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背电子书网 > 历史·穿越 > 苟个富贵盈门 > 第八九章 措手不及
听书 - 苟个富贵盈门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九章 措手不及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杨玄璬的脸色不怎么好看,杨玉环的惊喜也是在一瞬间便过去了。

看来,这小娘子想要真正展现她的才华,还需要等些日子,等到她的身份高到叔父不敢干预她的时候。

不管怎样吧,咱就结个善缘。至于杨玉环看过来的眼神,哪怕是杨玄璬离开时不爽,杨玉环依然自己施礼问候了。

徐义也只当是施礼,而不是其他。

入冬了,天冷了。徐义倒还没什么感觉。

进家有炉子,火炕也改造了。出门是马车,马车里都改造的有暖炉。

晚上睡下了,都有乐意在主人房里值夜的下人添火……至于是不是有其他想法,反正徐义没有。

被子是鸭绒的……真的很扯,白瞎了鸭绒。

即便是去公干,公廨里也是给烧的暖和和的。

直到有一天徐义看见赵仲汉穿了七八层衣服,才想起这时候的保暖措施来。

不是徐义不问世事。好歹三年多了,只不过当初在公明殿,还是在边疆,他都属于被照顾的人,也很少有心思去关心人。

“老赵,在安西的冬天怎么过的?”

“还能咋过,狼皮呗,好点的虎皮、豹皮那都是上官的,实在不行就靠火,能烧的冬天都烧了。”

那冬天怎么打战?记得昨天的抵报还说什么大武艺准备在东北那旮瘩打战了,朝廷又准备派兵遣将了。

现在的幽州节度使是薛楚玉,就是那薛嵩的爹……这时间要打战,怕是不好办。

将士们连手都伸不出来……那可是东北。

徐义又要鄙视这时代了,不由的,并不是要出风头。

“老赵,听说过棉花吗?”

“棉花?”

“嗯,就是白叠布那个。”

“将主,在安西那玩意儿倒是常见,关内没怎么见过。”

徐义不知道棉花是什么时候在中原流行开的,他有点想棉被那暖和劲了。

小时候家里就有弹棉花的弓弦,那个不难。包括弹弓、磨盘、弹花棰和牵纱篾,都不难。

所谓的弹棉花手艺,好像自己也记得。

就是不知道这棉花不知道什么价……

“托人在那边收购棉花,有多少算多少。”

徐义又给崔珪去信,给公明殿的玄成去信,想把自己的那十几顷的田都种棉花得了。

如果可以,或许自己今年还能赶上盖棉被,穿棉衣……

蚕丝还是鸭绒,就现在的工艺,添加在被子里,老是窜。

有几天了,徐义就窝在家里,连营房都不想去。琢磨着倒是可以先把弹棉花的工具做出来。

一大早,刚跟莺娘走了两招,徐义就又去找工匠去了……

“将主,河南府来人,让将主立刻赶去府衙!”

申屠急匆匆的,大冷天的,还是一大早,着甲骑马,人和马都是气喘吁吁。

“怎么了?”

徐清已经给徐义准备盔甲了。徐义很不想着甲,天太冷了。

“将主……”

赵仲汉还继续做他的不良帅,并没有因为成了徐家家臣就不干了。

“你怎么也来了?”

赵仲汉是跑步来的,不知道跑步多远,就这天都是满头大汗。

“将主,昨夜在天津桥南,大门艺被人劫杀,死里逃生。如今河南府、东都留守都惊动了……”

赵仲汉几乎是一口气说完的,说完了才喘息。

很急?不就是有人被劫杀呗。

大门艺?

“大门艺是谁?可是渤海国那个大武艺什么人?”

“将主,正是。大门艺是大武艺之弟,同胞弟弟。因为不同意大武艺用兵,担心引起我大盛不满,跟其兄长闹翻了,逃至东都,却在天津桥被劫杀!”

“将主,这是这几天的抵报,末将给你带来了。”

一直以为申屠是个莽汉,没想到想的挺细致。

就是这大门艺……

狗日的刺客,从幽州到东都几千里,你特么就不能在半路劫杀?非得到了东都。

你这是杀人还是寻死?还是说纯粹跟老子找麻烦?

徐义气不打一处来,却不得不应对此事。

没办法,左金吾卫有这个职责,虽然不能说是全责,还是责任不小的。

“昨晚什么情况?先跟我说说。”

“将主,按照规定,天津桥一带是二十武侯巡逻,昨夜天津桥附近两队,十人。”

“在发现有打斗时,武侯兄弟们第一时间赶过去了。只是刺客是避开武侯动手的,等兄弟们跑过去,事情已经基本结束了。”

“大门艺带着的护卫跟刺客交手了,虽有伤亡,但大门艺也只是轻伤。”

“武侯兄弟准备盘问,却被鸿胪寺分司的人接管了,不让我等武侯掺合。”

徐义大概有个底了。

这时候河南府和东都留守参与,应该也是先了解一下情况吧。

发生这事,说不定还得跟长安奏报,甚至圣人也可能亲自过问。

这边河南府和东都留守衙门,恐怕需要有个详细的奏报。

“申屠,你回军营,让兄弟们都动起来,乔装打扮在城外展开盘查,一村一村的过,一定要细致。”

“另外,即便有了踪迹,也让兄弟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这里面或许还有其他猫腻,咱看不懂朝堂,一定先保护好自己。”

“老赵,你让所有武侯发动他们手里的不良人,这几天所有的异常都要奏报,每天都给我送过来。”

“一样,跟军营那边一样,绝不可轻举妄动。”

“你们两人给我记住,这是大事,在这期间,左金吾卫跟武侯必须跟我精诚团结,谁要是在这时候给我出幺蛾子,趁早给我滚蛋!”

“各城门,不管陆路水路,一律加大盘查力度,如果刺客还在城里,绝对不能让他逃出去!”

“另外,清叔,你拿我的拜贴去杨玄璬那里,告诉他,让他这些天给我看好津桥这边,别给我捅娄子。”

“同样,告诉他,别耍犟头,即便有线索,他也给我老实点,不能动!”

“这事恐怕不仅仅是刺杀那么简单,很可能涉及到跟那个什么渤海国大什么家族争斗有关,甚至跟朝廷边疆有关。”

徐义停了停,感觉自己能想到的就这些了。摆了摆手,让他们速度行动起来。

申屠利索,立即上马就走了。

“将主,此去河南府,恐怕李留守会……”

赵仲汉挪了几步,又返回来了。

“老赵,武侯可有懈怠?当时都有何人看见?那两队武侯可靠与否?”

“将主,虽然当时还不到宵禁时辰,天冷,大街上没人。兄弟们都可靠。”

“行了,就按你跟我说的统一口径即可!”

徐义若不是想到李嵩会发难,也不会做这么多的安排。

左金吾卫有责,也不可能预防大武艺弄死他弟弟,剩下的无非是辑凶而已。

顶多了也就是个限期办案。

赵仲汉走了,徐义也全服武装了。这时候他才看见,崔家的管家古老头笑盈盈的看着。

“倒是二郎多心了,义哥儿这般安排,以进退有据了。老汉走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