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2 > 地方史志

天津地方志资料丛书 下载

本书作者:天津市地方志编修委员会办公室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619
出版社:天津古籍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7-12-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7-03-01 00:00:00
ISBN:9787806964798
下载统计:975
TAGS: 天津市地方志编修委员会办公室 资料 丛书 天津 地方志
天津地方志资料丛书 下载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天津中央志材料丛书(全2册)》为《天津津辰史迹》之一。这本中央志材料丛书全书共分6个局部,内容包括:志史篇、党史篇、故事篇、人物篇、民俗篇和考辨篇。全书材料主观、翔实,言语浅显,有故事件节,可读性、常识性很强,适宜宽广历史喜好者浏览。

目录

志史篇
桑田沧海北运河
千帆竟进说漕运
浅汛渡桥知多少
皇粮重地北仓廒
古驿道与京津公路
塾馆教育与科举孝廉之选
大直沽的酿酒业
庚子年的北仓之战
也谈孙二、王四部队
海河放淤工程始末
国民党军火烧津郊13村
协作化后的退社风云
曙光农场的由来
天穆村的若干历史事情

党史篇
中共在北辰区的创立和倒退
中共东南乡农民支部始末
抗日和平成功前后中共回族志士奋斗片断
抗战期间北辰东部地域的开拓
津委会五(四)市分委流动在北郊
安光村党支部
刚强堡垒韩盛庄
战役的庞嘴村党支部
芦新河村人民的反动奋斗
中共独立自主地领导了华北敌后抗战
韩家墅战斗
战役在天津核心的冀中军区三十八团
天津县大队战役在津郊
淀北人民同小贺庄还乡团的奋斗
血债累累的双街壮丁队
天津战斗时期北郊人民拥军支前状况
北辰区的国民党、三青团、新民会组织
国民党统治期间北仓乡乡保组织详情
韩家墅村党支部在协作经济倒退中的外围作用
建国初期北辰区取缔一向道的奋斗

故事篇
松柏树和纱帽坑
公开军的故事
机密交通线
智抢麦秋
洋灰桥打“狼”
请君人瓮
智勇擒敌
捉“舌头”
虎口遇险
死路逢生
一支主动步枪
争取张培卿
活捉宋宝霖
锄奸记
柳家房子轶事
范泰华“持刀杀妻案”——解放初发作在津郊的一件错案

人物篇
北仓赵氏“同胞四科甲”
金石篆刻家诗人赵野
温长涌状元落第
大帅曹克钟
民国贤母徐肃静
正兴德茶庄经理穆雅田
国会议员温世霖
“小孙系”领袖孙洪伊
孙洪伊和李大钊——非同普通的“友人”关系
名医马灿
河北省劳模周绍俊
忠魂永驻天地间——留念安幸生烈士诞辰100周年
起义将领王学颜
人民内政家温朋久
登高英雄杨连弟
蛙王穆祥雄
反动烈士霍洪雨
专制反动期间战役在津北地域的原籍共产党人

民俗篇
婚嫁寿诞
丧葬祭祀
年节风俗
信仰忌讳
官方逸趣
衣食住用
寺庙简介

考辨篇
尹儿湾考
对于尹儿湾之“尹”
尹儿湾百万仓建于何时
对于北仓廒建设的工夫
北仓大使何时专任西沽巡检
桃花口村出土碑碣考
对于康熙点绛唇词
郭家庄考
芦新河杨举人匾
霍庄子村康熙六十年房契
芦新河村王氏苦节堪褒匾
天穆村溯源
对解放和平初期冀中“津委会”所属市分委几个成绩的考据
津南县是“天津县”之误吗? ——对于抗战前期可能存在专制天津县的若干史料及管见
附:程存志、张仁发:津南县并非天津县之误——与杨光祥同志商讨
后记

精彩书摘

  公开军的故事
  一个艳阳高照的秋日,汉奸柳小五的十几辆粮车在平津公路上被截;刚接到“剿匪”命令,宜兴埠30多个伪警正要登程,却在十几支枪口的逼使下作了八路军俘虏。那一段工夫,在红桥东、在福寿里,在西车站,在天穆,在王庄……四处呈现了天津公开军的形迹,人民拍手称快,敌伪人心惶惶,天津当局不得不发表“从十月八日起全市解严”。这是1945的秋天对于天津公开军在故事。
  巧拔敌据点
  1945年9月,人们庆贺日本投诚的鞭炮声还在回响,西于庄公所街对面的警察分局里又人影晃动起来。还没等左近居民明确是怎样回事,就有警察敲门告知:从即日起,“国军”先遣军开端办公,凡住户居民都要去交纳各种费用款项。大家面前谈论说:“什么先遣军,还不是一帮伪警,只是换了身皮!”于是,第二天一早,街头就多了两个挎枪警察,向过往行人收取买路钱;于是就有稍示不满者以八路军嫌疑被无辜关押;于是一到夜晚就有丢鸡少鸭的事件发作,特地是一些有姑娘媳妇的人家更是不得安定。真是才出狼坑又入虎圈,人民喜出望外。
  人们纷繁找到津委会第四市分委公开军,向司令员马玉槐哭诉“先遣军”的罪状,并反映该敌有30多人,两个班住公所,一个班守岗楼,除子大枪,还有五六支“盒子”和十几支“冲锋式”等等。依据敌情,马司令员判别该敌是新组建的,由于经过公开军近一个期间的政治守势和军事打击,天津伪八九区范畴内已捣毁9个警察所,因而,这个新毒瘤也决不能让它留着!于是,马司令员立刻派人请天津县大队协同举动,打该敌一个措手不迭!
  1945年10月6日晚,上弦月缓缓隐人东北天际,繁星点点的夜空下,一支百余人的队伍在马司令员的率领下沿北运河岸直扑西于庄。按预约作战方案;一个排担任戒备,两个排由公开军配合攻歼敌人。公所街出奇地静,只有战士们嚓嚓的脚步声伴着秋虫的鸣叫。公开军二大队队长刘步仑将战士们带到公所敌住屋墙外,令搭上梯子顺次进出院内。敌人还在梦中,大略是正在盘点白昼抢来的财物吧!忽然轰轰几枚手榴弹爆炸了,屋里登时炸了营。随着战士们“不许动”、“快投诚”的喝令,20余敌无一漏网地举起了手。公所的响声早惊扰了岗楼上的敌人,当一个小喽罗战兢兢地拧亮手电问是怎样回事时,刚巧刘步仑来到楼下,答道:“几个土八路偷袭,都被处理了。”这时,曾经得手的战士们已将岗楼突围。刘步仑喊了一声“二班”!目的是想让他们摸上岗楼去缴敌人的枪,没想到夜深人静,声响被楼上之敌听到,而该敌又刚巧是“二班”,敌人答道:“干什么”?刘布仑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来了个将计就计,命令道:“把枪扔上去!”“把枪扔上来?”楼上之敌不解地问。“扔上去,这是命令!”刘步仑坚定地说。“是!”随着敌人的答声,十来支枪从楼上劈哩叭啦地掉落地上。刘步仑又命令敌人“上去”。不一会儿,十来个警察走下岗楼,见满院子的人,还认为有个人举动呢,但领到枪一摸,枪栓都没有了,这才晓得已做了八路军公开军的俘虏。
  战役完结了,缴枪37支。外地下军押着30余俘虏向双口方向转移时,敌才从市内增援。马司令员深知敌人是虚张气势,便留下几名战士打了两梭子子弹认为正告。起初得知,那天敌人通宵打枪,只是没敢过大红桥一步。
  夜袭小官地
  依据“津委会”四市分委公开军的批示,干一、刘步仑等在天穆村领着穷苦群众抢收了大汉奸王竹轩、魏安宪的两顷多大田庄稼,又在平津公路上卡了奸商违禁人市的几十头牛,特地是在天齐庙和穆家庄辨别建设了农民本人的村政权,使大家的反动激情格外低落。
  十月的一天,天齐庙武委会主任马顺兴报告:原日军驻地小官地(在今西沽左近)住进了新来的国民党兵,里边岂但有少量的食粮,还有两个保险柜,个个是顶盖的票子,更重要的是明天只有几个(朝鲜)人留守。干一、刘步仑一算计,以为这正是锤炼群众的好机会,便决议打小官地。于是,公开军二大队的几集体便一边分头到南仓、霍嘴、郭辛庄等村动员群众。一边派人请天津县大队派一排兵力来掩护。当天黄昏队伍就集合了,一共300多人,有的拿扁担,有的背筐,大家都挺兴奋。面对摩拳擦掌的群众,刘步仑给对立了号令;“如听到喊‘后退’那就是让大家往前冲;如听到喊‘行进’就连忙往回撤。记住了吗?”“记住了!”300多人众口一词。“好,登程!”队伍来到小官地北侧,刘步仑让大家荫蔽待命。外地下军战士剪开铁丝网,又用房檩撞开大门后,刘步仑一声大喊:“后退——”,好家伙,就像决了口子的洪水,300多人力争上游地拥进院里,接着便分头动起手来。因为钥匙找不到,仓库和保险柜门都打不开,想用大车把保险柜整个拉走,可20多人没弄动,只缉获了十几支马提勾枪和局部食粮。这时,住在“五库”(今河北工学院)的敌人乘车向小官地增援,车上机枪乱叫。担负掩护义务的县大队某排的机枪也对叫起来。刘步仑一看状况有变,便急忙喊“行进——”。百姓们一听,立刻簇拥着往回跑,全副平安前往了。
  这次举动虽没有失去多少战利品,但锤炼了群众。起初,当干一依据下级指示发表成立津沽支队回民大队时,呼啦啦一上去了七八十人,“回大”很快建设起来,干一任政委、刘步仑任大队长。这支全副由伊斯兰健儿组建的队伍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坚持津北郊战役,后编入九分区回民支队,为全国人民的解放做出了奉献。 ↓



下载地址

支持国家打击网络盗版行动,本书被下架处理,如确需要请联系客服QQ。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这里给我发消息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