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背电子书网 > 历史·穿越 > 汉末独行 > 第二百九十七章 追击(二)
听书 - 汉末独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九十七章 追击(二)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诸葛亮面前躬身单手行礼的家伙让众人有些发呆,而他口中的话,更是让众人无比的呆滞。

苏示县,那个让他们发愁不已的地方,那个将他们拦住的关隘,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被攻下来了,这简直就像是一个笑话一样,而现在这个笑话,居然成真了。

看着这个躬身行礼的家伙,他们就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玩笑,但是换句话说,这也不是一个能够看玩笑的事情。

“丞相....”廖化一直守在诸葛孔明的身边,生怕他遇到什么危险,没想到诸葛丞相没有危险,他倒是被这位给镇住了。

廖化没有见过这群人?

在场的所有人里,除了那位丞相诸葛孔明之外,恐怕就只有他廖化廖元俭一个人见过这个家伙。

这个家伙叫韩龙,上一次见他的时候,这个家伙的短刀正朝着他的君候关云长的脖子划去,而他的君候正满脸微笑的给他喂招!

那个时候的韩龙,两只腿还是完好无损的,脸色没有伤疤,两条胳膊还是健在的,这段时间,他的身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他变成了这副模样。

不对,这段时间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他记得这个家伙好像是曹氏那边的人,怎么变成了....丞相诸葛孔明的人,这是诸葛丞相的意思,诸葛丞相可是知道他的过去么,还是说,他有其他的意图?

不得不说,廖元俭虽然现在还没有崭露头角,但是他的确是有着大将的潜质,再这么短的时间里,他就能够想到这些东西,也算是不容易了。

“丞相大人,那人原来是曹氏之人,末将曾经在君侯营中见过他,那时候他是田豫田国让派来的信使!

丞相大人当小心!”

廖化知道自己这些话的确是有些过分了,尤其是对于身边的另一个人,关羽次子关兴来说更是有些过分。

这人是曹氏之人,廖化又在关羽大营之中见过他的身影,这都能算是指责可!

关兴也听到了这些话,脸色也是突然变得有些难看,看向廖化的眼神都不太对了。

不过廖化也是丝毫都不在意,只是看着诸葛孔明,让他小心谨慎一些。

诸葛亮轻笑着摇动手中的羽扇,轻声安抚起廖化来。

“元俭莫要惊慌,这人的身份我等都已经知道了,他并不是心有歹意之人,你大可放心!”

诸葛亮这般说并不能让廖化放心,当初刘复出现的时候,他就有些心惊,此时再次看到了韩龙,他就更加的心惊了。

不过诸葛亮说他没有歹意,廖化也不好反驳什么,只能更加的小心谨慎,寸步不敢离去。

诸葛亮见他这般紧张,也就不说什么了,任凭他守着自己!

诸葛亮越过所有人,直接走下了船,走到了韩龙面前,将他亲自扶起来。

“这应该是老杜第二次见到韩龙将军吧!”

诸葛亮轻笑着,同时也想起来他们第一次相见时候的模样!

那时候韩龙独臂还在渗着鲜血,应该是刚刚失去手臂不久!

那个时候,这个家伙已经是校事府的顶尖之人了,那个时候他是去白帝城和他们结盟,一起对付江东的!

[乡村]哦,对了!

当初这个家伙还将自己好生一顿戏弄,便是加上了李严自己都没能将他拿下!

因为当初自己还真的对这些事情不了解,非但没有抓住他,最后让他利用了一顿之后放跑了很多校事府的探子!

未曾想到,时隔数年的时间,他们再见面竟然是这种情况!

还真是物是人非,世事难料啊!

“之前对诸葛丞相的确是有些得罪了,还望丞相大人原谅!”

此时韩龙可是在蜀汉的西川混饭吃的,哪里能够和当初一样那么的任性。

虽然之前说的那么痛快,不过就是合作,但是现在他的后面还有这么一群人呢,自己需要照顾他们,或许人的成长,就是一次次的学会妥协。

为了自己,为了他人,向别人一次次的妥协之中成长起来,不过韩龙至少能够保证,自己的初心没有变化!

“至少你我各为其主,老夫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之前的事情,过去了,那么也就真的已经过去了,我等都不要再提了!

如今你们倒是为我等立下大功劳了,真的是相当的不容易!”

诸葛亮随意的笑着,几句话便将之前的事情全部都放了出去,同时也问起来现在南中的事情!

“这段时间南中到底如何,你且好生和老夫说一说!

还有,这苏示县你又是如何拿下来的,身边的这些人,老夫看着好像也是这越巂郡的叟人一族?”

韩龙看了看诸葛亮和他身后的众多兵马,先是将他们引了下来,被安排到早已经准备好的军营之中。

同时路上也和诸葛亮好生解释了起来!

身边那五大三粗拎着方天画戟和滴血人头的就是鄂焕,他手中的人头自然也是这苏示县原来的守将了!

而他们身后可不是韩幸等人,说实话韩幸他们刺探消息和丛林杀敌还可以,但是攻城这种事情,别说他们不擅长,便是王越也不会啊!

这些人都是这越巂郡的叟人,为首的正是岚山部落,还有很多和岚山部落“交好”的部落士卒们!

岚山部落是自愿跟着韩龙的,在鄂焕将雍闿的人头拿回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有了这个决定了。

至于其他人,是韩龙让岚山部落的族老带着他一个寨子一个寨子去找的!

此时越巂郡的情形很明确,大军已经在路上了,益州郡自顾不暇不说,还因为雍闿的事情和他们结仇了!

而这个关键时刻,高定元麾下三名大将一叛两逃!

而且越巂郡的郡守,益州名士龚禄也死在了那上安县!

这种情况下,韩龙的劝说就是很简单的一句话,你们自己想一想发生了这种事情,若是你们会怎么报复!

众多叟人一想到若是自己收到了这等侮辱,定然会将这越巂郡杀的血流成河才能将心中的愤怒平息!

所以说,韩龙在耍了一个花枪之后,几乎所有的叟人部落都选择跟在韩龙身后,至少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他们是这么认为的!

而带着这群叟人自然是要做些什么,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大人物,叟人之中的怪物,叟人第一猛将鄂焕的存在也是让韩龙利用到了极致。

现在的鄂焕已经代替了刘复的位置,不是因为什么情谊,至少不全是因为什么情谊,主要是因为韩龙答应了他一件事情。

岚山部落他会带出去,会让他们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给他们汉人的名字,让他们在朱提郡生活,就如同当初那个小村庄一样,然后让他们慢慢的融入进去,当然,前提是他们要和汉人一样,至少遵纪守法!

对于这一点,无论是鄂焕还是族老当然都没有什么问题,甚至为了能够让其他的那些部落更加的卖力,也对他们说了这件事,毕竟出去之后他们还可以互相照应!

这件事经过韩龙的运作之后,倒是弄得十分有意思了,所有人都觉得自己赚了,而韩龙则是得到了麾下这么一只大军,然后统领他们的就是叟人第一猛将鄂焕。

而鄂焕的存在,在这越嶲郡本身就是一个很变态的事情,他的勇武实在是有些太猛了。

当初刘胄的势力,李球承的奸诈都是能够将鄂焕遏制住的,在加上岚山部落成为了他的软肋,这才让鄂焕被捆在了越嶲郡,还是郁郁不得志。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刘胄跑了,李球承也跑了,韩龙比他们两个加在一起还狡诈,岚山部落让他带走了,韩星等人专门给他们护卫,这个是越嶲郡谁还可以遏制鄂焕这个怪物。

没有了缰绳的鄂焕,就像是一匹疯狂的野马,或者说是一头发了狂的疯虎,直接一路横冲直撞,所过之处,无论是部落还是哨卡,都对他敬而远之,不敢招惹。

最后来到苏示县的时候,那守将还想着抵抗,韩龙直接用这一路上杀的人弄出来了一座尸山,非但让他们知道了为什么韩龙要将尸体都留下带走这个问题,还顺带让鄂焕直接登上了城墙。

一战,半个时辰,守将和他麾下的亲信全部阵亡,鄂焕登城的那一刻,就代表着这苏示县的城门,被打开了。

而进入了城池的众人也是快速的打扫战场,等待着诸葛亮大军的到来,韩龙没有去让人通报,只是让韩幸和鄂焕带人去将两岸高山上面的残余都清理了。

他也想要看一看,诸葛丞相的胆子到底有多么大。

他接到诸葛亮传话是在三天之前,那个时候,他还在百里之外和鄂焕喝酒呢,当诸葛亮告诉他,让他协助大军进入苏示县的时候,鄂焕觉得这个问题很简单,韩龙也觉得很简单。

不过韩龙还是想要看一看,诸葛亮到底相不相信他!

不过现在看来,就算诸葛亮对他有怀疑,但是这个家伙对于那我皇帝,却是相信的,虽然不能算是君臣相知,但是两个人至少能够做完这一辈子的情谊,至于往后,这个谁知道呢。

韩龙给诸葛亮介绍完身后的众多叟人之后,也继续说起来了这南中四郡之中的关系和情况。

牂牁郡因为庲降都督李恢的存在,他们知道的并不算多,只知道朱褒叛变,但是朱褒虽然叛变了,他的势力却是真心不怎么样。

本来朱褒在牂牁郡也算得上是一个人物了,不过因为那位莽夫一样的使者常房直接弄死了他的主簿,弄废了他大部分的属官,虽然最后常房之死在他和诸葛亮的交锋之下,并没有出现太多的变故。

但是常房临死之前做的事情却是对的,牂牁郡乱套了。

不是因为庲降都督李恢,也不会因为这次这个主将马忠,是因为他们自己,朱褒没有理政之能,而主簿等属官也不是谁都可以的,匆忙上位之人本来就不看好朱褒,现在更是只顾着捞钱,完全不管百姓。

此时可以说,马忠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只要马忠不犯浑,对百姓秋毫无犯,对士卒严加教训,再加上他要是再有些许的政事本事,他想要平定牂牁郡之乱,应该不算难。

这些听到诸葛孔明的耳中,也是让他连连点头,诸葛亮得到的消息虽然没有他详细,不过也差不多,倒是和他说的基本一致。

同时,诸葛亮也知道,这算是好事情,马忠哪里不用再担心了,剩下的就是益州郡和这个越嶲郡了。

不过看到了鄂焕这个家伙在这群叟人之中的地位,他突然想到了曾经张翼德麾下的那个门客,益州大将严颜。

当初那个老人家也是和鄂焕一样的在当地有那般雄壮的威望,当初自己和张翼德能够差不多同时到达,甚至张翼德有些许的更加快速,严颜老将军算是真的帮了不少忙。

而现在这个鄂焕仿佛也有当初严老将军的模样,这个模样说的就是威望,只要利用的好,他真的可以再越嶲郡做到突袭高定元,而且若是好生利用这个优势,他能够直接做到斩首!

韩龙看着诸葛孔明的眼睛一直在鄂焕等人的身上打转,便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了,不由的轻笑了一声,“丞相但凡有什么需要,我等定然不会有丝毫犹豫。”

韩龙没有说道太过于明显,但是他却是说的让诸葛亮很明白。

看着这般明白的韩龙,诸葛孔明这个蜀汉丞相也是轻笑了起来,继续听着韩龙介绍起来。

“雍闿死后,益州郡并没有大乱,某家这里有人去说动了孟获,让他将雍闿麾下的士卒都揽在了自己的麾下,同时他也会想办法让孟获将剩下的叛军从各个县之中勾引出来。

不过现在具体到了哪一步,我等还没有得到消息,若是丞相不嫌弃,最多明天傍晚,消息就能够过来了!”

此时说道这里的时候,韩龙也是没有办法,这南中四郡实在是有些尴尬了,他们别的没有,主要是这崇山峻岭,险恶之地,竟是占据了这益州的半壁江山。

这道路不通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小路途却是太过于难走了些。

“在益州郡的那个人,可是老夫的那个外甥吗?”诸葛孔明没有让韩龙忽悠过去,“老夫也是从陛下那里知道的,原来老夫的那个外甥也来了这益州之地,却是从来没有见过老夫,不知道可是在益州郡?”

韩龙听到了诸葛亮直接将蒯蒙的身份点了出来,也是轻笑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双方的恩恩怨怨的。

诸葛亮这一脉可是正经儿的世家,世家的那联姻也不是什么奇怪是了,诸葛亮的姐姐,也算是给他提供了不少的帮助。

诸葛孔明有两个姊妹,大姐出嫁襄阳望族蒯祺,二姐出嫁庞德公之子庞山民,而诸葛亮自己则是娶了黄家的嫡女黄月英,这三次联姻,算是将他诸葛亮一下子变成了荆州第一等的世家。

蒯家,庞家,黄家的鼎力相助,才有了诸葛亮在荆州的威望,才有了那些良师益友,最重要的才有了机会,所以他应该谢谢他的两个姐妹。

只不过天不遂人愿,这种状态在建安十三年的时候变了。

那一年天下大变,曹孟德兵出荆州,刘景升死在了大军到来之前,刘景升之子不想抵抗,直接率领荆州大军投降了曹孟德,同时投降的还有两个人,那就是诸葛亮的两个姐夫。

蒯家的蒯祺去了上庸,成为了房陵太守,庞家的庞山民也成为了曹氏的黄门侍郎,吏部郎。

两个人一个在内,一个在外,他们虽然还在,蒯祺还是名士蒯通的后人,依旧是蒯良和蒯越的侄子,但是他却是没有在成为诸葛孔明的助力。

而在这种情况下,蒯祺去了房陵,成为了上庸的房陵太守,然后被孟达破门,斩杀!

随之而死的,还有蒯祺的妻子,诸葛亮的姐姐,蒯蒙的母亲!

这种事情蒯蒙不知道该不该怪罪诸葛亮,公私分明这是一个好事情,只不过当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之时却是不是那么的开心了。

所以蒯蒙哪怕是来到了益州,也从不露面,不去和诸葛亮有什么交集,这个舅父,他不想怪罪,同样的他也不想见,这股情分,就这么结束了也就罢了!

看着韩龙闭嘴不言的模样,诸葛孔明也是轻笑了一声,这笑容之中颇为无奈,“看来玉灏还是不想原谅某家这个当舅父的!”

韩龙听到之后,仍然是继续轻笑着,一言不发的。诸葛孔明知道再说下去也没有什么用处了,所以干脆就不再多说了,“益州四郡这朱提并没有什么问题,益州世家之中,老夫也了解了,不知道还有什么是老夫不知道的么?”

“南中四郡,牂牁,朱提,越嶲,益州四郡已经没有什么您不知道的了,但是永昌郡却是极为独特的,他不是益州四郡,但是他却是十分的让人敬佩!”

韩龙最后还是提了一嘴永昌郡,他觉得这个地方实在是让他都感觉十分的敬佩。

“永昌郡地处边疆,更是让江东给他们找了一个永昌郡的郡守,而且这么多年,南中四郡的众多世家之子,无论是高定元还是雍闿,都没有放弃对永昌郡的压迫。

但是这十多年他们从来没有背弃过朝廷,这次雍闿大军征伐永昌郡,而永昌郡郡中小吏五官掾功曹吕凯和郡丞王伉为了抵抗雍闿大军,主动的封锁了四境,面对雍闿等人,还写了一封回信,酣畅淋漓!”

诸葛亮听完之后,顿时感觉有些意思了,便问道,“他回复了什么,你可知道?”

“南中四郡之人无人不知,吕凯将这消息传了出去,绝了自己的后路!”韩龙轻笑着,将外面疯传的那回信说了出来。

“天降丧乱,奸雄乘衅,天下切齿,万国悲悼,臣妾大小,莫不思竭筋力,肝脑涂地,以除国难。伏惟将军世受汉恩,以为当躬聚党众,率先启行,上以报国家,下不负先人,书功竹帛,遗名千载。何期臣仆吴越,背本就末乎?昔舜勤民事,陨于苍梧,书籍嘉之,流声无穷。崩于江浦,何足可悲!文、武受命,成王乃平。先帝龙兴,海内望风,宰臣聪睿,自天降康。而将军不睹盛衰之纪,成败之符,譬如野火在原,蹈履河冰,火灭冰泮,将何所依附?曩者将军先君雍侯,造怨而封,窦融知兴,归志世祖,皆流名后叶,世歌其美。今诸葛丞相英才挺出,深睹未萌,受遗讬孤,翊赞季兴,与众无忌,录功忘瑕。将军若能翻然改图,易迹更步,古人不难追,鄙土何足宰哉!盖闻楚国不恭,齐桓是责,夫差僣号,晋人不长,况臣於非主,谁肯归之邪?窃惟古义,臣无越境之交,是以前后有来无往。重承告示,发愤忘食,故略陈所怀,惟将军察焉。”

很长很长,也真的亏了韩龙能够说得出来,诸葛亮听完之后也是不由的赞了起来。

“上以报国家,下不负先人,书功竹帛,遗名千载。好,好文采!

昔舜勤民事,陨于苍梧,书籍嘉之,流声无穷。崩于江浦,何足可悲!文、武受命,成王乃平。好忠义!

今诸葛丞相英才挺出,深睹未萌,受遗讬孤,翊赞季兴,与众无忌,录功忘瑕。好会说话!”

韩龙或许是没有想到诸葛亮还有这种心思,不由的被他这句话给噎住了,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过玩笑归玩笑,诸葛亮还是给成都去了一封信。

“永昌郡吏吕凯、府丞王伉等,执忠绝域,十有馀年,雍闿、高定逼其东北,而凯等守义不与交通。臣不意永昌风俗敦直乃尔!”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没有说给他什么赏赐,但是他却是知道,这位吕凯可算是得到了诸葛亮的青睐,此时的南中仍然是没有平息,但是一旦平息了,恐怕吕凯也就应该飞黄腾达了。

韩龙对于这件事也不说什么,只是轻笑着点头认可。

将所有的事情都询问清楚之后,诸葛亮也便不再多说什么,而是直接将这件事情定了下来,同时将众多将士安排妥当之后,带着韩龙,和他麾下的众多叟人继续前行。

这一次,蜀汉大军开始了步步为营,高定元已经知道了自己越嶲郡的门户,苏示县出现了问题,但是他仍然没有出现慌乱,虽然他损失颇大,但是越嶲郡的地势在这里。

他麾下叟人的实力在这里,他还真的不是那么的害怕。

旄牛、定笮、卑水多为垒守这不是什么虚话,旄牛、定笮、卑水这三个地方本就是地势险要的,现在再加上高定元早早的就做好了准备,这一路上的沟沟坎坎的可是需要他诸葛孔明走一阵子的。

最重要的是,高定元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和诸葛孔明硬碰硬的来,这种时候,他又不傻,他当初被李严都打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他现在和整个蜀汉朝廷对阵,他没有那么傻。

高定元算计的特别清楚,他在越嶲郡,他的后面还有益州郡,还有牂牁郡,他诸葛亮若是在这里一打就是一两年,他们朝廷扛不住,最后得到了便宜还是要想办法和自己和谈的。

高定元的想法那是真的很好,但是现在诸葛亮却是不想按照他的想法来!

“从这座山翻过去就是定笮吧!”诸葛亮看着绵延险峻的高山,不由的吞了一口口水,他的身后就是这次唯二跟来的蜀汉大将。

裨将军王平,丞相府属官廖化。

廖化来这里完全就是因为不放心,但是王平却是诸葛亮亲自点名的。

王平王子均,这个字还是诸葛亮赠给他的,在投靠蜀汉之前他就是一个大字都不识一个的家伙,来了蜀汉终于是在刘玄德和诸葛亮的教导之下会写自己的名字了。

王平最初投奔曹操,在汉中之战时与徐晃不和投降于刘备,不过他是正经儿的西川之人,王平是巴西宕渠人,因为小时候养在外祖父何氏家,所以又叫何平,后来才改回本来的王姓。

建安二十年的时候,巴西郡七姓夷王朴胡、賨邑侯杜濩举巴夷、賨民依附曹操,王平随杜濩、朴胡等被迁往洛阳,主要也是因为他的外祖父乃是当地的賨人大户,所以他也就顺带被任命为代理校尉,仅仅是代理的。

建安二十四年的时候,汉中大战开始进入了如火如荼的地步,刘备手下黄忠于定军山斩杀曹军大将夏侯渊,王平随曹操率领大军来争汉中,却被刘备击败,王平得以投降刘备,被刘备任命为牙门将、裨将军。

作为賨人出身的王平,勇武和当初蜀汉的那些变态相比完全是比不了的,而且这个家伙还是一个连大字都不认识的人。

俗话说得好,扁担倒了都不认识是个一字,说的就是他。

可是就这么一个人,却是被诸葛亮和刘玄德两个人都看重了,而且先后被带在了身边,先后都算得上是对他很是照顾,甚至刘玄德亲自教他读书写字,诸葛亮为他添砖加瓦,给了他一个子均的表字,让他成功的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汉人。

而从建安二十四年到现在为止,王平不再人们眼中出现,但是换句话说,王平这段时间绝对没有任何的停留,他继续在争抢每一刻时间,努力的在提升自己。

而现在,诸葛亮就已经决定了将他带出来了。

“子均,你觉得这群人如何?”诸葛亮被王平连背着带架着,这才勉强跟上了这群叟人的脚步。

这一次他非要亲自跟在大军的身后,并不是以为他不信任谁,而是他想要给自己的心中的某一个计划,最后再勘察一遍,他现在,十分的满意。

王平虽然没有什么文采,但是他却是有一颗玲珑心,看着周围那跋山涉水如履平地的叟人,也是不由的赞叹道。

“当年某家跟随外公他们的部落生活,和賨人相比,这群叟人也是丝毫不差!”

賨人可是当年陪着武王打天下的,换句话说,他们的勇武从上古先贤时期就存在的,帮助当年的秦国一扫六合,帮助高祖征战天下,他们的传奇那是益州的传奇。

而现在賨人之后,王平竟然对诸葛亮说,叟人不比賨人差,这就让这群叟人的评价顿时高了数个台阶了。

叟人在此之前,不过就是先秦时的“渠搜”,属氐羌系罢了,没有什么传奇之处,便是那南中的蛮夷,也不过如此,和賨人完全没有办法比的。

当年的巴西郡七姓夷王朴胡、賨邑侯杜濩,便是被黄权打败了,被先帝刘玄德占据了巴西老家,仍然能够得到曹孟德的重用,这就是实力。

可是叟人完全不同的,但是诸葛亮可是知道王平的能力,也知道他的性格,这个家伙不是一个会说谎的人,既然王平说了,这群叟人的实力不比他们当初的賨人差,那就一定不会差。

“那若是让你带领他们呢?”

“末将定然用他们为朝廷开疆扩土!”王平不知道什么叫谦虚,他觉得自己可以做,那就毫不犹豫!

“好,好!”诸葛亮喜欢的,也就是他的这种性格,不失稳重的王平,让诸葛亮心中是最为欢喜的,比之其他人都要喜欢的不行。

(在这里提前说一下无当飞军,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就抽走了一群蛮夷就足够了,这可不是这个意思。

先说些正常的吧,就是无当飞军的官方记载。

诸葛亮在征服南中后,利用当地蛮夷兵源,建立的部队。诸葛亮对此实施了一箭双雕的有利政策,就是征召当地蛮夷加入蜀国政府军,而经费问题,就由当地地方豪强解决。

《华阳国志》记载亮以夷多刚狠,不宾大姓豪强,乃勒令出金帛,聘策恶夷为家部曲,得多者栾世袭官。于是夷人贪货物,以兼服属于汉,成夷汉部曲,从而在当地建立带有以夷制夷性质的地方军队,当地豪强得到社会地位,遂安于蜀汉统治,出金暮兵,使各方得到实惠。

同时,这些当地失业军人变成了政府军,成为蛮夷中具备向心力的核心。其组成的军队熟悉民俗,较少激发问题。后来张嶷,马忠等弹压叛乱,夷汉部曲都是主力。他们皆身披铁甲,能翻山越岭,善于使用弓弩和毒箭,尤其精于防守作战。

为了给这些夷兵以良好的管理,蜀委任治军严谨的魏国降将,王平为该军团第一任司令官。王平,字子均,识字不满十,与士卒同甘共苦,而生性谨严,训练苛刻,很少说话。

在蜀汉的后期战争中起到一定作用。一出祁山,配属马谡部战张郃于街亭——本来大概也因为马谡熟悉南中情况,希望他能够充分发挥这支军队的特点。马谡失误而全军溃败,王平率军断后,成功的掩护其他各部撤离战场,自己也全身而退,算是小试锋芒。

无当飞军由于山地作战的特点,常被用于讨伐叛乱蛮夷.

如此好处,自然不能让地方独享。同时,也为了彻底避免南方割据势力死灰复燃,在诸葛亮主持下,蜀国不惜本钱,移南中劲卒,青羌万余家于蜀,为五部,所当无前,号为飞军。这就是无当飞军的来历。

时成都和南中的繁华不可同日而语,南中夷族素重勇士,故每有空缺,南人必奔走而告,刺血踊跃,以此为荣。

看到这里,真的是让作者想起英国军队在尼泊尔招募廓尔喀营雇佣军的场面,一样的神奇,一样的不要脸。

当然,当时南方人口不多,徉柯郡两万户,建宁郡万户,朱提郡八千户,兴古郡四万户,一下子调走一万户能征惯战的世家,对当地割据势力可以算是釜底抽薪。

无当飞军是何等形象呢?他们皆身披铁甲,能翻山越岭。善于使用弓弩和毒箭,擅长野战,因为有兵械扎马钉和弩箭及地利把握力,非常精于防守作战。因为是举家迁移,所以俗以蛮姑为舞,皆团牌辟发,号啸而进。

建兴九年,诸葛亮第四次北伐,令王平以副师屯南围,自与司马懿对峙于祁山。司马懿命张郃领军攻打南围王平。在王平及其无当飞军的坚守下,张郃不能取胜。此一战,《汉晋春秋》和《三国志》中都有提到。

无当飞军由于山地作战的特点,也被用于讨伐叛乱蛮夷。延熙三年,汉嘉蛮反,向宠战死,于是调无当飞军控制了局面。

不过可惜的是,这么一只悍勇之军却是没有一个好结局,或者说,马革裹尸也算得上是士卒能够得偿所愿了。

无当飞军的结局极为悲壮,那是姜维北伐中的第七次,为了掩护主帅退却,五千无当飞军在末任军官张嶷的率领下进行了最后一战,寡不敌众,最终全军覆没,"杀敌辈之",与兵力二倍于己的魏军同归于尽,而张嶷本人也实现了他“杀身以报”的承诺。

之后,虽然还有飞军之名,并且在防守阳平关等战斗中有所表现,但作为一个整体的无当飞军,已经不复存在了,甚至可以说,当初那一战已经将无当飞军的火种都扑灭了。

补充一点,如果从血统上说,实际上飞军的成员包括两部分,南中夷族和青羌,前者包括叟,笮,炯,百璞等民族,后来成为彝族,布朗族等云南少数民族,精于射术,后者为氐羌和冉驰,自古有修筑碉楼的习惯。

《华阳国志》记载了这些住在石碉中的民族夏秋如何入蜀为佣,打水井砌河堰,出售花椒苹果农副产品,冬春返回故里避寒的情形,石碉楼,记录了青羌的历史,也展示了他们善于守御的特点。

这是官面上的,然后还有一些不能记载的,那就是无当飞军成立之时的政治色彩。

《华阳国志》里面记载,移南中劲卒青羌万馀家于蜀,为五部,所当无前,号为飞军。分其羸弱配大姓焦、雍、娄、爨、孟、量、毛、李为部曲;置五部都尉,号“五子”,故南人言“四姓五子”也。

亮收其俊杰建宁爨习、朱提孟琰及获为官属,习官至领军,琰辅汉将军,获御史中丞。出其金、银、丹、漆,耕牛、战马给军国之用。

这是两个记载在《华阳国志》里面的东西,其中之一便是无当飞军,为了让蛮夷更加的听话,所以用了南中八大家族的人,但是这一抽调,那就是全部了。

焦、雍、娄、爨、孟、量、毛、李为部曲,也就是一口气儿将南中八大世家的中坚都给抽走了,这是从军入伍,让他们当部曲的话,总不能让他们家中的老辈儿们上吧。

若是胡乱应付的话,恐怕诸葛孔明也不答应。

最重要的是,还有后面那一句,亮收其俊杰建宁爨习、朱提孟琰及获为官属,习官至领军,琰辅汉将军,获御史中丞。

这就是点名了,三个人,朱提孟琰,还有南中孟获就不说了,这两个能力如何不说,孟获的本事自然不用说了,在南中威望极高。

亮渡泸,进征益州。生虏孟获,置军中,问曰:“我军如何?”获对曰:“恨不相知,公易胜耳。”亮以方务在北,而南中好叛乱,宜穷其诈,乃赦获使还,合军更战。凡七虏七赦。获等心服,夷汉亦思反善。亮复问获,获对曰:“明公,天威也,边民长不为恶矣。”

这句话说明了,孟获的威望在南中深处到底如何,敢于说出“边民长不为恶矣”这种话,恐怕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而且《华阳国志》乃是正经史书,这“凡七虏七赦。获等心服,夷汉亦思反善。”就有意思了,若是七擒孟获是真的,那南中还真是让诸葛亮辛苦他了。

先不说朱提的孟琰和南中的孟获,第一位的建宁爨习,他是俊杰,绝对是俊杰!

若是没有意外的话,这次这个建宁爨习应该就是当初的益州郡的那个爨习,如果是他的话,那么这位爷,可是当初李恢的姑父,而他不仅仅是李恢的姑父。

李恢是建宁郡俞元县人,初出仕建宁郡为督邮。李恢的姑父爨习是建宁郡建伶县的县令,有违反法令的行为,李恢也受牵连而被免官。

但是当时的益州郡郡守董和考虑到爨习是当地的豪强大姓,于是没有答应免去李恢的官职。

据说,当初爨习时任建伶县的县令,因一事触犯了大汉帝国国家法律而被免除了职务。大汉法律有连坐的规定,由此他时任督邮的侄儿李恢,也由此牵连而被免除了职务。

苦闷的李恢心烦意燥,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郁郁不乐在家。

大约在太守董和得知此事的前一个月,建伶县县令爨习由于史书无记录,不知是何原故,只知因违法乱纪而获罪,被郡府逮捕入狱。因爨习是李恢的姑父,年青李恢也因此牵连而被免去官职,在家附闲。关于这方面的史料记述,如今我们也无从了解了。

赋闲在家的李恢,难解心中的愤闷之情,但又迫不得已,只得与往常一样,在家平静地生活着。但是,外界多变的时局,并没有让年青李恢灰心丧气,他想到了自己的家族与这块富饶的土地,他想要为这片土地干一点事,那怕是一点微不足道的。

年青的李恢在时刻期待着,等待着。

太守董和,手持这一特殊案件,在处理建伶县令爨习的问题上,也十分慎重。

太守董和考虑得非常周全,因其县令爨习是地方大姓,为安定边疆,维持秩序,就将此案搁置了下来,不再上报朝廷。不久,太守董和十分看重年青李恢的才干。为更好地安抚南方边民,太守董和以当地边民的利益为重,重新起用年青李恢。

年青李恢复职后,积极参与建伶县城的各项事宜,在当地获得了很好的声誉。

经过几年的考察,太守董和对年青李恢的才干十分赏识。不久,太守董和将李恢推荐到了益州。

李恢得令后,即刻起程,赶赴益州就职,然后半路上投奔了刘玄德这位大爷,然后顺带还将他的太守董和也给卖了。

也就是说,李恢当初能够免去那被轰出去的结局,就是以为他姑父的原因。

诸葛亮带走了三个人,直接将爨习,孟获和孟琰他们三个家伙以及他们背后的势力带走了,这就是断了他们的根了。

无当飞军的两任统领,也就只有两任正式的统领。

第一个就是王平,建兴六年,王平随诸葛亮北伐,诸葛亮派遣马谡守街亭,王平时为马谡军先锋,马谡舍水上山,举动失宜,王平连连规劝马谡,马谡不听,被魏将张郃断了水源,随后马谡军惨遭大败,士卒离散。

唯有王平所领的千余人士兵鸣鼓自持,张郃怀疑王平有伏兵,不敢进攻。于是王平将诸营军士统一起来,率领他们平安归还,当时就是无当飞军。

诸葛亮将马谡及将军张休、李盛等诛杀,夺将军黄袭等人的兵权,王平因为表现突出,被诸葛亮拜为参军,正式开始统领无当飞军,进位讨寇将军,封亭侯。

建兴九年,诸葛亮围祁山,别遣王平带领无当飞军驻守南围。司马懿率领大军攻诸葛亮,遣张郃进攻王平,王平坚守不动,张郃不能胜。

《三国志·王平传》:九年,亮围祁山,平别守南围。魏大将军司马宣王攻亮,张郃攻平,平坚守不动,郃不能克。

建兴十二年,诸葛亮再次出兵伐魏。八月,诸葛亮病死五丈原,大军退还。魏延因与长史杨仪不合,于军中作乱。王平率兵进攻魏延,魏延引兵来战,手下士兵却被王平遣散,魏延兵败,后被马岱所斩。

《三国志·王平传》也将魏延之死算做了王平之功劳。

《三国志·王平传》:。十二年,亮卒於武功,军退还,魏延作乱,一战而败,平之功也。

建兴十二年,王平升任后典军、安汉将军,带着麾下的无当飞军辅助车骑将军吴懿驻守汉中,兼任汉中太守。

建兴十五年,进封安汉侯,代替吴懿督汉中。

延熙元年),大将军蒋琬驻沔阳,王平被召到大司马府,蒋琬任命王平为任前护军。

延熙六年,蒋琬病重,回军驻扎在涪县。任王平为前监军、镇北大将军,统领汉中。

延熙七年,魏帝命曹爽率领步骑十余万进攻汉中,前锋已在骆谷,时汉中守兵不满三万,诸将大惊,有人说:“我们的兵力不足以阻挡魏军,应该放弃关隘固守汉、乐二城,魏军进入汉中以后,涪城的援军一到,就可以将阳平关抢回来。”

王平却说:“不行,汉中去涪城有一千余里,魏军若是得了阳平关就会成为祸患,应该遣刘护军、杜参军据兴势,我为后拒,若是魏军分兵进攻黄金城,我亲自率兵前往救援,到时候涪城的救兵就刚好到来,这才是上策。”

唯有护军刘敏赞成王平的意见,于是就按王平的计策行事,涪城诸军以及大将军费祎自成都相继而至,魏军被击退,如同王平当初料想的一样。

当时马忠在南中,防备南蛮;邓芝驻守永安,防备东吴;王平在汉中,防备曹魏;三人各守一方,保障蜀汉变土的平安,平安三侯威名始于此时。

延熙十一年,王平去世,他麾下的军权正式递交,而无当飞军,也变成了第二任统领张嶷!

建兴五年丞相诸葛亮北驻汉中,预备北伐事宜,因此往汉中大量输送军资物品,而张嶷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崭露头角的。

山贼张慕在广汉、绵竹一带兴风作浪,劫掠军资。时张嶷为已为郡都尉,于是率军讨伐。山贼张慕得知张嶷前来,于是四散山林,张嶷无法通过战斗将其擒获,于是骗他和亲。

张嶷置办酒席,邀张慕来赴宴,席间趁张慕酒醉之际,张嶷率领左右亲自将张慕及其部下五十余人斩杀,而后又清剿山贼,将山贼其他头目,也都悉数斩杀。

建兴九年汶山郡羌人趁诸葛亮北伐之际而作乱,当时张嶷被拜为牙门将,属将军马忠,张嶷时有士兵三百人,随马忠讨伐叛乱。马忠又以张嶷为先锋,别督数营先行,南中大胜。

建兴十一年,由于张翼执法较严,不得南夷欢心,导致刘胄作乱造反,张翼不能破,被征回。朝廷派遣马忠代替张翼平乱,此时张嶷跟随马忠一起前往。张嶷作战勇猛,一马当先,将刘胄斩杀,南土获安。

不久之后,牂牁郡、兴古郡獠种又造反作乱,马忠令张嶷率领诸营前往讨伐。张嶷不但将其平定,又招降两千余人,全部送往汉中,加入蜀汉的北伐军队。南中四郡就此安定。

《三国志·张嶷传》:郡有旧道,经旄牛中至成都,既平且近;自旄牛绝道,已百馀年,更由安上,既险且远。嶷遣左右赍货币赐路,重令路姑喻意,路乃率兄弟妻子悉诣嶷,嶷与盟誓,开通旧道,千里肃清,复古亭驿。奏封路为旄牛?句毗王,遣使将路朝贡。后主于是加嶷怃戎将军,领郡如故。

张嶷在南中多年,最后在王平死后,成功的接过了无当飞军,当然,再次过程之中,因为南中频频叛乱,所以也是不是的就接手无当飞军用来清缴叛逆,也算得上是轻车熟路了。

张嶷在南中十五年,郡泰民安,朝廷于是征召张嶷回成都。当地民夷都对张嶷的离去而哭泣。过旄牛邑的时候,邑君襁负来迎,追张嶷一直追到蜀郡,其大小头目跟随张嶷并加入张嶷的军队的有百余人。张嶷到成都后,被拜为荡寇将军。

延熙十七年,魏狄道长李简密书请降,卫将军姜维从李简处得到了很多的军需物资,于是姜维率领张嶷等挥师北伐。而此时患有风湿的张嶷这时已经严重到不能走动,必须依靠拐杖站立,于是有人提议把张嶷留在后方,但是张嶷执意跟随大军北伐。

出发之前,张嶷向后主上书道:“臣得蒙主上看重,屡受恩惠,加上有病在身,时常担忧突然身亡,不能报答主上。如今总算可以随军出征,为国效劳。如果取得凉州,臣愿意担任藩镇守将;如果不能报捷,只好牺牲自己以作报答。”

张嶷如此,不为其他,他麾下的无当飞军乃是当时蜀汉第一军,而这支军队其他人也无法掌控,若是没有无当飞军的存在,姜维不敢说能够胜利,这可是蜀汉最后的一次机会了。

只有拿下凉州,蜀汉才有继续反身的机会,而这次机会,他说什么也不能放弃!

之后与魏将徐质交战,张嶷亲自搏战,但因寡不敌众,临阵战死。南中越巂民听闻张嶷战死,都为张嶷流涕,而后为张嶷立庙,四时祭祀。

而无当飞军从此,也就算是彻底的没有了种子,之后的无当飞军只有无当飞军的名号,没有他们的实力,便是同样的人,同样的装备,他们仍然不行!

想要让无当飞军成为无当飞军,必须要让他们效死,王平乃是賨人出身,本就是蛮夷之人,再加上他的性格,能够和这群人在一起厮混,这是毋庸置疑的。

而第二任将领张嶷则是一口气在南中呆了十五年,这是一个恐怖的时间,他甚至可以说他就是半个南中人。

《三国志·张嶷传》记载:郡有旧道,经旄牛中至成都,既平且近;自旄牛绝道,已百馀年,更由安上,既险且远。嶷遣左右赍货币赐路,重令路姑喻意,路乃率兄弟妻子悉诣嶷,嶷与盟誓,开通旧道,千里肃清,复古亭驿。奏封路为旄牛?句毗王,遣使将路朝贡。后主于是加嶷怃戎将军,领郡如故。

他在南中和诸多部落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互为兄弟了,而在他之后,蜀汉再也没有这种人。

王平,马忠,张嶷之后再也没有了。)

.....言归正传....

诸葛亮大军从卑水顺江而下,然后现在一路翻山越岭从后方突袭定笮城,这座险城,或许做梦都没有想到,终有一天他们会被人从背后冲杀。

此时定笮城之中的叟人正在提防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的蜀汉大军,然后突然感觉自己的后方出现了一声大吼,然后就听到了“敌人从后面冲上来了!”这种惊恐的叫声。

越嶲郡第二道险关,定笮城,在半个时辰之后,被诸葛亮和韩龙包圆了,直接将他们覆灭在了这里。

卑水之中,盏盏河灯漂已往了。漂走了古战场上的厮杀声,漂走了老船工沉抑凄凉的凌河号子,漂走了河岸古城一段太古的风情。一盏盏河灯漂来了,漂来了辽西老小爷们女人们的一张张笑容,漂来了高朋友人对这人世绝景的歌颂,漂来了闾山凌水的祥和安定和优美的将来。

无数胜利的叟人族人,正在对着战场默哀,为了胜利,他们毫不留情,但是结束了战斗,他们要为他们祈福,这也是叟人的规矩。

毕竟,他们都是同胞!

休息足够之后的他们,再次启程冲向另一处险地,旄牛!

旄牛不是牛,是一个地方,西汉元鼎六年置,以地接旄牛种羌族得名。前汉时自成都至越雟郡治邛都有大道经此,东汉中叶后荒废,至今都没有修复。

此时的旄牛已经被高定元麾下的士卒占领了,和其他地方一样,等着蜀汉大军的到来,同样因为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他们此时也是分外的轻松随意,一点也没有大战的紧张。

知道鄂焕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从后面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攀山越岭如履平地的鄂焕,带着同样如此的叟人,此时也是相当的劳累,因为这些家伙,这一路上也是算得上是马不停蹄了。

终于在这个时候,赶到了这里,然后,一场厮杀,结束了通往高定元所在的最后一个险要之地。

“诸葛丞相,下一步,我等是休息,还是继续出击?”韩龙的脸色也有些苍白,不过还是能够坚持住的,当然他之所以能够坚持住,就是因为他这一路上都是被鄂焕扶着走的。

托了这个家伙的福气,鄂焕现在也是气喘吁吁的,一副要了老命的架势。

诸葛孔明看着两个人,虽然他也是一样的狼狈,但是他仍然是分外的坚定。

“继续,今日必须将越嶲郡拿下来,高定元的首级,老夫今日就要见到!”

听到这种“豪言壮语”,韩龙和鄂焕也是对视了一眼,然后咬了咬牙,直接应诺。

虽然劳累,但是两个人看着诸葛亮这个文人都这般的有豪气,他们自然是不能松懈,两个人带着麾下的众多叟人士卒,再次踏上了征程。

不得不说,叟人一旦进入了状态,他们真的是不比其他人差上分毫的。

叟人之所以一直不以战斗力出名,最重要的就是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精良的盔甲和兵刃,如今诸葛亮给了他们这些东西,还带上了自己的秘密武器一起上,他们的战斗力的确是让诸葛亮感觉到了惊讶。

而且和王平不一样,诸葛亮从他们的战法之中看到了与众不同的存在。

这群家伙不单单有着成军的潜质,更重要的他们的特色很厉害。

刚刚大战的时候,他们竟然能够在冲锋的时候,不断的用短弩和吹箭攻击着对方,同时他们的灵敏和坚韧也算是被诸葛亮认准了。

此时大军再次出发,这一次就是高定元的所在了,越嶲郡的郡治邛都县!

而此时的高定元正在大吃大喝,完全没有感觉到危险要来了,而此时的邛都县也没有任何的防备,诸葛亮和韩龙等人为了能够一战而胜,不惜冒险一路穿山过岭,只为了不让叟人报信,所以才炒了他们的后路。

如今努力没有让他们失望,看着打开的邛都县城门,诸葛亮等人快速的换装,将身上的衣甲换掉,然后将短刀藏在衣服之中,缓缓的朝着城门走去,他们这次要直接在邛都县里面,将高定元拿下。

郡守府之中,喝的大醉的高定元正在院子之中发酒疯,几个颤颤巍巍的汉人女子正在给他奏乐。

高定元虽然听不懂什么乐理,但是他喜欢!

不过此时郡守府的大门突然被人暴力撞开,而负责看守的门子,也已经变成了尸体,被人无情的扔到了里面来。

刺鼻的血腥味让高定元的酒劲儿一下子就醒了大半,眯着眼睛看着这么一群不速之客,高定元大吼一声,“哪里来的混账东西!”

高定元大吼是假,找人护卫是真,只不过这次府邸之中没有人答应他。

“大汉丞相诸葛孔明,见过越嶲夷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