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背电子书网 > 历史·穿越 > 权臣养成手册 > 第55章 报官
听书 - 权臣养成手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55章 报官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念儿不觉得闷,就喜欢和祖母在一起待着。”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冉秋念也知道祖母是心疼自己,见祖母喝过药之后有些困意,就顺着祖母的话接了下来,起身告退。

“那念儿就先去找大哥哥了,等祖母午休好了,若觉得没趣,就让人来喊念儿,念儿给祖母念书听。”

“去吧去吧,晚膳时候再来,念书的活儿有银杏在,用不着你,玩尽兴了再回来。”

祖母眼里噙着笑,佯作不耐的说了两句赶人的话,冉秋念也都笑嘻嘻一一应下来,转身退去。

既然祖母发了话,冉秋念也不好回去待着,正觉得有些无所事事,一扫眼就看到自己手臂上绑着的臂弩,眼珠子一转,有了主意。

“大哥哥,你今日有什么事吗?”

冉秋念带着臂弩去了萧殷的屋子。

萧殷看到冉秋念比了比手臂上的弩箭,便知她来意:“怎么,想出去练练箭术?”

“闲来无事,大哥哥不如就陪念儿一起去山间试试这臂弩的威力。”

冉秋念见萧殷没有拒绝,便知道他是默许了,心下一喜,这把臂弩自从被萧殷送给了自己,还从来没有机会被派上用场,冉秋念早就已经迫不及待了。

“那我们快走吧,现在就去,我知道山下有个很大的林子,今日就让大哥哥看看念儿这些日子苦练下来的飞箭穿叶的本事。”

冉秋念扬了扬手臂上的弩箭,对着萧殷自信一笑。

因为去的是冉家的林子,地方不远又很安全,附近还常常有村民进来捡拾柴火,冉秋念嫌麻烦就干脆没带随从,把清溪也丢在了庄子里,只和萧殷两人一起过去。

到了山下的林子里,有萧殷在一旁护着,冉秋念很放心的用周围飘落的树叶,练起了飞箭穿叶的能力。

“可惜这里都没什么山鸡野兔的,不然还能试试打些野味回去。”

冉秋念有些可惜的走上前几步,弯腰从地上拔起自己刚才射出去的箭矢,耳边忽然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交谈声。

“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些日子总觉得井水臭烘烘的,不干净,烧熟了也是一股味道,我家婆娘只能每天早起从村子后面的小溪里打水,你说说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会不会是谁家的井里掉进去死老鼠了?这可不是小事,闹不好要害病的,还是小心为好,井水都别再用了。我看王麻子家的井都堵上了,这么多天都没人回,说不定老鼠就是他家掉进去的。”

“我看就是王麻子家掉进去的,谁不知道村里就属他家最穷,人又好吃懒做,我这几日经过他家,看那屋子脏的都快发霉了。老鼠肯定是他家引来的。”

两个进林子打柴的樵夫没看见被树丛掩映之下的冉秋念,自顾自交谈了几句,就往另一边去了。

身后,见冉秋念蹲在树丛后边许久都没反应,萧殷有些担心的走过来查看,没想到正看见冉秋念一只手里捏着箭杆子,脸上满是兴味。

“怎么了?”

萧殷见冉秋念不像是崴了脚,却出神的蹲在树根边上没动静,便出言将人喊醒。

“大哥哥,我刚才听到有两个人说他们说王麻子家的井水里掉了死老鼠,水都发臭了,连带着村里其他人家的井水也都臭了。什么老鼠竟有这样的本事,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冉秋念醒过神来看到萧殷近在眼前,便站起身,指了指那两人离开的方向,有些好奇。

“这里地处乡间,有老鼠出没并不奇怪。村人为了图方便,各家打的井大都是相通相连的,所以一家的井水被污,不出数日,周遭连着的井水就都不能用了。”

冉秋念点点头,正要感叹两句,却听萧殷面色有些凝重的继续说道:“但一只老鼠不会有这样大的本事,若真如你所说,整个村子的井水都被污了,恐怕要掉进去几窝老鼠。”

萧殷的话里透着股让人不安的意味,冉秋念心头一跳,干笑着看向萧殷:“应当是不会有这样笨的老鼠,一窝一窝的往井里跳……”

“井里必有古怪。”

萧殷心里有些猜测,冉秋念也是同样,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同样的东西。

“那我们就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算不是我们所想的那样,这发臭的井水,也该早些处理,免得到时候起了疫病就糟了。”

冉秋念虽然有些害怕,但更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她看了一眼身边的萧殷,顿时觉得充满了安全感,有大哥哥在,没什么好怕的。

“事有蹊跷,还是先将你送回山庄,我再带人过去查看。”

萧殷有些不赞同,怕冉秋念见了不该看的东西被吓着,想把人先送回去。冉秋念却摇了摇头:“大哥哥,此事不能耽搁,我们还是快去快回吧。有你在,念儿什么也不怕。”

冉秋念拉着萧殷的手臂笑了笑,见状,萧殷也只好先答应了下来,两人收了弩箭,从林子里出来,直接去了附近的村子。

再次踏上这个熟悉的村子,冉秋念心里颇有几分百感交集,这个时间村子里大部分人都在田地里劳作,村子里反而见不到太多的人影。

两人轻车熟路的找到了王麻子的那间茅草屋,门上的锁还挂在那里,已经生了不少锈迹。上回他们没有进去,但这一次,却改变了主意。

“暗处还有三房派来的人盯着,不能直接进去,跟我来。”

萧殷带着冉秋念直接绕到了院子的后面,在高高的土墙下面站定,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冉秋念,触及到这道视线,冉秋念立马一个激灵,飞快地说:“念儿也要跟着进去。”

“好。”萧殷想了下也同意了,虽然屋子里情况不明但有自己在身边看着,总比把人独自放在外面要安全些,“抓紧了。”

萧殷一手揽住冉秋念的肩,将她打横抱了起来,趁着冉秋念还未回神之际,足下轻点,整个人身轻如燕,越过土墙悄无声息的带着冉秋念跳入了王麻子的茅草屋。

直到冉秋念被萧殷放下来,她才回过神来,有些激动的看着身后高高的土墙,对一旁云淡风轻的萧殷更加崇拜起来。

“大哥哥真是太厉害了,刚才那是轻功吧!”

冉秋念下意识地出声,但下一秒就注意到不妥,压低了声音小声说道。

萧殷点点头,看着小丫头一副意犹未尽的兴奋劲儿,好笑的拉上人,离开了那道土墙,往井口去。

“一会儿我去查看井口的情况,你就待在檐下别靠太近。”

确认过屋内确实没有任何人的踪迹,萧殷便把冉秋念安置在身后不远处的屋檐之下,叮嘱她不要乱跑。

得到冉秋念的点头之后,这才重新向着被封起来的那处井口走去。经过院子的时候,看着地上的一些零星痕迹,萧殷已经能推断出这里曾经发生过争斗。

冉秋念看着萧殷走到井口边站定,忍不住小声提醒了一句:“大哥哥千万小心。”

随后,便乖乖的站在萧殷给自己划好的安全区域里,不让萧殷分心。

萧殷听到冉秋念的叮嘱,眼神微缓,下一刻,便向着那厚厚的井盖探出手去,掌下稍稍用力,井盖就被他推移开了少许,露出一条幽深黢黑的缝隙来。

下一瞬,萧殷便飞快地将井盖还原,掩盖住了随着井盖的移开,迅速涌上来的腐臭。萧殷脸色有些不好看,皱眉后退几步,看着那口被他重新盖上的井。

难怪他和三房那边派出去多少人手都找不到王麻子,原来人就在这里,一直都没有离开过。

冉秋念离得远,却也闻到了那股渐渐弥散开来的恶臭,忍不住黑着脸用帕子遮住口鼻,几欲作呕。

看着离那口井最近的萧殷,冉秋念忽然有些同情起他来,大哥哥最是爱洁,这下怕不会要留下阴影了吧?

冉秋念见萧殷沉着脸走回自己身边,赶紧上去帮他扇了扇风,企图驱散一些空气中还残余着的恶臭,让她大哥哥好受点。

等见着萧殷脸色好些了,冉秋念这才白着脸看了一眼那口井,小声问道:

“大哥哥,那下面,是不是?”

萧殷颔首,按照井水被污染的程度,只怕人已经在下面泡了不少日子了。想到这里,冉秋念和萧殷的脸色都有些不好。

“会不会是冉素素……”冉秋念说到一半就有些说不下去了,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对冉素素的狠辣程度,冉秋念可谓是再一次的见识到了。

“这件事情怎么处置?要不要告诉祖母?”杀人可是大事,这下子就连冉秋念都有些不知所措了,她不敢私自揽下这件事情,又不忍心打搅祖母,只能问起萧殷的意见。

“报官。”

萧殷直接给出了一个答案,冉秋念一怔,顿时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关心则乱了,人命相关的大事,当然要上报官府。

不论结果如何,这件事都是冉素素咎由自取,三房已经和他们分了家,祖母更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偏袒半分。

“那便去报官吧,只是要快,我们能发现的,别人也会发现,三伯母可是一直紧盯着这边呢。”

冉秋念忍不住有些好奇,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三伯母还会不会再摆出一副慈母心肠,为冉素素力驳公堂。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