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历史

日本战国系列:织田信长 电子版下载

本书作者:[日] 山冈庄八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1111
出版社:重庆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07-09-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8-07-04 19:06:15
ISBN:9787536689985
下载统计:956
TAGS: 日本 织田信长 系列 [日]山冈庄八
日本战国系列:织田信长 电子版下载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织田信长(上下册)》中他,是日本历史上让人折服的武将,日本战国时期开创统一大局的杰出统帅。 他,幼年时粗狂莽撞、我行我素,不修边幅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匡正天下的勃勃野心,然而燕雀不知鸿鹄之志,众人视之为缺乏才智、难当大任的“尾张大呆瓜”。 他,二十七岁在桶狭间之战以寡敌众,从此名震天下。后以“天下布武”为职志,在乱世中所向披靡,短短数十年间就横扫了整个日本,无人敢捋其锋。 他,是复杂的个体。狂放不羁却思虑缜密;懂得忍让雌伏,也敢于大胆行事;积极引进西方器械和宗教,也保留着日本武士极重名誉的特质;有人说他“先破坏再建设”,是“风云儿”、“革命家”;也有人因他“烧庙杀僧”称他为“第六天魔王”。 日本畅销巨著《德川家康》的作者山冈庄八,以文学化的传奇之笔再现了织田信长从统一尾张到重立将军、控制京畿,之后在事业高峰遭到部将背叛,梦断本能寺的悲壮一生和狂傲盖世的独特个性。笔法轻快,情节跌宕起伏,读来让人心潮澎湃。

作者简介

山冈庄八,日本文坛最优秀的作家之一。1907年出生于新潟县,本名山内庄藏。小学中途辍学,后改至通信讲习所就学。二十七岁担任《大众俱乐部》创刊主编,同时开始以笔名“山冈庄八”在该杂志上发表文章。二战后,他的长篇巨作《德川家康》广受欢迎,足足连载了十七年之久,总销售量超过三千万册。之后他继续以历史小说为主轴,创作了《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及《伊达政宗》等名作。1978年,山冈以七十二岁高龄病逝于东京,日本政府特别授以勋位。
在日本大众文学界里,山冈庄八的作品的影响力,远远超过吉川英治、司马辽太郎二人,尤其是《德川家康》、《织田信长》、《伊达政宗》、《丰臣秀吉》这几部小说,绝对不比吉川英治的《宫本武藏》或司马辽太郎的《宛如飞翔》逊色。他以丰富的历史事实、绝妙的架构以及大胆的想象,将历史小说推到了极致,

精彩书评

   一个民族的本性——跟山冈庄八一起仰望《织田信长》的背影
   ——黑漆板凳
   很久没有读过像模像样的书了,也许是懒,也许是烦。英国人汤姆生在110年前发现的电子已经把中国人毕升在1000年前发明的活字挤兑得够呛,如今,除了马桶旁边的《三连生活周刊》,我连枕头边都不再放本书了。而我这个人就是浅薄,既欣赏不了高深莫测的哲学典籍,也看不了鬼哭神嚎的盗墓玄幻,于是越发

目录

一 无门三略之卷
二 桶狭间之卷
三 侵略怒涛之卷
四 天下布武之卷
五 本能寺之卷
附录:
 织田信长年谱(1534-1582年)
织田氏·斋藤氏系谱
美浓·尾张诸城配置图
战国群雄割据图(天文年间)
桶狭间会战对阵图
姉川之战参考图
本能寺之变参考图

精彩书摘

1.流浪武士 飞鸟高翔在蔚蓝的晴空上,从那里可以看到那古野城的屋檐。 它的右边是荒神森林,左边是八王寺的树林,连着天王的树林,接着 是只有寥寥几户人家的街道。 这里没有像样的山,前面的平松山及小松山,只能算是小山丘,幅地 虽广,耕地却是有限。 城南的大路上,一位流浪武士向在田里劳作的农夫喊道: “喂!请问这里住着一位吉法师公子吗?” 农夫拿着锄头站起来说: “您是从城里来的吗?” 农夫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却问了他另一个问题。 “不是!我是一位流浪汉。” “哦!既然是流浪汉,为何要问城里这位阿呆的事呢?” “这位老兄,我要找的吉法师公子是那古野城主织田弹正忠信秀先生 的公子呀!” “是的,就是那个呆瓜,你为什么要问他的事呢?” 流浪的武士拿着斗笠,苦笑了一下。 “你明明知道他是城主的公子,竟然还称他为呆瓜,难道你和他之间 有什么瓜葛?” “唉!没有一个百姓不怨恨那个阿呆的。不久前,他带了许多孩子来 到我们的瓜田,糟蹋了五六十个瓜之后就跑掉了。” “啊!原来如此,他曾经来你们的田里捣蛋。” “不是因为你是流浪汉我才告诉你这些事情,只要一想到那个呆瓜要 当我们的城主,我就无心劳作了……全村子里的人都和我的想法一样。” “我明白了!原来你们是担心将来的城主是吉法师公子。” “没错!现在他大概已经吃饱了正在河里游泳呢!不然就是在若宫的 树林里睡午觉吧!” “若宫的树林?” “是的,在城墙边就可以看到那个树林。” “哦!谢谢你,打扰了。” 说完,武士拿起斗笠往农夫所指的方向走去。 这位武士年约四十,体格魁梧,衣着颇为气派。 “世间的事真是无奇不有,信秀是一个器量颇大的人,夫人也很聪明 ,为什么会生出这种孩子呢?” 武士仰望天空唧唧喳喳飞过的小鸟,旋即将视线移往深绿的树林。 正午的树林显得一片宁静。 “来到此地,即可看到。”武士自言自语地迈入林中。 “谁?”他突然止步。 原来森林一方的树荫下,出现了一个白影。 “啊!大概是个孩子吧!” 他徐徐地拨开林草慢慢前进,快要接近时,他忽地隐身在古木后。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林中的一个小空地上画有一个圆圈,两个小孩 正站在圈内比赛相扑。 如果他们是男孩,也不会如此令人感到震惊,但是怎么看,他们都像 是十三四岁的少女啊! 她们的皮肤看起来特别白皙,应该是接近思春期了。可是两人的衣着 与相扑男孩的穿着一样,系了一条带子,而且与男孩的系法一样,彼此的 眼神十分严肃,双方都翘着臀部睨视对方。 然而,并不是只有这一组,有许多组同样打扮的少女围着那圆圈。 “还没有,还没有,继续看着对方,继续看着对方。” 突然出现一个声音。 武士抬起上半身,想要找寻那声音的主人。 出声的竟然是个少年,他赤身裸体,坐在离右手边女相扑手后面四五 步远的高台上,傲视着那个相扑场。 这个少年看起来约十四五岁,头发朝上绑在头顶正中央,并用夹子束 着。他频频用手指挖鼻孔,掏出鼻屎。 奇怪的是,当他做出这些举动时,从他的头发到他的动作,都令人觉 得有种难以言喻的协调感。 少年看到两人的呼吸相吻合之后,突然喊道: “好!开始。”随着这一声狂叫,两位少女同时扑向对方。 2.吉法师在此 武士难过地紧蹙双眉。 在狼狈不堪的情况下,西边的人获得胜利。 “河童川获胜。” 怪异的少年大叫道,并面向胜利的少女招手,要她过来,然后将身边 的一个大饭团给她。少女气喘如牛地从少年手中接过了饭团,大口吞下。 看来已经进行了好几场比赛了。 武士所处的位置正好有一大片叶子可以遮身。 那位败北的少女,来到东边坐下,肩膀下垂,头微微地抖着,面有惧 色。 “接下来是富猫岳和樱饼的比赛。” 少年又开始面向两边的少女呐喊着。 仔细瞧瞧名为猫岳的少女的眼睛,真有如猫见到老鼠时那闪闪发亮的 神色,而名为樱饼的那位少女,则像是吃了许多饼似的,拥有一对诱人的 乳房。 这一场,一眼即可看出胜负。 在樱饼的乳房撞到猫岳的头的那一瞬间,樱饼被推到少年的膝上。 “猫岳获胜。” 少年叫着,突然伸手抓住倒在他膝上的那位少女的腹部,将她丢向右 边的草堆。 获胜的猫岳也同样得到了一个大饭团,然后和刚才那些获胜的少女们 坐在一起。 武士想与她们交谈,但在这种奇怪的比赛没有完全结束之前,他没有 说话的余地。他也目睹了这位少年对胜、负少女们的好恶之情竟有天渊之 别。更有意思的是,胜方少女们的长相多半丑陋,而败方却个个都颇具姿 色。 比赛终于结束了,少年突然站起来说: “今逢战国乱世,女子们也要强身报国。” “是!” “别忘了,今天的胜利者,将来我都要纳之为妾。” “是!” “要有强健的孩子,首先母亲要强壮,不能做一个弱者。” “是!” “好!今天到此结束。” 武士呆立在原地,看着她们起身。突然他像醒过来似的咳了一声,离 开了树干,慢慢地走向他们,问道: “能不能请问一件事?” “什么事?”少年并未受到惊吓,昂首回答道。 “请问这里是不是有一位吉法师公子?” “什么?” “就是那古野城主的公子吉法师公子。” “不知道!”少年不再看他,只说,“好了,我们游泳去吧!只有胜 利者才可以跟我来。” 那些获胜的少女连忙拿起衣服,跟在少年身后,旋风般往森林东边走 去。留在原地的那些落败少女,慢慢地穿着衣服。 武士走近其中一人,问她: “请问你有没有看到吉法师公子?” 那位少女就是樱饼,她歪着头,从树枝间隙射下来的阳光正照在她的 脸上。 “你看来像是不认识吉法师公子了?” “是呀!所以我才问你们呀!有没有人看到他呢?” “唉!我们怎么会没有看到他,刚刚与你说话的人,正是吉法师公子 呢!” “什么?刚刚那位就是……” 武士朝吉法师消失的方向看去,然后耸耸肩,叹了口气说:“啊!原 来他就是吉法师。” 看着那些穿好衣服的少女走出树林,他茫然地站在那里。 “原来他就是……” 3.婚姻之主 当晚。 在那古野城的一角,家老(众家臣之长)平手中务大辅政秀家的书房 里—— 与身材短小的政秀对坐的,即是白天所看到的那位武士。他们一同进 餐,房间里没有下人侍候,只放着酒瓶,这表示他们两人一定是有机密相 商。 “再来一杯。”政秀举起酒瓶向客人敬酒。 “不!我喝太多了。” “唉!才两三杯算什么!” 政秀不管那么多,一味地替他倒酒。 “无论如何,这桩婚事都需要您村松先生的大力支持,无论如何您都 是我的贵客啊!” “平手公!” “是!” “老实说,我是奉主君斋藤山城守之命来看吉法师公子的。” “这是应该的。”政秀回答道,“明天我就派人带他来这里。” “不用了,今日在城外我已见到他了。” “哦!他今天一整天都应该在天王坊读书才是,难道你已到过寺内了 吗?” 但是对方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阁下,我的主公是非常疼爱这个公主的,这是他最引以为傲的女儿 。” “这不用您说,我也十分明白,这是尾张和美浓的结合,这样好的姻 缘,也是我们期盼的。” “平手公。” “是!” “坦白说,我们家的公主,是美浓最出色的美女,也是我们引以为傲 的公主。”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才恳切地期望能成就这桩婚事,不是吗?” “请等一下,平手公,您是负责教导吉法师公子的老师吗?” “是的!他是正室夫人的长男,所以选择师父是件大事。除了我之外 ,另有三人,分别是林新五郎通胜、青山与三左卫门、内藤胜助。” 客人村松与左卫门春利,露出苦涩的表情,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 “平手公,不怕您生气,有些话恕我直言。” “无妨!无妨!”政秀笑着回答道。 “政秀公,您确信绝对不会因我的直言而勃然大怒吗?反正我也有些 感触,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把话说出来。您知道这里的百姓在暗地里是如 何称呼吉法师公子的吗?” “啊!这个我并不知道。” “今天我听到有人叫他大呆瓜,也有人叫他无赖,更有人叫他小狐狸 。” 政秀摇了摇头。 “这可是一件大事呀!” “有人指控公子偷了他家的瓜,有位妇人准备用来供佛的饭也被公子 拿去捏成饭团,为了这件事,她哭得很伤心呢!” “真是太顽皮了,这是他的天性太豁达的缘故,才……” “平手公。” “是!” “您想不想知道吉法师公子拿那些饭团做什么吗?” “这……他会做什么用呢?” “您不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您。他召集了十几位十三四岁的少女在 比赛相扑,那些饭团是用来奖励获胜者的。” “哈哈哈!”政秀听完后,哭丧着脸强笑着,“原来如此,他竟然能 召集那么多人……这倒是健康的活动。” “人家叫他小狐狸,是因为他能叫狐狸骑在马上跑。” “是啊!说到马,他的马术在这里可是赫赫有名的。” “说正经的!”对方生气地将杯子放在台上,“我必须为我们家的公 主找一个理想的对象,对于贵公子的这些行为,请恕我回去直言。” 政秀并不生气,但脸色充满困惑。他连叩了两三个头。 “是的,回去见到主公时,当然要一五一十地把所见到的情形禀告他 ,但是村松公,我也希望您能为我们的公子美言几句。” “您要我如何说呢?” “唉!您不妨说,我这个老朽与您有不同的看法。” “您说的不同看法,究竟指什么?” “我认为,这桩婚事是日本最佳的姻缘,对于我们两家的未来有重大 影响。” 客人默默无言地望着政秀。 稻叶山城主斋藤山城入道道三也曾如此说过。身为城主的信秀不足为 惧,最令人惧怕的是其家老平手公。而这位平手公对自己所教育出来的吉 法师公子宠爱得无以复加。 此时的村松也只好相信平手公所说的话了。 “我明白了。”他回答道。 “好吧!就这么办,待你见到主公后,就把你所看到的,一五一十地 禀报他。但别忘了告诉他,这是最好的姻缘。” “好的。” 这时,政秀双手伏地,叩首。 P3-9 查看全部↓



下载地址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