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历史

楼兰 PDF版

本书作者:吴蔚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
出版社: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10-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8-06-22 00:00:00
ISBN:9787802199422
下载统计:751
TAGS: 吴蔚 楼兰
楼兰 PDF版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在中国重大历史之谜中,以黄帝大战蚩尤和楼兰古国神秘消亡引人瞩目。但很少有人真正了解背后的故事,甚至在这两大历史之谜之间,还曾存在过某种被悠远岁月斩断的联系。《楼兰(套装上下册)》讲述了繁华一时的楼兰王国被漫漫黄沙离奇湮没的起因和经过。为寻找神物、解救楼兰危机,楼兰王子傲文踏上了大漠黄沙之路,巧遇敌国女子并产生纠结的爱情,后得身份神秘的汉人公子萧扬及神女相助,众人携手开始了与楼兰诅咒的抗争。使命、阴谋、真相、爱情、友情,面对命运主人公究竟何去何从,作何选择?
   边风飘飘,绝域苍茫。山河黯淡,壮士冲冠。关山万里,纵横剑气。黄沙百战,楼兰胆豪。中原黄帝后人与楼兰英雄同生死共进退,合奏出一曲旷世奇歌。

作者简介

吴蔚,祖籍湖北,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喜文史,自称“故纸堆中寻生活”。已出版《韩熙载夜宴》《孔雀胆》《大唐游侠》《璇玑图》《斧声烛影》等数本历史文学书籍。

精彩书评

   “《楼兰》大气而厚重,独到之处在于,它给了楼兰的消失一个新的注解,并且这一注解是有力量的,是能给人以震撼的。”
   ——阎崇年
  
   “故事以楼兰古国出现的危机开始,展现英雄成长、磨难、解除危机的神奇过程。楼兰古国最后消失,则拯救了整个华夏民族。创意广博,故事跌宕,情节曲折,人物饱满,令人震撼。”
   ——喻大华
  
   “《楼兰》场面宏大,集神话与世情、战争与爱情、动作与迷情、魔幻与悲情于一身,叙事大气磅礴,情节起伏跌宕,仿佛东方之《指环王》。”
   ——郦波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蜃景血光

第二章 谈兵心壮

第三章 冤家聚首

第四章 大漠奇遇

第五章 瀚海百波





第六章 惊鸿一瞥

第七章 真假王储

第八章 梦碎西城

第九章 风萧夜漫

第十章 楼兰新娘

尾声

附录 楼兰百年探险史

后记——关于《楼兰》小说

精彩书摘

第一章

蜃景血光

他的声音并不大,然而却带着莫名的畏惧,如同有神奇魔力一般穿透了全场。最先听见这两个字的马贼主动停止了围攻,随即连环感应潮水般地覆盖了每一个马贼,喊杀声、金刃交接声骤然歇止,众人停止厮杀,掉转头去,默默望着勒马巍然屹立的游龙。

古老的大漠有一句谚语:“花什么时候开是有季节的,马贼什么时候到却没人知道。”

阳春三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大地一片生机,正是花开的季节。

敦煌的春天虽然姗姗来迟,可它终于还是来了——胡杨树一片葱绿,红柳、毛条、花棒等灌木都发出了新芽。牛毛草、甘草、苦参、小苦豆子等杂草滋滋冒出地面,绽放出各色缤纷的小花。斑斑春色,空潆清新。

蛰伏了一个冬天的人们蠢蠢欲动,争相走出家门饱览春光。滞留在玉门关的西域商人也开始收拾行囊,预备动身启程。对他们而言,这里才是漫漫长路的起点,他们将花费将近一个月的时光穿越浩瀚的戈壁和沙漠,回去各自的国家。一多半的商人将中原贩来的货物转手卖掉后,还要赶在入秋之前再次组织商队运送各种西域特产返回中原,以攫取最大最多的利益。这些人一年中的绝大部分光阴都消耗在了贯穿中原、西域和中亚的丝绸之路上,对他们而言,时间就是金钱,总是格外宝贵,因而当看到冰雪消融、春光乍现后,他们便迫不及待地上路了。

玉门关是中原西边的门户,传说置关修建城墙时曾挖出一块巨大的美玉,人们将它镶嵌在城楼上,用玉石的光芒来指引过往商队,由此而得名。这里是通往西域、西亚以及欧洲各国的必经关隘,中原的丝绸、漆器、纸张等物产源源不断由此输向西方,而西域诸国的良马、骆驼、葡萄、瓜果等也经此关传入中原,所谓“驰命走驿,不绝于时月,商胡贩客,日款于塞下”即形容玉门关的繁忙景象。

所有进出关口者都需要先交换过所,才能取得通行资格。从一大清早起,商队仿佛从地底涌出的泉水,一窝蜂地涌上大街,玉门关排起了长龙。驮着货物赶往西城门的牲口络绎不绝,驼铃悠悠,人喊马嘶,将关内的大小道路拥堵得水泄不通。

甘奇所率领的楼兰商队出发得早,排在了第三位。尤其幸运的是,

排在最前面的那些行商打扮的人并不是真正的商人,而是前去大漠寻访

宝藏的寻宝人。因为春天冻土化开,风沙最大,沙漠风暴往往能将流沙

湮没的古城吹出来。这些人没有货物,事先又申请好了过所,很快就通

过了检查。

而第二位的墨山国商人穆塔这次所携带的货物也不多,只有几箱珠宝首饰和二十余匹马的丝绸、漆器。全副武装的中原兵士正将货包中的丝绸粗暴地扯出来,一匹一匹地来回翻动检查。甘奇甚至能清楚地看到穆塔脸上的横肉不停地抽动——他是在心疼啊,那些可都是中原最上等的丝绸,一旦运到西方,价值堪比黄金。中原兵士行径如此野蛮,糟蹋货物不说,万一对丝绸有所损伤,可就大大降低了价值。

可穆塔只能眼睁睁地望着,不敢提出一句抗议,不敢有丝毫异动。

这又有什么法子呢?商人们都知道,进玉门关易,出玉门关难呐。况且

中原兵士的粗鲁验货并非针对穆塔一个人,所有出关的人,行商也好,

僧侣也好,都会受到如此待遇。仅仅因为中原是丝绸生产大国,素来视

养蚕植桑为生财之道,千方百计地阻止丝绸秘技外传,严防蚕种被带离

中原,凡出关人员、货物均要接受严格搜查,历代朝廷均是如此,早已

成为惯例。

等了大半个时辰,中原兵士终于检查完了货包。穆塔如蒙大赦,慌

忙指挥十余名奴仆将丝绸重新装好。甘奇见穆塔已经被放行,忙回头叮

嘱自己的商队小心跟上,忽听见有人操着大声抗辩,再扭转头时,平地忽起风云——穆塔被几名中原兵士抓住手臂,不由分说地强按在地上跪下。一名虎背熊腰的兵士拔出腰刀,站在他身后稍微举手一挥,便将头颅轻而易举地斩了下来。

熙攘的关隘顿时安静了下来,就连适才骚动不止的黑马也停止了打喷儿。

穆塔的断颈处喷出一道强劲的血水,往前斜射出去。抓住他的兵士松开手,没了头的身躯往前仆倒在地,在血泊中扭动了几下,这才断气死去。圆滚滚的脑袋则飞了出去,落到地上滚出一截,正好停在楼兰的驼队前。

商队前面有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护卫,苍白而瘦弱,文静得有些女人气,名叫昌迈,见到穆塔面孔虽扭曲变形,然须髯尽张,惊恐愤怒之色栩栩如生,尤其那双睁得滚圆的翻白的眼睛正瞪视着他,情状极是瘆人,一时骇异得呆了,陡然惊叫一声,转身就跑,却被护卫首领未翔一把抓住手臂。

未翔二十七八岁年纪,被太阳晒黑的额头发出暗色的光,浓眉间有两道如同刀子刻上去的竖纹,留着胡须,眼窝深陷,总是像根木头般面无表情。昌迈对他甚是畏惧,结结巴巴地解释道:“杀……杀人了……”未翔低声道:“我们都看到了,边关常有这样的事发生,你转头别看就是了。不过最好不要乱动,以免惹人起疑,又给商队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昌迈呆了一呆,道:“你……你这是在指责我么?你怎敢用这样的口气跟我说话?”心头忿愤,想挣脱掌握,只是未翔身材健壮威猛,手劲奇大,一只手仿若铁箍般锁紧臂膀,动弹不了分毫。

昌迈的军师无价慌忙从后面挤过来,怒道:“未翔大胆,还不赶快放手!你敢这样对待昌迈王子,是何居心?”未翔便松了手,肃色道:

“未翔鲁莽,还请王子恕罪。不过我们当初可是早说好了的,王子这次微服来中原,一切要听我号令,是也不是?”

西域既不似中原那般等级制度森严,武士和军人地位也高。昌迈不敢多说,只低声应道:“是。”未翔重重望了一眼无价,这才道:“之前王子擅自离队……”

商队首领甘奇蓦然回过头来,压低声音嚷道:“你们快别说了,正主儿出现了!”

只见玉门关守将韩牧全身铠甲,阴沉着脸,一步步走下城墙,环视全场一周,沉声喝道:“谁再敢私带蚕种出关,这就是下场。”刻意停顿了一会儿,这才挥手命兵士将无头尸首拖走,首级高挂在城墙上示众。当然,穆塔的牲口、货物,甚至包括多名奴仆,均被当场没收,充作边关军饷。

一名兵士走过来,重重打量了甘奇一眼。他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心中本能一惊,以为有什么不好的事将要发生,不料那兵士并未多理会他,只将手中枪矟用力扎入穆塔头颅,如同猎获的野兔一般挑在肩上,悠悠爬上城墙,将长枪从城门上方的垛口伸出去。这里是进出关隘最醒目的位置,首级悬挂在这里示众,可以起到最大的威慑效应。不想那下面凑巧站着一名年轻男子,正凝神往城门洞中探望,穆塔首级断颈处血迹未凝,几点污血滴下,径直往他头顶落去。

那男子甚是机敏,似是觉察到异样,抬头一看,“哎呀”惊叫一声,闪身避开,只在毫厘之间,恰好让开了血滴。

他名叫阿飞,身穿灰白的长袖短襟,外罩一件无领的翻毛裕袢,刚及膝盖,腰间束着腰带,肩上斜背着一个小小的包袱,麻布长裤扎在靴子中,衣束简单而干练。虽然是一副普通中原行商的打扮,其实并非中原人氏,而是来自西域楼兰国,是商队聘请的专职向导兼通译,才刚刚二十岁出头,身材瘦削强健,皮肤被日光晒得黝黑发亮,倒显得他比实际年岁大了许多。

西域诸国均是绿洲城郭国家,普通百姓是没有姓氏的,只有一个区别于他人的名字,唯有王族才拥有姓氏,譬如楼兰王族姓羌,于阗王族姓尉迟,龟兹王族姓白,焉耆王族姓龙。如果平民实在想要一个姓氏,往往都是跟着本国国王姓,因而阿飞也有一个正式的名字——羌飞。

楼兰的向导均是世袭,阿飞从孩提记事时起,便已经如成年男子一样,在丝绸之路上奔波跋涉,不但像了解自己的手指般熟悉道路,还会讲沿途各国的方言。到他十五岁时,父亲因受伤瘫痪在床,他便理所当然地继承了祖业,因而他年纪虽轻,却是相当资深,在西域一带负有盛名。

阿飞及时避让开了血滴,仰头注视着那颗面目狰狞的首级——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在玉门关见到这种场面,不用多问,对方一定是意图携带蚕种出关被中原兵士发现后才当场处死,虽然并不如何同情那唯利是图的商人,但还是暗自觉得仅仅因私带蚕种便被立即斩首的刑罚太过残酷。他认得穆塔,其为人精明小气,是有名的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常年来往于西域和中原,积累了不少财富,还与墨山王室结了亲,将女儿嫁给了约藏王子为侍妾,甚得宠爱。想不到一个在墨山国也能呼风唤雨的有钱有势的人物,居然为了几粒小小的蚕种,被杀死在中原的边关上。

阿飞默默想了一会儿,转身挪到城门北边,目光不由自主地停留在城门旁的一张画有人像的告示上。他虽不识汉字,却也曾在客栈听人议论过,大概知道告示内容是悬重赏缉拿追捕画像中的年轻男子。那男子头上挽髻,相貌平常,看起来还有几分落拓愁苦之色,很像是中原酒肆中常见的郁郁不得志的白面书生,却不知道他究竟有何出奇之处,项上人头居然能值千金。

…………………………………

纳罕之际,不免愈发想知道那男子犯下了什么了不得的滔天大罪,

转头见到那时常在客栈外摆摊算卦的道士笑笑生正慵懒地倚坐在城墙根

下,心念一动,忙过去招呼道:“笑先生好。我是楼兰向导阿飞,我们

在玉门客栈见过的,先生可还记得小子?”

笑笑生约摸四十来岁年纪,须发灰白,脸又瘦又长,下唇有些外凸下垂,显得下巴格外长,穿着一身土灰色的粗布道袍,满是污渍,脏兮兮的已看不出本来颜色,邋遢中透出一股穷酸落魄之气。他正忙着捉取袍子上的虱子,头也不抬地问道:“你是想问那告示上被通缉的男子姓甚名谁、到底犯了什么罪,对么?”阿飞笑道:“是啊,笑先生还真能未卜先知呢。”

笑笑生性情诙谐,走南闯北多了,见闻极为广博,许多人爱找他打趣,听他说些奇闻轶事,不过他却是出名的算卦不灵验。阿飞虽然只是随口一答,却着实带着几分揶揄的语气,任谁都能听出来。笑笑生脾气倒好,居然嘻嘻笑道:“那还用说,先生我精通术数,洞悉天机,未卜先知不过是小菜一碟。”

阿飞是个爽直性子,见对方顺势爬杆夸起口来,实在是很有些大言

不惭,忍不住笑出声来。立时又觉得不妥,未免太不尊重老人家,忙强

敛笑容,问道:“笑先生,那告示中的男子到底犯了什么罪?”

笑笑生伸出一只手,将捉到的虱子举到眼前,仔细打量过后,郑重

将其捏死,这才慢吞吞地道:“告诉你也无妨,那人名叫萧扬,是个十

恶不赦的江洋大盗,杀人放火,奸淫掳掠,什么坏事都做过。”

阿飞闻言倒也不吃惊,只是心中莫名其妙地有些失望,心道:“这

倒真是人不可貌相了。”笑笑生依旧一副懒洋洋的神态,漫不经心地道:“你知道了他的名

字也没用,就算你当面遇到他,也未必有本事能抓住他去领这千金之赏。”阿飞奇道:“这么说,这位萧扬本领十分高强了?”阿飞自诩武艺不弱,胆子又大,就连楼兰第一勇士也夸过他天生良质,忽听见笑笑生声称他没本事抓住萧扬,心中着实有几分不服气。

笑笑生道:“那是当然,若不是非凡出众的英雄人物,脑袋怎么可能值那么多钱?你以为是跟适才被杀的商人一样么?”言语中竟对那江洋大盗萧扬很有几分佩服之意。

阿飞摇头道:“笑先生这话可不对。萧扬既是个大坏蛋,就不能再被称为英雄。我们西域也有千金之赏,商人们约定联合出钱购买马贼首领赤木詹的人头,难道赤木詹就是英雄么?他不过是个丧心病狂的马贼,杀人越货,专门打劫大漠中的商旅。”一提到“赤木詹”的名字,他右手握拳,左手不由自主地去抚摸腰间的弯刀,声调也陡然变得高亢急促起来。

笑笑生道:“咦,看你面相,额带杀气,马贼一定害死过你的家人……是你的父亲,对不对?”阿飞道:“家父确实被马贼所伤,不过只是瘫痪在床,还没有过世。”

笑笑生颇为尴尬,轻轻哼了一声,便又埋头专心去捉虱子。

阿飞却没有就此打住话题,肃色道:“说到英雄人物,只有游龙才能真正当得起‘英雄’二字。”

笑笑生道:“游龙?”阿飞道:“不错,游龙。”他露出了又骄傲又自豪的表情,那神气仿若游龙是他心目中的偶像,容不得丝毫亵渎,这是发自内心深处的真心的崇拜。

笑笑生道:“游龙是谁?”

阿飞见对方居然没有听说过游龙的鼎鼎大名,不免十分惊奇,转念想到笑笑生也许从没有踏出过中原,而游龙则是扬名于西域大漠,便耐心解释道:“游龙是丝路商队的保护神,专门在大漠中追杀马贼。”

笑笑生道:“马贼是商队大敌不错,可听说他们数目不少,仅出没

在白龙堆沙漠一带的就有数百人之多,游龙不过孤身一人,如何能以一

敌百?”阿飞傲然道:“游龙是昆仑山山神的儿子,身怀神力,非但武

艺高强,而且刀枪不入。他用的兵刃割玉刀更是绝世神兵,削铁如泥。

马贼见到他的脸就已失魂丧胆,人数再多,又怎能是他的对手?”

笑笑生先是愕然,随即收敛了一贯的满不在乎的笑容,沉下脸来,重重叹息了一声。

阿飞道:“莫非先生不相信我的话?笑先生可随便找个商队问问,

在我们西域,没有人不佩服崇拜游龙的。不瞒先生说,我阿飞最大的愿

望就是能遇见游龙,拜他为师,终生追随他,在大漠中追杀马贼,保护

丝绸之路上来往的商队。”笑笑生不置可否地摇摇头,低声嘟囔着道:“白云在天,山陵自出。

22 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能复来。”阿飞只觉得这老道士的表情颇为伤感神秘,十分罕见,正待追问言中之意,却听见城门处一片嘈杂,转头望去——原来是他的雇主楼兰商队通行出关了。他知道甘奇这次带有数千斛的粮食,一时想不通如何会这般快就被放行,慌忙舍了笑笑生,迎上前去,变故蓦然发生了。

楼兰商人甘奇也对自己的商队如此轻易便通过了关卡相当惊异,尤其在刚刚亲眼目睹了墨山商人穆塔被杀后,心理上已经做好各种坏的打算,几乎不敢相信中原兵士只大略点了一下货包数量便算检查完了。不过他很快想到这也许是因为他是楼兰人的缘故——这次他奉问天国王之命到中原向敦煌太守李柏高价购粮,并非为了贩卖牟利,而是要缓解楼兰国连年干旱的危机,事先问天国王也派使者跟中原打过招呼,想来玉门关边将已经得到了朝廷知会,要为楼兰商队打开方便之门。

甘奇为此特意走过去拜谢了玉门关守将韩牧。韩牧始终板着脸,只

略略点了点头。甘奇见后面等待出关的队伍排得老长,不敢多做停留,

忙指挥奴仆、护卫将运粮的牲口赶出城去。

刚走出玉门城关,就听见背后马蹄声、呼喝声大作。片刻之间,已

有一队中原骑兵疾速驰出城门,喝令商队停下,将其包围住。楼兰人倒

也沉稳,听令拢住牲口,排列整齐,静待事态发展。

只有昌迈看到这些中原兵士个个挺出兵器,剑拔弩张,如临大敌,很有些慌乱,连声问道:“要做什么?他们要做什么?”甘奇也不知道原因,但猜到不会有什么好事,忙从怀中取出一小袋金砂,向那领头的骑兵校尉递过去。校尉姓金,当即马鞭一指,喝道:“你这是做什么?是要当众贿赂本校尉么?”

甘奇见对方非但不接金砂,而且声色俱厉,大异往日在中原关卡

遇到的情形,又是惊愕又是尴尬,讪讪缩回了手,嗫嚅道:“不敢。这

不过是……不过是……”他的汉话本来就说得不甚流畅,情急之下更是

想不出合适的理由,忙转过头去,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一旁的护卫首领

未翔。

未翔沉吟未答,无价已经伶俐地抢上前来,赔笑道:“甘奇是第一

次到中原,不大识得规矩礼数,有冒犯之处,望将军海涵。将军带军追

出关来,可是有什么要效力之处么?”

无价原本是个通晓医术的江湖郎中,治过不少军民商旅,在敦煌一

带颇有名气,新近才因为机缘巧合被昌迈聘做军师。金校尉也曾找无价

治过病,见他出面,这才道:“奉上司命令,要重新搜查楼兰商队的货

物。”甘奇不明究竟,忙应道:“是。将军请随意检查,除了个人物品,

就只有粮食。”

金校尉扫了一眼楼兰商队,见运粮的牲口着实不少,一一搜查起来

难免要费许多事,皱紧眉头,道:“甘奇,我劝你最好还是自己交出来,省去我们动手,或许还能从轻发落。”甘奇问道:“将军让我交什么?是蚕种么?将军请放心,我们楼兰人从来不做偷鸡摸狗的事。”

金校尉见他说得很是理直气壮,不由得大怒,喝道:“你这话是什

么意思?”无价忙道:“将军息怒,甘奇汉话说得不好,他其实是想说

他们楼兰人其实是最希望丝绸秘技只为中原所独有。”

无价言下之意,无非是如果世界上始终只有中原能生产出丝绸,那

么西方各国商人都必须赶来中原购买,而楼兰当东西交通要冲,是丝绸

之路的必经之处,收取过往商人的关税已是一笔巨大的收入,可谓坐享

其成。金校尉久在边关戍守,当然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冷冷道:“不错,

楼兰人是不会偷盗蚕种的。”

甘奇更是大惑不解,道:“那么请将军明示,到底要我们交什么?”

金校尉道:“交出你们从驿站盗取的于阗使者的财物!使者已经向韩将

军告发,你还想装傻充愣么?”甘奇一愣,道:“什么?”

他并不是普通的商人,很有些见识,一听到事情跟于阗使者有关,

心中开始隐约觉得大事不妙——于阗跟楼兰一样,是西域举足轻重的大

国,两国素来不甚和睦。于阗国王希盾野心勃勃,一直想雄霸西域,近

年来疯狂扩张,先后出兵灭了邻近的莎车、皮山、精绝、小宛、且末等

国,于阗土地、人口大增,由此成为西域南疆的霸主,其东北边境已经

与楼兰国接壤。希盾虽然暂时未征发大军径直进攻楼兰,却积极与楼兰

北面邻国墨山国结成联盟,更是在去年将昆仑山下挖到的巨大宝鼎献给

中原,为长子永丹王子求娶到中原公主,等于完全得到了中原朝廷的支

持。稍微有点见识的西域人都知道,于阗的下个目标肯定就是楼兰,只

不过楼兰国富民强,国王问天和王后阿曼达极受军民爱戴,在西域威望

很高,希盾一时不敢贸然开战,需要找到合适的借口和时机。这次楼兰不得已出高价向中原购买粮食,原是要缓解国内和盟国车师同时乏粮的危机,莫非于阗有心从中捣乱阻挠,不然何以凑巧于阗左大相菃木一直以使者身份滞留在玉门关驿站?

金校尉却不容人多想其中的背景和关联,冷笑道:“来人,搜!搜出赃物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兵士们应声下马,各自举起手中长枪,往骆驼驮运的货包扎去,白哗哗的大米如水般流泻了出来。甘奇见状大是心疼,忙上前道:“还请将军明示,于阗使者到底丢了什么财物?何以能证明一定是楼兰商队偷的?”

忽听得脚步声纷沓而至,于阗使者菃木率领手下拥了过来,玉门关守将韩牧亲自陪同在一边。菃木三十七八岁年纪,身材矮小精悍,却是出身于阗世家大族,官任左大相,权高位重,姊姊菃秋更是当今于阗王后。甘奇曾因种种因缘见过他几次,算得上是旧识,只得上前见礼。

菃木不动声色地道:“你家主人可还好?”甘奇小心翼翼地答道:“多谢大相关心,主上一切安好。”

他二人交谈所称的主人即是指车师国人阿胡,因贩马经商成为巨富,不仅富可敌国,两个女儿更是了不得,年轻时均是名动西域的绝色美人,裙下之臣无数,长女阿曼达即是现任楼兰王后,次女桑紫也嫁给了楼兰大将军泉苏。于阗国王希盾寒微时也疯狂爱慕追求过这对姊妹,却为阿胡所阻。这件往事极为隐秘,外人不得而知,甘奇却是阿胡心腹,看着阿曼达姊妹长大,自是一清二楚。他听菃木不提别的话头,先问主人阿胡,分明是别有用意,不由得更加忐忑起来。

菃木道:“甘奇,这就将盗取的夜明珠交出来吧,那是中原皇帝御赐给怀玉公主的圣物,不是一般人所能消受。只要你老实交出来,我还可以看在旧相识的分上,替你向韩将军求情。”甘奇惊道:“我从来没有

见过什么夜明珠,又如何谈得上盗取?大相口口声声说是我们楼兰商队盗取夜明珠,可有凭据?”

菃木道:“我知道你主人富甲一方,家中珍宝堆积如山,你也算是

见过世面的人,夜明珠本身未必能入你的眼,你其实是想借机挑拨离间

我们于阗跟中原的关系,是问天国王指使你这么做的么?”

甘奇更加大惊失色,慌忙分辩道:“哪有这回事!韩将军人就在此

处,大相切不可妄言。”菃木冷笑道:“有没有这回事,搜出夜明珠就知

道了。”

甘奇知道菃木是于阗国王希盾最倚重的心腹,深沉老辣,足智多谋,永丹王子能够求娶到中原怀玉公主,其人功不可没。他如此明目张胆地向边将告发是楼兰商队盗取了圣物,又请来韩牧压阵,预备当众对质,除非他有十足的把握。

莫非是于阗有意栽赃陷害,想借机兴风作浪?还是真的有楼兰商队的人盗取了夜明珠?可这次商队中除了两人是甘奇最为信任的心腹奴仆外,其余人都是从王宫卫队中千挑万选的武士,根本没有盗取他人财物的可能,更不要说是于阗使者的东西。昌迈就更不可能了,他虽然爱任性妄为,那只不过是少年气盛,究竟还是一国王子,身份尊贵,怎会去做鸡鸣狗盗的事?那么就只剩了唯一可能的人选——昌迈新聘请的军师无价。

想到此节,甘奇心中“咯噔”一下,不由自主地扭转头去,当看到

无价失去了一贯的冷静、正神色紧张地凝视那些正搜查驼队的中原兵士

时,他意识到大祸临头了——一旦无价盗取的圣物被搜到,不但祸及其

本人,还会被于阗人拿来大做文章。至于会给楼兰商队带来什么样的可

怕后果,他想都不敢想。他越来越心惊胆战,在这春寒逼人的天气里,

额头竟冒出一滴一滴的冷汗来。

韩牧一直冷眼旁观,见状居然问道:“甘奇,你很热么?”甘奇道:“我……这个……这个……”

向导阿飞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排开众人,走到前面,朗声道:“我是向导阿飞,是我拿了夜明珠,跟楼兰商队无关。”

他是西域有名的向导,多次带着商队进出玉门关,在关口混得脸熟

不说,就连中原朝廷派往西域的使者有时候也要倚仗于他带路,因而当

场大多数人都认得他。他用汉语说出了这句话,声音并不大,却恍如晴

天霹雳一般,令众人都大吃一惊。全部的目光瞬间转移到他身上。

甘奇惊奇之极,结结巴巴地道:“阿飞……你……你……”

阿飞也不理睬,又复述了一遍,道:“是我拿了夜明珠,跟楼兰商

队无关。”昂然走到甘奇的黑马旁,一边取下挂在马鞍边的皮质水袋,

一边解释道:“我事先将夜明珠藏在了甘奇的水袋里,一大早又只身抢

先出关,原本就是担心万一被人发现水袋中的秘密,你们也只会怪到甘

奇头上。不过现下我忽然想明白了,一人做事一人当,这才是英雄好

汉。我交出夜明珠,你们放商队走吧。”

他拔开水袋塞子,用手掌捂住袋嘴,慢慢将水滤干,再张开手掌

时,果然有一颗硕大滚圆的白色珠子,发出柔和的光晕。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甘奇更是惊得张大了嘴巴。数百人拥在关外,

静得连一声咳嗽都听不见。

……

查看全部↓



下载地址

·上一图书:诏狱 下载
·下一图书:南北史演义 电子版下载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