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散文/随笔/书信

我的不安 电子书

本书作者:龙应台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324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01-06-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7-01-03 00:00:00
ISBN:9787544217989
下载统计:229
TAGS: 不安 龙应台
我的不安 电子书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虽然目前国际的女性文学在题材的丰厚性与体裁的多样化方面,简直达到了史无前例的昌盛。也有女作家盲目不盲目地写起散文随笔,可是她们大多谋求所谓的“美文”,学得一手软而甜的港台格调,却独独没有学到董桥的博雅和龙应台的辛辣。让咱们再一次感触下真正的“龙旋风”吧!请读龙应台新作《我的不安》《百年思索》



龙应台的魅力在于她的分析总是视角共同,往往能在看似平时的生存景象中找出实质联络,发掘景象面前的心态和观点,达到批判的目的。本书是龙应台的一本新编杂文集,所收文章以在上海《文汇报》的专栏为主,大多是龙应台为大陆读者所写。这些文章在《文汇报》登出后,即惹起宽广读者的激烈反应。从这本书的文章和书后所附的一些读者来信,能够看出不同的文明气氛里人们对文明认知能够错离到什么水平。



龙应台,一九五二年出生于高雄,一九七四年毕业于胜利大学外文系,后获美国堪萨斯州立大学英美文学博士。曾任教于纽约市立大学、梅西学院及国立地方大学英文系,现任教于德国海德堡大学。

著有《野火集》、《人在欧洲》、《写给台湾的信》、《漂亮的权益》、《孩子你缓缓来》、《看世纪末向你走来》、《干杯吧,托玛斯曼》、《我的不安》、《百年思索》。

目录

辑一 上海

初识——给上海读者

读者来信(一)

读者来信(二)

啊,上海男人!

也说“上海男人”/陆寿钧

了解上海男人/吴正

棒不起的“上海男人”/沈善增

说“横扫”——对于“上海男人”的是非/冯世则

乱谈“上海男人”/张亚哲

龙应台与周国平/李泓冰

啊,上海男人!/王战华

为上海男人说句话/杨长荣

龙应台和“捧不起的上海男人”/胡妍

我抗议/康议

上海男人,累啊!/唐英

举行男孩节,造就女子汉/陈建军

瑞典来信/M.P.

我的不安

上海男人,英国式

日原本信/三千惠

龙应台的“不安”和她的“上海男人”/孙康宜

上海的一日

辑二 北京

吵架

《北京晚报》读者来信谈《吵架》

蝉鸣

电梯小姐

打架

辑三 星洲

还好我不是新加坡人

我很庆幸本人是新加坡人/梅子

我想成为一个新加坡人!/小叶

还好她不是新加坡人/一得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林义明

支持新加坡代表亚洲人谈话/郭生

如此生存,夫复何求?/雅瑶

吾爱吾土/李珏

还好我是新加坡籍的香港华人/劲草

我很小,可是我不怕!

龙应台文章惹起的五个成绩/柯清泉

咱们讨厌不担任任的批判/陈敏明

为什么会有那么激烈的反响?/刘蕙霞

“龙卷风”当时的省思/刘培芳

咱们应学习承受批判/蔡再丰

新加坡人的心事/徐宗懋

水至清则无鱼——看龙应台在新加坡点火/刘绍铭

容易受伤的新加坡人?

为何只有一种声响?

辑四 台湾

台湾素描1987

台北即景1992

台湾1997

二十三岁的“孩子”

童稚园大学

不会“肇事”的一代——给大先生

我是台湾人,我不悲痛——给李登辉学生的地下信

看世纪末向你走来

我的十年回首

八十年代这样走过

辑五 思绪

检查之可疑

崇明岛在哪里?

懵懵的时侯

全钱,使人糜烂?

人真的很脏

清分明楚的集体,在群众里

德国读者回响

中国人认为东方就是美国/赫曼·哈特曼

向往

苏州的识者

干杯吧,托玛斯·曼!

流放与自我流放/何怀硕

中国人,你为什么自大?

龙应台,干吗怄气?/何怀硕

辑六 最初

秋天

讣闻

共行一段——与周天健学生辞别

即便晓得今天世界消灭——送许远东夫妇

蜜蜂和狗如何辩论玫瑰的颜色

一株湖北的竹子

精彩书摘

  台湾1997

  计程车在等候红灯,望出窗外,哧,并肩的一辆车里,一对男女正在打架。驾驶位上的男人用手撕女人的头发,女人歪曲身材,手中一把雨伞猛刺着男人。绿灯亮了,车子往前滑去,才看见那是部宾士车。

  计程车里的播送用不带感情的腔调说,北上的自强号列车零落了最初五节车厢。设想着半截列车往前冲刺,半截列车掉在荒野中,像卡通片里的情节,我大笑出声。计程车司机也在哈哈笑;他笑什么我不分明,我笑,是由于台湾充溢了卡通式的不谐调,令人惊诧。

  外来的访客对九十年代的台湾往往感觉摸不清底细:它终究很古代还是很传统?先进还是落后?已开发还是开发中?

  文化还是横蛮?它的文明风貌终究是什么?

  我记得二十年前去六龟的觉得:山路起伏、路途遥遥。二十年后再去,发觉只是一步之遥。和在柏林、华盛顿、伦敦一样,咱们在高雄机场租了辆车,顺着高速公路的目标,看着手里摊开的地图,两小时后,曾经微微松松到了我心目中偏远无比的六龟。台湾曾经有了与世界同步的汽车文化。

  可是在最古代的公路旁,你会看见欧美相对没有的一片乱葬岗。杂乱无章的土坟隆起,压上几块石头;墓碑粗率得连生死年月都懒得刻上。捡了骨的坟坑空着,显露深陷土中的腐烂棺木。来捡骨的子孙甚至懒得清走棺中残留的黑色寿衣;掀开的棺盖顺手弃置,也不在乎就压在另一堆坟土上。野狗撕裂了寿衣,棺盖上洒着鸟粪。来扫墓的人在泥里一脚一个坑,时不时要滑进他人腐朽的棺木里。

  乱葬岗的边缘有根水泥柱,细看之下,刻着“美浓第九公墓”几宇。公墓?你摇摇头,感觉不可相信。而后钻进那租来的丰田汽车,持续前行。

  回到高雄,这港都的魄力令人心怀一宽,和拥堵老旧的台北如许不一样;这个城市有敞阔的小道、划一的修建、顺眼的公园。它还有一个海港,使它和纽约、鹿特丹、汉堡、开普顿一样吞吐着陆地的文化,面对最开阔的世界。

  北国艳丽的阳光将椰树和摩天大楼的影子投在笔挺的小道上,你正感觉这真是一个美妙的古代都会,却看见汽车直闯红灯,一辆接着一辆。走过几个路口之后,你就晓得了:原来在高雄,红灯是拿来作参考用的。

  在如此古代的都市里,怎样会这样呢?还没想完,高雄人通知你,他们几百万市民买水喝曾经买了好几年。水龙头流出的水没人敢喝,没人敢拿来泡茶、煮面、洗菜。每一个家庭每个月要花好几千块钱买水。

  别的车子吼叫而过。你的车在红灯前停上去,为的是有工夫倒抽一口凉气。什么?这个古代大都市的水不能喝,曾经几年,而市民未曾举办百万人抗议游行,而市政府照常开门下班?当喝净水这个根本生活权都被剥夺的时分,这个都市居然没有暴动和反动?

  没有净水可喝的都市。有那么一刹那,你认为你在孟加拉。

  可是这明明是一个最行进的中国人所建设的社会。台湾不只有与西班牙并驾齐驱的物质水准,它更神奇的倒退出五千年来第一回的专制政治。人们热血奔流地参加总统大选,带着一种南美人玩嘉年华会式的亢奋。如许难得,五千年来第一回!

  可是古代专制在这里又透着些许奇怪。候选人以“办桌”的方式请客;披着大红桌布的圆桌圆凳、占领着公共空间的塑布棚、热气沸腾的大锅大灶大碗……像婚嫁喜庆、小儿满月。你疑心地想:这哪里像是提出公共政策的中央?

  现实上,谁也不在乎什么公共政策。候选人与选民之间有一套与公共政策有关的默契;他们彼此寻觅的是彼此之间乡亲、同窗、亲戚等等血统地缘的关系。专制选举,只是一种新的方式,方式下的内容仍旧是农业时代的“办桌”文明。

  于是你会读到廖福本之流如何如何介人黑道一说,而他的云林“同乡”百人要组织北下去维护廖某人。你读报惊惶:这是什么专制?社会公义、公共政策在哪里?

  不在哪里。在“办桌”文明中,同乡关系的思考远远超越任何公共议题。只是在专制的外表上,你一时看不出底层的假相。

  狗吠。一直的厉害的狗吠,在午夜,在某一个街坊的院子里。我翻来覆去,疲乏不堪。狗吠声像有人用针刺我的脑袋。我头痛欲裂。

  怎样可能?在那么古代的大都会里,在一个小巷里有路灯、转角处有邮局、小孩儿坐飞机去香港洽购、小孩在书房中玩电脑网络的大都会里,怎样可能让一只狗在午夜一小时又一小时的狂吠?我到底在哪里?这是什么城市?

  在利齿吠声中不安地睡去,又被触动耳膜的扩音器惊醒;才五点,办喜事的电子琴音乐突如其来,声响大得使头上的灯罩轻轻哆嗦。我闭上眼,随着音乐拟想那我自小相熟的灵前的典礼:哭调、招魂曲、和尚诵经、道士摇铃……牛角声音起时,我设想那脸上涂着白粉扭动的身躯……

  “尽管是古代科技的滥用,”我对由于乐音而焦躁不安的冤家说,“可是传统还是无意义的。”

  “传统?”冤家粗声粗气地答复,“什么传统?他们在放录音带!”

……




下载地址

支持国家打击网络盗版行动,本书被下架处理,如确需要请联系客服QQ。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这里给我发消息
·上一图书:永不永不说再见 PDF版
·下一图书:散文精粹 PDF版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