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儿童文学

少儿文学读本:平西线上 电子版

本书作者:卢祥之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
出版社: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07-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8-07-01 23:18:55
ISBN:9787539540559
下载统计:790
TAGS: 平西 线上 读本 少儿 文学 卢祥之
少儿文学读本:平西线上 电子版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少儿文学读本:平西线上(套装上下册)》是一部抗日、谍战题材的长篇小说佳作。内容丰富厚实,情节波澜起伏,描写细腻周到。
   《少儿文学读本:平西线上(套装上下册)》通过以翁双南、张静雯为代表的中共地下党员及游击队员,在北平至延安这条地下交通线和敌后抗日战线上,开展形式多样、卓有成效的抗日斗争为主轴。巧妙地将《紧急护送》《克敌制胜》《僧戏日酋》《紫晔晨曦》等十个章节串联起来;翔实叙述了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审时度势,团结动员全民抗日,特别是在敌后广泛发动群众,开展全面抗日游击战的历史事实:歌颂了中共地下党员和游击队员在民族危难之际所表现的伟大爱国主义精神和崇高革命精神。
   本书生动形象地证明了,平西线是中国革命的一条重要生命线,也是中国走向民族独立和解放的一条重要胜利线。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紧急护送
第二章 克敌制胜
第三章 生死较量
第四章 半空惊魂
第五章 云居谍影
第六章 僧戏日酋
第七章 虎穴窃密
第八章 越洋电波
第九章 京门喋血
第十章 紫哗晨曦

精彩书摘

北平南苑夏日的傍晚,西山的风景像一幅瑰丽的油画,晚霞似火,给平西广阔的田野、村庄、树林、河流、青纱帐都镀上了柔和的金色。以往,荷锄而归的农民,打着鞭花的牧童,归来返去的行人,奔走于途,村子中炊烟袅袅,永定河上飘荡着薄雾似的水汽;鸟人林,鸡上窝,牛羊进圈,骡马回棚,蝈蛔在豆荚下和南瓜花上叫起来,月儿该上柳梢头了。可如今,日本人枪炮一响,人心惶惶,已非昔日景象。
在二十九军前敌指挥所里,抗日同盟军二十九军代军长佟麟阁将军坐在担架上被抬进指挥所,他右腿受伤,鲜血淋淋。室内几个军官跑过来,七手八脚地将佟麟阁搀扶到座椅上。
军部张副官弯下腰,十分关切地对佟军长说:“副军座,您伤得不轻啊,我派人把您送到后方治疗吧!”佟麟阁眼一瞪,说:“情况紧急,抗敌事大,个人安危事小……快,给我接通军部,我要向军座汇报战况!”一名机要员接通电话,赶紧伸手将话筒交到佟麟阁手里。佟麟阁急切地说:“喂— —军座,是我。日寇集中火力向我部突袭,大炮猛轰、飞机狂炸。我军士气高昂,双方争夺由拂晓至过午,我军伤亡很大,但阵地还在我们手中……” 话筒那边传来声音:“好,好!麟阁兄,顶得住吗?”佟麟阁又大声喊道:“敌人找上门来,就要和他死拼,这是军人的天职。没什么可说的!” 这时,空中隐隐传来飞机轰鸣声,一群日军战机飞临头上,张副官和机要员都紧张地抬起头,伸长脖子,侧耳细听。只听见一阵刺耳的呼啸声,猛的一下子,指挥所被数枚炸弹击中,佟麟阁、张副官和机要员都被炸弹掀起的气浪击倒,遭轰炸的指挥所一下子塌了下来。爆炸过后,屋内人员全数身亡。残垣断壁中,话筒垂落,从中传出焦急的呼唤:“喂——喂!麟阁兄,发生什么事了?你还好吧?快回话!” 宛平城内二’十九军军部里,墙上挂着军用地图,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宋哲元正用红蓝铅笔描绘战事进展。看着地图,他猛地转过身来,将笔往桌上一甩,说: “日本人最没信用!他们那个屯军司令官香月清司的代表刚走,停战协议墨迹未干,他们就不宣而战!” 二十九军总参议张维藩双眉紧皱,忧心忡忡地说:“军座,我担心的是目前的形势,敌强我弱,我们很难固守宛平。我看……”宋哲元一听,马上打断他的话:“守不住也要守!后面有四万万双眼睛盯着咱们呢!维藩,你还记得吗?1928年5月,北伐军克复济南,日本人说要保护侨民,先是出兵占据胶济线,后是突袭我兵营,政府跟他们交涉,他们上午签约讲和,晚上就拥人我交涉公署,残杀交涉官员16人。你说跟他们签订的和约,靠得住吗?” 这时,一个军需官匆匆进来,向宋哲元报告:“军座,平西商会代表送来一大批补给,他们说还有一大笔钱款,想当面交给您。”宋哲元说:“哦,让他们进来吧。”说着,门外走进一个人。‘这是个身材高挑的青年,头戴黑色礼帽,身着中式对襟服,30来岁。他身后还跟着几个随行人员,个个神情凝重。几个人进屋后,领头的青年摘下礼帽,一边向宋哲元致意,一边示意助手呈上两只手提木箱。军部里的两名副官,伸手接过木箱,放在宋哲元将军面前的桌上。
宋哲元过来和高挑青年握手,十分客气地说:“小兄弟贵姓?”青年赶紧回答说:“免贵,免贵,我姓翁,白头翁的翁,名双南。是门头沟一家小煤矿的矿主,今受矿业同仁委托,前来慰军,并携两万大洋,聊表寸心。” 说着,翁双南将两只木箱打开,现出一扎扎用红纸封好的银元,接着说:“ 这些都是平西矿区窑主及矿工们的热心捐助。” 平西矿区有大大小小数十家煤窑。早在清光绪五年,也就是1879年,京西门头沟就创办了通兴煤矿,那是北京近代煤矿工业的开端。直到民国二年,也就是1913年,通过整合平西矿区成立了裕懋煤矿公司。至此,平西矿业初具规模。
宋哲元当然知道平西矿业的地位举足轻重。他早在1907年春就到了北平,考入北洋陆军第六镇随营武备学堂,1910年冬,宋哲元从武备学堂毕业,任左路备补军前哨哨长,驻防在平西北苑。听说是平西矿业的代表来了,他很高兴,说:“翁双南,好名字!范仲淹曾说‘英华既发,双南之价弥高’ 。双南者,‘金之美者’,名字不错!感谢各位慷慨解囊,赠金助战!”翁双南一听自己名字被饱学之士宋哲元脱口即解,也欣喜地高声说:“宋将军,值此民族危难之际,国军弟兄们奋勇杀敌,血染疆场,我们理当敬效绵薄之力。”国难当前,看到平西父老的赤诚倾囊,久经沙场的宋哲元感慨地说:“好!感谢大家!军队打胜仗的最大动力是保家卫国的决心,最大的靠山是民众的支持。” 翁双南紧接道:“是的是的,将军说得太对了!”迟疑片刻,翁双南又担心地问:“宋将军,这仗——能打赢吗?”宋哲元说:“嗯,日军十分强悍,武器装备大大超过我们。不过,我军在本土作战,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日本人言而无信,已先失一着。面对强敌,我们自当尽力!” 宋哲元知道,卢沟桥的炮声激发了人民的抗战热情。事变发生的第二天,中国共产党发出通电:“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指出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抗战救国运动风起云涌,工农大众和各界爱国人士慷慨募捐,积极支援抗日前线。
翁双南一行见天色渐晚,军部军务又十分繁忙,不便久留,于是说了几句话,便道别出来。几个人走出宛平城,转向城东,往北平而来。此时的北平街头,一轮皎沽的月亮静静地挂在城楼上,西直门里青石街面泛着如水的月光。翁双南走在略显空旷的街道上。他穿过一个路口,见两边设了军岗,沙包内士兵戒备。夜空中不时发出弹道划过的尖啸声,城外的日军炮火袭来,前面路口的哨位一下子被炮弹击中,站岗的哨兵被弹片击伤,大声呻吟。
旁边一个士兵高声喊道:“有人受伤了,卫生员,卫生员!”街道上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穿白大褂的女医生带领担架队冲向哨位,与翁双南擦肩而过。这时,空中又传来炮弹的尖啸,翁双南下意识地一把将女医生扑倒,自己趴在女医生身上,随后一颗炮弹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爆炸了,激起的一些碎石、泥土“哗哗”地落在两人身上。土刚落下,身穿白大褂的女医生一翻身,推开翁双南,说了声“多事”就站起身来,用手拢拢散在肩上的短发,拍打了下身上的灰尘,然后转身,追担架队去了。
离开时,女医生不留心,一脚将翁双南脱落的礼帽踩扁了。翁双南弯腰从地上拾起变形的礼帽,望着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无奈地摇头一笑。他把手伸进帽筒,又将帽檐抻了抻,然后将礼帽戴到头上。
女医生名叫张静雯,是北平协和医院的大夫。北平街上已有日本兵在站岗、巡逻。街上行人大多神色慌张,小巷僻静处,一些市民在交头接耳,年岁大些的人不时发出对战局的感叹。
一个骑自行车的年轻邮差一路紧骑,高喊着:“号外!号外!”小邮差见到张静雯,招呼道:“张大夫,看报——南苑失守!战事扩大!”张静雯一惊,道:“哟!小太保!你说什么孚战事扩大?”说着,伸手接过当天的《晨报》扫了一眼,喃喃自语道:“怪不得这两天枪炮声不那么紧了,原来南苑也被日本人攻占了!” 绰号“小太保”的年轻人是北平地区一个邮政所送信送报的邮差,二十岁刚出头,身穿一身灰绿,脚上蹬着双黑面白底布鞋,中等个子方脸盘,满头板寸黑发,下巴上有一颗显眼的黑痣,一双黑眼珠不时闪着亮光,一看就是个利落、精明的小伙子。
北平的天空中嗡嗡轰鸣,一架日本飞机飞过,机身上日本膏药旗清晰可见,不断有传单从舱门向外投撒。
戴眼罩的日机驾驶员哈哈笑着,神态轻狂,一脸占领者的骄狂。日本飞机撒下的传单如雪花般飘落在街上。一只流浪狗对天狂吠。街头,几个市民聚在一堆儿,正在听一位戴眼镜的先生读传单:“大日本帝国敦促北平军民投降书……”大家面面相觑,都不吱声,眼睛里流露出迷茫、愤恨、忧虑和惊恐的复杂神情。
…… 查看全部↓



下载地址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