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背电子书网 > 武侠·仙侠 > 女神求你快逃 > 第八百一十三章 同城一梦
听书 - 女神求你快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百一十三章 同城一梦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一年时光飞逝。

鸠浅带着裴三千,足迹遍布北冥南北东三大区域。

抱着目的去看这人间,鸠浅发现人间自有悲欢,自由离合。

时也命也。

“夫君,你不去看看秦微凉吗?”

“她也很喜欢你的。”

“整个北冥,你只有西秦没去了。”

裴三千一口气说了一片话。

将本来身在前方脚步不停的男人叫回了头。

鸠浅看着裴三千,觉得世界真的是一个圆。

想当初自己跟在秦微凉屁股后头咧嘴傻笑的时候。

秦微凉好似也曾提过裴三千。

如今,裴三千还是不自觉的提到了秦微凉。

终究是命里跳不过去的女人啊。

“我如果不去看她的话,我是不是挺差劲的?”

“但是,如果我去看她的话,我又该说些什么呢?”

“如果她接受不了我是一个剑灵,你怎么办?”

鸠浅用三个问题,作了回答。

裴三千被是那个问题打得是晕头转向,半天没有想到答案。

等她想到如何回答时,鸠浅的背影已经来到了街尾。

而裴三千,人却还在街头。

人间的许多事情都是如此。

你追问我时,我没有想到答案。

我想要作答时,你却已经远去。

裴三千小碎步一路跑,娇躯荡漾,激起一片春光。

不过。

难得去说,事情的答案本就不唯一。

追上鸠浅时,裴三千突然就觉得自己的回答不太有趣了。

那一丝想要回答的欲望,快速减退。

“怎么办?”

鸠浅再一次的问道。

裴三千看着鸠浅的侧脸,觉得自己的夫君真是一个无比好看的男人。

“夫君,你好久没看我的心了。”裴三千对鸠浅的问题视而不见,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嗯。”鸠浅对着秦微凉笑了笑,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不看?是我不有趣了吗?还是说,你想存一村?一口气看完?”

“其实,只是因为我懒。而且,我对你挺放心的。窥探对方的心灵不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

“那夫君的小秘密呢?是什么?我想知道。”

“真想知道?”

“嗯,真想。”

“你看过我的记忆,知道我和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

“但是,我不知道那些被你称作秘密。”

“我好像没有什么秘密,我什么都可以坦然的告诉你。”

“你真过分。你最开始在不接受你鸠浅的过去的时候,将你和秦微凉的接触全部都藏了起来。”

“最后我还是给你看了呀。就像,我从来没有看过你在认识我之前的事情一样。”

“你给我留有空间,其实就是给自己留下空间,对吧?”

“这样说倒是也没错啦,我还是希望有些事情是你不知道的。”

“但是,我就是知道。”

裴三千说出这句话时,得意一笑,对着鸠浅做了一个极其调皮的口型。

我现在是你的主人。

鸠浅笑着点点头。

这就是他不去西秦的原因。

天下人应该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接受自己爱的人成了别人的剑灵吧?

既然如此。

何必去西秦惹秦微凉不快呢?

鸠浅牵起裴三千的手,像是孩子一样在大街上瞎跑。

掀开年轻姑娘的裙摆,惊掉老人的烟斗,惹得一群孩童掐步跟随。

最后,两人看见了一个人,略有尴尬的停在了街道的尽头。

他们不见的人,主动过来见了他们。

裴三千很坦然,对着秦微凉挥了挥手:“秦微凉,好久不见。”

秦微凉牵强一笑。

鸠浅对着秦微凉淡淡的笑了笑,却没有松开裴三千的手。

即使秦微凉死死的盯着他们十指相扣之处。

逐渐目不转睛。

“他还有一只手,要跟着我们一起跑吗?”

裴三千见鸠浅就是一个字都不说,替他说了一句很爷们的话。

秦微凉闻言微微一怔。

双眼含泪的看向鸠浅。

她希望这话被鸠浅说出来。

鸠浅感觉到了,说道:“来吧,跟我们一起。”

秦微凉笑了笑,摇了摇头。

“爱好痛苦啊。我的心好痛,你真的除了成为她的剑灵之外就没办法帮她了吗?”

秦微凉声音颤动,颇为可怜。

看着秦微凉流泪的模样,鸠浅承认自己心疼了。

他心头不禁微语:果然好看的女人只需要随便一哭,男人就会心软。

鸠浅抿抿嘴,觉得自己真是肤浅,这个时候居然还浮现了这么一句不着调的话语。

“对不起,当时主要防的人是伪佛。我害怕她会越过大哥杀了裴三千,所以我别无选择。”

“那你就不担心她杀了我吗?我也是你的女人。”

“你比她要强一点,稍微安全一点,我知道大哥也会帮我护住你。而且.......”鸠浅说到一半,话音戛然而止。

他突然觉得这些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没有什么好说的。

后面的一句话鸠浅没有说出来。

但是,他一直都放在心里。

“而且什么?”秦微凉追问。

“你不会想要知道,还是不说了吧。”鸠浅苦涩一笑,心说这又不是什么好话。

“我就是想要知道,你说啊。”秦微凉声嘶力竭,对着鸠浅狂吼。

“而且,我知道你跟伪佛串通好了,你们会杀掉裴三千,然后你们两个公平竞争。你们一直都不想和她分享我。我一直都知道。”

鸠浅快速说道,手紧紧的抓住裴三千的手。

裴三千的身体明显抖了一下。

很显然,裴三千初次得知这些事情的时候,还是很难过的。

不过也是,换作是谁能够强大得一点都不难过呢?

鸠浅想了又想,觉得难以找到一个。

裴三千看向秦微凉,嘟起了嘴巴。

“秦微凉,这是真的吗?其实夫君不只是需要防备伪佛一个人,还得防备你?”

秦微凉没有回答,咬住了嘴唇,看着面色平静的鸠浅。

终于完完全全的明白了他那一句不要选错的含义。

原来是这个意思是吧?

给我机会,希望我不要对裴三千出手......

现在我明白了,但是.......

没用了。

裴三千见到秦微凉不回答,心里更加伤悲。

“你和我有过姐妹之情的。为什么我就非死不可?我跟你之间别的不说,最起码有三百年相互帮扶的感情吧?如果想要我死,为什么那个时候不杀我?非要等到争夺天命最关键的时候?”

“你这样对我,就算最后真的把我杀了,你一个人面对鸠浅的时候,不会难过吗?”

“秦微凉,你........”

裴三千红着眼睛,用一个姐妹的身份相问。

最后,她话还没都说完,秦微凉便打断了她。

“好了,你不要问了好吗?不要问了,不要问了!我告诉你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当你是我的姐妹,你一个这么土的女人凭什么跟我公主出身的人当姐妹啊,你凭什么?你凭什么?你能和鸠浅在一起,不就付出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陪伴吗?你还付出了什么?你就一直获得他对你的帮助,一直获得!一直获得!我嫉妒你,我嫉妒你,我一直都嫉妒你。那三百年我和你一样饱受思念之苦,我不杀你是因为我看到你比我更苦,我心里好受一点......”

秦微凉抱膝哽咽,哭得声嘶力竭,像极了知道秦秋死讯的那一天。

是那么的无助,那么的彷徨。

但是,鸠浅却因此将裴三千的手握得更紧了一些。

只有这样,鸠浅才觉得自己是爱裴三千的。

裴三千听到秦微凉的话,觉得世界真的很无聊。

冰冷的心,果然用自己的体温是捂不热的。

“秦微凉,其实我一直都觉得我是捡了你不要的男人。曾经,我曾为之无比窃喜。之后,我真没想到你会后悔,又想捡回去。你怎么能够这样呢?我都愿意跟你分享了。现在,我却发现我还是太天真,你一直都没有想过跟我分享,你就是要独占。其实......我也想独占。”

裴三千咧开嘴对着憨憨的笑了笑。

鸠浅点点头:“我一直都知道。所以我一直都没有主动去找过她。”

“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的?你已经很久没有读取我的记忆了。”裴三千有些惊讶,看到鸠浅又是一副料事如神的模样,有些不安全的感觉。

“我一直都知道。因为我以前追她的时候,听到秦画骗我说还有别的人喜欢她我就很不爽。那个时候其实她都不是我的。我只是喜欢一个人,听到某种消息就会不爽。何况你已经拥有了呢?”鸠浅笑了笑,心说这和读不读取记忆无关的。

“鸠浅,自从你成为东方红眉之后,我爱你绝对比你爱我要多,绝对。”秦微凉红着眼睛指着鸠浅的鼻子怒吼。

鸠浅点点头:“嗯。你再爱我,都是因为我曾经为你舍命相拼过。她喜欢我,却不是因为这个。”

“这重要吗?喜欢就是喜欢,你要是深究原因的话,你难道不是因为这张没用的脸才追逐我的吗?你追求我,最后你又要选择别的女人,你有没有想过我?我不是不喜欢你,我一直都喜欢你。我只是觉得我会死掉,我会在保卫西秦的战争中死掉,所以才不接受你的。我什么都愿意给你,什么都愿意给你,我那晚脱光了衣服你都不碰我,我脱光了衣服你都不碰我!是你不碰我!!!”

秦微凉声音沙哑。

指着鸠浅,哭得梨花带雨,脸上全是泪痕。

鸠浅瘪了瘪嘴,看向裴三千。

裴三千点头道:“别看我,这是你和她的事情,我知道,我没意见,你跟她解释就好。”

鸠浅默默点头,然后看向秦微凉。

“其实,我一直觉得我的因果在我死的时候断掉了。”

“放屁,你只要还活着,你就一直都是鸠浅。因果不会断掉的,只会停下脚步,在某个别的时刻再重新续上。”秦微凉走到鸠浅的面前,抓住他的手蹲地放声哭泣。

鸠浅轻轻将她拉了起来,抱在了怀里。

另外一支手也抱住了裴三千。

裴三千看见秦微凉哭得那么伤心,自己突然就不那么伤心了,眼泪抹了抹就干了。

“好了好了,没事了,以后不要再想着要我的命就好了。现在我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一起,行吧。”

裴三千伸出手拍了拍秦微凉的肩膀,像安慰裴青丝一样安慰秦微凉。

就在这时。

一个名字猛然横亘在鸠浅和裴三千的心头。

他们刹那相视一眼,准确从对方的眼中看到相同的信息。

纷纷眼神一暗。

鸠浅抓住秦微凉的手,说道:“限你在五息之内,停下哭泣。快点。”

鸠浅的话好似言灵,秦微凉听到之后莫名恐惧。

她赶紧擦眼泪,一边擦眼泪一边皱眉,控制自己的泪水不往下流。

最后,生生在五息之中的某一时间,止住了眼泪。

裴三千震惊不已,眯起了眼睛。

咦~~~~

原来是装可怜,骗我夫君的同情。

真可恶。

秦微凉止住泪水之后,鸠浅拉着两女的手,循着记忆在生财城中快速奔走。

他闭着眼睛,好似在记忆中寻找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最终,鸠浅停在了一片杨柳林边。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