辞辛苦地爬上梯子,把一颗颗粘在一同的鸽屎捡起来放进超市购物袋,而后扎紧袋口,扔到街对面的渣滓箱里。

  “快点,胖墩。”摩的一个伙夫喊道。他举起扫帚戳着法林的屁股,说一个字便戳一下,如同扫帚是标点符号,“让、你、的、象、头、神、见、鬼、去、大、象、娃、娃、捡、屎、去。”

  摩擦掉前额的汗水,哼了几声,而后朝克里口伍德街望去,审视着抛弃在大巷上的、被酒鬼当成露天沙发的扶手椅和一块块小地毯,主动售货机中心,清淡腻的小酒馆,还有小型出租车,下面全都洒满了鸽屎。摩置信,总有一天,克里口伍德街和街上的居民会感激他每天的大屠杀举动;总有一天,街上的男女老幼再也不必按一比四的比例把清洁剂和醋混合起来,擦洗突如其来的粪便。“鸽屎不是屎,”他道貌岸然地反复着,“鸽子才是屎。”摩是本社区惟一真正明确这话的人,为此他感觉本人很有点禅味——对一切人都满怀好心。就在这时,他看到了阿吉的车。

  “阿萨德!”

  一个眼神躲躲闪闪的胖子从店里走进去。他留着八字胡,衣着四种深浅不同的褐色衣服,手掌上沾着血。

  “阿萨德!”摩强忍着火气,用一根手指直指着车子,“孩子,我问你一句话,只一句。”

  “什么事,阿爸?”阿萨德说,两只脚换来换去。

  “这他妈的到底是怎样回事?这车停在这里干什么?六点半到货。六点半有十五头死牛要来。我得把它们整洁净了。那是我的生意。你明确吗?肉要来了。所以,我不明确……”摩摆出一副困惑不解的样子,“由于我想,这里明明确白写着‘送货区’三个字。”他指着一只旧木条箱,下面写着“全时段全车型制止停车”的字样,“怎样回事?”

  “我不晓得,阿爸。”

  “你是我儿子,阿萨德。我雇你是要你明确事件,他才不必明确——”他把手伸出窗子,拍了法林一下。法林正在走钢丝似的凑合风险的檐槽,后脑勺猛地遭此一击,差点从梯子上翻上去,“我雇你是要你明确事件,要你盘算情况,要你弄清造物主也说不清道不明的宇宙光明。”

  “阿爸?”

  “去弄分明那是怎样回事,让车开走。”

  摩隐没在窗口。过了一分钟,阿萨德带着答案回来了:“阿爸。”

  摩的脑袋又从窗口冒了进去,好像狠毒的布谷鸟从瑞士钟里钻进去那样。

  “他在吸毒气,阿爸。”

  “什么?”

  阿萨德耸了耸肩膀,“我朝车窗里喊,叫那家伙走开,他说:‘我在吸毒气,别管我。’就是这样。”

  “谁也不能在我的地界吸毒气,”摩一边下楼,一边厉声说道,“这不是咱们的运营范畴。”

  一走到街上,摩就冲向阿吉的汽车,拽住堵着车窗破洞的毛巾,用牛普通的蛮劲拉下了五寸。

  “你听到了吗,学生?咱们的运营范畴里没有他杀这项。这里是清真肉店,按教规供给肉食,懂吗?假如你要死在这里,我的冤家,你得先全身放光了血才行。”

  阿吉从方向盘上抬起头来。就在他注视着这个汗淋淋的褐色大块头、认识到本人还活着的当儿,他感到一种灵光闪现。他感觉,有生以来,生存第一次对阿吉·琼斯示意了首肯。不只仅是“好”,或许“既然曾经开端了,那就持续上来吧”,而是嘹亮的首肯。生存需求阿吉。她怀着妒意,把他从死亡的虎口里抢了进去,从新拉回到本人的怀抱。尽管阿吉不是她最好的物种,但她还是留下了他,而阿吉呢,连他本人都感觉不测,也要活上来。

  他拼命摇下两边的车窗,深深地大口吸着氧气,喘息着对摩恩将仇报,眼泪沿着双颊汩汩而下,双手紧抓着摩的围裙。

  “行了,行了,”肉店老板边说边扳开阿吉的手指,把本人擦洁净,“如今开走吧。我的肉要来了。我是做放血生意的,不做心思征询。你应该去偏远小道,这里是克里口伍德闹郊区。”

  阿吉仍呜咽着不住鸣谢,缓缓调了头,从路边开进去,向右转去。

  阿吉·琼斯他杀是由于老婆奥菲莉娅最近跟他离婚了。奥菲莉娅是意大利人,有一双紫罗兰色的眼睛,嘴唇上有一圈淡淡的绒毛。但在新年第一天凌晨,他用吸尘器管子吸毒气倒不是由于爱她,而是由于跟她生存了那么久却没有爱过她。阿吉感觉婚姻就像买鞋,把鞋带回家,却发现不合脚;看在鞋的式样分上,他迁就着穿了。过了三十年,一天,鞋子突然本人爬起来,走出了屋子。她走了。三十年。

  在他的记忆中,两人最后的相遇同他人一样美妙。一九四六年早春,他趔趔趄趄地走出光明的和平,迈进佛罗伦萨的咖啡屋,在那里,款待他的是一位灿若向阳的姑娘——奥菲莉娅·戴吉罗。一身黄衣的她,递给他一杯满是奶泡的卡布奇诺咖啡,举手投足间分发着暖和和性感。他们像戴着眼罩的马一样走进了婚姻殿堂。奥菲莉娅不晓得,在阿吉的生存中,女人素来就不是白天——他在心田深处不喜爱也不信赖女人,只有女人覆盖在光环里的时分,他能力爱她们;同时也没人通知阿吉,戴吉罗家族中,奥菲莉娅有两个患癔病的姑妈、一个同茄子谈话的伯伯和一个衣服前后倒穿的表兄。他们结婚了,一同到了英国。她很快认识到本人的谬误,他很快把她逼疯了,光环被打发到阁楼里接灰尘,跟一堆小陈设和褴褛厨具为伍,这些货色都是阿吉打算有朝一日要修缮的。在那堆小货色里,就有一只胡佛吸尘器。

  节礼日晚上,在阿吉把车停在摩的清真肉店里面六天前,他回到亨顿街的半独立式房子找那只胡佛吸尘器。这是他在这么多天里第四次上阁楼,为的是把一次婚姻中的系统物品运到新公寓去,胡佛是他要求取走的最初一件货色——一件最褴褛、最好看的货色,就由于得到了房子才想要回来的货色。这就是离婚:向你不再爱的人要回用不着的货色。

  “你又来了,”西班牙女佣——她叫桑塔一玛丽亚或许玛丽亚一桑塔或许别的什么——站在门口说,“琼斯学生,这回来拿什么?洗碗槽,嗯?”

  “胡佛,”阿吉冷冷地说,“吸尘器。”

  她朝他看了一眼,对着门垫吐了口痰,差点吐到他的鞋子上,“欢送,学生。”

  这中央曾经成了他仇敌的庇护所。除了女佣,和他作对的还有奥菲莉娅的意大利小家庭、肉体医治护士、调停会派来的女人,当然还有奥菲莉娅自己——这个肉体病院的中心。她这会儿正伸直在沙发上,胎儿似的缩成一团,嘴巴对着百利酒瓶收回牛叫声。他花了一小时又一刻钟才穿过敌人的阵地——费这么鼎力气是为了什么呢?一台坏掉的胡佛吸尘器,几个月前就曾经抛弃不必了,由于吸尘器打定主见要倒行逆施:喷尘而不是吸尘。

  “琼斯学生,既然到这里来让你这么不开心,你干吗还要来呢?适可而I止吧。你要它有什么用呢?”女佣跟着他走上阁楼,随身还带着去污剂,“曾经破了。你用不着了。看到没?看到没?”她把吸尘器插进插座,摁着不会动的开关。阿吉插入插头,一声不响地把线绕到机器上。哪怕破了,他也要带走,一切破货色都要带走。哪怕只是为了证实本人还有一点用途,他也要把屋子里每一件该死的破货色都修好。

  “你这个没用的货色!”叫桑塔什么的女佣又追着他下了楼,“你老婆脑子有病,你倒干这种事!”

  阿吉把胡佛抱在胸前,来到挤满人的客厅,大庭广众之下,他关上工具箱修缮起来。

  “看他那样子……”奥菲莉娅泛滥祖母辈亲属中的一位启齿了。她薄有姿色,披着大披肩,脸上的痣少些,“他什么都要拿走,对不对?他拿走了她的明智,他拿走了搅拌器,他拿走了旧音响——他什么都拿,就差撬地板了。真叫人恶心……”

  调停会派来的女人摇了摇皮包骨头的脑袋,示意同意,她即便在大晴天也像浑身湿透的长毛猫。“真叫人作呕,你不说,我也这么想,真叫人作呕……不必说,最初还得咱们拾掇烂摊子。正是这个白痴——”

  不等她说完,护士就接过话头:“她离不开他人关照,对吧?……如今,他倒拍拍屁股走了,这女人真不幸……她需求一个合适的家,她需求……”

  我在这里呢,阿吉很想说,你们明晓得我在眼前,我就在眼前,还这么乱说。再说那是我的搅拌器。

  阿吉生性不爱吵架。他任凭人家数落了十五分钟,一声不响地用碎报纸测试胡佛的吸力。试着试着,他心里涌起这样一个念头:生存是个大包袱,叫人不堪重负;即便得到所有、把一切行李丢在路边、走向光明,也比持续背着包袱来得容易。你用不着搅拌器,阿吉伙计,你用不着胡佛。那玩意真是死沉死沉。放下包袱,阿吉,退出天上那些高兴的露营者的行列吧。那有什么不对吗?阿吉一只耳朵里响着前妻及其亲戚收回的声响,另一只耳朵充斥着吸尘器收回的乐音,对他来说,“末日”仿佛近在眉睫、无奈回避。同上帝或别的什么信奉有关,只是感觉世界末日到了。劣质威士忌、离奇脆饼和特征糖果(草莓味的曾经吃光了)——光是这些货色还有余以撑持他走进又一个新年。

  阿吉耐烦地修好胡佛,井井有条地用它把客厅彻底清扫了一遍,把吸头伸进最难清扫的角落里测试。他郑重地抛了一个硬币,(侧面朝上,活;背面朝上,死,)看到硬币背面朝上,也没感到异常。他从容地卸下吸尘器的管子,把它放进手提箱,最初一次走出了这所房子。

  死并不容易。你不可能把他杀列入待办事项清单,与荡涤烤肉盘、给沙发脚垫上一块砖之类的事件列在一同。他杀是决议不作为,是做的背面,是遗忘边缘的吻。不论一集体嘴上怎样说,他杀总需求胆量。它适宜英雄和烈士,适宜真正自傲的人。阿吉不是这类人。他谢世间的位置可照大家相熟的比例权衡:

  鹅卵石:海滩

  雨点:大海

  针:干草堆

  所以,有那么几天,阿吉没有理会硬币的决议,只是把胡佛管子带在车上。一到早晨,他透过挡风玻璃看着恐惧的天空,又同以前一样认识到本人在宇宙中所占的比例,觉得到本人渺小而无所依靠。他想,假如本人隐没了,会谢世上留下怎么的痕迹?仿佛这痕迹微乎其微,小得能够疏忽不计。他把闲暇工夫糜费在思忖“胡佛”能否曾经变成真空吸尘器的通用名,还是像他人说的那样,只是一个品牌名。每当这时,胡佛真空管就像一根软塌塌的话儿似的躺在他车子的后座上,嘲弄他若无其事的恐怖,嘲笑他竟然迈着鸽子碎步朝刽子手走去,鄙夷他脆弱能干的迟疑。

  十二月二十九日,阿吉去看老冤家萨马德·迈阿·伊克巴尔。对阿吉来说,萨马德不只是非同寻常的密友,还是来往工夫最长的老伙计——位已经与阿吉并肩作战的孟加拉穆斯林,他让阿吉想起那场和平。有些人一想到那场和平就会想起肥肥的火腿,想起在腿上画丝袜之类的往事,但阿吉想到的是枪炮和打牌,还有滋味很冲的本国白酒。

  “阿吉,我的好冤家,”萨马德平和而亲切地说,“你肯定要遗记这些无关老婆的烦心事,过一过重生活,那才是你需求的。好了,这些说得够多了——我跟你五先令,再另加五先令。”

  他们坐在最近常去的中央——奥康奈尔台球房,用三只手玩着扑克牌:阿吉的两只和萨马德的一只——萨马德右手断了,呈灰红色,不能动弹,血管曾经梗塞。这中央半是咖啡馆半是赌窝,由一家伊拉克人运营,这一家子的很多成员都有皮肤病。

  “你看我:和阿萨娜结了婚,肉体都好起来了,你明确吗?她让我看到了心愿。她是那么年老,那么郁郁葱葱——就像新颖空气。你向我讨主见?我就是这话。不要过以前那种日子——那种日子不失常,阿吉宝德。对你没益处。什么益处也没有。”萨马德同情地望着阿吉,他对阿吉怀着十分亲切的感情。两人在战时结下的友情曾因分处两个大洲而中缀了三十年,然而,一九七三年春天,已人到中年的萨马德,却带着玲珑小巧、面如满月、年仅二十岁的新娘,到英国来寻觅重生活。在这个小岛上,萨马德只意识阿吉,念于旧情,他找到阿吉,搬到伦敦,跟阿吉住在同一个地域。友情又在两人之间从新扑灭了,倒退迟缓却很稳定。

  “你打起牌来像个基佬。”萨马德说,并排放下两张决胜的皇后。他优雅地用左手拇指微微弹出这两张牌,让牌呈扇形散落在桌上。

  “我老了,”阿吉说着,一把掷下手上的牌,“我老了。如今还有谁会要我呢?第一次找对象就够难的了。”

  “胡说,阿吉宝德,你还没碰上合适的呢。这个奥菲莉娅,阿吉,她不合适。从你跟我说的状况来看,她甚至都不属于这个时代——”他说的是奥菲莉娅的疯病,有一半工夫,她认为本人是十五世纪驰名的艺术喜好者柯西莫·美第奇的女仆。“她生不逢时!她基本不属于这个时代!兴许能够说不属于这个世纪。古代生存出其不意地把她抓住了,她就发疯了,完了。你呢?你就像在衣帽间里拿错了衣服那样选错了生存,拿错了就要送回去。另外,她也没给你生个一男半女……生存中没有孩子,阿吉,那还有什么活头?可是还有第二次机会;哎,对呀,生存中还有第二次机会。听我的,我懂。你,”他用那只残

  疾的手很快耙进一个十便士硬币,接着说,“基本就不该和她结婚。”

  该死的马后炮,阿吉心想,马后炮总是百分之百正确。 ↓



下载地址

支持国家打击网络盗版行动,本书被下架处理,如确需要请联系客服QQ。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这里给我发消息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