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历史

上杉谦信 PDF版下载

本书作者:[日] 海音寺潮五郎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482
出版社:重庆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08-06-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8-07-04 19:05:04
ISBN:9787536696518
下载统计:357
TAGS: [日]海音寺潮五郎
上杉谦信 PDF版下载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上杉谦信(套装上下册)》讲述了他,虽生于越后国守护代的尊贵之家,却不为父亲所爱;四岁失母,少年丧父,复被嫉妒的史长敌视、迫害,饱受颠沛流离之苦。他,十五岁初次上阵,多次击退敌对势力的来犯,很快将国内豪族收服于帐下。后又在追回信州豪杰失地的战争中屡见神勇,最终在镰仓八幡宫就任关东管领,威震天下。他,天生一副磊落胸怀,吸引了一批豪杰谋士和他一起打天下,并与当时的一代豪杰武田信玄爆发了日本战国史上最激烈、最悲壮的战争——川中岛之战。他,就是日本历史上少见的军事天才,人称“越后之龙”、“日本战国军神”的上杉谦信。《上杉谦信》作者日本历史小说巨匠海音寺潮五郎以恢弘而不失温婉的文学笔触,勾勒了一代战国名将的传奇人生,文笔洗练,刻画人物细致,战争场面大气,令人有身临其境之感。

作者简介

海音寺潮五郎(1901—1977),日本历史小说巨匠。本名末富东作,生于鹿儿岛县。大学毕业后,在鹿儿岛和京都等地做中学教师。28岁初次以“海音寺潮五郎”为笔名发表作品。1936年以《天正女合战》、《武道传来记》获第三届直木将。1969年获“文化功劳者”称号。日本著名历史小说家司马辽太郎创作上受到海音寺潮五郎的提携,后人称二者为“文学上的父子”。
  海音寺潮五郎喜欢描写具有不屈的意志、刚毅的性格、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而不计得失利害等特点的历史人物,特别强调人物自身精神世界的独特与独立性。其代表作《上杉谦信——天与地》、《西乡隆威》、《孙子》、《蒙古袭来》等奠定了其在日本历史小说领域一流作家的地位。商业界怪才角川春树看了《上杉谦信——天与地》之后,大受感动,不惜耗巨资拍摄成电影,后成为日本最卖座的历史巨片。

精彩书评

在诸多战国武将中,上杉谦信无疑是最突出的一个。他的魅力,不单在其天才的军事指挥能力,更多的来自于他的人格。在杀戮无常的乱世,谦信始终保持个人本色,重人伦、尚气节,实属难能可贵。
——坂本太郎(日本史学权威)

  比较人物格局及事业的大小,显然武田信玄赢过上杉谦信,但是谈到魅力这一点,我则认为谦信较多。谦信是一辈子都在冒险边缘的人,他那飒爽的男性气概令人佩服……如果我不幸陷入势必从人的地步时,我想我一定会选择做上杉谦信的家仆。
——海音寺潮五郎(著名历史小说家)

  “与其说我喜欢日本战国,不如说我喜欢上杉谦信。”谦信以一人一国之力,先后对阵武田信玄、北条氏康、织田信长,而且都是这三家最鼎盛的时候。织田最强,但是仍然不敢一战,直到谦信意外去世。谦信的特殊防御队形,效果精良;而他的奇袭战术更令人闻之丧胆。他真可谓是一生不败的战国军神。
——越后の魂(电子游戏玩家)

  最近花重金购买了日本最卖座战国历史巨片《天与地》原著小说繁体版,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很多历史小说的写法起源于此,难怪不少历史小说大师言必称“海音寺老师”。海音寺的文笔,恢宏而不失温婉,刻画人物细致,战争场面大气,当被不少后来者模仿。
——我爱大河剧(骨灰级历史小说迷)

  人们经常认为自己生存的社会是扭曲、不均整、污浊而不正当的,心想过去应有均衡正当的人世。然而,实在事物皆有个性,因此常常扭曲,常常混淆,也常常动摇。完美的世道过去不曾有过,今后也不可能有。因此,知道完美只存于人的观念中,是悟的第一境界;即使当下抓到这实在而不失望,反而心情略好地努力做事者,就到达悟的第二境界;不谈不完美,也不期待完美,但一切言行举止自然朝完美前进者,可说到达大悟之境了。
——上杉谦信(日本战国名将)

目录

上杉谦信第一卷
上杉谦信第二卷
上杉谦信第三卷

附录:
上杉谦信年表
越后长尾氏系谱
甲斐武田氏系谱
上杉谦信越后、越中古战图
越后地方地图
信浓地方地图
上杉谦信关东古战图

精彩书摘

上杉谦信第一卷
疑云
晨起,洗过脸后,长尾为景就带着弓到靶场去。北国的正月下旬,只是历书上的春天罢了,硬如石头的积雪还残留在地面,树芽犹紧紧包着,放眼所见,尽是一片酷寒的冬天景色。
为景挺着他那高大魁梧的身躯,在刺骨的清晨寒气中急急赶赴靶场,这是他每天的晨课。在他身后跟着两个十三四岁的小厮,一个帮他拿刀,另一个帮他提着箭袋。少年的脸颊被清晨的寒气冻得发红,嘴里不断呼出白气。他们都睡得很饱,精神抖擞,目光如炬。
不久他们就抵达靶场。
为景亲自安好靶。在几年前这还是小厮的工作,但是当他年逾耳顺以后,不单是安靶的工作,就是捡箭,他也常常亲自去做。
“这样做对身体好,年纪一大,所有关节都硬了,动作也不灵活了,如果每天能这样弯一两次腰,练练身子,身体自然会好。”
他每天固定要射五十回,每回都拉满弓才射。从早晨到现在,他亲自捡了五次箭。刻着白色花纹的小壶,不停地冒出热乎乎的蒸汽,感觉真是舒服。“咻”的一箭,正中靶心。那声音似乎把酣睡一夜而沉淀的血液唤醒,随即迅速流遍全身。他感觉全身血脉贲张,汗暖暖地流出来,真是无比的舒畅!
尤其是今天早上,中靶率非常高,他想再多射十箭。捡了箭,重新安好靶子回来时,一个小厮说:
“啊,玄庵先生来了。”
他看到玄庵医师走在一片树叶落尽的枯树林间。身材矮小,年约五十的玄庵,穿着黑色的罩袍,戴着黑色头巾,身体微微前倾,急促地走着。
为景只瞄了他一眼,便又转身对着箭靶把箭搭在弓上,一个畅快的声音响起,箭漂亮地射中红心。为景又搭好箭,慢慢地拉开弓,他大抵已经知道这时候玄庵为什么匆匆忙忙地赶来。
他想:“是啦,大概就是今天了!”
他又射出一箭,不但没中,还出乎意料地偏离靶心一尺,刚才的愉快倏地消失,他不由得烦躁起来。
“不射了,收起来吧!”他命令小厮,转过身来。
玄庵穿戴得像寒冬的乌鸦般一身黑,他那瘦小阴沉的脸部轮廓显得特别突出。他弯腰行礼。
“有事情吗?”为景尽量掩饰心中的不悦。
“夫人想必就在今天……”玄庵的表情显示出自己带来的消息绝对会使为景高兴的自信。
“今天吗?那好。”
为景披上外衣,开步走向不远的建筑物,玄庵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
站在为景的立场,此刻他必须说些什么不可,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对这件事可是一点也不高兴。
“你看大概是什么时候?”
玄庵说:“大概是在今天涨潮时分吧!”然后又哕里哕唆了一堆。
为景并没有在听,只是装出专心在听的表情。说着说着,已走到建筑物入口:“嗯,是吗?那就请你好好照顾她吧!”说完,直接走进房间里。
房间里打扫得非常干净,中央铺着一块熊皮垫子,火盆里放了许多炭火,熊熊燃烧着。为景坐在毛茸茸的熊皮上,膝上盖着纯棉芯的丝垫,双手覆在火盆上,翻过来又翻过去地烤着。他搓搓手,每回搓手,就会响起干燥的咔沙咔沙声。
“我已六十三了,这把年纪还要新为人父吗?”他在心里嘟囔着。
小厮端来汤药。倒不是他身体有什么不适,只是为了养身,玄庵为他特别调配了一些补药每天早上喝。他慢慢地喝完后,餐盘跟着送上。
一只老猫也跟着一起来了,紧缠在端着餐盘的小厮脚边,绕过来绕过去,一会儿就跳到为景的膝盖上。为景抚摸着它的背,等小厮放好餐桌。
暗红漆色的小餐盘上,搁着一碗糙米饭、汤,还有两条沙丁鱼干及特制的酱菜,非常简单。
为景把猫放到地下,准备吃饭。他端起盛满糙米的黑漆大碗,拿起筷子,正要开始吃时,猫突然伸长了头,把鼻子凑近沙丁鱼。
“无礼的奴才!”
为景夹起两条沙丁鱼,丢到走廊上,老猫动作迟缓地走过去,把鱼叼回到为景身边,歪躺着吃起来,将不少鱼渣滴滴答答地洒落在光泽亮丽的熊皮垫上。
“这个强盗!”
他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但终究没再骂它,自己也吃起饭来。他的胃口很好,咕噜咕噜地吃了两大碗,虽然只有汤汁和酱菜下饭,他却觉得非常好吃。
餐盘撤下去后,为景又陷入沉思之中。他右手拿起火盆里的大筷子,左手放在怀里,倾着身子,望着宽敞的院子。猫原先睡在他的膝上,但因为太冷,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为景今年六十三岁,去年娶了第四位妻子。大前年他的第三位妻子产下一女,因产后失调而过世,新妻是同族人,是栖吉城主长尾显吉的女儿袈裟,年方二十。
这桩婚姻虽然是自己先被这位姑娘的美丽所吸引,但是对方也是有所打算而同意婚事的。虽然是同族,但关系远得很,自己身为越后国守护代(守护的代官),为本国第一豪门,对方却是领地极小的小城主,互结亲事,定能为对方带来相当的利益,因此,己方一提亲,对方是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前年秋天,为景前往讨伐枥尾的叛贼,由于他出兵神速,乱贼尚未成军,就被征伐击溃,罪魁祸首也被枭首示众。班师回城途中,露宿在一个小村庄。为景半夜里突然醒来,再也睡不着,于是起来巡视阵地,发现几个士兵围着熊熊营火,笑闹成一团。
为景哨悄地接近,倾耳细听,原来他们都在谈论女人。有在攻占敌人城池时抢到女人的经过,也有打野战时强暴躲在附近山里的女人的故事,也有在打长仗时和出没战场的游女之间的韵事。他们说了许多许多,有的听起来哀怨,有的听起来很残酷,也有的听起来滑稽有趣,为景站在暗处津津有味地听着。这时,其中有一个人说:
“我也算见过不少美女了,但从来没见过像栖吉城主女儿那样漂亮的女人!是去年秋天吧!一天,我有事到栖吉去,经过普济寺时,正好从侧门走出一队武士、女婢和小厮簇拥着的一个女人,她美得无法形容,她似乎也发现我在看她,惊慌地把脸藏在衣襟下。我只是惊鸿一瞥。她年纪大约十七八岁,皮肤白嫩,身材窈窕,走起路来像迎风摇曳的百合花,像在深山幽谷里默默绽开的白嫩百合花。我整个人叫她迷住了,呆呆地目送她离去。这时,正好一位百姓经过,我问他那是哪一家的小姐,他说是栖吉城主的女儿袈裟姑娘。既然是栖吉城主的女儿,对我来说,就如同高岭之花可望而不可即,更遑论一亲美人芳泽了,不过,我还是单恋了她一个多月,才把她忘怀。”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为景又悄悄回到帐篷里。从那时候起,栖吉城主的女儿就日夜萦绕在他脑海里,他总是在想:“她的名字叫袈裟,难道和高雄的文觉上人暗恋的人妻袈裟一样?听说因为她生下来时,脐带缠在脖子上,因而取名袈裟,文觉上人所单恋的人妻是否也是这样呢?不,或许是栖吉城主的女儿也是这样吧!”他无法摆脱这份牵挂,于是决定派遣心腹家臣到栖吉求亲。
在年龄上,袈裟可以做他的孙女,因此他不能坦然无虑,不过婚事并不像他所想象的那般困难。在那个时代,小族攀附大族,往往要献出人质以表忠贞,把女儿嫁给对方的情形并不少。婚事果然顺利进行,一个月后,也就是去年二月初,袈裟就坐着花轿进入春日山城,那时为景六十二岁,袈裟二十岁。
袈裟比他想象的还美,性情又温柔,很快就捉住了他这个年老丈夫的心。为景虽然非常满足,但是当袈裟过门才三个月便告诉他已经怀孕三个月时,他吓了一跳,心想未免也太快了。不过,他当时仍喜形于色地说:“太好了,先妻因为生产而弄坏了身子,我很担心,你自己要多多小心啊!”他这样说,并不能抹去他心中的不悦,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心中的不悦逐渐变成怀疑,“或许不是我的孩子吧?!”
进而一想:“会不会是嫁到这儿之前,肚子里就有了呢?”
他的怀疑并没有任何依据,他也很清楚这些疑虑都是出于两个人年龄差距太大和自己因此产生的自卑感,因此他也不断反省,自己是不是过度疑心了?但他又无法抑制自己不这么想。其实,他的怀疑也不无道理,想当初他一上门求亲,对方就非常爽快地答应了,他不禁揣测:“可能是和家中的年轻武士搅出问题,逮到这个好机会送到我这里来的吧!”
如果为景现在还年轻的话,他非彻底追究不可。但是到了这把年纪,对这种事情却必须包容,不但如此,他还必须小心翼翼地隐藏这种情绪,不让任何人察觉他心中的疑惑。想到这里,他就更加不愉快,觉得自己更加可悲。
他不禁盘算:“如果生下来的是女孩,也就罢了,反正女孩终归要嫁人的,倒不会乱了我的血统。”但是这一点他不能对袈裟说,他只说:“我呢,已经有三子三女了,因此,是男孩也好,女孩也好,都无所谓。”
袈裟可是一点儿也不知道丈夫的心理,还拼命地想着:“一定要生男孩,而且一定要生个勇敢、坚强又聪明的男孩。”
春日山城外的春日村里,有座毗沙门堂,袈裟到那里祈愿百日,不论刮风下雨,从不间断。毗沙门神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多闻天,是有名的护法天神。在这个以男子武勇为先的时代里,百姓非常虔信爱宕权现(胜军地藏)及毗沙门神。
袈裟专心地祈求,希望能生下在战场上英勇无误、在家中聪明端正的武将之子。
为景虽然觉得她这么做不妥,但并没有表示出来。
为景不知坐了多久,风呼呼地刮着,他略微动了一下身子。朝日突然穿云而出,院子里霎时明亮起来,那沙尘久积成浅灰色的积雪,散发出美丽的光泽,悬在树枝上的冰柱也闪闪发光。为景感到眼前春光无限。一到春天又要战鼓频催了。为景虽然借着武力暂时获得国中平静,但越后的情势却不是他能够绝对放心的。春天一到,冰雪一融,对为景怀抱不平的野心家,就开始蠢动,这已成了每年的定例了。
为景心想:“我不该拘泥这些无聊的琐事啊!”他打了一个大哈欠,听到走廊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纸门外有人说:“启禀主公!”
为景身后那些无聊且在寒气中瑟缩的四个小厮中,有一个站了起来,拉开纸门,玄庵两手伏地,垂着斑点满布的脑袋。
为景扭转身子问他:“开始了吗?”
“婴儿刚刚诞生。”
“哦,是吗?”
“是少主!”
为景心想不妙,他说了一声:“是吗?”声音中没有一丝兴奋,他自己也立刻注意到了,又说:“太好了!太好了!是男孩!嗯!”
“我们已经处理妥当了,夫人精神很好。”
“是吗?那就好。”
玄庵非常得意,孩子并不是他接生的,他只是在产房隔壁徘徊而已。但此刻他仿佛像是自己接生的一样,脸上的表情似乎等着为景开口说:“带我去看看她们母子。”
为景没有办法,只好拿开膝垫,站起身来说:“带路!”
 刚出生的婴儿都是一个样子,看起来毫无个性,一张皱巴巴的脸好像是堆在盘子里的熟鳕鱼子,眼睛也张不开,就这样蠕动着,跟刚孵出来的麻雀和刚生下来的小老鼠没有什么两样。或许在不相干的人眼中,这只是一个会动的小东西而已,但是在母亲的眼里,却是最美好的天使,她们很快就可以从那张柔软肥胖、满是皱纹的红红的脸上发现出个性来。
袈裟不顾产后的疲劳,毫不厌倦地看着婴儿。婴儿的被褥和她的并排在一起,裹在纯棉的金丝被里,旁边还搁着一个汤壶。他细细的头发黏在额上,睡得很熟。或许他其实已经醒来了,只是闭着眼睛而已。他不时歪动着嘴角,看起来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柔软,活生生的小玩意儿。“真可爱!这孩子像主公也像我,小小的鼻子跟主公一模一样,眼睛又跟我长得一模一样。”
不久,袈裟终于疲倦了,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她睡得很熟,嘴角仍然溢着微笑。就在她睡下不久,为景来了。
袈裟从栖吉带来的贴身婢女,悄悄起身迎接为景,压低嗓子说:“少主和夫人都正在休息。”
为景点点头走进房间,玄庵也跟在后面,弯着腰一副谨慎惶恐的样子。为景坐在婴儿身旁,仔细观察婴儿。瘦小而皱巴巴的脸红通通的,像个猴子。婴儿非常瘦小,和为景的前几个小孩都不一样。为景仔细地打量,想从婴儿身上看出哪里像自己或是家人,但是他看不出来。为景再看看袈裟,那因疲劳虚弱而显得更加纤瘦的脸,毫无血色,就像终年不见阳光的花草一样,跟脸色同样惨白的嘴唇微微张开,略可看到洁白的牙齿。她的鼻子耸立着,却衬得她的脸更加瘦削。她似乎没有呼吸,为景有些不安,把耳朵凑近她的嘴边,耳垂上感觉到微微的呼气。
袈裟突然睁开眼睛,虚弱地笑着说:“我生了一个男孩。”语气中带着得意。为景点点头说:“嗯!嗯!你辛苦了!”只这么简单一句话,却已经尽了他全部的力量。
“是个好孩子吧!很像主公呢!您看他这小鼻子,就跟主公的一模一样,将来一定会像主公一样是一个聪明勇敢的武将。”
“嗯!嗯!”
为景再看看婴儿,特别注意他小鼻子一带,“如此矮塌又软巴巴的鼻子,哪里像我呢?”他心里想。
“主公您也知道,为了这个孩子,我去参拜了毗沙门天神一百天,他将来一定会成为伟大的武将的!”
袈裟原来惨白的脸上泛起红潮,眼睛闪出晶莹的光泽,显然是心情激动的缘故。
为景只是“嗯!嗯!”地应答着。袈裟还想再说些什么,这时玄庵从旁边走过来,跪在地上说:“请让我为夫人把一下脉!”
袈裟伸出手来。她的手更是纤细,而且非常冰冷,玄庵熟练小心地按住她的手腕,歪着头,专注地诊察着。
“我已经想好了名字,今年是虎年,就叫他虎千代吧!这个名字听起来威风凛凛,又带着坚强……”袈裟说。
玄庵停止脉诊,制止袈裟:“夫人请多静养,不宜多言,万一血冲脑门,那就大事不妙了。”说着又转向为景说:“请主公回房吧!主公在这里,夫人没有办法安心静养。”
为景感到心头一阵放松,点点头,温柔地对袈裟说:“我先到那边去,你安心地睡吧!名字的事我会仔细想想!”说着,他轻轻地站起来。
他在心里深处却嘀咕着:“不管是不是我的孩子,现在我是什么办法也没有了,或许不久我会喜欢他吧!不管怎么说,袈裟毕竟是我最心爱的妻子,她生下来的孩子,我不可能不喜欢的。”
婴儿诞生的第二天,为景到府中馆出勤。
越后府中就在现在的直江津西南郊安国寺一带,距离为景的春日山城约半里(古代日本的一里约合现在的四公里),越后国守护上杉定实住在这里。
定实个性老实,是上杉家族末家出身,能够成为越后国守护,一切都是为景的功劳。他的妻子是为景的次女,因此他对为景摆不起架子,徒具守护虚名而已。
他一看到为景就立刻道贺:“信浓守,听说你生了个儿子,可喜可贺!真是老当益壮,值得高兴!”
“不敢,不敢,你这么快就得到消息了?”
“今天早上听说的,内人也非常高兴,你待会儿到后面去看看她,这是我给你的贺礼!”
定实早已有所准备,他拉过一旁的小方柜,赐给为景,柜面上有张大字誊写的檀纸目录,纸上压着一把没有护手的短刀。为景敬领,看看目录,上面写着“三原住正家”。他谢过定实,退出房间。
越后守护一职,其实不过是个虚名,所有实权都在春日山城,为景不过是应卯行事。他立刻转往内院去见夫人,她是为景的次女,年约二十五六岁,美丽动人。她也向为景说了些祝贺的话,并赐予数匹丝绸。她笑着问:“孩子可爱吗?”
为景笑着回答说:“非常可爱,因为是美丽的母亲生的。”为景心想,我必须认为这个孩子可爱不可。

前言/序言

在冒险边缘的人
我认为源平争霸、楠正成、甲越两雄争霸,织田、丰臣、德川权力交替,以及赤穗浪士、明治维新六个故事,是日本民族的六大传奇历史,或许也可以说是传奇小说的宝库。自古以来,无数的戏曲小说取材自《源平盛衰记》、《平家物语》、《太平记》、《甲阳军鉴》、《绘本太阁记》、《赤穗义人录》等古典作品。若要仔细计算,恐怕是无可胜数。我虽然想证明这些故事必须广为人知,当做日本人的教养之一,但因为学校的历史教育与战前不同,只把社会变迁的过程当做抽象的理论来教,因此大部分年轻国民几乎都不知道祖先的英勇。虽然能够直接阅读古典最为理想,但又因为日语教育的改变,连一般大学日文科的学生也没有顺利看完一本古典作品的能力,但在以前,有阅读能力的中学二年级学生,都能像看现代小说般地看遍《平家物语》、《太平记》等。
幸而,坊间有不少弥补阅读古典能力不足的书籍出版,如吉川英治写的《新平家物语》、《私本太平记》、《新书太阁记》;大佛次郎写的《赤穗浪士》;立野信之写的《明治大帝》;山冈庄八写的《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等等。这些因为是小说,虽然不尽符合史实,但也没有忽略事实。当然,读者如果了解史实,再来享受小说,读书之乐,莫过于此。上述书籍在今天来看,对二般读者而言都是非常有用的。
但不知为什么,只有武田信玄及上杉谦信’两雄相争的故事,并未被今天的作家拿来取材。井上靖虽然写过短篇小说,也把其中一个场面用在长篇小说中作为一个部分,但并没有从正面取材,至少没有达到我所认为的取材标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对历史小说和传记产生兴趣而提笔,到今天为止,已经写了四十多个历史人物,也写了武田信玄。当然我也调查过上杉谦信,我受谦信吸引甚于武田信玄,一股想要把他写成小说的欲望,激荡在内心。
比较人物格局及事业的大小,显然信玄胜过谦信,但谈到魅力这一点,我则认为谦信较多。武田信玄太无懈可击,他总是精密地算计,准备永远贏得成功,他最大的缺点是用心太过。与之相反,谦信是一辈子都在冒险边缘的人,他那飒爽的男性气概令人佩服。我天生任性,不愿向人低头,因此不论生在哪个时代,都不可能做人家的家仆,宁可做个默默无闻的百姓。但如果我不幸陷于势必从人的地步时,我想我一定会选择做谦信的家仆。虽然年过耳顺,我依然欠缺男性气概,很容易动容感伤。或许是因为我生长在充满这种气氛的萨摩地区,也或许是我的精神年龄还处在幼稚阶段。
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我才想写上杉谦信。当我有这个打算后,发现《甲阳军鉴》及《甲越军记》都只侧重武田信玄,因此我更跃跃欲试,答应《周刊朝日》小说连载的要求,开始执笔,时为昭和三十四年(1959年)的秋天。
连载时间长达两年三个月,执笔期亦长达两年半,相当漫长。总编辑由田中利一换成木村庸太郎,再换成松岛雄一郎。田中先生在两三个月前遭逢不虑之灾,令我无限感慨,除对木村、松岛两位先生深致谢意外,更要向田中先生特别致谢,并为他祈求冥福。
执笔期间,也有不少令人怀念的回忆。例如,我曾和小林干太郎先生及摄影部的秋元先生到越后地方勘察史迹,在高田市郊外,向钓鱼的小孩借来钓竿,钓到大泥鳅。小说中的大港沼地,如今是一片宽广平坦的稻田,田里正结满了稻穗。
1962年3月23日
我能在持续两年又三个月的漫长时间里勤写不辍,完全靠读者热心的支持,为此,我首先要特别郑重地感谢读者。其次,我也要为连载期间无暇回复读者来函之事致歉。因为我下笔极慢,当我决心隔绝一切俗务,笼居家中专心作稿时,即使心存对读者关怀的感激,也无余力及此。
我之所以下决心写这个故事,源于小说大师幸田露伴先生给我的感触。幸田先生学贯古今中外,法文亦精,其见识之透彻为当代第一人。但是这一切学问皆随先生之死而葬于幽冥。幸田先生虽然著作不少,但犹不及其学问之九牛一毛,殊为可惜。
想我年纪已近幸田先生过世之年,所学虽浅,对幸田先生自是望尘莫及,但多少也积蓄了一点知识,对历史事件、人物多少也有些前人所无的诠释,遂有倾诉而出、为古人作传的心意,以此安然迎接我生涯的结束。时间之珍贵紧迫,自不待言,疏忽读者之处,还望谅解。
原先我接受邀稿时,是打算写一年、分五十次连载的,可是我天生不会计算,以至于超出计划甚多。
我原打算写上杉谦信的一生,因此埋下不少发生在他后半生的大事的伏线。例如,谦信的堂兄上田城主长尾政景之事多所强调,以加深读者的印象,是因为后来政景谋反而被谦信诛杀。谦信得知政景暗中策划叛变时,非常痛心。政景是家中大族之长,又是其姊夫,如果公然征讨,恐将动摇国内各豪族。谦信苦恼之余,找宇佐美定行商量。
宇佐美说“一切交由在下处理”后,便邀政景同游野尻湖(一说是信州的野尻湖。一说是越后同名之湖,但如今已消失)。两人在船上起私斗,互刺而亡。
宇佐美还留遗书给谦信:“这件事自始至终要当做私斗处理,放逐我的遗族,如果您手下留情,这个计略就无法成功!”
对宇佐美来说,谦信犹如他一手抚养大的孩子,除了君臣之义外,尚有近乎父子的感情,因此,他毅然做此牺牲。
谦信一生守身不犯,没有亲生儿子,后来将政景之子景胜收为养子,或许这也是宇佐美遗书所示。
小说里柿崎景家相当活跃,文中如此凸显他的性格,自是预作伏笔。
柿崎的事迹是根据《甲越军记》的记载。后来,柿崎到:京都卖马。织田信长听说马主是谦信麾下猛将柿崎时,不但立刻买下,还随厚额礼金附送一封谢函。
“托阁下之福得此骏马,不胜感激,今后还望多多联络,倘有不用之骏马,敢请割爱为荷!”
织田信长之意当然是为离间谦信与柿崎。柿崎恐怕别人说他是利欲熏心,将此事隐匿不报,结果,还是被谦信的谍报人员探知,报告谦信,引起谦信疑惑。终至手刃柿崎。
谦信于天正六年出兵京都,决心与织田信长决一雌雄,他于三月十五日发檄出兵,进行准备。
信长据报后惊惶不已,若以实战而言,信长绝非谦信敌手。此时已距武田信玄死后五年。武田信玄死后,谦信成为无双的武将,而且,就兵员素质而言,尾张、美浓等温暖富饶之地所培养的兵员,远逊于生活环境苛劣如越后所培养的兵。
据上杉家传的《太祖一代军记》所述,信长对带来谦信出兵通告的使者说:“谦信武勇如摩利支天再生,天下何人能抗?谦信倘来,我等当礼服一袭、摇扇一柄,单骑迎于路次,自谓‘在下信长,特来输诚’,引领进入都内。如此,谦信当不至粉碎我骨以诏天下。就以我等治西国、谦信治东国之势,两厢守护京都吧!”
此语是否为真,启人疑窦,但信长非常害怕,恐非言过其实。
可惜,上杉谦信在出发前六天的三月九日,突然脑溢血倒下,十三日即撒手尘寰,一代霸业告终。有人说他突然脑溢血,是因为在如厕时看到柿崎景家的鬼魂。
书中赘述无名时代的信长及信长于桶狭间大败今川义元,令谦信相当感慨之事,也是为之后两者的冲突预作伏笔。
至于途中消失的人物,则有松江。
松江的原型出于《甲越军记》。军记中记载,在梅檀野一战上,为景之妾穿甲戴盔上阵,为景阵亡后,其妾被俘,因不愿充当捕其武士之妻而自杀。在《甲越军记》中,松江只出现在梅檀野战役一段,前后则不见踪影,但因现代小说不适合在重要场合突然穿插人物,因此,书中就安排她在虎千代幼时出现。
不过,人物若单是美丽强健,仍属平凡。如果在美丽、强健、感情丰富外,再加上生于乡野的粗俗却充满活力的性格,当可在不平衡中呈现生动的趣味,因此,作者赋予她那种性格,而且愈写愈有感情,不忍心在梅檀野就叫她毙命,遂又为她安排了与鬼小岛弥太郎的情缘。然而,小说中的人物也和现实中的人物一样会老,到后来便很难处理了。无论她年轻时多么美丽,到了六十岁时也难免皱纹满脸。若是有教养的老妇,或许还见余韵风情,但松江是满口粗话、本性不改的女人,老了难免益增其丑,不如按下不表。
近卫前嗣最后也离开了关东。幕府将军义辉说要投靠谦信,谦信也派使者说“随时恭候大驾”,但并未好好为其善后。
这两人都很信赖谦信,前者曾往关东,小说结束时犹留在关东,后者有意到越后投靠谦信,都是史实,并非出于我的创作。我让他们在小说中出场,并安排了某些有趣的情节,主要是证明当时谦信是多么受人爱戴,是多么具有信义性格的人物。 查看全部↓



下载地址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