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背电子书网 > 奇幻·玄幻 > 大小剑师 > 第13章 米染春
听书 - 大小剑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3章 米染春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夜幕降临,张禾便和廖罂分别,带着小克里斯汀没入了云端。

一千公里对张禾来说不长也不短,全速十分钟,但是小克里斯汀喜欢在云上赏月,所以花了整整一个多小时才回到。

竹林的入口,青色板砖铺就的道路上,站着一名手握竹筒书的少女。

因为有了宝宝的原因,她披着一件朴素的青色长袍,长袍单薄,却让她免受风寒侵蚀。

晚风拂过,青袍青竹随风摇曳,一林地竹叶沙沙作响。

少女抬头望着夜空,看见一道微不可查的流光后露出浅淡的笑意,转身向家走去。

没有回头看一眼,但是少女知道某人就在自己身后,如果不是自己现在怀了他老张家的娃娃,少不得会在竹林折腾她到下半夜。

“你那些亲戚又想我们的荔枝山和菜地。”

“三天后阿萱结婚,他们想在我们水库办婚礼,婚礼可以办,但要给钱。”

“还有。”夜啸雪转身,望着脸色有些拘谨的张禾。

“还有。”夜啸雪看了一眼小克里斯汀,眯了眯眼,没过多停留。

“还有就是封山,最近很多人跑到我们水库拍短视频,垃圾乱丢,待会你去打扫干净,日出我就要钓鱼。”

“还有,饭菜在锅里热着。”

“嗯嗯嗯。”张禾连忙点头。

皎洁的银色月光穿过竹林的缝隙,斑斑点点洒在青石板砖铺就的道路上。

洒在夜啸雪快要及地的青袍上。

……

张家小楼有三层,一半屋顶是瓦片铺成的斜顶,一半是平顶。

楼是回字结构,中间有一个四方天井。

庭院种有各种花草树木以及名贵药材,树木有结着通红果实的柿子树和罗汉松,草药有灵芝人参何首乌。

二楼三楼的口字走廊都有曲折的木梯直达天井。

走廊外都培育着中草药,例如世所罕见的昆仑雪莲和不知品种的菊花,走在楼梯上稍不小心就会踢到花花草草。

张禾在院子布下了阵子,让植物能够不论四季开花结果,快速生长。

将小克里斯汀安置在三楼后,张禾就肩抗扫把,哼着轻快的小曲儿,望着漫天的星辰,悠哉悠哉的前往自家景色绝美的水库。

顺着两山之间的山谷木廊,就能够达到水库。

山谷有个水力发电站,发电站下游有一共九道水泥阶梯,这些水泥阶梯有十几米宽,因为长年被水冲刷,表面十分湿滑。

张禾看着阶梯上的薯片袋子和红i牛罐,叹了一口气,把他们捡到了自己的蛇皮袋子里,没用一点魔法和武功。

还没到水库,张禾一路上拾到的垃圾竟然装满了四个大蛇皮袋子。

……

张家水库是十座高山拱卫而成,群山的轮廓很是柔美,宛如女娲母神能够摘星辰握夜月的双掌。

水库正中心有一座普通的小岛。

小岛被七座大岛拱卫,普通人俯瞰张家水库时,会有一种玄之又玄,数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仿佛这七座大岛在与天上星辰遥相呼应,吞吐天地间的日精月华和灵气,输送给那个不起眼的小岛。

“不用看,我就知道这里有一个大墓。”一个从外地特意赶来看日出的男子说道。

“真的棒啊,太漂亮了。”

“那里有条船哎。”

“我想买个山头在这住下,建一栋别墅。”

张家水库的夜空无比晴朗。

圆月和漫天星辰的圣洁光辉从未消逝,群山和库水如同披着一件曼妙银纱。

星月的皎洁光辉明亮,却不会影响到游人的睡眠,反而给人一种心神宁静之感,让人在晚风之中慢慢沉醉,逐渐产生倦意。

轻轻晚风,像是姑娘温柔的小手,撩动张禾的发丝。

张禾望着山腰和山脚临水的上百个帐篷,嘴角抽搐。

在百来个五颜六色的帐篷间,有一个长发及肩,臀线优美滚圆的“少女”。

少女双腿极其修长,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这是他从小凌晨五点便起床辛勤练舞所得。

如果把他腰间的丝绸系带收紧,那么会看到他不堪一握的腰肢曲线。

他的腰i臀i腿和小克里斯汀一样,一步一摇间,都散发着成熟小少妇的迷人韵味儿。

米大少爷明眸善睐,小狐仙儿般的脸蛋无比魅惑,丹凤眼眼角天生桃粉色眼影。

他劝告游人的语气非常温和,但是态度却异常坚决,发现丢垃圾的行为直接赶人。

“不要乱丢垃圾,不然我会把垃圾丢你帐篷里哦。”

带着温和微笑的米大少爷忽然身躯一僵,丹凤眼闪过冷芒,毫不犹豫,侧身一巴掌刮向身后摸着自己屁股的男人。

手臂在空中僵住,米大少爷看着张禾,眸光瞬间柔和了下来。

“张哥哥,你回来啦。”米大少爷柔柔道,语气里有化不开的温柔。

张禾捧着把米大少爷的臀把他拥入怀中,还用力捏了一把,“麻烦你了。”

“没事,我刚好空闲,本来我想让人封山的,但是想了想,阿姨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她应该不会生气,反而会喜欢热闹一些吧。”米染春把脸蛋贴在张禾胸膛,像温顺的妻子。

“好怀念以前刁蛮的你。”

小时候的米大少爷可不温柔,每次在一起都把他当坐骑,喜欢坐在他肩膀上吃东西。

坐他肩膀上才吃的香,他不给坐就不然耍脾气不吃。

“你是想我打你吗?张包子,是不是对你好一点都不行,嗯?”米大少爷眯眼呵呵道。

……

两人在山巅的一棵树上坐下。

“对了,你怎么认识廖罂的。”米大少爷漫不经心道。

“你也认识她?”张禾知道廖罂是哪个魔法大学的学生了。

“她和我一个老师,是我师姐。”米大少爷眯了眯眼,“和我说说你是怎么认识她的。”

“就网上认识的,我带她玩游戏。”张禾面不改色道,“你和她关系很差吗?”

“不差啊,关系很好,她和谁关系都很好,我也是。”米大少爷露出怀念的神色。

“师门里她排第三,我排十七,她修为是我们之中最高的,每次她带队我们都会感觉很安心,她经验丰富,为人大方,跟着她我能学到很多东西。”

“她特别大方,对吧。”张禾呵呵道。

廖罂是世界有名的盗墓者,尤其擅长盗西方墓穴。

但是知道她真实身份的很少。

正因为从事危险至极的盗墓行业,所以廖罂才花钱如流水。

毕竟今天不花,明天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说说这两年的经历吧。”张禾说道。

米大少爷十四岁就离开了宁城,前往三山五岳学府之一的名校黄山修习魔法,这些年和他聚少离多。

他想见米大少爷得坐飞机去黄山,去之前如果不提前告诉米大少爷预约时间,那么百分之百是看不见米大少爷的。

因为米大少爷要历练,要在黄山里心无旁骛的静修。

所以他坐飞机偷偷跑到黄山想要给米大少爷惊喜,从来都没有成功过。

“先给你介绍我老师吧,她是一个很严肃的女人,特别严肃,从来没有效果,她是一个王阶五觉的法师,对所有人都特别严苛。”

王阶法师只有经历九次觉醒,才能称之为超王阶。

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拥有九次觉醒的机会,普通人的极限是三次,一辈子都不可能完成九次觉醒。

米大少爷在介绍到第二位师兄的时候看了一眼张禾。

张禾双手一拍大腿,望向天上月,“染春你那么漂亮,自然会有追求者,你二师兄肯定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吧?”

“是,他是一个很优秀的人。”米大少爷和张禾说话的时候一直用的都是女声,清脆悦耳,好听到能够让人耳朵融化的女声。

“他对我很好。”既然张禾主动提出,那么米大少爷自然不会藏着掖着。

“嗯。”米大少爷的这句话透露出的信息很多,张禾颔首,没太多表情。

张禾从小就知道人是会变的,一个人离开自己的伴侣后,喜欢上另一个人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因为那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因为那人相貌身材不俗,因为为人性格,家世背景,魔法造诣。

时间会让人淡忘过去的事和人,让过去的人不再有新鲜感。

而面前的人和事是鲜活的,色彩浓艳,会让人充满好奇心,想要去了解探索。

两年时间很长了,足够发生一次刻骨铭心的事情,让双方在平日里积累的情絮爆发。

纸窗户一旦捅破,那就很难再补上了。

给张禾讲完自己和二师兄的一些事情后,米大少爷没再介绍下去。

“等明年我结束黄山的学业,我妈会安排我去留学,张哥哥,我想去。”

米大少爷望着张禾,他发自内心希望得到张禾的支持,支持他为了魔法而离开他的身边。

不管张禾是否答应,米大少爷都会选择离开!

张禾搓了搓鼻子。

“去吧,有空我会去看你的,到时候不要嫌弃我啊。”张禾把米大少爷揽入入怀中。

米大少爷很美,赏心悦目,他总是忍不住拥抱他,摸他的脑袋。

小时候他摸米大少爷的头发,米大少爷一定总会鼓着嘴,给他来一顿自创的米氏连环风车拳。

“不会的,再忙我都会请假陪你!”米大少爷斜靠在张禾身上,无比开心道。

“答应我,难过不开心一定要和我说,一定。”张禾把额头紧贴在米大少爷的额头上。

米大少爷望着近在咫尺的黑色眼眸,抿唇,郑重点头。

“不会让你担心的。”

米大少爷不会告诉张禾。

他曾经很多次站在远处,看着他在人海中被一点点吞没。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