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儿童文学

世界著名童话:西顿动物故事 [3-6岁] 在线下载

本书作者:[加拿大] E.T.西顿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251
出版社:长春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9-07-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7-03-31 00:00:00
ISBN:9787544507677
下载统计:997
TAGS: [加拿大]E.T.西顿 故事 动物 童话 世界著名 西顿
世界著名童话:西顿动物故事 [3-6岁] 在线下载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狼是西顿最喜爱的植物,他以为狼既聪慧又高贵。在这《西顿植物故事》里有三只不同的狗的故事,与一切的同类一样,他们免不了和狼有着各种各样的纠葛,尽管是狗的故事,却总会看到狼的影子:赤胆忠心的宾果对群狼狠下杀手,在危难之际拯救了本人的客人。但这并无妨碍他与母狼来往,他甚至玩忽职守,放任母狼肆无忌惮。那只母狼被杀后,他也毫不粉饰本人的立场,与“刽子手”奥立佛结下血海深仇。虽然中过一次毒,他还是改不了狼的本色,喜爱吃死马,喜爱过狼的生存,终于再次误食毒饵,死在了客人家的门槛上……
西顿植物故事里的配角都是依据实在的植物塑造的,虽然有些故事是由许多植物的故事拼凑起来的,但每个细节都起源于生存,所以他的作品被称为“写实植物小说”。西顿书中的植物不会谈话,但他们与人类有许多共通之处:他们也有爱,如猞猁妈妈天性的母爱,熊妈妈“坏脾气”对小熊约尼的溺爱。他们喜好自在,向往自在,谋求自在,那匹无奈无天的墨黑枣红驹宁愿在寒天冻地里立在风雪中,也不要暖和温馨、有现成草料的马厩,他就是匹野马,为自在而生!他们笃信忠义,也无情无意,狗儿的忠实自不消说,小熊约尼和“坏猴”吉妮在病重时关于诺拉和豢养员的那份依恋与痴娇几乎一模一样,让人打动。但植物毕竟不是人,所以熊妈妈“坏脾气”对小熊约尼忽冷忽热,要害时辰抛下爱子约尼仿佛也天经地义,而且从此淡忘了;红毛领审慎聪慧,却想不到走为上计,偏偏要与猎人对抗到底,最终中了陷阱,凄惨丧命。
西顿是为植物著书立传的作家,他以为家养植物和人一样,是无情有欲的生灵。他们有共性,有爱恨,凭着激烈的天性与天然、与人类抗争,但终身总是以喜剧告终。可虽然如此,他笔下的植物依然充溢了生命的尊严,他们触目惊心的故事不只向咱们展示了一个充溢爱恨情仇的植物世界,而且也让咱们取得了不少对于大天然的,尤其是对于植物的丰厚常识。西顿的作品尽管不是专为孩子们所写,却让一代代酷爱植物的孩子抉择了它们,它们不只激起了孩子们丰厚的设想,让他们失去了许多天然迷信常识,还让他们学会了爱,为他们的童年削减了丰厚的回想。

精彩书评

优秀的童话,经典的童书里的不朽的气味是盖得住你全身的毯子,不只暖和,还能照映。一集体,离美好的童话有多远,离优雅就有多远;一个国度,与经典童话、童书有多远,离文化就有多远。
——梅子涵

目录

喀伦泡之王老暴
银斑,一只乌鸦的故事
豁豁耳,一只白尾兔的故事
宾果,我家狗的故事
泉原狐
遛蹄的野马
巫利,一只黄狗的故事
红毛领,顿谷里的一只松鸡的故事
白驯鹿传奇
浏览指点
对于亲子共读的十条倡议

精彩书摘

喀伦泡之王老暴
喀伦泡是新墨西哥北部的一片大牧区。那儿有丰美的牧草,成群的牛羊,还有绵延崎岖的高坪和银蛇般弯曲的流水,这些流水最初都汇入了喀伦泡河,整个地域就是因这条河而得名的。而在这一带威震四方的大王却是一只老灰狼。
老暴,墨西哥人又管他叫大王,是一群出色的灰狼的大头领。这个狼群在喀伦泡河谷残杀洗劫曾经多年了。一切的牧人和牧场工人对老暴都十分相熟,而且,不论他带着他那忠诚的鹰犬呈现在哪儿,牛羊都要吓得魂不守舍,牛羊的客人也只无能怄气无法何。在狼群两头,老暴论身体矮小无比,论狡猾和健壮也毫不逊色。他在夜晚的叫声老少皆知,所以很容易同他的同伴的声响区离开来。一只一般的狼,哪怕在牧人的营地四周叫上中午,充其量也不过是秋风过耳,然而当大王消沉的嗥叫声回荡在山谷里的时分,看守人就要胆战心惊,惶惶不安,眼巴巴地挨到天黑,看看羊群又蒙受了什么重大的祸患。
老暴统帅的那一群狼数目并不多。这一点我始终不大明确,由于,在普通状况下,一只狼假如有了像他这样的位置和权势,总会随从如云,前呼后拥。这兴许是由于他只想要这么多,要么就是他肆虐的脾性妨碍了他那个群体的扩展。有一点是能够一定的:老暴在他当权的后半期只有五个追寻者。不过,这些狼每一只都威震四方,其中大少数身体也比普通的狼大,特地是那位副统帅,可真算得上是一头巨狼了。但即使是他,无论看个头,还是讲勇武,在狼王背后就小巫见大巫了。除了两个头领,狼群里还有几只也是超群绝伦的。其中有一只漂亮的白狼,墨西哥人管她叫“白姐”,想来该是只母狼,可能就是老暴的伴侣。另外还有一只举措特地矫捷的黄狼,依照盛行的传说,他曾好几次为狼群捕捉过羚羊。
待会儿就会晓得,牛仔和牧人们对这些狼真是一目了然。人们经常看到他们,而听到他们的次数更多,他们的生存和牧人们的生存毫不相关,可牧人们却恨不得除之然后快。在喀伦泡,没有一个猎人不情愿出一笔相当于很多头牛的好价格,来换取老暴狼群里随意哪一只的脑袋。可是那些狼如同遭到了神鬼的保佑,人们虽然想方设法要捕杀他们,但都杯水车薪。他们藐视一切的猎手,嘲弄一切的毒药。至多有五年光景,他们接连一直地要喀伦泡牧民进贡,很多人说,一天没有一头牛是不行的。这样预算上去,这群狼曾经杀死了不下两千头最瘦弱的牛羊,由于大家都晓得,每次他们总是挑最好的下手。
人们以为狼老是饥肠辘辘,因而就狼吞虎咽,这种旧观点关于这群狼齐全不实用,由于这伙匪徒总是毛色润滑,体质强壮,吃起货色来挑剔得不得了。但凡老死的、有病的或是不干不净的植物,他们连碰都不肯碰一下。就连牧人宰杀的货色,他们也绝不沾边。他们筛选的日常食物,是刚刚杀死的一周岁的小母牛,而且只吃比拟嫩的部位。老公牛和老母牛,他们基本瞧不上眼。尽管他们偶然也逮个把牛犊子或小马驹,然而很显然,这群狼并不观赏小牛肉或马肉。大家也晓得,他们对羊肉也不热衷,尽管他们时常杀羊取乐。1893年11月的一天夜里,“白姐”和黄狼就杀死了两百五十只羊,但一口肉也没有吃,了如指掌,他们这么干纯正是为了开心取乐。
这些只不过是很多故事中的几个例子而已,我可能还要反复以标明这群恶狼为非作歹的劣迹。为了毁灭这群狼,人们每年都试用许多新招,然而,虽然人们竭尽了全力,这群狼还是活得越来越强壮。人们出了一笔很高的赏金,悬赏老暴的脑袋。于是有人采纳了几十种妙诀,投放毒药来捕获他,但全都被他发觉避开了。他只怕一样货色,那就是枪,他心里明确,这一带的人个个都带枪,因而素来没有据说过他向人发动攻打或跟人相持的事件。确实,这群狼的既定方针就是:在白昼,只需发现有人,不论间隔多远,撒腿就跑。老暴有个习气,他只容许狼群吃他们本人杀死的货色,正是这个习气一次又一次救了他们的命。他嗅觉敏锐,能发现人手的痕迹或许毒药自身,这就保障他们可以十拿九稳。
有一次,一个牧人听见了老暴耳熟能详的战役呼号,便轻手轻脚地溜过来,发现喀伦泡的这群狼正在一块高地上围攻一群牛。老暴远远地蹲在一个土岗子上, “白姐”和其他的狼正拼命要把他们相中的一头小母牛“揪进去”,可是那些牛紧紧地挤在一同站着,牛头朝外,以一排牛角阵对着敌人。要不是有一头牛面对这群狼的又一次冲击而怯起阵来,想钻到牛群地方去,这个防线是无奈打破的。狼群只有这样乘虚而入,才把相中的那头小母牛咬伤了。可那头小母牛还远远没有得到战役才能。终于,老暴仿佛对他的部下得到了耐烦,于是他奔下山岗,大吼一声,向牛群猛扑过来。经他这么一冲,牛群便张皇失措,战线立刻分崩离析了。他接着飞身一跳,冲进牛群当中。这一下,牛群就像一颗爆炸了的炸弹的弹片,溃散开来。那头被相中的晦气蛋也逃开了,可还没跑出二十五码远,就叫老暴逮了个正着。他抓住小母牛的脖子,全力以赴把她猛地往后一拉,将她狠狠地摔在地上。这次打击真有风驰电掣之势,小母牛两只后蹄都被甩到空中去了。
老暴本人也翻了个跟头,但他马上就站起身来,他的部下扑到这头不幸的小母牛身上,一刹那时间就完结了她的小命。老暴把这个晦气蛋撂(liao)倒之后,并不跟大伙儿一同去杀死她,如同在说: “瞧,你们干吗就没有一个能马上把这事儿解决掉,偏偏要糜费这么多工夫?”
这时,那集体一路呼喊着骑马赶来,这群狼便照例撤离了。此人有一瓶马钱子碱,他飞快地在死牛身上下了三处毒,下完就走了。他晓得这群狼还要回来吃牛肉,由于这是他们亲身杀死的植物。可是第二天晚上,当他回到原地想看看中了毒的晦气鬼时他发现这群狼尽管吃过牛肉,可是把一切下过毒的部位都小心翼翼地撕扯上去,扔在了一边。
在牧人两头,对这只大狼的恐怖心思逐年加剧,悬赏他的脑袋的赏金也逐年进步,到最初竟达到一千美金,这一定是一笔前听未有的捕狼赏金,就是悬赏捉人,许多都达不到这个数目。一个名叫坦拿利的得克萨斯牧人,遭到这笔赏金的引诱。一天,他策马向喀伦泡山谷疾驰而来。他有一套专门捕狼的优异配备——最好的枪、最快的马,还有一群大狼狗。他已经带着他的狼狗,在锅把儿形的平原上捕杀过许多狼,所以他如今坚信不疑:不出几天,老暴的脑袋就会挂在他本人的鞍头上了。
夏天的一个凌晨,他们披着灰蒙蒙的曙光,声势如虹地前去打狼了。没过多久,那群大狼狗就欢声雷动,传来喜讯:他们曾经找到猎物的形迹了。走了不到两英里,喀伦泡的灰狼群就闯进了视野,这场追猎登时缓和强烈起来。狼狗的义务只是牵制住狼群,好让猎人策马赶来击毙他们。在得克萨斯的宽阔平原上,这普通是容易做到的;可是在这几,一种新的地形施展了作用,也阐明老暴是如许擅长抉择他的阵地。喀伦泡河岩石嶙峋(lin xun)的峡谷和泛滥主流把大草原切割得四分五裂。此刻,老狼王马上朝最近的那条主流跑去,过了河,就把骑马的猎人甩开了。而后,他的狼群扩散开来,狗群也就被引开了。可是当他们在远处从新集结起来时,狼狗却一下子聚不齐。这样一来,狼就改变了众寡悬殊的场面。他们便杀了个回马枪,不是把追猎者杀死,就是把它们咬成轻伤。当晚,坦拿利盘点狗数,发现狗只回来了六只,其中两只还被扯得浑身稀烂。起初,这个猎人又做了两次尝试,想拿下这颗狼王头,可是,这两回跟头一次一样都是空手而回。
在最初一次追捕中,他那匹最好的马也摔死了。因而他气急败坏,保持了追捕,一甩手回得克萨斯去了,留下老暴待在该地,比以往愈加猖獗。
第二年,呈现了另外两个猎手,下定信心要拿到这笔赏金。他们俩都坚信本人能把这只威名远扬的狼毁灭掉。第一集体用的是新配的毒药,投放的办法也跟以前截然不同;另一个是法裔(yi)加拿小孩儿,除了毒药,还要画符念咒来加强效能,由于他深信,老暴是一只十足的“狼人”,绝不是用一般的办法能够毁灭的。然而,对这只灰色祸首来说,什么配方绝妙的毒药呀,什么符咒魔法呀,通通杯水车薪。他还是和从前一样,照常每周到处巡视,每天大吃大喝,没出几个星期,卡隆和拉洛谢都灰心丧气,干脆拉倒,去别处打猎了。
1893年春天,乔·卡隆在捕获老暴失败后,又有过一次争脸的经验,这就标明,这只大狼基本不把他的敌手放在眼里,并且有着相对的自信。乔·卡隆的农场位于喀伦泡河的一条小主流上,在一个风景如画的峡谷里。那个节令,就在这个峡谷的岩石两头,在离乔·卡隆家不到一千码的中央,老暴和他的伴侣选定了他们的窝,开端养儿育女。他们在那儿整整住了一个夏天,咬死了乔·卡隆的牛、羊和狗,安安稳稳地待在洞穴满布的岩壁深处,嘲弄他设放的那些毒药和机关。乔·卡隆搜索枯肠想用烟把他们熏进去,或许用炸药炸死他们,但枉费神思,他们都平安避开了,连一根毫毛都未曾伤害,并且自始自终,持续行凶施虐。
……

前言/序文




下载地址

支持国家打击网络盗版行动,本书被下架处理,如确需要请联系客服QQ: 279917085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这里给我发消息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