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2 > 地方史志

玉皇山南话沧桑 电子版下载

本书作者:政协杭州市上城区文史资料委员会,杭州市玉皇山南综合整治工程指挥部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277
出版社:西泠印社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8-10-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8-07-01 23:21:10
ISBN:9787807354109
下载统计:427
TAGS: 玉皇 沧桑 山南话 政协杭州市上城区文史资料委员会 杭州市玉皇山南综合整治工程指挥部
玉皇山南话沧桑 电子版下载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玉皇山南话沧桑》是为配合玉皇山南地区综合整治工程,由杭州市上城区政协文史和教文卫体委员会同玉皇山南指挥部,组织专家学者重点在对该地区的历史文化遗存进行考察、调研、挖掘、梳理的基础编著而成的。书中收录撰写了大量玉皇山南地区的珍贵史料、历史故事和相关图片,披露了一些鲜为人知的逸闻趣事,拍摄了一批弥足珍贵的现场照片,留住了城市的脚印,唤醒了人们的记忆,传承了历史的文脉,并为玉皇山南综合保护工程提供了具有真实性、特色性和可参考性的第一手文史资料。

目录

序言 薛家柱

绪论

千年沧桑话山南傅伯星

历史遗存多华采

钱王祭天遗郊台——吴越郊台 宋宪章

吴汉月墓有浮雕——五代吴太后墓 宋宪章

仰贤亭前柏森森——吴越钱元罐墓 严如荣

天下无双六和塔一吴越宝塔 李望苗

古老白塔矗千年——闸口白塔 曹晓波

石龙洞中群“佛”美——南宋石刻造像 宋宪章

古寺经幢双入云——梵天寺经幢 曹晓波

千栽瑰宝留胜迹——慈云岭造像 宋宪章

南观音洞多造像——南宋石刻造像 宋宪章



青山处处藏古刹

吴越古刹留珍稀——天龙寺及造像 宋宪章

大资福庙驻忠魂——名将张宪之庙 朱祥林

梵天寺里见沧桑——吴越古寺 曹晓波

古寺闻名称“栖云”——南朝古刹 曹晓波 洪尚浩

白云庵掩龙山脚——民国庵堂 朱祥林



陶瓷文化出精品

老虎洞内官窑址——修内司窑址 曹晓波

南宋官窑博物馆——乌龟山官窑遗址 朱祥林

陶瓷精品聚市场——杭州陶瓷品市场 曹晓波



古城要津有通途

名人留诗樟亭驿——唐宋古驿站 宋宪章

钱塘江上罗刹石——江中巨形礁 宋宪章

京杭运河南端口——龙山河入江处 曹晓波

第一码头南星桥——浙江第一码头 曹晓波

杭城第一火车站——南星桥火车站 曹晓波 洪流

巍巍钱江第一桥——钱塘江大桥 曹晓波

工运发祥机务段——杭州机务段 曹晓波

近代工业留遗产——复兴地区的近代工业 仲向平



地灵人杰好风光

古今变迁八卦田——八卦田 朱祥林

灵鳗古井与金井——吴越古井 宋宪章

座座石桥蕴文化——中河上的古桥 仲向平 陈钦周

依山傍水多民居——玉皇山南的民居 仲向平

各业会馆觅商情——玉皇山潞的会馆 仲向平 陈钦周



江畔琅琅听书声

近代教育开先河——之江大学 徐敏 仲向平

此山曾是讲学地——天真山书院遗址 邵婉靓



情归南山话名流

玉皇山南风水地——南山陵园的名人墓 丁云川

辛亥老人张任天——栖身南山的革命老人 丁云川

织锦首创袁南安——栖身南山的织锦创始人 丁云川

西湖画工黄宾虹——栖身南山的国画大师 丁云川

国学大师马一浮——栖身南山的国学大师 丁云川

梅兰芳撰墓志铭——京剧大师亲撰的墓志铭 丁云川

广陵曲散沈秋水——栖身南山的史量才夫人 丁云川

实业爱国都锦生——栖身南山的爱国实业家 丁云川

西子才女王映霞——栖身南山的文坛佳丽 丁云川

越剧皇后姚水娟——栖身南山的越剧名角 丁云川

后记

精彩书摘

古寺经幢双入云——梵天寺经幢

曹晓波

我先后三次带朋友去梵天寺经幢,我只是想让杭州人知道,在这偏僻的山脚,还有如此摄人魂魄的古迹。第一次见到梵天寺经幢的人,都让我觉得十分的满足:他们捏了相机,久久地呆若木鸡。然后,围了经幢,一言不发地打转。都惊讶地直呼:杭州还有这么一个地方啊!

梵天寺经幢位于梵天寺遗址东侧的山坡上,一共两座,呈南北向排列。资料说,两幢相距约10米,高约16米。

经幢的底层浮雕“九山八海”,上面依次叠砌了华盖、飞云、腰檐、山花、蕉叶、宝珠、方柱、覆莲、幢顶;束腰浮雕蟠龙。各层的龛内,雕刻了佛与菩萨;各层的檐子上,也雕出瓦、椽、脊、兽、滴水瓦当等。据载,原来的幢顶是一上一下两个石球,仿的是日月同明的宝珠,含的是无所不在的佛光普照。

这样的经幢,当年也是汉白玉一样的皎洁,现在则成了灰白一片。这样的九重宝托,当年的细节都是无可挑剔的完美无缺,现在已经没有一块是完整的。幢腰中的宝托,有的只剩下了二分之一,从半径处齐刷刷地没了。无法想象,这千余年的风吹雨打、雷轰电鸣,竟然会生出根一般的岿然傲立,竟没有一丝的倾斜。

我最近去的那天,日头西斜,藤蔓茂盛,香樟叶青。经幢上光影班驳,似有精灵生起。什么叫支离破碎?什么叫巍然兀立?这就是眼前经幢的境地。夕阳风起,鸦鹊有声,更衬托出经幢的一片平和空寂,暗合了它建筑的初衷。

梵天寺经幢的建筑,晚于梵天寺五十年。据载,建于公元965年(宋乾德三年)。此时的吴越国,经历了三代五王,偃武修文,国富民安。面对了北面黄袍加身后攻城掠池,想一统“诸国”的赵匡胤,吴越忠懿王钱弘俶想到的只是“中国之祸,篡弑相寻”,若是人人都想称王,必定生灵涂炭,江南不宁。

钱弘俶愿意称臣宋朝,因为自己的名中有“弘”,与赵匡胤的父亲赵弘殷的“弘”犯冲,他昭告天下,去“弘”,单名钱俶。除了改名,除了纳贡,钱俶又大兴佛事,祈福天下,以示自己的“无为”。梵天寺经幢,也是这一个时期的见证。

据载,左幢刻的是《大佛顶陀罗尼经》,右幢刻的是《大随求即得大自在陀罗尼经》,两幢身均刻有建幢记。可惜,这表明钱俶意愿的“建幢记”已漫漶不清。文末有“乾德三年乙丑岁六月庚子朔十五日甲寅日立,天下大元帅吴越国王钱俶建”字样。

后来的北宋欧阳修说到这一段时,也感慨:“钱塘自五代时,不被干戈,其人民富庶安乐。十余万家,环以湖山,左右映带……可谓盛也!”

隔了铁拦,我远远地用相机的长镜将幢身上漫漶残缺的佛像收近,雕刻的润滑、造像的精美,那些无以伦比的匠人精灵,似乎都附在佛像之上,呼之欲出。

据说山下的居民说,文革时,“红卫兵”也来过,砸过幢身,套了绳子拽这经幢。不知何故,这毁灭性地破坏最终还是放弃了。经幢竟没有訇然倒地,天意?佛意?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梵天寺经幢,它所体现的和平偃武的精神并没有被人忘记。据说,2006年的冬天,山东来了十三个和尚,僧袍袈裟,敲了木鱼铜磬,口颂佛经,沿着经幢,恭恭敬敬地走了三圈。

要是没有盛世,谁还会记起佛事以外的经幢?

…… 查看全部↓



下载地址

·上一图书:上海方志研究综论 下载
·下一图书:返回列表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