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历史

南北史演义 电子版下载

本书作者:蔡东藩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372
出版社:金盾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07-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8-06-22 00:00:00
ISBN:9787508269542
下载统计:887
TAGS: 蔡东藩 演义
南北史演义 电子版下载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南北史演义》叙述内容从刘裕代晋(420),到隋朝覆亡(618),约两个世纪。南方经历宋、齐、梁、陈,朝代更迭频繁,战乱不停。北魏统一北方后,孝文帝推行改革,吸收汉文化。北魏后来分裂为东、西魏,进而被北齐、北周所篡夺。隋灭陈(589),宣告中国南北对峙局面的结束。由于炀帝的奢淫暴虐,民不聊生,天下大乱,隋终于被李氏父子建立的唐朝所取代。这两个世纪也是中华各族既斗争又进一步融合的时期。

目录

第一回 射蛇首兴王呈预兆 睹龙颜慧妇忌英雄
第二回 起义师入京讨逆 迎御驾报绩增封
第三回 伐燕南冒险成功 捍东都督兵御寇
第四回 毁贼船用火破卢循 发军函出奇平谯纵
第五回 捣洛阳秦将败没 破长安姚氏灭亡
第六回 失秦土刘世子逃归 移晋祚宋武帝篡位
第七回 弑故主冤魂索命 丧良_将胡骑横行
第八回 废营阳迎立外藩 反江陵惊闻内变
第九回 平谢逆功归檀道济 入夏都击走赫连昌

第十回 逃将军弃师中虏计 亡国后侑酒作人奴
第十一回 破氐帅收还要郡 杀司空自坏长城
第十二回 燕王弘投奔高丽 魏主焘攻克姑臧
第十三回 捕奸党殷景仁定谋 露逆萌范蔚宗伏法
第十四回 陈参军立栅守危城 薛安都用矛刺虏将
第十五回 骋辩词张畅报使 贻溲溺臧质复书
第十六回 永安宫魏主被戕 含章殿宋帝遇弑
第十七回 发寻阳出师问罪 克建康枭恶锄奸
第十八回 犯上兴兵一败涂地 诛叔纳妹只手瞒天
第十九回 发雄师惨屠骨肉 备丧具厚葬妃嫱

第二十回 狎姑姊宣淫鸾掖 辱诸父戏宰猪王
第二十一回 戕暴主湘东正位 讨宿孽江右鏖兵
第二十二回 扫逆藩众叛荡平 激外变四州沦陷
第二十三回 杀弟兄宋帝滥刑 好佛老魏主禅统
第二十四回 江上堕谋亲王授首 殿中醉寝狂竖饮刀
第二十五回 讨权臣石头殉节 失镇地栎林丧身
第二十六回 篡宋祚废主出宫 弑魏帝淫妪专政
第二十七回 膺帝策父子相继 礼名贤昆季同心
第二十八回 造孽缘孽儿自尽 全愚孝愚主终丧
第二十九回 萧昭业喜承祖统 魏孝文计徙都城

第三十回 上淫下蚕丑传宫掖 内应外合刃及殿庭
第三十一回 杀诸王宣城肆毒 篡宗祚海陵沉冤
第三十二回 假仁袭义兵达江淮 易后废储衅传河洛
第三十三回 两国交兵齐师屡挫 十王骈戮萧氏相残
第三十四回 齐嗣主临丧笑秃骛 魏淫后流涕陈巫蛊
第三十五回 泄密谋二江授首 遭主忌六贵洊诛
第三十六回 江夏王通叛亡身 潘贵妃入宫专宠
第三十七回 杀山阳据城传檄 立宝融废主进兵
第三十八回 张欣泰败谋罹重辟 王珍国惧祸弑昏君
第三十九回 谏远色王茂得娇娃 窃大宝萧衍行弑逆

第四十回 萧宝夤乞师伏虏阙 魏邢峦遣将夺梁州
第四十一回 弟子舆尸溃师洛口 将帅协力战胜钟离
第四十二回 诬通叛魏宗屈死 图规复梁将无功
第四十三回 充华产子嗣统承基 母后临朝穷奢极欲
第四十四回 筑淮堰梁皇失计 害清河胡后被幽
第四十五回 宣光殿省母启争端 沃野镇弄兵开祸乱
第四十六回 诛元爰再逞牝威 拒葛荣轻罹贼网
第四十七回 萧宝夤称尊叛命 尔朱荣抗表兴师
第四十八回 丧君有君强臣谢罪 因敌攻敌叛王入都
第四十九回 设伏甲定谋除恶 纵轻骑入阙行凶

第五十回 废故主迎立广陵王 煽众兵声讨尔朱氏
第五十一回 战韩陵破灭子弟军 入洛宫淫第大小后
第五十二回 梁太子因忧去世 贺拔岳被赚丧身
第五十三回 违君命晋阳兴甲 谒行在关右迎銮
第五十四回 饮宫中魏主遭鸩毒 陷泽畔窦泰死战场
第五十五回 用少击众沙苑交兵 废旧迎新柔然纳女
第五十六回 战邙山宇文泰败溃 幸佛寺梁主衍舍身
第五十七回 责贺琛梁廷草敕 防侯景高氏留言
第五十八回 悍高澄殴禁东魏主 智慕容计擒萧渊明
第五十九回 纵叛贼朱异误国 却强寇羊侃守城

第六十回 援建康韦粲捐躯 陷台城梁武用计
第六十一回 困梁宫君王饿死 攻湘州叔侄寻仇
第六十二回 取公主侯景胁君 篡帝祚高洋窃国
第六十三回 陈霸先举兵讨逆 王僧辩却贼奏功
第六十四回 弑梁主大憝行凶 脔侯贼庶支承统
第六十五回 杀季弟特遣猛将军 鸩故主兼及亲生女
第六十六回 陷江陵并戕梁元帝诛僧辩再立晋安王
第六十七回 擒敌将梁军大捷 逞淫威齐主横行
第六十八回 宇文护挟权肆逆 陈霸先盗国称尊
第六十九回 讨王琳屡次交兵 谏高洋连番受责

第七十回 戮勋戚皇叔篡位 溺懿亲悍将逞谋
第七十一回 遇强暴故后被污 违忠谏逆臣致败
第七十二回 遭主嫌侯安都受戮 却敌军段孝先建功
第七十三回 背德兴兵周师再败 揽权夺位陈主被迁
第七十四回 第奸人淫后杀贤王信刁媪昏君戮胞弟
第七十五回 斛律光遭谗受害 宇文护稔恶伏诛
第七十六回 选将才独任吴明彻 含妒意特进冯小怜
第七十七回 韦孝宽献议用兵 齐高纬挈妃避敌
第七十八回 陷晋州转败为胜 擒齐主取乱侮亡
第七十九回 老将失谋还师被虏 昏君嗣位惨戮沈冤

第八十回 宇文妇醉酒失身 尉迟公登城誓众
第八十一回 失邺城皇亲自刎 篡周室勋戚代兴
第八十二回 挥刀遇救逆弟败谋 酣宴联吟艳妃专宠
第八十三回 长孙晟献谋制突厥 沙钵略稽首服隋朝
第八十四回 设行省遣子督师 避敌兵携妃投井
第八十五回 据湘州陈宗殉国 抚岭表冼氏平蛮
第八十六回 反罪为功筑宫邀赏 寓剿于抚徙虏实边
第八十七回 恨妒后御驾入山乡 谋夺嫡计臣赂朝贵
第八十八回 太子勇遭谗被废 庶人秀幽锢蒙冤
第八十九回 侍病父密谋行逆 烝庶母强结同心

第九十回 攻并州分遣兵戎 幸洛阳大兴土木
第九十一回 促蛾眉宣华归地府 驾龙舟炀帝赴江都
第九十二回 巡塞北厚抚启民汗 幸河西穷讨吐谷浑
第九十三回 端门街陈戏示番夷 观澜亭献诗逢鬼魅
第九十四回 征高丽劳兵动众 溃萨水折将丧师
第九十五回 杨玄感兵败死穷途 斛斯政拘回遭惨戮
第九十六回 犯乘舆围攻紫寨 造迷楼望断红颜
第九十七回 御苑赏花巧演古剧 隋堤种柳快意南游
第九十八回 麻叔谋罪发受金刀 李玄襚谋成建帅府
第九十九回 迫起兵李氏入关中 嘱献书矮奴死阙下
第一百回 弑昏君隋家数尽 鸩少主杨氏凶终

精彩书摘

却说卢循、徐道覆回?白蔡洲,静驻了好几日,但见石头城畔,日整军容,一些儿没有慌乱。循始自悔蹉跎,派遣战舰十余艘,来攻石头城外的防栅,刘裕命用神臂弓迭射,一发数矢,无不摧陷,循只好退去。寻又伏兵南岸,使老弱乘舟东行,扬言将进攻白石。白石在新亭左侧,也是江滨要害,裕恐他弄假成真,不得不先往防堵。会刘毅自豫州奔还,诣阙待罪。安帝但降毅为后将军,令仍至军营效力,带罪图功。毅见了刘裕,未免自惭。裕却绝不介意,好言抚慰,即邀他同往白石,截击贼船。但留参军沈林子、徐赤特等,扼定查浦,令勿妄动。
及裕已北往,贼众自南岸窃发,攻入查浦,纵火焚张侯桥。徐赤特违令出战,遇伏败遁,单舸往淮北。独沈林子据栅力战,又经别将刘钟、朱龄石等相继入援,贼始散去。卢循引锐卒往丹阳。裕闻报驰还,赤特亦至,由裕责他违令,斩首徇众。自己解甲休息,与军士从容坐食,然后出阵南塘。命参军诸葛叔度及朱龄石分率劲卒,渡淮追贼。
龄石部下多鲜卑壮士,手握长槊,追刺贼众,贼虽各挟刀械,终究是短不敌长,靡然退去。龄石等亦收军而回。卢循转掠各郡,郡守皆坚壁待着,毫无所得,乃语徐道覆道:“我军已敝,不如退据寻阳,并力取荆州,徐图建康罢了。”乃留贼党范崇民率众五千,踞守南陵,自向寻阳退去。
晋廷授刘裕太尉中书监,并加黄钺。裕受钺辞官,朝旨不许。裕表荐王仲德为辅国将军,刘钟为广川太守,蒯恩为河间太守,令与咨议参军孟怀玉等率众追贼,自己大治水军,广筑巨舰,楼高十余丈,令与贼船相等。船既筑成,即派将军孙处、沈田子领着百艘,由海道径袭番禺,直捣卢循老巢。诸将以为海道迂远,跋涉多艰,且自分兵力,尤觉非计。裕笑而不答,但嘱孙处道:“大军至十二月间,必破妖虏。卿为我先捣贼巢,使彼走无所归,不怕他不为我擒了。”孙处等奉令去讫。
那卢循还入寻阳,遣人从间道入蜀,联结谯纵,约他夹攻荆州。纵复言如约,一面向后秦乞师。秦主姚兴,封纵为大都督,兼相国蜀王,且拨桓谦助纵。纵令谦为荆州刺史,谯道福为梁州刺史,率众二万寇荆州。秦将军苟林亦奉秦主兴命令,率骑兵往会,声势甚盛。
先是卢循东下,荆、扬二州隔绝音问。荆州刺史刘道规遣司马王镇之,与天门太守檀道济、广武将军到彦之,入援建业。途次与苟林相遇,正在交锋,忽由卢循等派兵接应,夹攻镇之,镇之败退。卢循厚犒秦军,并授苟林为南蛮校尉,分兵为助,令林进攻江陵。林遂入屯江津①。桓谦沿途召募旧党,又集众至二万人,进据枝江②。两寇交逼,江陵大震,士民多怀观望。刘道规默察舆情,索性大开城门,令士民自择去就,一面严装待寇。士民不禁惮服,无人出走,城中反觉安堵。
时鲁宗之已升任雍州刺史,自襄阳率兵援荆。或谓宗之情不可测,独道规单骑出迎,导入城中,叙谈甚欢。竟留宗之居守,自领各军出讨桓谦,水陆并进,疾抵枝江。桓谦大陈舟师,与道规对仗。道规前锋为檀道济,首突谦阵,水陆各军,乘势随上,夹击桓谦,谦众大溃。道规鼓全力追,将谦射死。遂移军出江津,往攻苟林。林闻桓谦败死,未战先怯,望尘便遁。道规令参军刘遵从后追赶,驰至巴陵,得将苟林围住,一鼓击毙。
遵回军报功,刘道规已返江陵,送归鲁宗之。蓦闻徐道覆统众三万,长驱前来。免不得谣言散布,安而复危。道规欲追召宗之,已是不及,只得部署各军,再出迎战。可巧刘遵得胜回来.遂命遵为游军,自至豫章③口抵御道覆。道覆联舟直上,兵势张甚,遇着道规前队,兜头接仗,凭着一鼓锐气,横厉无前。道规督军力战,尚是退多进少。道覆兴高采烈,步步逼人,不防刘遵自外面杀到,把道覆麾下的兵舰,冲作两段。道覆顾前失后,顾后失前,禁不住慌张起来。遵与道规,并力夹击,斩贼首万余级,挤溺无算。道覆奔还湓口,江陵复安。
刘裕闻江陵无恙,贼众皆败,遂亲率刘藩、檀韶等南讨贼党,留刘毅监太尉府,委以内事。诸军方发,接得王仲德捷报,已逐去悍贼范崇民,夺还南陵④。裕很是喜慰,溯流出南陵城,与王仲德等会师,进达雷池⑤。好几日不见贼至,再进军大雷。翌日黎明,方闻贼众趋至。由裕自登船楼,向西眺望,只见舳舻衔接,绵亘江心,几不知有多少战船。他仍不动声色,先拨步骑往屯西岸,嘱他备好火具,待时纵火,然后躬提幡鼓,悉发轻利斗舰,齐力向前。右军参军庾乐生,乘舰徘徊,立命斩首号令。于是各军争奋,万弩齐发,好在风又助顺,水亦扬波,把贼船逼往西岸。岸上早列着步兵,手执火具,各向贼船抛去。火随风炽,风助火威,霎时间烈焰飞腾,满江俱赤,贼船多半被毁,骇得贼众狂奔。卢、徐两贼仓猝遁走。既还寻阳,复趋豫章,就左里竖起密栅,阻遏晋军。
裕大获胜仗,留孟怀玉守雷池,再督兵往攻左里。将到栅前,忽裕所执麾竿,无故自折,沉入水中。大众不禁惶惧,裕欣然道:“从前覆舟山一役,幡竿亦折,今复如此,破贼无疑了!”遂易麾督攻,破栅直进。贼众虽然死战,始终招架不住,或饮刃,或投水,死亡至万余人。卢循孤舟驰去,余众多降。裕还至雷池,遣刘藩、孟怀玉追剿卢、徐,自率余军凯旋。安帝遣侍中黄门诸官出郊迎劳,俟裕入阙,面加奖赏,授裕为大将军扬州牧,给仪卫二十人;裕又固辞,略称“卢、徐未诛,怎可受封”?安帝乃收回成命。
那卢循收集散卒,尚不下万人,走还番禺,徐道覆退保始兴。始兴尚幸无恙,番禺早入晋军手中。晋将军孙处、沈田子等自海道袭番禺,番禺虽有贼党守着,毫不防备。处等率军掩至,天适大雾,咫尺不辨,及晋军四面登城,城中方才惊觉,百忙中如何对敌,顿时夺门逃散,有许多生得脚短的,都做了刀头鬼。处安抚旧民,捕戮贼渠亲党,勒兵谨守,全城大定。又遣沈田子等分击岭表诸郡,依次克复。
卢循闻巢穴被破,惊慌得了不得,忙率众驰攻番禺。由孙处独力固守,相持不下。刘藩、孟怀玉分追卢、徐,怀玉到了始兴,攻破城池,阵斩徐道覆;藩入粤境,正与沈田子遇着,即分军与田子,令救番禺。田子引兵至番禺城下,捣入循营,喊杀声震彻城中。孙处闻有援兵到来,也出兵助战。一场合击,杀死贼党数千名,循向南窜去。处与田子奋力追蹑,至苍梧、郁林、宁浦诸境,三战皆捷。循势穷力蹙,逃人交州①。交州刺史杜慧度发兵至龙编②津,截循去路。循众尚有三千人,舟约数十艘,被慧度掷炬纵火,毁去循船,岸上又飞矢如雨,无隙可钻。循自分必死,先鸩妻子,后杀妓妾,一跃入水,顷刻毙命。慧度命军士捞起循尸,枭取首级,传人建康。南方逆党,至此才平。
会荆州刺史刘道规,因病求代,晋廷遣刘毅往镇荆州,调道规为豫州刺史。道规在荆州数年,秋毫无犯,惠及人民。及调任豫州,未几即殁。荆人闻讣,相率流涕。

刘毅自豫州败后,与刘裕同朝相处,外似逊顺,内益猜疑。裕素不学,毅独能文,所以朝右词臣,喜与毅相结纳,仆射谢混、丹阳尹郗僧施往来尤密。及毅出镇荆州,多反道规旧政,檄调豫州文武旧吏隶置麾下。且求兼督交广,请任郗僧施为南蛮校尉,毛修之为南郡太守。
刘裕在朝览表,一一允行。将军胡藩白裕道:“公谓刘将军终为公屈么?”裕沉吟半晌,方说道:“卿意如何?”藩答道:“统百万雄师,战必胜、攻必取,毅原愧不如公;若涉猎传记,一谈一咏,却自命为豪雄。近见搢绅①文士多半归附,恐未必终为公下!”裕微笑道:“我与毅协同规复,功不可忘,过尚未著,怎得无故害人?”藩默然趋出。
裕复因刘藩讨逆有功,擢任兖州刺史,出镇广陵。会毅在任遇疾,郗僧施劝毅上表,乞调藩为副帅,毅依言表闻。刘裕始有心防毅,佯从毅请,召藩入朝。藩自广陵入都,甫至阙下,即由裕饬令卫士,收藩下狱。并请得诏书,诬称刘毅兄弟,与仆射谢混,共谋不轨,立命并混拿下,与刘藩同日赐死。一面自请讨毅,刻日召集诸军,仗钺西征。授前镇军将军司马休之为平西将军荆州刺史,随同前往,且遣参军王镇恶、龙骧将军蒯恩带领前队军士,掩袭江陵。镇恶用轻舸百艘,昼夜兼行,伪充刘兖州旗号,直至豫章口。荆州人士尚未知刘藩死状,总道是刘藩西来,绝不疑忌。镇恶舍舟登岸,径达江陵。刘毅探悉实信,急欲下关,已被王镇恶闯入,关不及键,兵不及甲,顿时全城鼎沸。毅率左右数百人,驰突出城,夜投佛寺,寺僧不肯收纳,仓猝缢死。镇恶搜得毅尸,枭首市曹,并将毅所有子侄,一并杀毙。
……

前言/序言

查看全部↓



下载地址

·上一图书:楼兰 PDF版
·下一图书:中外历史问题:八人谈 电子版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