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记 > 领袖首脑

实话实说邓小平 在线阅读

本书作者:史全伟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486
出版社:中国青年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08-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8-03-10 00:00:00
ISBN:9787515301648
下载统计:550
TAGS: 史全伟 邓小平 实话实说
实话实说邓小平 在线阅读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实话实说中南海”(最新图文版)系列带我们走进中南海高高的红墙,推开新中国建立之初厚重的历史大门,重温那段令人难忘的岁月。本系列图书的编者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同时满怀对老一辈革命家的崇高情感,汇集上百名知情者的采访记录和上千幅开国领袖的摄影珍品,让我们从一个全新的角度走进中南海,并由此看到一个又一个重大历史事件的台前、幕后,认识一个又一个历史巨人的伟大、平凡……用最真实、最生动、最接近历史原貌的文字和图片,倾情展现中华人民共和国如旭日升起于东方的辉煌,并勾勒出开过元勋们空前丰满的不朽形象。

作者简介

史全伟,男,汉族,硕士学位,现任职于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长期从事中共党史、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相关文献资料的编辑、研究工作。

个人著述方面:专著《毛泽东与艰苦奋斗》;合著《历程》《开国领袖毛泽东逸事》《中共党史资料辨疑》等;主编《生活中的老一代革命家》《抗日战争中的爱国将领》等;参加编辑大型画册《李先念》;参与大型电视文献片《新中国重大决策纪实》《新中国日志》等的编撰和资料整理工作。在国内多种重要报刊上发表文章50余篇。

目录

第 一 章

主政西南

纪希晨说(曾任《人民日报》西南记者站负责记者,新华社四川分社

第一社长,《人民日报》记者部副主任)

◇ 小平同志用手指指我,说,你回去汇报,《新华日报》每天都要公布重庆的折实单位,让广大群众都知道米、布、煤、油的牌价。

甘惜分说(曾任新华社西南总分社采编部主任)

◇ 他站在台上,手上不拿讲话稿,发言提纲也不带,也很少喝水,一气讲了五个多小时,逻辑性很强,条理分明。

郑文说(当时任西南局办公厅秘书科副科长)

◇ “郑文同志,你看这儿是不是多打了一个零,‘老虎’哪有那么多?!”我下去查了,果然如是。小平同志总是严肃认真,一丝不苟。

陈修和说(技术专家,曾任中央财经委员会技术管理局

副局长、国务院参事。陈毅同志的堂兄)

◇在邓小平和西南党政机关的领导下,经两年多的奋战,成渝铁路建成通车,这是四川的第一条铁路,也是新中国成立后修建的第一条铁路。国民党元老熊克武感慨地说:“这是腐朽无能的反动政府与人民政府在实际行动上最明显最尖锐的对照!”

阴法唐说(曾担任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第一书记)

◇唯独在对这地域特殊风情特殊的西藏事务的处理中,小平同志一改自己过去指挥战争的汪洋恣肆和洒脱超然,显得格外的谨慎。他根据实际情况,设想在少数民族地区专门成立民族自治区域。



第 二 章

十年总书记

戎子和说(当时任财政部副部长)

◇小平同志在财政部约法三章:我作决策主要靠你们反映情况。如果反映的情况对了,我决策错了,这个错误由我负责。如果你们反映的情况错了,我根据你们反映的情况作了错误的决策,这个错误你们负责。

李雪峰说(曾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全国政协常委)

◇ 听完毛泽东和我们谈话的主要观点后,小平同志说了一句话:这是主席亲自做团结的工作。

廖盖隆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时任朱德秘书)

◇邓小平对讲话稿提出了两点修改意见。一是支持和援助是相互的,不要光讲苏联对我们的支持和援助;二是讲苏联对我们的援助时要注意分寸。

罗琼说(曾任全国妇联副主席)

◇邓小平总结发言,他胸有成竹,开门见山,第一句话是:“对稿子有小改、中改、大改,看来你们的稿子要大改。”第二句话是:“你们的劳动不会白费,有些部分修改时还可选用。”

刘圣化说(时任铁道部西南铁路工程局副局长)

◇ 邓小平勉励说:你们这是打了一场硬仗,这才能锻炼出队伍,你们要好好地总结修建中的经验,要做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光荣伟大的事业。

吴实说(时任贵州省副省长)

◇“现在穷,问题还不大,富起来了就要求多样性。”小平同志在贵州视察时,发现农民生活十分困难,便提出每家喂一头猪,腌腊肉,并风趣地说:“不要把云贵川的腊肉搞失传了。”

李越然说(时任中国代表团首席俄文翻译)

◇“为首的也不是老子党,可以发号施令,任意规定别的党怎么做。”邓小平心平气和地提醒。在整个会议期间,每次宴会都是他与赫鲁晓夫坐主位,其他26国党的代表在宴会上一般不插话,神情各异地在那里旁观。

薄一波说(时任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国务院副总理)

◇ 60年代初,在恢复和调整国民经济过程中,小平同志提出了“不管黄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的名言。



第 三 章

“文革”岁月



李雪峰说(曾担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全国政协常委等职务)

◇ 小平同志忍无可忍,霍地一下站起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陈伯达,厉声说,你们说我们怕群众,那你们去前边试试。

邓榕说(现任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副会长。邓小平的小女儿)

◇ 三位老人很快适应了这种新的生活。他们互相体贴、照料,齐心努力,克服了生活上的困难。为了对付寒冷,父亲居然每日用冷水擦身。

罗朋说(原江西省新建县拖拉机修造厂党总支书记)

◇邓小平每天到工厂劳动,天天走大街不安全,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在工厂的后墙上开了一个小门,这样就没有人看见了,路程也近多了,后来这条路就是人们所说的“邓小平小道”。

小川平四郎说(时任日本驻华大使)

◇针对当时中国正在开展批林批孔和推行汉字简化运动,邓先生风趣地说:“我认为中国在两件事上给日本添了麻烦。一个是输出儒教,另一个是输出汉字。”

武健华说(原中央警卫局副局长、8341部队政委)

◇ 毛泽东以极为严厉的态度,写信给江青:“江青:邓小平同志出国是我的意见,你不要反对为好。小心谨慎,不要反对我的提议。”

袁宝华说(曾任国家计划委员会副主任,国家经济委员会

副主任、主任)

◇ 小平同志出来以前,国民经济濒于崩溃。小平同志能出来,一方面是这样一个形势的需要,一方面是总理病了。

于光远说(曾任国家计划委员会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

副院长兼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研究所所长、国家科委副主任)

◇邓小平围绕整顿工作给政研室提出了工作任务:一是撰写理论文章;二是收集文艺、教育、科学、出版界的材料;三是代管学部,出版刊物。

范硕说(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员)

◇毛主席说,我和剑英同志让小平同志参加军委当委员,是不是当政治局委员以后再定。毛主席指着叶剑英说,你是赞成的,我赞成这意见,我代表你讲话。

邓榕说(现任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副会长。邓小平的小女儿)

◇中共中央“两个决议”广播后,父亲向党中央和毛泽东表示:第一,拥护华国锋担任党的第一副主席和国务院总理。第二,对继续保留他的党籍表示感谢。



第 四 章

拨乱反正

李炎唐说(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301医院泌尿外科主任)

◇ 邓小平仍然穿着我们后来常见到的中式棉袄,尽管眉间隐含着一丝丝痛楚,但政治家的硬气和傲骨,跃然他的举止之间。

曾志说(曾任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顾问等。陶铸同志夫人)

◇ 大约一个多小时,我们滔滔不绝地诉说陶铸的冤案和我们母女的遭遇。他认真地听,听了以后没表示态度,一点态度都没表示。

何东昌说(曾任教育部部长)

◇小平同志关于“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和“完整地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思想”的两次谈话不胫而走地传到了学校,重新点燃起大家心中的希望。

铁瑛说(曾任中共浙江省委第一书记、浙江省军区第一政委)

◇小平同志快人快语:“老是等着中央指示作什么呢?你们处理嘛,大胆处理嘛!只要没有战争,我们就要抓住生产不放!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人民生活富了,人家才能相信社会主义嘛!”

钱其琛说(曾任外交部长、国务院副总理。时任外交部新闻司司长)

◇“我们要对毛主席一生的功过作客观的评价。我们将肯定毛主席的功绩是第一位的,他的错误是第二位的……我们还要继续坚持毛泽东思想。”小平同志还提出要把毛主席的像永远挂在天安门前。

周爱义说(原安徽省委办公厅警卫处长)

◇“不坐滑竿,我下了决心,要步行上去。”接着,他又对万里特别交代,不要因为我来游览黄山而妨碍群众游山。我要和群众同走一条路,同看一处景。

傅志义说(时任邓小平的保健医生)

◇黄昏,兴致很高的小平同志仍没有离开的意思,他对大家语重心长地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把沙漠建设得这样美,不容易啊!我想在这里多待一会儿。”



第 五 章

改革开放总设计师

柴泽民说(曾任中国第一任驻美大使)

◇邓小平当即拒绝了美国的“倒联络处方案”,指出美国的立场从《上海公报》后退了,“如果要解决,干干脆脆就是三条:废约、撤军、断交。至于台湾同大陆统一的问题,还是让中国人自己来解决。”

徐柏龄说(曾任中国民航局北京管理局副局长。当年为邓小平访美

的首席飞行员和飞行工作负责人)

◇“能否先将飞机启动滑出去,等送行的首长和同志们离开后,再滑回来。您看行不行?”小平同志听了我的建议赞许地点了点头,连声说:“可以,那很好嘛!”

程翔说(香港某报记者,1978年赴日采访报道邓小平

在日本的访问活动)

◇邓小平处处表现出“友谊大使”的风度。在晚上国宴前的酒会上,当他发现了记者们不允许走出特准活动区之外,拍照相当困难后,他特别拉了福田及其夫人,与邓夫人一起走到记者活动区前面,满脸微笑致意,让记者们拍到正面的照片,直至大家满意为止。

叶飞说(时任海军第一政委)

◇小平同志批评了那种只讲吨位,只讲数量不讲质量的错误倾向。他说,我们不像霸权主义那样到处伸手。防御没有适当的力量也不行,但这个力量要顶用。我们不需要太多,但要精,要真正现代化的东西。

荣毅仁说(曾担任国家副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

◇在会见美国高级企业家代表团时,小平同志第一次提出“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之间不存在根本矛盾”的论断,认为“要坚持社会主义制度,最根本的是要发展社会生产力”。

高扬文说(时任煤炭部部长)

◇为了一个露天煤矿对外合作,小平同志五次接见一个美国资本家。他这不仅是以外方投资较大的项目为典型,推动国内对外开放的步伐,更重要的是向全世界表明中国对外开放政策是实实在在的。

霍英东说(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席)

◇ 邓小平提出了一个新的构想,允许台湾参加国际体育比赛,即一国两队的思想,这和他后来提出的“一国两制”构想是一脉相承的。

傅志义说(时任邓小平保健医生)

◇“主权问题是不能谈判的。”小平同志毫不客气,斩钉截铁地说,“香港是中国的领土,我们一定要收回来。如果到1997年还收不回香港,那就意味着中国政府是晚清政府,中国领导人是李鸿章。”

汪锋说(时任对台工作领导小组专职副组长)

◇ 从1981年到1985年,所有对台小组的重要报告小平同志都批阅过,很多台办的重要客人他都接见过,有的甚至见过多次。

魏廷琤说(时任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

◇小平同志一见我就问:“有人说三峡水库修建以后,通过水库下来的水变冷了,长江下游连水稻和棉花也不长了,鱼也没有了。究竟有没有这回事?”

钱其琛说(曾任外交部长、国务院副总理。时任外交部副部长)

◇ 小平同志提出,要采取一个大的行动,向苏联传递信息,争取中苏关系有一个大的改善。但必须是有原则的,条件是苏联得做点事情才行。

杜铁环说(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政治委员)

◇ 面对三种演习方案,邓小平果断拍板决策:“同意第一方案,力求节约!”

顾秀莲说(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 1983年春天的苏州之行,使小平同志的小康思想实现新的升华,引发小平同志提出了建设“小康社会”的宏大构想。

刘复之说(时任公安部长)

◇小平同志态度非常坚决,说:“搞得不痛不痒的不行,这样搞是不得人心的。”他强调:“不能让犯罪的人无所畏惧”,“这就是加强专政力量,这就是专政。”

何正文说(中国人民解放军原副总参谋长)

◇邓小平多次强调,我军存在的一个最大问题,就是军队臃肿。他形象地指出,虚胖子不能打仗,真正打起仗来,不要说指挥作战,就是疏散也不容易。

何云华说(新华社深圳特区支社原社长)

◇ 刚刚到达广州,邓小平不顾旅途疲劳,坚持要先去深圳,他说:“办特区是我倡议的,要去看一看特区究竟办得怎么样。”

吴健民说(中共珠海市委原书记)

◇小平同志思考片刻,写下“珠海经济特区好”七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前一天,他会见霍英东、马万祺时说过,“办特区是我倡议的,不晓得成功不成功,看来路子是走对了。”

张维为说(80年代中期曾担任邓小平和其他中国领导人的英文翻译)

◇他用手指着自己的右耳对我说,“我听力不好。翻译的时候,声音能不能大一点?”他商量的口吻显示了对一个普通工作人员的尊重,也显示他为人的涵养。邓小平是个人,不是神,他听别人的介绍,并简要地谈一点自己的看法,如果他搞错了,就说“我搞错了”。



第 六 章

南方谈话

李灏说(时任中共深圳市委书记)

◇对于办特区有人认为是搞资本主义的疑问,小平同志斩钉截铁地说:“特区姓‘社’不姓‘资’!”这为长期困扰特区工作的重大是非问题的争论画上了句号。

梁广大说(时任中共珠海市委书记)

◇对于如何选好各级领导者,小平同志说,就是要选人民公认是坚持改革开放路线并有政绩的人。他语气坚定地说:“谁反对改革开放,谁下台!”

吴邦国说(时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

◇小平同志说,这台设备原来姓“资”,因为是资本主义国家生产的,现在它姓“社”,因为在为社会主义服务。“资”可以转化为“社”,“社”也可以转化为“资”。

前言/序言



查看全部↓



下载地址

抱歉,为支持国家打击网络盗版行动,本书被下架处理。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