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背电子书网 > 武侠·仙侠 > 女神求你快逃 > 第八百一十四章 今我来思!
听书 - 女神求你快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百一十四章 今我来思!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

再一次站在这里。

鸠浅的思绪,却飘回了许久许久以前。

突然,他心生一种难言的愧疚。

“裴三千,每年这个时候,你记得裴青丝吗?”

鸠浅轻声问道。

裴三千一愣。

秦微凉也一愣。

两个女子都是相同的反应。

秦微凉更是在刚才思虑了半天才发现原来鸠浅找的是这里。

裴三千脸一红,愧疚的低下了头。

生财城经历几多风波。

原先故人的坟墓都不复存在了。

“对不起,我不记得。”裴三千抿起了嘴。

“对不起,我也不记得。”秦微凉也低下了头。

“你们不用道歉,只有我才应该道歉。”鸠浅轻轻松开两女的手,对着其中一个方向,徐徐下蹲。

在鸠浅的眼前,那里隐隐约约有一个墓碑,上头刻着裴青丝的名字。

“我以前不懂,现在终于明白为何她当时执意要闯进我和大哥的战斗之中。”鸠浅的眼神愈发温柔。

“为什么?”裴三千心说我现在还不太明白。

秦微凉手捂着心口,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鸠浅。

鸠浅叹了口气,说道:“因为,断离歌。”

“断离歌?”裴三千喃喃自语,整个人呆在了原地。

“断离歌是什么?”秦微凉有些不解,轻轻的问道。

“是一种献祭自己的法术。以前在一门,那个笑哭子帮助陆远对付人间四戏时用过。”裴三千快速解释几句,眼泪却啪的一下,滑落脸颊。

鸠浅点点头,心中痛苦不已。

当时的裴青丝,只是傻傻的想要用献祭自己的法子帮助他。

最后,她小看了自己和大哥剑招的威力。

仅仅在一招之后,便断送了大好生命。

鸠浅想起当日那一幕,便有些悔不当初。

但是,看见秦微凉安然无恙,鸠浅心里又有了一丝安慰。

“秦微凉,你想想裴青丝,你说你还有什么好争的?她都死了,你还活着。”

秦微凉被鸠浅这般批评,默默低头不语。

活人跟死人争,总是会争不过的。

鸠浅捡了块石头,尝试着将此地的时光倒退,一直倒退到裴青丝还活着的时候。

一百年,两百年,三百年,四百年.......到了六百年的时候。

鸠浅的头发都白了。

他只好放弃。

在他选择放弃的那一刻,白发逐渐又变回黑发。

鸠浅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空负一身时光之术,却连一个女子都救不活,真是一个大废物。

鸠浅站了起来,伸出手一人赏了一巴掌。

两女一惊,下意识捂住自己的屁股。

鸠浅理直气壮的看了两女一眼。

两女相视一眼,齐齐咬了咬牙,什么都没说。

鸠浅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提步重新走回生财城中。

两女怔了一下,快速跟上。

......

这时,司正遥遥出现在了街上的另外一边。

他看着鸠浅拉着秦微凉离去。

轻轻的叹了口气。

“人镜果然不想要司正赴死,现在竟然连秦姑娘都牵走了。”

“难道天要亡我北冥吗?”

他抬头问天。

天不回应。

如果真要回应,恐怕天也会说上一句:干我鸟儿事!

忽然。

一张大脸出现在司正的上空,直直的戳|入他的眼帘。

“干嘛?你怎么像是死了亲娘一样?”

乱入的此人,就是鸠浅。

司正被吓了一大跳,赶紧挪开。

待到司正恢复平静,他发现鸠浅带着两女已经折回。

“打扰到三位,实在抱歉。”司正微微一礼后,便打算离去。

忽然。

秦微凉站到了他的身前。

“喂,司正。听说我违反了你的人间律法?违反了哪一条?我没注意。要不叛我点刑罚,比如说罚我一两万年不许离开鸠浅身边半步,如何?”

一两万年不许离开鸠浅身边半步?

这是刑罚?

这怕是祝福吧。

司正咳嗽了一下。

“算了吧,大谈帝国都快打过来了,我还指望秦姑娘为北冥贡献一份力量呢。”

司正叹了一口气,悠悠的看了鸠浅一眼。

就是这个人,自己不打也就算了,还不让别人打。

鸠浅感觉到了司正的古怪之处。

抽了抽嘴角。

心里暗道:小崽子,居然敢用这个眼神恶心我。

“喂,司正,你为什么铁了心要打?你知不知道,除了你,别的人都不是傻瓜。”

鸠浅毫不留情的抨击司正。

司正脸色微变。

“就只有我一个人执意要战吗?但是人绝对不能跪着生。”

鸠浅和秦微凉还有裴三千听到这句话,齐齐翻了个白眼。

秦微凉:“司正,劝你放弃,北冥人间迟早要并入有仙界,以前的那一种以剑渊相隔的世外之地的日子,就要一去不复返了。”

裴三千:“对。而且我夫君还说,天上的人迟早也要下来。到时候,你越是护着人间,他们越是会打人间的主意。”

鸠浅:“没错。你有时间不如好好修炼,说不定,等天上的人一下来,你就又得挨打了。”

听着这夫妻仨唱三簧,司正是气不打一处来。

他嚷嚷道:“司正那不是在意这个,我是在意人间律法。一旦投降,那就是文明向野蛮低头,人性向兽性低头。你们可有想过这些东西?我自小接受圣贤教诲,就算此生无法当一个圣人,但是岂能如此屈膝而跪?”

听见司正这般正义豪言。

鸠三人顿时竖起了大拇指。

秦微凉:“司正高义,我辈修士楷模。”

裴三千:“司正不愧是人间律法,我看好你。”

鸠浅:“北冥就靠你了,以一张巧嘴喝退千军万马,指日可待。温馨提示,不要对那些天上的人也用这个法子,他们的抬手速度都很快。”

司正面对这种阴阳怪气的赞美,有些难以接受。

然而,他正想多说一句时。

三人已经齐齐转身,打算携手离去。

看着三人的背影,司正好似看见了一幅无比和谐的夫妻图。

忽然。

司正听见他们旁若无人的说道:

秦微凉:“搞不懂那些圣人怎么想的,居然打算用道理降服世界。”

裴三千:“然而,有些人就是这么无聊,骗人骗己。”

鸠浅:“算了,二位娘子还请少说两句,嘴巴有力气的话,留到晚上伺候为夫吧......”

司正顿时脸色一变。

他口中的话,顿时就不想说了。

......

穷途知音归乡处。

重回此地的秦微凉,看着一种修为上进的下人,大感物是人是。

就在她打算提步进门的时候。

鸠浅故意咳嗽了一声。

秦微凉顿时醒悟,低头提裙,示意裴三千先请。

裴三千装模作样的昂首挺胸,一脚跨入了大门。

紧接着,是鸠浅。

最后才是秦微凉。

一众小厮,看见这一幕时,纷纷无语,一头雾水。

夜里。

当二楼的声音突然在某一刻完全消失时。

众人明白了原因。

此时无声胜有声。

翌日。

鸠浅一个人神清气爽的出了门。

身后不见两位夫人的身影。

一众早起的店员纷纷对着鸠浅竖起了大拇指。

大家都是男人。

一个眼神,足以聊表万千心意。

鸠浅得意一笑,甩发而行。

“嘿!这还不是手到擒来之事?”

“高!”

“......”

在众人的欢送之下,鸠浅哼着小调,漫步在了街头。

昨夜下了一场新雨。

此时,空气中都隐隐约约有那么一股咸味儿。

鸠浅回想着他的往事,着重将注意力放在了一些想不通的点上。

于是,他一边走一边想。

想通一件事时,他抬头一看,天上已经落下了小雨。

鸠浅伸出手,看了看这细小而又朦脓的小雨。

叹息一声。

“人间留不住却一次又一次重来的事物,终究还是很多啊。”

说完。

他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翩翩少年郎。

然而,他刚走出两步。

身后便传出了一个声音。

“嘿,小伙子。要不要随我逛一逛啊?”

鸠浅默默回头。

一个系着红色发带的男子,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是风神盖洛。

鸠浅轻轻一笑,点了点头。

两人一路随意行走,顺手给自己和路边的小孩儿各自买了一串糖葫芦。

“怎么样?当剑灵的滋味儿如何啊?”盖洛笑道。

“裴三千从不约束我,她也对剑没什么太高的要求,因此我几乎是完全没有束缚感。”鸠浅摊摊手,心说我觉得是不是剑灵真的毫无所谓。

“那还好,你遇到了一个好主子啊。”盖洛揶揄道。

鸠浅斜了他一眼,揪了揪盖洛身上的白衣玉袖装,问道:“你怎么穿了这一身衣裳?”

“我加入齐一门了啊,最近功绩太高,自然穿上了。”盖洛得意一笑,还特意在鸠浅面前转了一个圈。

骚包。

鸠浅心说,我也有。

于是,鸠浅摇身一变。

那一朵绣有大红花的另类白衣玉袖,映入眼帘。

盖洛看了眼那一朵红花,忽然,一大波记忆冲入了他的识海。

盖洛立即眼神一变。

“你这朵花哪里来的?快说,很重要。”

盖洛大惊失色,看向鸠浅身后的因果锁链。

突然,因果锁链,颤抖了一下。

他快速顺着因果锁链向上看去,发现了苍天与天幕相交处,有一只巨龟伸出了脑袋,一口咬断了锁链。

然后,鸠浅身上的因果,便断了。

“喂,你怎么呆了?”鸠浅用力的摇了摇盖洛,觉得他有些不太对劲。

盖洛一阵失神,反应过来之后。

他重新看向鸠浅身后的因果锁链,发现鸠浅身后的因果锁链完好无损。

松了口气。

还好。

盖洛看向鸠浅,郑重的说道:“我说你会死,你相信吗?”

鸠浅闻言,皱起了眉头。

我都修炼到玄同境了,你还说我要死,别吧!

鸠浅摇摇头,不信。

盖洛叹了口气,对着鸠浅说道:“我刚才看见你背后的那一朵大红花,突然想起了一件被我尘封在记忆深处的事情。”

鸠浅觉得盖洛大惊小怪,面带微笑道:“到底什么事情?”

盖洛附在鸠浅耳边,对他说道:“......”

鸠浅静静的听着,听到某个地方时脸上的笑容开始逐渐消失。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