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历史

春秋战国:逐鹿天下 PDF版下载

本书作者:胡晓明,胡晓晖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416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11-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8-06-27 20:28:14
ISBN:9787535454089
下载统计:489
TAGS: 春秋战国 天下 胡晓明 胡晓晖
春秋战国:逐鹿天下 PDF版下载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战国时代,大国吞并,小国图存,强者逐渐壮大,弱者最终消亡。韩赵魏楚燕齐秦七大国兵争舌战,逐鹿天下。

  作者以其丰富的历史史料,生动地讲述了吴起富国强兵、庞涓、孙膑的斗智斗勇,商鞅变法图强、张仪、公孙衍合纵连横,苏秦六国合纵伐秦等一系列重大事件,充分展现了当时环境下不同人物的不同命运。

  

作者简介

  胡晓明、胡晓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自1990年开始联手创作以历史题材为主的长篇小说。出版、发表《唐太宗》、《三国风云·魏宫夺嫡》、《满江红》、《罗浮梦影》等长篇小说十多部。

  创作有电视连续剧《精卫填海》、《血誓》、《三国英雄志·诸葛亮》、《神话武当》;电影剧本《凤舞天下》;楚剧剧本《杨涟闯宫》等影视戏剧文学作品多部。

  获第二届台湾罗贯中历史小说奖·首奖,首届湖北文学奖,第四届湖北省文艺明星奖。

目录

引子 九州宝鼎镇华夏 王朝更替各兴衰

第一章 宾客之礼敬贤臣 窃国之盗坏宗法

第二章 儒法齐助魏文侯 铁腕治邺西门豹

第三章 王霸之道服臣下 秦军励士袭魏都

第四章 杀妻求将败齐师 吴起献计灭秦国

第五章 存亡之际变国策 用间设伏占先机

第六章 魏楚相战皆无功 来历诡异陶朱公

第七章 东郭陶朱相争辩 分道扬镳自此始

第八章 心诚礼重寻刺客 墨者身份堪称奇

第九章 东郭痛失要离才 垂柳典故诏信任

第十章 非常时期谨臣道 翟璜巨诱试吴起

第十一章 大业未竟文侯逝 吴起被遣归西河

第十二章 君臣斗计列国乱 暗度陈仓破秦军

第十三章 强臣君前索权柄 里应外合占大梁

第十四章 英雄难过美人关 吴起拒婚触杀机

第十五章 近侍通风吴起逸 凤鸟之曲王志明

第十六章 贰姬念恩生情愫 鲁班墨翟论攻守

第十七章 革除旧弊振国势 令尹北伐楚君薨

第十八章 大业未竟吴起死 不期而遇东郭狼

第十九章 庞涓荣归激卫鞅 变法革新求大治

第二十章 徙木立信始变法 君臣对策论大势

第二十一章 田氏隐忍谋齐国 妙计诛杀陶朱公

第二十二章 稷下学宫天下先 隐语问政淳于髡

第二十三章 嫉贤妒能出阴招 逃出生天归故国

第二十四章 卞氏三献和氏璧 田忌赛马荐孙膑

第二十五章 围魏救赵定大计 齐魏议和释庞涓

第二十六章 劓鼻之刑辱嬴虔 邹忌用谋荐田婴

第二十七章 孙膑减灶布疑阵 卫鞅背信赚西河

第二十八章 魏王筑巢引凤凰 合纵连横行天下

第二十九章 邹忌比美谏齐君 七国争霸竞相王

第三十章 张仪献歌探楚意 燕雀安知鸿鹄志

第三十一章 三国同盟无形破 惠施斡旋遇庄周

第三十二章 魏王临终大彻悟 张仪巧舌毁联盟

第三十三章 各怀心思伐秦败 列国乘隙强实力

第三十四章 胡服骑射强国势 沙丘围宫主父亡

第三十五章 燕王筑台得苏秦 合纵伐秦败垂成

第三十六章 杀人盈野得天下 中国自此大一统

精彩书摘

  对于众大臣的反对,赵武灵王毫不妥协,下了严令:不穿胡服者,不准入朝。公子成立即称病,不入朝廷,并呈上一道表章,言道:中华之地,乃是世间最聪明、最有智慧的人位居的地方;是万物财货聚集的地方;是圣贤推行“仁义大道”的地方;是《诗》、《书》、《礼》、《乐》发祥的地方;是奇巧异能展现的地方。夷狄之族,只会羡慕中华,仿效学习中华,哪能倒过头来,让中华去仿效夷狄呢?

  赵武灵王看了表章,摇了摇头,携带厚礼,突然驰入公子成府中,探问其“病”。公子成走避不及,只得与赵武灵王相见。宾主坐下之后,赵武灵王开口便问:“王叔以博学名闻天下,寡人有一事相问,上古的虞舜和大禹,是贤君呢,还是昏君?”

  “尧、舜、禹、汤、文、武,是人人皆知的上古贤君。”公子成答道。

  赵武灵王又问:“那么,虞舜、大禹所行之事,必定是人人称颂的圣贤之事了。”

  “当然是。”

  “寡人听说,虞舜为了获得苗人的信任,曾深入苗地,学着苗人舞蹈,可有此事?”

  “有。”

  “寡人听说,大禹时有一裸国,人人不穿衣服。大禹为了收服裸国,曾赤身与裸国之民同乐,可有此事?”

  “有。”

  “苗人、裸国都非我中华礼仪之邦,是也不是?”

  “是。”

  “既然虞舜、大禹这等上古贤君都能与并非中华礼仪之邦的苗人、裸国同俗,寡人又为什么不能与胡人同俗,改穿胡服呢?”赵武灵王逼视着公子成问道。

  “这个……”公子成回答不出,背上流出了冷汗。

  “王叔熟知礼法,难道不知圣人曰‘家听于亲而国听于君’吗?身为人子,就应孝顺父母;身为臣子,就应顺从国君。我赵国无地势之险,四面受敌,若不及时改变旧俗,夺取胡人之地,获得胡人之心,则国将亡而家亦亡矣。王叔不论是作为臣下,还是作为人子,都不应拒绝寡人改易胡服的诏令啊。礼法为兴国而订,若因礼法之故导致亡国,那又要这礼法何用?王叔是天下闻名的贤者,难道连这些道理还不明白吗?寡人一向敬爱王叔,希望王叔能够在这件关于国运的大事上,顺从寡人。”赵武灵王说着,拱手向公子成施了一礼。

  公子成慌忙跪下来,磕头说道:“微臣愚蠢固执,竟不能知道大王变易服饰有着如此深远的用意。大王雄才远略,非微臣所能及,还请大王恕臣无知之罪。”赵武灵王见此,大为高兴,当即赐给公子成一套窄袖紧身的“胡服”。公子成为表示他的忠顺之心,当时就脱了袍袖宽大的朝服,换上胡服。

  赵武灵王大喜,次日即正式下诏:赵国当改变旧俗,君臣上下,不论贵贱,一律须身着胡服。同时又召见林胡、楼烦二族长者,宣称夷狄中华本为一家,都是上天子民。林胡、楼烦二族上下大为感动,誓言当永为赵国臣民。

  赵武灵王乘机让林胡、楼烦二族壮士充当先导,向匈奴发起猛攻,接连攻下了原阳、九原二地,迁移了数万户百姓居于其中,筑城垦田,养马习射,防备匈奴南侵,并随时准备进攻秦国。

  赵武灵王又在林胡、楼烦二族中选拔精于骑射的勇士,教导赵国军卒学习骑射之术。不到一年的时间,赵国又多了六万骑卒,成为列国间骑卒最多的大国,但是赵武灵王却迟迟没有对秦国发动进攻。这时秦国经过三年的内乱,已安定下来,由武王之弟公子穰继位,是为秦昭王。

  肥义对赵武灵王说:“秦国新王的母亲是楚国人,拥立秦王的大臣魏冉已升为右丞相,也是楚国人。以微臣想来,秦国新王恐怕会与楚国结好,转而全力攻击‘三晋’。”

  “这么说来,我赵国也在攻击之列了?”赵武灵王思索着,话锋一转,问,“列国间近来发生了些什么大事,于我赵国有利还是有害?”

  肥义答道:“近来发生了两件事,一件对我赵国有利,一件对我赵国不利。有利的一件事是齐王和相国田文不和,秦王有意召田文到秦国去做丞相。如果真是这样,齐、秦两国必会发生大战。齐、秦大战,不论谁胜谁败,都是于我有利。不利的一件事是燕王正在大肆招纳贤才。听说燕王在易山造了一座高台,台中积满黄金,号为‘黄金台’,专门用来接待投奔燕国的贤才。燕王求贤,必欲扩张国势,就不会容忍我赵国攻灭中山。”

  “如果秦国和齐国真的打起来了,倒是于我赵国十分有利,寡人就可放心去攻打中山了。”赵武灵王沉吟着,又道,“寡人要做出灭秦这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就不能分心多管国政了,嗯,你看寡人传位太子,让太子管理国政,而寡人专心征战,如何?”

  “这……”肥义愣了一下,说:“这可是列国间从未有过的事情啊。再说大王若传位太子,以什么名义自号呢?”

  赵武灵王一笑,道:“我们‘胡服骑射’,列国可有先例?至于寡人的名义,可号为‘主父’。君者,一国之主也。寡人乃国君之父,称为‘主父’,可否算得名正言顺?”

  肥义只好回答道:“大王圣明,‘主父’之号虽是前无古人,却名正言顺,可以号令天下矣。”

  隔了数日,赵武灵王大会朝臣,传位于太子何,是为赵惠文王,自己则称为“主父”。

  因赵豹已经病亡,赵主父拜肥义为相国,大将李兑为太傅,公子成为大司马,共同辅佐赵惠文王。同时又封庶长子公子章为安阳君,坐镇代地,监视北方的游牧之族。一切安排妥当后,赵主父就扮成使者模样,化名赵真,亲自出使秦国,以察看秦国虚实。

  秦昭王很快就接见了“赵真”,问:“你们的主父年纪很大了吗?”

  “赵真”答道:“我们主父正当壮年。”边答边打量着秦昭王,见他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却生得威武雄壮,气度豪迈。身旁站着一名带甲卫士,身高足有八尺,约莫二十余岁,两眼深陷,透出一种无法掩饰的凶戾之气,令人见了,不由自主地心跳起来。

  “你们主父既是正当壮年,为何要这么急着传位太子呢?”秦昭王又问。

  “我们主父想让太子早些习练国政,将来好成为一位贤君,不至于为人所欺。”“赵真”回答道。

  “哦,原来如此。”秦昭王若有所思,又忽然问道,“听说贵国改变‘胡服骑射’,是否有这么回事?”

  “赵真”从容答道:“确有此事。”

  秦昭王笑道:“贵国的‘胡服骑射’,是不是要用来对付我秦国?”

  “赵真”也笑了:“秦国之强,天下皆知,赵国若不‘胡服骑射’,只怕十年内就会为秦所灭。我赵国‘胡服骑射’,乃自保之策耳。若论对付贵国,天下又有哪一国对付得了?”

  “哈哈!”秦昭王大笑起来,“贵使豪爽过人,寡人十分钦佩。赵国有贵使这等大才,天下又有哪一国灭得了?”

  “若论大才,贵国最盛。即令大王身边这位壮士,就恐怕有着不凡之才。”“赵真”说道。

  “哈哈!”秦昭王又是大笑了一声,道:“贵使好眼力!这位壮士姓白名起,精通兵法,勇猛过人。前些天去终南山捉拿贼人,他一人就斩杀了二十四个贼人。”

  “大王有了这位壮士,只怕天下各国的君臣都睡不着觉了。”“赵真”感慨地说。

  秦昭王听了,大为高兴,与“赵真”畅谈了几个时辰,方才告别。赵主父回到馆驿中,立刻骑上快马,连夜向函谷关外驰去。

  次日,秦昭王意犹未尽,又召赵真来见。但赵真来了,却不是他昨日见到的那个赵真。秦昭王大怒,喝问道:“你既是赵真,那么寡人昨日所见的,又是何人?”

  赵真答道:“他是我赵国主父也,因慕大王风采,欲得一见,故扮作使者前来。主父已于昨夜回赵,特意留下微臣,向大王赔罪,并求秦、赵两国和好。”

  秦昭王听了,呆了半晌,摇摇头:“赵主父胆略过人,非寡人所及也。”也异常客气地招待了真正的赵真一番,并言道:秦、赵两国和好,永不相互攻伐。赵真回到邯郸,将秦昭王的话禀告了赵主父。赵主父听了,半晌做声不得。

  次日,赵主父召来心腹大臣,说:“秦王虽然年少,却是英武不凡,列国之君不可与其相比。寡人现见国内乱初定,又慑于我赵国骑卒众多,一时还不会向赵国下手,这下是我们攻灭中山、彻底消除后患的大好机会,也是最后的机会,绝不可放弃。”

  众大臣都赞同赵主父的主张。于是,赵主父自为主帅,以李兑为左将军、公子成为中将军,公子章为右将军,征发二十万大军,其中六万为骑卒,向中山猛扑过去。

  赵主父刚出城门,道旁忽有一人奔来,跪倒在车前,高呼:“鬼谷弟子苏秦,拜见主父!”

  鬼谷弟子?赵主父一愣,冷眼打量着苏秦,见其满脸菜色,衣衫破烂,如同乞讨之人。

  “哼!”赵主父冷笑一声,“寡人最讨厌的,就是什么鬼谷弟子。他们有什么本领?不就是仗着一张嘴,到处欺诈撞骗,闹什么‘连横合纵’从中得利吗?寡人可不上这个当!”他喝令军卒们把苏秦赶到一边,驱车疾驰而过,荡起了满天尘土。

  苏秦呆站在飞扬的尘土中,眼中一片模糊,落下了一滴又一滴泪水。他在齐国苦苦待了十数年,方才明白:齐国的大权,完全操纵在孟尝君田文手中,只要田文不离相位、他就永无出头之日。为此,他在恼怒中四处传播谣言——孟尝君私藏勇士,大收门客,将要谋夺君位。也许是他的谣言起了作用,齐宣王和孟尝君撕破了脸,公然在朝堂上大吵大闹起来。孟尝君一怒之下,称病不再上朝,同时暗暗派人追查造谣之人。

  苏秦在齐国待不下去,只好回洛邑老家,走到半路上,又不死心,听说赵主父“胡服骑射”,是个有为之君,又绕道赶到邯郸,想碰碰运气,谁知他又碰了个“头破血流”。

  在齐国的十数年中,苏秦为抬高身价,一直自称是“鬼谷弟子”,希望能引起齐宣王的兴趣,召他入宫面谈。可是,齐国没有一个人相信他是真正的鬼谷弟子。

  自从庞涓、孙膑、张仪、公孙衍这等鬼谷弟子名震天下后,列国间忽然冒出了数不清的“鬼谷弟子”,仅仅齐国的临淄,就有着上千的“鬼谷弟子”。苏秦发觉他自称“鬼谷弟子”实在是愚蠢之举时,已经迟了,不好再改过口来。他只能咬着牙硬撑到底,证明他是一个真的“鬼谷弟子”。但他仍是四处碰壁,最后黄金花光了,奴仆转卖了,车子也抵了债务。此刻他身上仅剩下几十个铜钱,勉强可供他从邯郸走回洛邑。

  回到洛邑时,苏秦已好几天没吃上一顿饱饭了,瘦得皮包骨头,家人认了他好半天才认了出来。

  “哦,原来是六国相国回来了。”苏家长兄冷冷丢下一句话,走进了内室,看也不愿向苏秦多看一眼。

  苏秦顾不得长兄的嘲讽,忙走到自己的家中,请求妻子弄点粥他吃。“我还要织布呢,一天不织,一天不食。你一出去十数年,没想着给家里带回半两金子,却只知道吃,吃!”妻子恨恨地说着,一扭身,走进了织房里。

  苏秦呆了呆,实在忍不住腹中饥饿,又到长兄家中,想让嫂子给他弄点吃的。谁知嫂子见了他,竟翻着白眼,仰头望着天上。苏秦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转身坐在自家的门槛上,叹道:“世道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只认黄金不认人了?”

  幸好苏代、苏厉回来了,倒不似长兄那样冷漠,热情地将苏秦拉到家中,摆宴相待。喝了酒,吃了菜,苏秦的精神又来了,问:“你们知道孟子吗?”

  “知道。”苏代说,“孟子做过魏国的客卿,人们都说他是圣人呢,可惜没干成什么大事。”

  “那是因为孟子太迂阔,死守礼法。传说孟子有一天去见齐王,齐王正在宴乐,不想见孟子,就称有病。次日,孟子也称病,不去上朝,说是齐王无礼,以此相抗。”苏厉说道。

  “不然。我在齐国,和孟子见过几面,也听他讲过‘仁义之道’,发觉他并不算是十分迂阔。比如,他曾给齐王上书,让齐王在占了燕国后大施仁政,以收服燕人之心,然后合齐、燕之力,一统天下。这原是上上之策,可惜齐王并未采用,结果丢失了到手的燕国。孟子经过了这件事,对齐国彻底失望,退居邹地,最终是死在那里。一个人,有大才而不能做出大事,是时运不至,时运不至啊。”苏秦感慨地说。

  “是啊,二哥就是时运未至。不过,二哥还正在壮年,有的是机会。”苏代安慰他说。

  “现在就有一个机会,你们听说燕王筑了黄金台吗?燕王受齐国之欺,报复心切,说不定我能见上他一面。只要我能见上燕王,就一定会说动他,谋取富贵易如反掌。二位贤弟若信得过愚兄,就请相助愚兄一把。”苏秦说着,拱手向两位弟弟行了一礼。

  苏代、苏厉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对苏秦点了点头。十余日后,苏秦带着两位弟弟资助的二斤黄金,再次踏上了求仕的征途。

  秦昭王即位之初,采取的本是右丞相魏冉的亲楚之策,为此曾和楚怀王在黄棘之地会盟,并退还了过去所夺的楚地上庸。后来樗里疾去世,魏冉独掌大权,秦国与楚国就更加亲密了。但齐宣王的去世,使情况发生了变化。新即位的齐湣王和他的父亲不一样,为人武勇刚强,根本不惧孟尝君的威胁,登上王位后即收回了孟尝君的印符,命其回到封地闲居。

  齐湣王最想攻取的是宋国之地,不愿与楚国结仇,主动派使者至楚,要求两国结盟和好。楚怀王屡受秦国之欺,对秦国缺乏信任,遂答应了齐国,并派太子入齐为质。

  秦昭王对楚怀王的举动极为愤怒,却并未在朝臣面前表现出来,他先将白起拜为右更,与左更司马错共掌军卒,然后起用嫡弟公子市、公子悝参与朝政,封公子市为泾阳君,封公子悝为高陵君。接着,秦昭王又亲派使者,携带着千斤黄金,前往齐国迎请孟尝君田文入秦为左丞相。

  孟尝君大喜,觉得这是向齐湣王示威的大好机会,遂带着成千的门客,浩浩荡荡来至秦国。秦昭王以隆重的礼仪将孟尝君拜为左丞相,并在朝堂上宣布——今后秦国的政事,当由左右两位丞相共同处置,这样,秦昭王已将魏冉的权力削弱了许多。

  到了此时,秦昭王才派出使者,约楚怀王在武关相会,共商两国间的大事。楚怀王本欲不去,又怕得罪了秦国,犹疑再三之后,还是来到了武关。不料才入关中,竟是伏兵四起,将他“生擒”,押进咸阳,并迫使他以臣礼与秦昭王相见。楚怀王愤怒欲狂,拒不行礼,痛斥秦昭王欺诈成性,不似人君。秦昭王亦是大怒,一边将楚怀王关押起来,一边派使者到楚国去,逼迫楚国献上十五座城邑,否则,他就将杀死楚怀王。

  听到秦昭王竟做出了关押楚怀王惊人举动,正在中山国与敌交战的赵主父不禁仰天大笑起来,道:“秦王果是英主,为了独揽朝中大权,不惜与楚国反目。如今他已是得罪了齐、韩、魏三国,再加上楚国,只怕他一时难以应付,此正是天赐大福与寡人也!”他立即把原本驻守在秦赵、魏赵、齐赵边境上的军队全都调往中山,意图一举击灭中山。

  相国肥义道:“如此国境空虚,秦、魏、齐任何一国前来偷袭,则我赵国必危。”

  赵主父道:“秦、魏、齐将有大战发生,只求我赵国不去攻击他们,岂会主动惹事?”

  果然,列国间爆发了剧烈的大战。

  大战首先在秦、楚两国发生。楚国众大臣并不惧怕秦国的威胁,迅速从齐国接回太子,立之为王,是为楚顷襄王。秦昭王见到威胁不起作用,遂发兵二十余万,大举攻楚。楚国亦发大兵二十万迎击,结果大败,丧失了武关以南的十五座城邑,损伤兵卒十余万。

  秦国虽是大胜,亦损伤了兵卒十余万。齐、韩、魏三国见此,立即结盟,相约联兵攻秦。屈原建议楚国亦加入到齐、韩、魏的联盟中,却被景尚斥为狂妄,并说动楚顷襄王革除了屈原的官职,将屈原逐出郢都,贬至湘南。

  在秦楚大战之时,赵国终于灭亡了中山国,将其地与代地合并,划为代郡。赵主父心中高兴,在沙丘建了一座宫苑,日日在其中游猎,并谋划攻秦之策。每隔数日,相国肥义和太傅李兑就会来到沙丘宫,向赵主父禀告国政和天下大事。

  这日,肥义和李兑禀告的两件事让赵主父听了,心中又是高兴,又是懊丧。

  一件事是,齐国的孟尝君从秦国逃回了齐国。原来,孟尝君一到秦国,就发觉秦昭王并不想真心重用他,只不过是用他来对付魏冉。秦昭王一旦对付完了魏冉,必然会回过头来对付他孟尝君。

  孟尝君当机立断,向秦昭王辞去相位,欲返齐国。秦昭王不仅不答应,反倒将孟尝君软禁了起来。孟尝君大急,想法买通了秦昭王的左右,乞求秦昭王最宠爱的美人燕姬为他说几句话。燕姬答应了,只是又索要一件纯白的狐毛袍作为谢礼。

  孟尝君倒有这么一件皮袍,但已经送给了秦昭王。正当孟尝君束手无策时,他手下的一个门客挺身而出,扮作一条“狗”,从狗洞钻进内库,盗取了白狐皮袍。燕姬得到了白狐皮袍很高兴,趁着秦昭王酒醉之时,哄着秦昭王给了孟尝君一道放行的诏令。

  孟尝君连夜离开秦国,到函谷关时,因为天还未亮,关门紧闭,无法过去。这时,孟尝君的一个门客捏着鼻子学起公鸡鸣叫起来。依照惯例,公鸡鸣叫关门就可以打开。

  孟尝君一行人急急如漏网之鱼,逃出了函谷关。他们刚刚逃出,秦昭王就派人追了上来。原来,秦昭王酒醒之后,发觉他办了一件错事,立即拔剑授给左更白起,让他追上孟尝君,就地将其斩杀。

  “妙,妙!”赵主父听得入神,“秦王这番放虎归山,可要大吃苦头了。”

  肥义笑道:“主父所料如神矣。孟尝君逃回齐国后,立即和齐王释却旧怨,亲率齐国大军,会合韩魏之卒,已攻至函谷关下,这可是好多年都没有过的事情啊。”

  李兑道:“齐军的战力之强,实是有些出人意料。”

  赵主父道:“齐军战力之强,原本不弱于秦,只因君臣不和,才没有显示出应有的威力。如今齐国君臣同心,则齐军又将横行天下矣。嗯,依你们看来,齐、韩、魏三国,能否攻破函谷关?”

  肥义想了一下,道:“齐、韩、魏三国能够攻破。”

  “秦军连与楚军大战,军卒损伤过大,且又君臣不和,难敌齐、韩、魏三国之军。”李兑也说道。

  “好!”赵主父大叫了一声,道:“齐、韩、魏三国攻破函谷关后,我赵国就立即发兵攻秦。”

  “如此,秦国万难抵挡,必为我赵国所灭矣。”肥义、李兑说着,亦是大为兴奋。

  但是接下来肥义禀告的一件事,却使赵主父听了很不高兴。肥义说,楚怀王在孟尝君逃走后,也找了一个机会,逃出了秦国,欲入赵国,转道魏国回楚。他和赵惠文王想着主父正在全力攻打中山,不能得罪秦国,就没有接收楚怀王。楚怀王又绕道投往魏国,结果在半路上被秦国追兵截住,给抓了回去。

  “什么,你们怎么如此糊涂?”赵主父大急,道,“此时秦国面临齐、韩、魏三国的攻击,只希望我赵国不去攻击他,哪里敢怪罪我赵国呢?如果你们收留了楚王,我赵国就是对楚国有了泼天大恩啊。将来我赵国攻秦,楚国就会全力相助,可你们却……唉!这么一个大好机会,竟白白断送了,实是可惜。看来,赵国的大王,很难成为一位贤王啊。”

  肥义和李兑听了,脸色大变,慌忙跪地请罪,道:“拒纳楚王,乃是臣等之过,与大王无关。”

  “这等大事,大王竟无主张,怎么会与他无关呢?罢,罢!你们都起来吧。”赵主父懊丧地说着。

  赵主父万万没有想到,他在沙丘宫指责赵惠文王的一番话,会给赵国带来一场空前的大祸。他的庶长子公子章早就想夺取王位,听到父亲说赵惠文王“很难成为一位贤王”,顿时野心勃发,日夜与心腹大将田不礼密谋,欲突发劲卒,攻入王宫,杀死赵惠文王。

  …… 查看全部↓



下载地址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