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历史

辛亥革命 PDF版

本书作者:王兴东,陈宝光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268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10-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8-03-06 00:00:00
ISBN:9787229045258
下载统计:981
TAGS: 陈宝光 王兴东 辛亥革命
辛亥革命 PDF版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辛亥革命》是一百周年纪念电影剧组独家授权的小说完整版。

  《辛亥革命》真实展现了辛亥革命波澜壮阔的史诗场面,生动刻画了孙中山、黄兴、徐宗汉、秋瑾、林觉民、黎元洪、袁世凯等历史风云人物,精彩再现了黄花岗起义、武昌起义、阳夏保卫战、创建共和制等重大历史事件。

  相对于同名电影,《辛亥革命》着力讲述了辛亥革命前后错综复杂的时局背景,并介绍了近百位历史风云人物的生平事迹,以令人欲罢不能的可读性、尊重客观历史的真实性以及俯仰皆是的知识性,成为广大读者了解辛亥革命历史的首选读本。

作者简介

  王兴东,1951年生于大连,满族。第九、十、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长,一级编剧,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北京电影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协影视委员会委员。现编剧的电影有27部,电视剧50 集。主要作品有与陈宝光合著的《离开雷锋的日子》、《建国大业》、《辛亥革命》等。因《蒋筑英》、《离开雷锋的日子》两次获得中国电影华表奖最佳编剧奖和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编剧奖;因《辛亥革命》获得第四届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大奖。

  陈宝光,1952年生于河北,汉族。编审,《电影艺术》编辑部主任。发表电影评论50万字。发表小说95万字。主要作品有与王兴东合著的长篇小说《离开雷锋的日子》、《建国大业》、《辛亥革命》等。与王兴东合著的电影文学剧本《辛亥革命》,已获第四届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大奖。

目录

序章 秋瑾就义

第一章 血染黄花岗

孙中山定策槟榔屿

徐宗汉请战五羊城

温生才从容赴大义

风雨欲来

不自由,毋宁死

黄兴交付绝命书

喋血总督府

志士殉国

魂归黄花岗

第二章 武昌城首义

孙中山赴美筹款

洪门义士司徒美堂

旧金山刺客

保路运动不期而至

首义第一枪

湖广总督仓皇出逃

黎元洪被迫上任

建立湖北军政府

最初的胜利

第三章 阳夏保卫战

洹上钓叟袁世凯

冯国璋攻克汉口

黄兴奔赴武昌

血战汉阳

密使

没有硝烟的战场

去留肝胆两昆仑

失阳夏,而得天下

第四章 建立共和制

停战协定

大清帝国的无奈

孙中山归国

缔造共和

就职临时大总统

南北议和

帝国的终结

退位诏书

尾声 民国之父

附录一 辛亥革命历史人物介绍

附录二 主要参考文献

精彩书摘

  光绪二十六年七月二十日(1900年8月14日),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次年,清政府被迫签订空前屈辱的《辛丑条约》。抵抗列强侵略的屡战屡败,使几乎所有中国人都认识到洋人船坚炮利的厉害,学习西方成为共识。慈禧太后终于同意推行康有为、梁启超等人在戊戌变法中所提出的改革方案,是为清末新政。

  光绪三十一年八月初四(1905年9月2日),清政府批准张之洞、袁世凯等人的上奏,宣布废除延续了一千三百年的科举制度,开始兴办新式学校。

  而这些新式学校,也成为了培育新思想、新变革、新风潮的沃土。

  公元1907年,按帝王纪年计算,正是清光绪三十三年。

  八国联军侵我中华已七年有余,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时刻牵动着仁人志士的爱国之心。

  浙江绍兴,大通学堂。

  低垂的雨幕下,天色十分晦暗,稠密的乌云和七月间的闷热几欲令人窒息。一名女子孤身一人站在大通学堂第二进的礼堂门口,秀美的眼睛兀自盯着东边不远处的古越藏书楼出神。

  此人正是革命志士中鼎鼎大名的鉴湖女侠秋瑾。这深邃的目光背后,是一代女杰对“与世浮沉,碌碌而终”的不甘。

  秋瑾祖籍浙江山阴(今绍兴),1875年生于福建厦门。原名秋闺瑾,自费东渡日本留学后改名瑾,号“竞雄”,自称“鉴湖女侠”。

  秋瑾出身地主家庭,因父母之命而同一个富绅家的纨绔子弟王廷钧结婚。在她的丈夫花钱买得个小京官的职务后,她虽随他入京住了几年,终于因为意气不相投,与丈夫决裂。

  幽燕烽火几时收,闻道中洋战未休。

  膝室空怀忧国恨,谁将巾帼易兜鍪。

  看到清朝政府的腐朽和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暴行,秋瑾下决心献身于救国事业。1904年,她冲破家庭的束缚自筹旅费到日本留学,这在当时是惊世骇俗的非常行动。她先后加入三合会、光复会和同盟会,并被推为同盟会浙江省主盟人,成为日本留学生界的活跃分子,并参加了洪门组织。

  回国后,秋瑾先在上海和一些光复会会员一起活动,创办学校,并创立《中国女报》杂志。由于光复会的陶成章等人的介绍,秋瑾和浙江各地的会党建立了不少联系。在湘赣边界的起义发生后,在上海的光复会会员们集中商议如何起兵响应。秋瑾回到她的故乡浙江绍兴,冀图以浙江为据点发动武装起义。

  陶成章、徐锡麟等人利用大通学堂结交浙江各地的会党,还在学校里暗藏了一些枪支弹药。秋瑾这时成为大通学堂的主持人。由于湘赣边界的起义已经失败,她决定独立发动起义。她奔走浙西各地游说,使许多会党组织答应参加起义,并接受她的指挥。

  秋瑾还规定了“光复军”的组织系统。光复军的统领由尚在安徽省城安庆的徐锡麟担任,秋瑾任副统领。

  秋瑾最初是想在4月间起兵,首先在金华发难,并以绍兴方面的会党配合,袭攻杭州。如果杭州打不下来,就把浙江的各路军队集合起来,由浙西打到江西、安徽。因为准备不及,改为5月初,再改为5月26日。但是,许多地方的会党跃跃欲试,放出了就要发动起义的风声。5月中旬,绍兴府的嵊县已有一部分会党部队集合起来,树起了革命军旗帜,遭到清朝官军的进攻。5月26日起兵的命令下来时,武义、金华等地社会上起义的传言更盛,愈加引起官方警惕,一些预定参加光复军的会党分子遭到官府的捕杀。

  这些情况表明,起义很难如期举行。鉴于此,秋瑾派人去安庆把情况通知徐锡麟。

  徐锡麟是秋瑾的表兄,也是大通学堂的创始人。

  为了组织皖浙起义,徐锡麟以所捐道台的身份打入安徽官场,去安庆任职。由于精明干练,安徽官场的人很赏识他,就连安徽巡抚恩铭也认为他很能干,于是任命他为省巡警处会办,统管全省警务。

  徐锡麟利用职务之便,大力开展革命工作,并定于7月8日在省巡警学堂举行毕业典礼、省各级长官观礼之际举行起义。谁知就在最后几天,恩铭突然变卦,决定提前两天举行毕业典礼。而这时候,徐锡麟已经无法改变起义计划,只好决定铤而走险。

  7月6日上午,巡警学堂毕业典礼在安庆百花亭准时举行。徐锡麟发出暗号,接到暗号之后,他的助手陈伯平把一颗炸弹投向了恩铭,但是他们都没有想到,那颗炸弹并没有按照他们的计划爆响。徐锡麟见状,立即拔出双枪朝恩铭射击,恩铭躲避不及,在慌乱之中中弹倒地,并最终因伤重而亡。

  随后,徐锡麟带领三十多名革命学生冲向武器库,却遭到大批清军的包围,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枪战,几个小时之后,陈伯平等革命学生全部战死,徐锡麟也受伤被捕。

  徐锡麟被捕之后,恩铭的手下联裕审问他:“徐锡麟,你可知罪?明日我一定会剖开你的心肝来祭奠恩铭大人!”

  “恩铭死,我志偿!我志既偿,即碎我身为千万片,亦所不惜。区区心肝,何屑顾及!”徐锡麟一脸笑意,朗声直抒胸臆,随后他又手指联裕喝道:“尔幸不死!”

  听闻徐锡麟说出这样的话语,联裕又惊又怕,几乎摔倒在地上。

  当晚,徐锡麟被杀,终年三十四岁。临刑时,他神色自若地说:“功名富贵,非所快意,今日得此,死且不悔矣!”

  这些事情,包括其中的细节,秋瑾都非常清楚。当得知表哥起义失败并且惨死的消息时,她曾一度痛哭失声,不语不食。

  “竞雄!”伴随着一声低沉的呼声,两个撑着油纸伞的身影出现在绍兴大通学校第一进门厅,他们步履急促地向秋瑾走来,打断了秋瑾的思绪。

  秋瑾微微有些惊讶,问道:“酌仙、孑黎,你们二人何时从嵊县回来的?”

  此二人皆为她志同道合的盟友——光复军分统竺绍康和王金发。照理,他们二人应该已经奉命去嵊县组织起义队伍了,秋瑾没想到他们会突然出现在大通学堂。

  才二十出头的王金发收起雨伞,露出一张稍显稚嫩的脸,但脸上弥漫着与这个年龄有些不符的凄然。他紧握着拳头,难过地望着秋瑾道:“竞雄,我和酌仙得知皖事败讯和伯荪兄的噩耗之后,连夜从嵊县赶回绍兴的!”

  王金发口中的伯荪兄,就是指秋瑾的表兄徐锡麟。此刻听到王金发再次提起徐锡麟遇害之事,秋瑾强忍着心中的悲愤,冷冽而坚定地说:“伯荪表哥求仁得仁,革命要有流血才会成功。如朝廷能将我也绑赴断头台,则革命至少可以提早五年成功。”

  竺绍康提议道:“竞雄,既然事已至此,不如我们将绍兴的光复军和学生组织起来,连夜攻取绍兴府!如能占领绍兴府,则事仍可为!”

  秋瑾感慨地看着竺绍康,他这些年为了光复军的皖浙起义计划多方奔走,虽然还未到而立之年,鬓角已有丝丝白发,使秋瑾不由得有些心酸。听到竺绍康的建议,秋瑾沉吟片刻,想到当前的局势已不容许他们再有丝毫闪失,不可莽撞行事,便断然摇头说:“不行!嵊县、绍兴的义勇尚未集结就绪,仅凭大通学堂这点实力,太过薄弱,仓促举事一定会造成不必要的牺牲。况且,绍兴知府贵福应该已经获悉我光复军大计,想必他们早有准备。”

  王金发听了,急忙问道:“贵福怎么可能知道我们的计划?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只恨在日本留学时没有认清胡道南那厮的真面目!”秋瑾冷冷地说道,“山阴知县李钟岳遣人告知我,胡道南闻知光复皖浙大计之后,向绍兴知府贵福告密,那贵福与安徽巡抚恩铭沾亲,如不出意外,这一两日之内,他们就会带着满奴大军前来抓捕我了!”

  “胡道南这厮着实可恶,异日必杀此獠!”竺绍康闻言悲愤之色溢于言表,“既然已经知道留在此地十分凶险,竞雄你为何还不早早离开?”

  “有人劝我立即离开绍兴前往上海,并为我在上海的法租界找了一处隐居的住所,但是我没有答应。”秋瑾淡然地说道,“我若仓皇出逃,则嵊、绍两地革命力量瞬息陷入慌乱,他们是日后我光复军东山再起的种子,一旦官军乘势攻取,损失必然惨重!所以我不能只顾自己,这几日我一直在指挥大家掩藏好枪弹,焚毁光复军名册。况且,这里还有这么多的学生,我一定要保证他们安全疏散。”

  “可是你是否想过,一旦你被满奴抓捕杀害,又会对嵊、绍两地的革命力量造成多大的打击?”竺绍康连忙反驳说。他十分担忧秋瑾的处境,希望她能够尽快转移。

  看见秋瑾全然不顾自己的安危,王金发也不由得慨叹道:“若伯荪兄泉下有知,也绝对不会任由你如此不顾惜自己的!”

  早已下定决心的秋瑾平静地说:“谢谢你们的好意!但是,我不能走。我不过是一介女流,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即使被捕料也无妨。而且,我在大通学堂多留一日,贵福他们这些满奴的注意力就会始终在我身上,已经疏散出去的人就会多一分安全!”

  王金发与竺绍康四目相对,哑口无言,知道秋瑾铁了心肠,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从何劝起。

  “酌仙、孑黎,你们也速速返回嵊县去,要是迟了,恐怕还会有变故。如果事不可为,当以保存光复军火种为要!”

  “竞雄……”王金发还想要再劝。

  一个急促的声音却从第一进门厅外面传来:“督办!督办!外面有马蹄声和人马调动的声音!”

  来人是大通学堂的学生程毅,他有些慌乱地接着说道:“我从门缝里看到很多清兵!督办,你还是赶紧从后门走吧!”

  “酌仙、孑黎,你们二人立刻从古越藏书楼方向逾墙出去,不要磨蹭!要快!”秋瑾当机立断冲向第一进西首的工作间,抄起抽屉里的一把枪和一柄短剑,随时准备冲向第一进门厅。

  王金发和竺绍康见状无可奈何,气得直跺脚,最后不得不在秋瑾的严厉催促下逾墙而出。

  外面一阵人马喧腾,有人高声喊道:“那边有人越墙,莫要走脱了光复会逆党!”

  听到王金发和竺绍康暴露了行踪,秋瑾不禁皱起眉头。片刻之后,她翻身从第一进西侧的高墙向外冲去。

  她左手持枪,右手持短剑,等到一个清兵骑马向王金发离去的方向追去时,矫健的身影蓦地从高墙上跳下,那清兵闻声回首,被她甩出的短剑刺落马下。

  秋瑾飞身上马,着短皮靴的双脚猛磕马腹,白马四蹄疾奔,同时她洪亮的声音响起:“光复会秋瑾在此!”

  绍兴知府贵福会同山阴知县李钟岳、会稽知县李崇年,跟在大队清兵后面包围了大通学堂。贵福原本正要指挥清兵去东侧抓捕越墙而走的王金发和竺绍康,忽然听到西侧秋瑾的喊声,贵福立即下令道:“不用去管那些小喽啰了,抓住秋瑾要紧!”

  于是大队清兵纷纷放弃追捕王金发和竺绍康,转而策马向秋瑾追去。

  山阴知县李钟岳轻声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李钟岳平素就对秋瑾的学问文章极为称许,常持其“驰驱戎马中原梦,破碎山河故国羞”之诗,示其子道:“以一女子而能诗,胜汝辈多矣!”因此,李钟岳对捕人之事极力反对,甚至多次故意延宕时间,以便让大通学堂的师生能趁机逃走。怎奈今日午后,知府贵福将其召至府署,厉声训斥道:“此乃府宪的命令,汝却迟迟不肯执行,究竟是何居心?现令汝立即率兵前往,将大通学堂师生悉数击毙,否则本府立即上报,说汝与该校逆党通同谋逆,一切后果,由汝自己承担!”说罢,贵福将浙江巡抚的电令,掷于李钟岳面前,拂袖而去。李钟岳迫于无奈,这才带着抚标兵管带率兵前来大通学堂捉拿秋瑾。

  秋瑾夺马之后,一路狂奔,她虽然枪法精准,每每回身射击都能击中追上来的清兵,使之人仰马翻,但是清兵毕竟人数众多,所以即使跑出了好几里路,仍然还有大量清兵尾随其后,紧追不舍。

  雨越下越大,交织的雨帘仿佛一道紧密的网,秋瑾骑着那匹马,在这使人窒息的雨网中左冲右突,最后冲过了锦麟桥,沿河堤一路飞奔。

  突然,前方树林间扯起了绊马索,白马应声栽倒,秋瑾翻落河里。

  “抓住了!抓住光复会逆党匪首秋瑾啦!”埋伏在树林里的清兵兴奋地喊叫起来,一片喧嚣之声。

  ……

前言/序言



查看全部↓



下载地址

抱歉,为支持国家打击网络盗版行动,本书被下架处理。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