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情感/家庭/婚姻

爱情故事 电子书下载

本书作者:[美] 西格尔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303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08-05-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7-01-03 00:00:00
ISBN:9787544239868
下载统计:341
TAGS:
爱情故事 电子书下载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恋情故事》作者代表作《恋情故事》里,名门之后奥利弗撞上他的“刁蛮女友”珍妮,两人一见倾心,口角一直却又愈爱愈深,但这深情的爱,却因珍妮魂归天国而堕入有限苍凉……小说谱写了一曲纯如秋水的恋情,有如一棵清嫩的小草,震动了人心底最柔软的中央,拨动了埋藏最深的心弦,令人刻骨铭心。图书甫一出版,立即被千百万美国人争相传诵,连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也打动得向全国人民倾情推荐。该书雄踞《纽约时报》滞销书排行榜榜首长达41周,平装本在一年内重印21次;以30种文字在寰球出版,累计销量超越3000万册,被《时代周刊》评为“美国20世纪10大经典恋情”之一。改编的同名电影,荣获美国寰球奖和奥斯卡大奖,亦成为众所周知的经典。
  《恋情故事》被争相传诵的时分,续集《奥利弗的故事》出版,立刻惹起微小轰动。两书井水不犯河水,同时遭到宽广读者的热烈好评。《恋情故事》为《恋情故事》与《奥利弗的故事》合集。那还是在复古的岁月里,女孩们的裙子还不那么短,头发也不那么长,我去图书馆借书,被我的“刁蛮女友”视作“富有而愚昧的预科生”大加斥责。我对他一见倾心!
  我遥望天际,耳边响着她在世间的最初一句话:“请你紧紧抱着我,好吗?”从她分开我的那一刻,我无时不在祷告:有一天,咱们能够重逢!

作者简介

  埃里奇?西格尔,美国当代驰名作家,以感伤的恋情故事和柔美的文字,感动了整整一代读者。他行文简约,但粗中有细、疏处见密,经常以平庸文字生出令人荡气回肠的悲愁。次要作品有《恋情故事》、《奥利弗的故事》、《男人、女人和孩子》、《唯有爱》等。

精彩书评

  酸楚与甘美的情绪同时漫卷开去。
  ——《纽约时报》
  甘美,长久,悲伤……令读者体味恋情一切的刻骨铭心的正面。
  ——《周六书评》
  一场恋情从天而降,近在眼前,远在天国,一点点甘美,一点点忧伤,一点点难过,对整整一代人讲述……
  ——《迈阿密先驱报》

目录

恋情故事
奥利弗的故事

精彩书摘

  1
  一个二十五岁的姑娘去了,你能说她点儿什么呢?
  说她美丽。才气横溢。说她爱莫扎特和巴赫。爱“披头士”。还爱我。有一次,她成心把我跟这些搞音乐的人物扯到了一块儿,我问她我排第几,她莞尔一笑,答复说:“按字母先后为序呗。”过后我也笑了。不过如今回忆起来,我不晓得那时她是按我的名给我排的位呢(按名排的话,我就落在了莫扎特后边),还是按我的姓(按姓排,我就夹在了巴赫和“披头士”之间)。不论怎么,我都成不了第一。真蠢,我给这事烦透了,由于我从小就构成了一种观点,以为凡事都得拔头筹。这是家族传统,晓得吗?
  我上大四那年秋天,养成了去拉德克利夫学院图书馆自修的习气。倒不齐全为了去养眼,尽管我抵赖我也恨不得想看看美女。次要是那中央安静,又没有人意识我,保留本也不那么热门。第二天就要历史检验了,可我连列在参考书单头位的那本书都没机会去亲热一下——这可是哈佛的“中央病”。我缓缓溜达到保留本借阅处,预备借上一本大部头,好保我第二天顺利过关。值班的是两位姑娘。一位高个儿,刀枪不入的样子;另一位戴眼镜,看似怯懦羞赧。我选了这个四眼妹。
  “你们这儿有《中世纪的衰败》这部书吗?”
  她抬起头瞪了我一眼。
  “你们那儿没有本人的图书馆吗?”她问。
  “听着,哈佛的先生容许应用拉德克利夫图书馆。”
  “不是允不容许的成绩,预科生,我是在跟你讲情理。你们这些家伙有五百万册藏书,可咱们这里总共才不幸巴巴的几千本。”
  嗬,好个盛气凌人的丫头!在她们看来,既然拉德克利夫与哈佛的先生数量之比是五比一,那么她们的智商也得是哈佛先生的五倍。要放在平常,碰上这种人我非把她奚落个半死不可,但此时此刻我对那本该死的书真实是觊觎不已。
  “听着,我需求那本该死的书。”
  “请你谈话放洁净一点好不好,预科生?”
  “你凭什么一口咬定我上过预迷信校?”
  “就凭你看下来又蠢又有钱。”她说着摘下了眼镜。
  “那你可看错了,”我辩驳道,“实际上我倒是又穷又聪慧。”
  “噢,得了吧,预科生。又穷又聪慧的人是我。”
  她直直地盯着我。她的眼睛是棕色的。好吧,就算我的样子像个有钱人。我也不能让个拉德克利夫毛丫头骂我蠢货啊——哪怕你眼睛长得美丽也不行。
  “你到底凭什么说本人聪慧呢?”我问她。
  “我不会跟你一块儿去喝咖啡的。”她答复道。
  “听着——我可没打算约请你。”
  “这,”她唇枪舌剑,“恰是你的愚昧之处。”
  且容我解释,我为何还是请她去喝了咖啡。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我这位豪杰识时务地低了头——就是呢,我伪装忽然来了请她的兴致——这才拿到那本书。她得等图书馆闭馆能力走,因而我有短缺的工夫将无关十一世纪早期,皇室由依托牧师转为依托法学家的那段历史的要害内容牢记于心。那次检验我得了个“A一”,说也巧,詹妮从借阅处走进去,我第一眼给她大腿打的也正好是这个分数。至于她的打扮,我打的分数就不能算是高分了;那身装扮不免太波希米亚了,不大合我的口味。我尤其不喜爱她当手提包用的那个印第安玩意儿。这话我幸亏没说进口,由于起初我发现那还是她本人设计的呢。
  咱们去了矮子饭店,这是左近的一家三明治连锁店。尽管店名叫“矮子”,但并不是只款待身形高大的顾客。我点了两杯咖啡和一份冰激凌果仁巧克力蛋糕(当然是点给她的)。
  “我叫詹妮弗·卡维莱里,”她说,“意大利裔美国人。”就如同我见多识广,无所不知。
  “主修音乐。”她又补了一句。
  “我叫奥利弗。”我说。
  “是名还是姓?”她问。
  “名。”我答复,而后老诚实实招认我的全名是奥利弗·巴雷特。
  (反正这样说也八九不离十了。)
  “哦,”她说,“巴雷特?跟那位诗人同姓?”
  “没错,”我说,“不过扯不上关系。”
  一时二人无语,我暗自欣喜她没有提人们常问、让我苦楚难熬的成绩:“巴雷特?跟那个堂同名?”由于那是我心头挥之不去的信天翁,我最怕人家把我跟出资兴修巴雷特堂的那一位株连在一块。
  巴雷特堂是哈佛校园里最大也最丑的修建物,也能够说是显示我家族财力和虚荣心、鼓吹我家族“信爱哈佛”臭名的一座超巨型留念碑。
  尔后,她就不大做声了。难道咱们这么快就无话可谈了?还是由于我跟那位诗人沾不上边,她就对我毫无兴味了?到底为什么呢?
  她只是坐在那儿,对我似笑非笑。总得找点事做,我翻阅起她的笔记本。她的笔迹很特地——又小又细,一概小写体,没有一个大写字母。(她认为她是爱德华·埃斯特林·卡明斯呀?)她选了些十分“下里巴人”的课程:比拟文学105,音乐150,音乐201……
  “音乐201?那不是钻研生课程吗?”
  她拍板称是,粉饰不住那份骄傲,“文艺振兴时代的复调音乐。”
  “什么是复调音乐?”
  “反正跟色情有关,预科生。”
  我干吗要忍耐这些?难道她不看《深红》?难道她不晓得我是谁?
  “嗨,你真不晓得我是谁?”
  “晓得,”她语带不屑地答复,“巴雷特堂不就是你的吗?”她还真不晓得我是谁。
  “巴雷特堂才不是我的呢,”我狡赖道,“那不过是我曾祖父碰巧募捐给哈佛的。”
  “好让他那个不怎样样的曾孙能万无一失进哈佛!”
  这几乎让人忍辱负重。
  “詹妮,既然你认定我是个狗熊,那又何必硬逼我请你喝咖啡?”
  她直勾勾地盯着我的眼睛,轻轻一笑。
  “我喜爱你这副身板哪。”她说。
  成为大赢家的条件之一就是要不怕做狗熊。这话一点儿也不自圆其说。“哈佛肉体”异乎寻常之处正在于总有本领反败为胜。
  “运气糟透了,巴雷特。你可打了一场硬仗!”
  “这倒是,大家总算挺过去了。我是说,你们这帮家伙太需求一场成功了!”
  当然,能大获全胜更好。不过,只需有可能,在最初一分钟得分也很完满。那天我送詹妮回她宿舍时,就没有铁心:我还想争取最初打败这个旁若无人的拉德克利夫臭丫头。
  “听着,你这个自认为是的拉德克利夫臭丫头,星期五早晨有跟达特默思的冰球较量。”
  “那又怎么?”
  “那就心愿你来看呗。”
  她的答复表露出拉德克利夫女生对体育较量惯有的那份“敬畏”:“我凭什么要去看一场无聊的冰球较量?”
  我若无其事地应道:“就凭场上有我。”
  片刻的沉寂。静得我连雪花飘落的声响都听见了。
  “支持哪边呢?”她问道。
  2
  奥利弗·巴雷特四世
  四年级
  马萨诸塞州伊普斯威奇人
  毕业于菲利普·埃克塞特学院
  年龄:20
  身高:5英尺11英寸
  体重:185磅
  业余:社会学
  1961年、1962年、1963年优秀先生
  1962年、1963年当选全“常春藤”明星联队一队
  职业理想:律师
  詹妮现在应该从球讯上看到我的简历了。球队经理维克·克莱曼亲眼看到她拿了一份,我再三确认了这一点。
  “看在上帝的分上,巴雷特,难道你还是头一次跟姑娘约会?”
  “闭嘴,维克,小心我打掉你的大牙。”
  咱们在冰球场上热身时,我并没有向她挥手,(那也太不酷了!)甚至连看都没朝她那个方向看。不过我想,她大略还认为我在偷眼看她。我是说,奏国歌的时分她摘下眼镜,总不见得是出于对国旗的尊崇吧?
  第二节打到一半,咱们同达特默思队还是零比零,但咱们曾经胜券在握了。这就是说,我和戴维·约翰斯顿就要攻破对方的大门了。那帮穿绿色球衣的家伙觉得到大势已去,便撒起野来。恐怕等不到破门得分。咱们的骨头就会先被他们打断一两根。球迷们早就在吵吵着要“见血”了。在冰球较量中,所谓“见血”,是真的要打出血来,要不然就得进球。我是球队的顶梁柱,可说是责无旁贷,所以素来就不怕打出血来,也素来总能进球。
  达特默思队中锋阿尔·雷丁冲过了我方的蓝线,我猛地向他撞去。抢过球,马上长驱直人。这下球迷们沸腾了起来。我瞟见戴维·约翰斯顿就在右边,不过我感觉还不如本人带球直冲球门。由于他们的守门员论胆量还差点儿,早在他为迪尔菲尔德队效能的时分,就曾经被我吓破了胆。可我还没来得及射门,对方两个防卫队员就曾经向我扑了过去,我只好从球网后边绕过来,先把球护住。咱们三个球杆纷飞,不是打在护板上,就是打在彼此身上。碰到这样的混战,我的一向战略是看见穿对方球衣的就狠狠地打。球儿也不晓得踩在谁的冰鞋下了,反合理时咱们就只晓得一个劲儿把对方大揍特揍。
  一个裁判吹响了哨子。
  “你——罚出场两分钟!”
  我低头一看,裁判正指着我呢。我?我犯了哪门子规要受罚?
  “得了吧,裁判,我怎样啦?”
  他仿佛没兴味跟我多费口舌,一边对着裁判席大声发表“七号,罚出场两分钟”,一边用胳膊表示。
  我争了几句,但那无非是走走过场。观众总是恨不得球员不服裁判,不论犯规有多明火执仗。裁判员挥挥手叫我离场。我满怀烦恼,向“受罚球员席”滑去。我翻过护板,脚上的冰刀把木头地板踩得噼噼啪啪直响,可扩音喇叭的声响更响,“哈佛队的巴雷特犯规,罚出场两分钟。”
  观众嘘声一片,有几个哈佛球迷大骂裁判瞎眼公平。我坐在那儿,气喘吁吁,没低头,也没去看冰场上的较量,这会儿达特默思队正以多打少呢。
  “你的队友都在场上奋战,你为什么却坐在这儿呢?”
  是詹妮的声响。我没理她,而是给我的同伴们鼓劲儿,“加油,哈佛,把球抢过去!”
  “你做错什么啦?”
  “我打得太凶了。”我转过身答话。不论怎样说,她毕竟是我的约会对象。而后,我扭回身看我的队友奋力顶住阿尔·雷丁的死命防御,不让他射门得分。
  “这很争脸吗?”
  “詹妮,别问了好不好,我在用心想事件!”
  “想什么呢?”
  “想回头怎样拾掇那个狗杂种阿尔·雷丁!”我盯着冰场,只能这样从肉体上支持我的伙伴了。
  “你打球这样不讲理?”
  我的眼睛死盯着咱们本人的球门,球门前那帮绿衣家伙一拥而上。我真巴不得立马回到球场下来。詹妮还在穷追不舍,“你当前也会‘拾掇’我吗?”
  “你要是再不闭嘴,我这就‘拾掇’你。”我头也没回就顶了她一句。
  “我走了。再见。”
  等我转过身,她早已不见了人影。我刚站起身来想看个终究,场上却告诉我两分钟的罚出场工夫到。我急忙跳过护板,回到冰场上。观众们热烈欢送我从新退场。有巴雷特打边锋,哈佛准能赢!
  不论詹妮躲在哪儿,我上场时观众的那个炽热劲儿她不会听不见。既然如此,管她在哪儿呢。
  可她到底在哪儿呢?
  阿尔·雷丁啪的一声,一记凶恶的射门,被我方门将把球挡出,飞传给吉恩·肯纳韦,吉恩又把球贴地传到我的后方。我跟在球的前面追去,心想倒能够抽个空子朝看台上晃一眼,看看詹妮还在不在。
  我真这么做了,也真看见了她。她果真还在那儿。
  可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人曾经一屁股坐下了。
  原来有两个绿衣家伙同时撞上我,我居然被撞了个屁股墩儿。上帝啊!我过后窘得几乎不敢置信这是真的。巴雷特被放倒啦!我一个哧溜滑进来,听见那些赤胆忠心的哈佛球迷都在为我豪言壮语,也听见那些杀气腾腾的达特默思球迷在大声叫好。
  “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詹妮又会怎样看呢?
  达特默思队又得球固守了,咱们的门将再一次把球挡了进来。肯纳韦接球推给约翰斯顿。约翰斯顿把球长传给了我(我这时早已站了起来)。观众们这一下疯狂了起来。这回肯定能得分了。我接了球再接再励地冲过达特默思队的蓝线。达特默思队的两个防卫队员朝我直冲过去。
  “快,奥利弗,快!把他们脑袋撞开花!”
  我在鼎沸的人声中,听到了詹妮的这一声尖叫,真是响遏行云。
  我虚晃一枪,闪过了一名防卫队员,把另一名防卫队员撞得透不过气来,接着——我这时立足未稳,并不打算匆促射门——把球传给了在右路接应的戴维,约翰斯顿。戴维啪的一下,球应声入网。哈佛队得分了!
  瞬间间,咱们又是拥抱,又是亲吻。我和戴维·约翰斯顿,还有其余队友,大家一同拥抱喝彩,有的还彼此拍拍背,衣着冰鞋照样欢蹦乱跳。观众欢声雷动。而达特默思队那个被我撞翻的家伙还坐在地上发呆。球迷们纷繁把手里的球讯往冰场上扔。这一下可真把达特默思队那帮子人打得再也爬不起来了。(这只是个比喻而已;那个防卫队员缓过劲后也就爬起来了。)咱们以七比零的相对劣势完胜。
  假如我是个多愁善感的人,爱哈佛爱得肯定要在屋里挂上一张照片,那我要挂的绝不会是温思罗普楼,也不会是留念教堂,而是狄龙。狄龙体育馆。假如说我在哈佛有个肉体家园,那就是狄龙体育馆。内特·普西要是听到我这么说,可能会气得发出我的毕业文凭,不过在我看来,怀德纳图书馆可真比狄龙差远了。上大学的那几年。我每天下午都会走进狄龙那个中央,用亲近的粗话跟同伴们打打招呼,脱下文化的外衣,立马摇身一变成了静止健将。等我把护膝护肩一套,穿上短暂以来属于我的那件七号战袍(我好几次梦见他们勾销了这个号码,还好他们并没有),拿上冰鞋转身出门,一路往沃森冰球场走去,那时的觉得别提有多棒了!
  而再回到狄龙体育馆,那觉得才更妙呢。脱下汗涔涔的球衣,光着身子大模大样走到务台前,要条毛巾。
  “明天打得怎样样啊,奥利?”
  “还不错,里奇。还不错,吉米。”
  而后我便一头钻进淋浴室,听听人家的闲扯,无非是上星期六早晨谁跟谁如何如何,劲头有多足之类。“这批娘儿们是咱们从‘艾达山’弄来的,明确了吧?……”我还能享用一项非凡待遇:
  有个私密的中央深思冥想。感激上苍赐给我一个有故障的膝盖(没错,是上苍的赏赐:你看过我的兵役应征卡吗),每次打完球,我都得让膝盖洗上个旋涡浴。我坐在水里,望着膝盖四周旋转的水圈。数数本人身上的伤口和淤青(说起来我还很观赏这些淤伤呢),还能够想想心事,或许干脆养养神。明天早晨我就能够想想:我进了一个球,一次助攻,这实际上就保障了我能够延续第三次当选全“常春藤”明星联队。
  “洗旋涡浴吗,奥利?”是咱们的教练杰基·费尔特,他自封为咱们的“肉体首领”。
  “你看我这像在干什么呢,费尔特,自慰吗?” ↓



下载地址

支持国家打击网络盗版行动,本书被下架处理,.。 . . .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