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历史

诏狱 下载

本书作者:李志刚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360
出版社:中国文史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10-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8-06-22 00:00:00
ISBN:9787503430527
下载统计:237
TAGS: 李志刚 诏狱
诏狱 下载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小说以明末万历,泰昌、天启三朝东林党人顾宪成、李三才、赵南星、杨涟等人与祸国殃民的阉党斗争,惨死诏狱这一真穴的历史伯为主红,真实而生动地描述了万历、泰昌、天启三朝宦官专权、阉党乱政、无辜蒙冤、中良惨死诏狱的官场乱象。

作者简介

李志刚,教师,大学中文系毕业。业余时间一直坚持文学创作,曾以南湖渠为名在网上发表《悲歌一曲东林党》,被新浪网评为“历史传记中难一见的好书”

目录

第一章 仕途遇阻
第二章 矿税之争
第三章 东林书院
第四章 辛亥京察
第五章 智破三党
第六章 辅佑新君
第七章 王安之死
第八章 熊案风波
第九章 东林盈朝
第十章 杨涟上疏
第十一章 最后较量
第十二章 乙丑诏狱
第十三章 空白印疏
第十四章 丙寅诏狱
第十五章 尾声

精彩书摘

景阳宫是东西十二宫中最冷僻的一处宫院,它位于东六宫的最东北。天刚蒙蒙亮,平日里十分冷清的宫内,传出一阵接一阵的咳嗽声,宫女太监知道,景阳宫的主子王恭妃起床了。
王恭妃便是被皇上私幸的李太后宫中的王宫女。自打生下皇长子朱常洛后,她就如同被打入了冷宫,过上了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唯一能给她带来安慰的,是亲生儿子还能陪伴在自己身旁。她坐在床头,借着不甚分明的天光,注视着十三年来与自己同起卧的孩子。此时朱常洛睡意正酣,白皙的脸上露出一片安详,“唉!苦命的孩子!”恭妃又说起这句不知重复了多少次的话。长哥都十三了,可册封太子的事,连影儿都还没有,自己这个病身子,怕是熬不到那一天了。
王恭妃心里明白,皇上喜欢的是郑皇贵妃。姓郑的能说善道,读过书,还能写一笔好字,算得上皇上的红颜知己!自己算什么,不识一字又不会讨人喜欢,皇上那一次,只不过一时情急……如今倒好,郑妃吃住都在乾清官,与皇上形影不离,太监都称呼她“内主”。早晨她给皇上穿衣,夜晚她陪皇上巡查各宫,那中宫的王皇后反倒成了摆设。人都说“母以子贵”,自打郑妃生下皇三子后,皇上疼爱得什么似的,郑妃变得更威风了,准是她一天到晚撺掇皇上,立她所生的儿子做东宫太子,皇上又全听她的,眼看着自己生的长哥没啥指望了。
恭妃发现殿内亮堂了许多,便连忙推醒了儿子,说:“常洛,快起来!今天你还要出阁读书呢。这上学的事儿,多亏了王相国在皇上面前说了情,皇上才恩准的。快起,一会儿你那伴读王安公公,就来接你来了。”
宫门大开,相貌清癯个子不高的王安缓步走了进来。王安是保定府雄县人,幼年被送入宫中,曾在皇城内书堂读过书,别看他年龄不大,只有二十六七岁,但博览群书,很有气度,且为人刚直不阿。那郑皇贵妃一心想让儿子当上储君,曾不止一次在皇上面前诋毁皇长子,多亏王安善于应付,才化险为夷。一次郑妃又在皇上面前搬弄是非,说长哥好色,经常与宫女嬉闹,早已不是童身了!皇上听了大怒,命司礼监太监陈矩去查问,王恭妃哭着说:“我十三年同长哥睡在一床,不敢离他左右,就是怕今日有人说闲话,果不出我所料!”陈矩又去问王安,先前就是因陈矩向皇上推荐,王安才做了皇长子伴读的。此时王安一本正经地回答说:“哪里会有这样的事情。长哥温顺安分,像贫寒人家的子弟,学不来王府公子的拈花惹草。”陈矩如实回复了皇上,此事才不了了之。王安不仅为人正派,还善于理财,他在灵济宫西侧开了个不大的布店,每季有一些收入,他时常拿来周济财用不宽裕的恭妃长哥母子。
常洛起床后,一见到王安便问:“王公公,出阁读书还学唐诗吗?我会背几十首呢!”
王安回答:“不是念诗词,而是读《四书》!”
常洛问:“公公,《四书》全讲些什么?”
王安语气和蔼说:“全是些修身治国的大道理。譬如孟子说的与民同乐,《中庸》里说的‘礼生仁义’,长哥可得用心学。主讲是礼部侍郎郭正域大人,学问道德堪称第一。”
常洛听话地点点头,吃过早饭便跟着王安,从景阳宫出来,直奔了文华殿。
正是隆冬季节,北风呼啸。主讲郭正域与几个讲官,顶着凛冽的大风,提前来到了文华殿。一进了西厢房,郭正域就火了,房内像个大冰窖,寒气袭人,既没生炉火,又没点灯,一会儿皇长子来读书,冻病了怎么办?他怒冲冲扭头儿朝殿外大吼一声:“来人呀!”
一个小太监三步并做两步地从殿外跑了进来,郭正域冲他嚷道:“混蛋!不知道今天皇长子来读书?”
小太监吓得结结巴巴,回答说:“回大人!管事的公公说了,等朱常洛来了再生火也不迟。”
郭正域变得怒不可遏,他骂开了:“狗仗人势,看人下菜碟,那朱常洛三个字也是你们随随便便叫的吗?掌嘴!冲这个就该割下你的舌头。”
小太监吓傻了,只是呆呆地站着。郭正域又朝他吼开了:“还不快去!先把各屋的火盆端来,再把大炉子烧红了,皇长子马上就到了。”
工夫不大,炉火旺了,屋子里有了暖意,王安陪着皇长子也到了。
皇长子朱常洛先拜谒了孔子像,然后向郭正域和几个讲官,行了拜师礼。郭正域注意到皇长子外穿一件褪了色的袍子,袍内是一件平常的狐皮衣服,再看看自己身上的厚厚实实的皮袄,心里暗暗说了句:“长哥可怜!”
开始讲课了。王安叫人搬上一张小课桌,桌高不足二尺。朱常洛瞅着郭大人一脸的困惑表情,忙解释说:“老师,这是我五岁时用的,一直没人给换,将就着用吧!”郭正域心中有些黯然,没有再说什么。
郭正域先让朱常洛读一遍孟子的“天将大任于斯人矣”,然后又叫他背下来。王安在一旁听着长哥发出的抑扬顿挫地背诵声:“天将大任于斯人矣,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行拂乱其所为,增益其所不能……”心中暗暗称赞郭大人的一片用心,他是有意借孟子这篇文章,来激励皇长子自强不息,磨炼意志,不向逆境屈服。
接下来是一个姓刘的讲官,给朱常洛讲“巧言乱德”一章。他先解释这一章说的是一些君王,以非为是以是为非,讲着讲着,他突然提问说;请问殿下,什么叫乱德?朱常洛很快答出:“颠倒是非!”刘讲官笑了,郭正域与王安也都笑了。郭向王安称赞说:“殿下天资聪慧,常人不可及也!”
吃饭的时间到了。讲官们给皇长子进讲,不同于“经筵”(给皇上讲经义),是没有酒饭赏赐的,相反还须自带饭盒。皇长子朱常洛看着过意不去,忙吩咐跟随的太监说:“你们赶快回景阳宫,叫膳房做出几样菜来,快快送来,好让师傅们吃上顿热乎饭!”
朱常洛的一席话,说得郭正域等几个讲官心里暖呼呼的,他们共同在心里埋下一句话:苍天保佑!这孩子日后若能坐上皇位,必是个能体恤下情的明君。
…… 查看全部↓



下载地址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