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背电子书网 > 科幻·灵异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两百九四章 我怠慢了
听书 - 漂泊诸天只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两百九四章 我怠慢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他们听着任意这番话,既是愤恨不已,又是惊恐不能,心中更是百感交集,也不知该不该答应他那无礼要求。

无论是本参、本相、本观,亦或者方丈本因,俱是六神无主,拿不定注意。

若是继续斗下去……从方才这人施展的武功来看,即便是四师兄弟加上枯荣师叔联手,也不是其对手。

此人的武艺已是强到一种非人境地,若段氏招惹如此大敌的话,即便是在深宫之中的大理国保定帝,怕也要多加小心,离不得禁宫内院。

四人虽怒不可歇,一时间也没了话语。

枯荣缓缓转身……

他那张面容奇特之极,左一半脸色红润,皮光肉滑;右一半却如枯骨,除了一张焦黄的面皮之外全无肌肉。

见着这张半枯半荣的脸孔,任意却不感意外,只是定睛看着他,似在等其答复。

枯荣缓缓说道:“‘一阳指’老衲愿意交出,可‘六脉神剑’……”

话未全,亦未尽,枯荣忽然止声沉默。

任意见此笑了笑,继续问道:“‘六脉神剑’又如何?”

枯荣长叹一声,道:“我段氏祖宗遗训有言:‘六脉神剑’非我段氏子弟,不可言传。若老衲把剑谱交给施主,实在有违祖训!”

任意好笑道:“各位大师既然遁入空门,为何要在意这些世俗规矩?修佛之人需四大皆空,道空、天空、地空、人空,我说的可对?”

众人齐道:“阿弥陀佛。”

任意见他们又是不言,语气不耐道:“任某对武学一道,甚少有如今时这般热情高涨……既然大师仍是拒绝,那任某我此刻便入宫取下段正明的脑袋。”

他怎敢?

他怎就敢!

见着他转身就走,四僧心中顿时一慌,不等任意出门,他们就拦着大堂门前,阻断了他离去之路。

任意淡淡道:“我甚少与人如此讲道理!好话我已说尽,任某现在不想多言,我已多年未拔剑了。”

剑!他腰间的剑?!

直到此刻,众人方才反应此人身伴佩剑……他如果拔剑会如何?

他们不敢继续想下去,更不敢去瞧他那柄未曾出鞘之剑,因为当任意手握剑柄之时,他本来看似玩世不恭,懒懒散散的神色变了……

他的眼神忽然充满嘲意,他的笑容忽然不可一世,他似乎整个人的气度都发生了改变!

四人的脸色亦然惨变,变得越来越白,比纸还白,比雪还白,比白更白……他们再看任意时,就如看见了云端里的一方神祇……高高在上,不可仰视。

堂内仿佛弥漫着一股沉重肃杀的气机,四僧感受到了,枯荣也感受到了。

“任施主请慢!”

任意松开了剑柄,回过了身。

枯荣又是叹息一声,缓缓道:“敝寺愿意借出‘六脉神剑’剑谱。”

任意突然笑道:“那就多谢大师了。”

枯荣面无表情,起身道:“还请施主随我来。”

任意点了点头,道:“有劳大师领路!”

枯荣双手合十,行了一礼,接着率先走出堂外,任意也随他自堂外离开……

牟尼堂中,久久没有声音,本因、本参、本相、本观四僧,却已是冷汗浸透了僧衣,冰冷席遍了全身,亦然惊魂未定,亦然犹有余悸。

适才,他们直有“死”的感觉!

跟着枯荣,任意来到一条长廊之侧,脚下不停,沿长廊更向东行,再过的般若台后,又来到了雨花院中。

“任施主稍等!”

枯荣离开了,这里是一处作息之地,院中没有花草,只有一颗有新茵的枯树,他坐在小院,静静等待……

片刻后,枯荣回来了,而在他手上正是几卷图谱,一本小册。

“任施主借观,还请施主莫要离开本寺。”

任意点头应下,接着笑道:“那劳烦大师叫位小师父送上一杯清茶,任某怕要在此处耽误点时间。”

听着他的话,枯荣仍是面无表情的离开。

接过几卷图谱和一本小册,就随手翻阅起来;一阳指总共分九品,最高乃一品境界,而修炼“六脉神剑”需第四品境界为基。

此时任意就看的“一阳指”秘籍。

一阳指空手进招,暗点三十六处大穴,运功后以食指点穴,出指可缓可快,缓时潇洒飘逸,快则疾如闪电,但着指之处,不可差之分毫。

想要修炼一阳指,必须认穴极准,凝练的真气以特殊法门点穴,若注体真气不失,不可解开穴道。

真气外发,所耗甚大,所以“一阳指”讲究一中即离,一攻而退,实为克敌保身之法,炼至四品后,可凌空发劲伤人,这也是为何四品为“六脉神剑”之基的原因。

任意虽然在翻阅秘籍图谱,但也把“北冥神功”“嫁衣神功”“明玉功”等以前学过、看过的武功招法,细解、细析……

没人知道他此时身处一种何等境地,没人能形容他此时的变化又是何等神奇,任意忽有一种豁然大悟的感觉。

他以前一直执著内外之别,以自身为基,不断锐进锐变,却已忘记了,人因有身躯,始有疲累之时,无论修为如何通神,凡体肉身也敌不过天地变化。

倘若自己不分内外,融入天地自然,是否脱的肉体凡胎?

他自持天资惊人,却也对武学一道,怠慢了许多。

“物极必反,道穷则变”,无数人都能明白字面的意思,但却甚少有人能有办法在实际上,加以应用。

任意自五岁习武以来,对武道一途便未曾多有用心之处,武学与他而言实在太过简单了一些,但等他登上高山之颠时,他不禁闲的苦思人生成败得失、生老病死。

经得两次起死回生,任意终是悟到生命的无常、人之局限。

这数十年来他一身武功可谓上穷天人,但如今也止于此刻境地,难以逾越突破桎梏的局限,他以之自身武学轻视世人,绰有余裕,但说道打破那无形枷锁的阻隔,却也无能为力。

忽地,任意刹那间抛开一切凡念,将精神贯注灵台之间……

一时间,无数种内功修炼法门,千万种功法招式统统涌入脑海,回旋而碰撞……又在碎裂,进之缓缓融合。

他突然浑身渗出冰寒之气,以至于让一片方圆都霜化凝结。

他突然浑身又渗出火焰般猛烈的真气,一股股热气翻腾,让冰霜瞬间消融。

他突然身周气劲柔韧如水,却有突然掠起锐猛罡风,接着一切又化为平静。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